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自身后,我徒手诛杀神明》林克莉亚_《强化自身后,我徒手诛杀神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强化自身后,我徒手诛杀神明》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林克莉亚是作者“靑魇”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林克,我理解你看到琳白的身体状况改善有点激动但是理解归理解,你这样端着她的手臂看了几个小时也有点过分了吧”等到麦廉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带着晚饭回到琳白病房的时候琳白倒是还没有醒,但是看她祥和轻松的表情,估计只是难得没有被疼痛打搅,所以有些偷睡的意思最大的问题是林克麦廉离开的时候就看到林克搬了条凳子坐在琳白的床边,惊喜地端起琳白的一只手仔细检查结果他工作都做的差不多了,回到病房一看,林克……

小说:强化自身后,我徒手诛杀神明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靑魇

角色:林克莉亚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靑魇”的新作《强化自身后,我徒手诛杀神明》,这是一本奇幻玄幻的书。内容详情为:“你误会我了,我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不满。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如同他一般的人还存在,我每一次伸出的援手才更有意义。”听起来,似乎不是个心胸狭隘的人。稍微平复了一些紧张,林克转过身将视线投向这位大主教…

强化自身后,我徒手诛杀神明

第14章 在线试读

“大主教,这位是我的朋友。

他从小面对的生活环境有些复杂。所以总是有些悲观,但绝对不是对您有所不满。”

意识到现在的尴尬局面,麦廉毫不迟疑的帮林克出口解释。

“你误会我了,我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不满。

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如同他一般的人还存在,我每一次伸出的援手才更有意义。”

听起来,似乎不是个心胸狭隘的人。

稍微平复了一些紧张,林克转过身将视线投向这位大主教。

麦廉的口中堪比人中之神的阿列克大主教,第一眼看上去,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年人。

一身简单的白色长袍,没有任何纹饰,没有任何金线,甚至连布料都是市场上二十卢卡就可以买上一大片的便宜货。

平凡的五官组合出一个温和平淡的笑容。

可惜也没有传说中一眼就可以让人从心底温暖起来的神秘效果。

只能说是让人微微心生好感,不会排斥和他交流的水准。

第二眼,这是个很纯粹的人。

至少在林克自己看来,这位大主教的眼神之清澈简直不像是一个人的眼神。

他更像是故事里描写的那些为了拯救众生而奋斗一生的圣贤。

第三眼,林克感觉自己看见了光。

说不上来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林克瞬间就理解了为什么麦廉会将他视作偶像,视作标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就是麦廉教士吧。”

当阿列克快步上前,握紧麦廉手掌的时候。

林克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要被麦廉眼里爆发出来,名为“幸福”的光茫刺伤。

“是的,我当时还在永恒教会孤儿院的时候就听说过您的故事!

能够与您共同沐浴在永恒光辉之下是我的荣幸!”

阿列克温和的表情中增添了几分恰到好处的喜悦,很是鼓舞的拍着麦廉的手臂:“我在教会里听说过你从来不要薪水,只需要教会给予你基础衣食住行的事迹。

这次有机会来到希卡城,从其他的人那里细致的了解你的事迹之后,我更加庆幸能够挤出时间早一天来到这里。

麦廉教士,身为永恒教会的一员,我为拥有你这个家人而自豪。”

有那么一瞬间,麦廉发自内心的觉得就算现在猝死在这里,这辈子也值了。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

毕竟哪怕剩下的生命中能够多拯救一个人,能多散布一分永恒的福音都比停滞在现在更有意义。

他拉过一边的林克,恳求道:“大主教,我请求您能够给这位少年的妹妹治疗一下【异化症】。他已经在尽力攒钱,我以我的生命担保他一定不会赊欠诊费的。”

“麦廉,”阿列克摇了摇头,“你要明白我们收取诊费只是为了警醒世人注意身体健康,而不是为了从世人的病痛中获取利益。”

一番话说的麦廉又是激动又是羞愧。

就算是从老爷子那里听多了以权谋私的事迹,从而不太信任这些大人物的林克都不由得对这位阿列克主教升起一阵好感。

别的不说,昨天那位奥黛雅小姐相比这位阿列克大主教而言简直就是典型的反面教材。

“【异化症】?”阿列克谨慎细致的观察着琳白雾化的双手,“居然已经开始异化四肢了?情况很严重啊。”

阿列克的话让林克心里顿了一下,赶紧问道:“难道没有治疗的办法吗?”

“目前来说,【异化症】是没有根治手段的。

而且随着接下来神秘之潮会一次次的出现,神秘的浓度也会越来越高。

外面的环境对她来说会越发的危险。

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异化。”

“难不成小白以后都没有办法离开这间病房了吗?”

“很难,如果你有【圣骸布】一类能够完全隔绝外界神秘的圣器,可以试着带她离开。”

麦廉听到这个方案只有苦笑:“可【圣骸布】在永恒教会当中都属于屈指可数的顶尖圣器。我们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阿列克也只是出于诊断的角度给出了一个他能够给出的方案,即便他知道眼前的少年根本就没有达到这种条件的能力。

“我帮这位小姑娘治疗一下吧,”阿列克安慰的在林克肩头拍了拍,然后对着琳白伸出了双手,“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让小姑娘减轻一些痛苦还是能够做到的。”

温暖和煦的光茫在阿列克的掌心凝聚,最后融合成一颗拳头大小的太阳。

在林克感觉中很是舒适的光线却让琳白手臂上的灰雾痛苦的挣扎起来。

【永恒-驱散之阳】

让麦廉束手无策,只能靠着病房的特殊构造才能够勉强保证不再恶化的黑雾异化,只不过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逐渐散去。

林克甚至都能够将琳白纤细的手臂上淡青的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

而琳白的脸上也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轻松,居然就这么带着淡淡的笑容睡了过去。

这让林克看着被阿列克随手消散的【永恒-驱散之阳】不由的一阵意动。

现在还不知道奥黛雅小姐提供的方法到底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但是阿列克使用的法术肉眼可见的有效。

如果能够学会这个法术,岂不是意味着也可以治好小白?

“如果你是想要学会这个法术的话,我觉得你还是换个想法吧,”麦廉一眼就看穿了林克的想法,小声解释道。

“暂且不提这个法术是永恒教会曜日阶级的标志性法术。

而且这个法术也只是治标不治本,除非你能够保证二十四小时全程维持这个法术。”

阿列克没有注意到两人的想法,只是盯着琳白的睡颜看了一会儿,然后微微一笑。

“我已经驱除了小姑娘体内的神秘污染。这样一来,只要小姑娘不离开这件病房,就不会再受到【异化症】的折磨。”

说到这里,阿列克仔细打量了一下林克的衣着,沉思片刻后说道:

“我会嘱咐疗养院减免你的费用,接下来你只要承担维护咒文的费用就够了。

这样应该可以帮你减少不小的压力。”

直到这一刻,林克也放下了尴尬的心理,诚恳的对着阿列克鞠了一躬道:“赞美永恒,谢谢您的好意,阿列克大主教。我一定会尽快凑出给您的诊费。”

阿列克温和地伸出双手将林克扶起,然后将林克的手放在琳白的手掌上,轻轻的拍了拍。

“我没有帮你治好你妹妹的病,又怎么好意思收你的诊费。

看得出来你的妹妹很信任你,你也很照顾你的妹妹。

一定要要好好照顾家人啊,孩子。”

说完,他对着麦廉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病房。

步履之间有些仓促,看来真的如他所说,是挤出时间来看望麦廉这一位出名的教士。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麦廉拍着胸脯,压低自己的声音避免打扰琳白休息,“阿列克大主教真的和其他人不一样。”

“确实,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推崇他了。

他是真的在尽力去帮助别人,还时刻站在别人的角度上考虑。

说实话,现实中出现一个你这样的人已经够离奇的了。

结果现在又出现一个阿列克主教,我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或者活在一个吟游诗人的故事里。”

这一句话出口,林克眼睁睁的看着麦廉的下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只能无可奈何的笑笑。

在另一边,已经走出了疗养院的阿列克大主教回头看着疗养院的大门。

身边的侍从敏锐的注意到阿列克背在身后的双手有些颤抖,担忧的问道:“阿列克大人,发生了什么事吗?”

阿列克先是微微颔首,但很快又摇了摇头,几步就登上了前往下一个地点的马车。

“只是看到了一个值得同情却又无能为力的孩子,有些感慨。

对了,麻烦你到时候和疗养院的管理人员说一声。

把后院里特殊病房里那个孩子的诊费减了吧,收一点基础的维护费就好。”

“能够有您这样的大主教,真是我们整个希卡城的荣幸。

有些人生中的波折,只能靠自己度过,外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您大可不必如此,没有人会责怪您。”

“可是我已经看见了,而我的内心不会允许我就这样看着。

如果我能够更优秀一点就好了,这位刚刚花季的小姑娘就不用被迫在一个病房里虚度年华。”

侍从愣住了,他不是没有接待过大主教级别的人士。

但是他可以发誓,这还是他第一次从这些地位尊崇的人身上看到为了陌生人而自责的情绪。

他没有再用拍马屁的心态对待这位大主教,而是颇为真心实意的感叹着:

“这一次的牧首主教竞选,没有任何一个人比您更合适了。”

“地位的高低又有什么干系呢?只要可以拯救更多的人,我就心满意足了。”

阿列克看着车窗里逐渐远去的疗养院,缓缓的按住了自己还在因为情绪激动而颤抖的手。

“我一定要,一定要拯救更多的人,更多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