(大唐第一狂徒)孟山唐浪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大唐第一狂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大唐第一狂徒》是作者“龙渊”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孟山唐浪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孟山看到死抱着自己大腿,哭得痛哭流涕的吕天良,心里不禁感慨万分这位小侯爷出狱后,眼看着才不过两顿饭的功夫,这桩冤案的局面就开始渐渐变了……他行动起来,真是如同雷轰电闪一般!到现在孟山才隐隐猜到了小侯爷的计划,就算吃了这么多年公门饭,他也为唐浪的手段震惊不已只见孟山傲然而立,冷冷向瘫坐在地上的吕天良问道:“刚才那个人武功不俗,你是惹了什么仇家,人家雇了这样的高手来杀你?”“我……我没有啊!“这边……

小说:大唐第一狂徒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龙渊

角色:孟山唐浪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龙渊”的新书《大唐第一狂徒》,这是一本军事历史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于是这位小侯爷就眼巴巴等着自己到十八岁,他好先拿俸禄再娶媳妇儿呢……可就是这门亲事,给他惹了大祸。他那岳父云间侯赵家嫌弃他家徒四壁,赵家姑娘也讨厌唐浪老实木讷不懂风流。于是赵姑娘又给自己找了一位如意郎君,听说是武库中尚书令,朝议郎李家的公子李海。然后小侯爷就被诬陷偷盗钱财,被赵李两家买通的一个泼皮吕…

大唐第一狂徒

第2章 在线试读

在唐浪的记忆里,那位小侯爷之所以入狱,本来就是被人陷害的。

小侯爷唐浪今年才十七岁,五年前父母双亡的时候他才十二。因为年幼不善持家,为人也是老实单纯,结果挺好的一个侯府几年间就被他弄得家财散尽,僮仆丫鬟都跑了个精光。

原本的小侯爷只要到了十八岁,就可以承袭父亲的长乐侯爵位,而且他父亲在世时还给他定下了一门亲事。

于是这位小侯爷就眼巴巴等着自己到十八岁,他好先拿俸禄再娶媳妇儿呢……可就是这门亲事,给他惹了大祸。

他那岳父云间侯赵家嫌弃他家徒四壁,赵家姑娘也讨厌唐浪老实木讷不懂风流。于是赵姑娘又给自己找了一位如意郎君,听说是武库中尚书令,朝议郎李家的公子李海。

然后小侯爷就被诬陷偷盗钱财,被赵李两家买通的一个泼皮吕天良告到了衙门。

结果万年县的捕快上门一搜,果然在唐家的后院发现了吕天良被偷走的十贯钱!

这明显是栽赃陷害,唐浪在穿越过来那天就知道真相。

此时唐浪的回忆里,还清楚地留下了公堂审案那天的情形……大堂上吕天良口沫横飞,振振有词地说他亲眼看见唐浪偷走了他家的钱。

那位云间侯赵侯爷也在公堂上怒斥唐浪不争气,堂堂侯爵之子居然为了十贯钱去做贼。说唐浪愧对祖先,自甘堕落,把唐浪骂得一钱不值!

之后云间侯赵家在大堂上就退了婚约,唐浪也被县令打了板子,上报宗正寺,夺了他继承爵位的资格,被判入狱三年。

我可不是那个浑浑噩噩的小侯爷,也不会顶着小贼的名声过上一辈子!唐浪看着面色如土的孟山,冷笑着想道:

那个云间侯,那个姓赵的娘们儿,还有奸夫李海,泼皮吕天良!

我让你们看看,你们精心编造的冤案,我是怎么在半天之内把它翻过来的。

我让你们知道什么叫身败名裂,悔不当初!

这个大唐长乐侯,我唐浪当定了!

……

监牢里,唐浪掐住孟山手上的合谷穴,稍稍缓解了他的疼痛,让孟山出去喊一个最信任的捕快进来。

那孟山不但被唐浪的手段吓得肝胆俱裂,也知道自己中了奇毒,要是不听话绝没他的好儿,于是听话地叫进了一个人来。

此人是孟山的亲兄弟孟川,也是孟山手下的捕快,当然对孟山言听计从。

他一进来就在唐浪的命令下脱了捕快公服,换上了囚服在牢里冒充唐浪。

当小侯爷穿上这套公服,孟山在旁边只觉得小侯爷唇红齿白,身形英挺,真是好一位俊俏风流的年轻捕头!

……

“您打算怎么办啊?”

等唐浪在孟山的掩护下走出万年县衙,来到大街上,外面是好一片热闹景象!

孟山忍着肚子里的疼,在唐浪身后嘀咕道:“那云间侯赵家势力极大,奸夫李海也是有权有势,诬告您的吕天良更是十足的泼皮滚刀肉!”

“更何况陷害您这件案子,他们都得了好处不说,一旦案子翻过来三方也都是身败名裂,他们心里谁不清楚?小侯爷您势单力孤,怎么可能斗得过他们?”

孟山哀叹着说道:“要不咱……哎哎哎?”

正说着呢,孟山就觉得小侯爷的手往自己怀里一伸,把自己的一串铜钱拽走了!

“我自有办法让他们老老实实,把实话都说出来!”小侯爷冲着孟山笑了笑。

街边的摊位上,伙计笑着对小侯爷说道:“客爷!这是贵妃红、金铃炙、玉露团、紫龙糕、这是豆沙做的灵沙臛,都是上好的点心,您来点什么?”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唐浪指了指摊位上色彩各异,浓香扑鼻的点心,笑嘻嘻道:“除了这仨,所有的一样给我来一块!”

……

孟山忍着肚子疼跟在小侯爷后边,看着小侯爷沿着热闹的东市一路向朱雀大街逛过去。

这位小侯爷脚步轻快,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唐浪心情确实不错,他不但一点都不紧张,好像也没有一点身为逃犯的觉悟。此时他满脸笑意,看着眼前这片盛世大唐的繁华景象!

擦身而过大胡子西域商人,袍袖间带着安西茴香的气味,蓝眼睛的卖酒胡姬身上,散发着小羊羔般的柔和乳香。

粗大的青蛇在身毒(印度)僧人胳膊上吐着鲜红的信子,一身漆黑的昆仑奴“呼”的一声,吐出个老大的火团!

高鼻深目的胡人牵着高大的骆驼,新罗婢殷勤地扶着自家的贵妇前行。风流倜傥的白衣学子相互寒暄,买肉食果品的小贩大声谈笑。

街上的行人宽袍大袖的悠然,窄衣小帽的精神!真是好个盛世长安!

这里汇聚了宇内精华,世上的奇人异士,奇珍异宝都在此地汇聚。在这个时代,这里毫无疑问是世界的中心!

“梦里回到……唐朝……”

在这繁华热闹的人潮人海中,唐浪忍不住一句摇滚,便是脱口而出!

……

孟山手里帮唐浪捧着吃食,哭笑不得地往前走着。

花别人的钱买东西自然毫不心疼,孟山看唐浪这意思,除了街上的骆驼粪,他恨不得每样都想尝尝咸淡!

一直傻等在街上的孟山,见到小侯爷从街边上一家生药铺里出来,又走近了一间酒铺和胡姬调笑,把他给愁得直皱眉。

没想到唐浪从酒铺里出来,手里却多了个簇新的酒葫芦,还一家伙把葫芦嘴杵进了孟山的嘴里。

正好孟山也渴了,等他咕嘟咕嘟就着葫芦喝了两口之后,唐浪却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突然一变!

“哎呀我给忘了!你中了毒不能喝酒!你咋喝了这么多?”

等唐浪说完这句话,就见孟山吓得脸都绿了,看着意思似乎马上就要当街尿一个给大家瞧瞧……

唐浪见状连忙笑着说道:“开玩笑开玩笑!跟你闹着玩呢!”

“这葫芦你带着,酒里有白头翁粉,虽然不能解毒,但喝两口肚子就不疼了。”

“我的活爹啊!”听到这话,神鹰孟山才知道人家刚才去药铺是给他配药去了,他满脸悲愤地说道:“你都要吓死我了!”

……

唐浪在估衣铺里买了一件半新不旧的黑衣,用包袱提在手里,眼看着过了朱雀大街,前面就是长安县了。

大唐长安城沿着中轴线,东西两侧被分成了万年、长安两个县,就以中间的那条朱雀大街为界。

一路上唐浪也收起了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对着孟山细细嘱咐了一番。

现在的孟山是不听也得听,不服也得服,只能乖乖地任凭这位小侯爷摆布。

等他们到了朝议郎李家,也就是奸夫李海的家门口。唐浪停下来等着,孟山则是定了定神,到门前大声叫门。

按照小侯爷的计划,这是他行动的第一步!

……

“不好了李少爷!”

李家宅院里,当李海一见孟山捕头,他却是认识的,只是不太熟……

他来干什么?什么不好了?

只见这李海生得倒也是相貌堂堂,一见捕头孟山一脸焦急的神情,他也是一脸疑惑。

“小人刚刚收到消息,前日长乐侯之子唐浪的案子,出了大变故!”孟山一边按照唐浪教他的词往下说,一边看着李海的神情。

“嗯?出什么事了?”李海闻言也是勃然变色。

孟山一看就知道,小侯爷说得没错……原本这案子应该和李海无关,他这么紧张,明显是心里有鬼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