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复仇逃妻)夏程欢薄祁全文在线阅读_《首席的复仇逃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夏程欢薄祁,也是实力派作者“夏程欢”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夏小姐?”那几个医护人员担忧的叫道“真的是薄祁让你们这么做的?”这种没意义的问题,她还是问了“的确是接到这样的消息,是薄总身边的人给安排的”这是回答没找出来任何有用处的消息身体倦怠的,她甚至都不想继续追究了手机嗡嗡的震动一次次不停歇的电话,像是催命符一样全都是来源于她爸爸一直到她走出医院,电话依旧是不停歇似乎是有种不接电话就不罢休的气势电话接通了,那怒气冲冲的声音从话筒传出……

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夏程欢

角色:夏程欢薄祁

热门网络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是著名作者“夏程欢”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狠狠一扯。她的身子踉跄了一下,撞在他的胸口,下巴被握住,强迫性的抬起头:“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夏程欢咬住唇瓣,不愿意开口说半句。薄祁直接将人拉着走出了病房,夏程欢一路跌跌撞撞的,好几次差点摔倒…

首席的复仇逃妻

第28章 问都没有资格 在线试读

一听到这个女人这样说,夏程欢便知道,自己又败了。
脸皮没有人家的厚,自然不可能斗得过人家的。
她看着薄祁的眼神,嘲讽而冷漠,爱意已经被如数收起,只因要保护自己,不愿让别人拿她的爱情来攻击她。
薄祁盯着夏程欢看了许久,眸子如灌入了浓墨,晕不开半分,满满的危险。
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狠狠一扯。
她的身子踉跄了一下,撞在他的胸口,下巴被握住,强迫性的抬起头:“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夏程欢咬住唇瓣,不愿意开口说半句。
薄祁直接将人拉着走出了病房,夏程欢一路跌跌撞撞的,好几次差点摔倒。
没有一点点的怜悯。
夏程欢不知道薄祁到底想要做什么,她主动退让,他不应该是最为高兴的吗?
这么生气做什么?
“放开我。”
薄祁皱眉,将她差点收回去的手,又抓了回去:“夏程欢,你不是说,你母亲有什么项目吗,怎么?不要这个机会了?”
这是夏程欢的软肋。
就算再不愿意和薄祁待在一起,她也不敢随随便便的反抗。
猜测了许久都没有确定他要带自己去哪里,最后却被丢回到她自己的病房内。
“谈你母亲的项目之前,我警告你,不准再出现在苏靖的面前。”
夏程欢冷笑:“你的苏靖,想要放蛇咬死我,我就不能去问个究竟?”
“她不会这么做。”
说的如此笃定,这是有多信任呀。
夏程欢冷冷的笑着。
她的笑容令他有种疏远感,好像他正在慢慢的失去她。
想到这里,薄祁却觉得很好笑,自己所在意的人是苏靖,是不是会失去夏程欢,又有什么关系。
他们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连婚姻都是错误。
“是哦,那我还真不知道呢。”夏程欢嘲讽。
薄祁浑身不舒服,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最后归咎到夏程欢的态度上去。
“夏程欢,夏氏不是完全没有得救,你母亲的项目,做得好了,夏氏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夏程欢当然知道。
她的母亲是个天才,她的项目,不可能不挣钱。
那么薄祁会有那么好心,无条件的帮她?
“你有什么条件?”
薄祁冷笑:“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夏程欢不介意,这些话,听的耳朵都起了茧子,她若还不知道,岂不是傻的?
忍住心底的疼痛,她笑得勉强:“是,我没有资格,那么请你告诉我,你要我做什么?”
于他,她直接就放弃。
而对于母亲的项目,却这样放低身段。
薄祁很不高兴。
见他脸色阴郁的难看,夏程欢只是在一旁耐心等待。
不想,薄祁只是强调了一句话,以后不准再出现在苏靖的面前,便离开。
关于母亲的项目,未再提。
夏程欢心底难受。
又无能为力。
另一边,薄祁带了夏程欢离开后,苏靖接了个电话。
“是,我知道,按照计划进行。”
对方说了什么,苏靖的眸子阴毒起来,听罢,扯了扯嘴角,一脸的狠毒:“有人当垫脚石,何乐不为呢。”
……
最近,梁医生一直在夏程欢的面前转悠,巡病房的是他,例行检查的人是他,就是下班的时候也会转悠过来看她。
搞到夏程欢有些不太好意思。
“梁医生,现在的医生都和你一样,对病人那么尽责就好了。”
这一句绝对是恭维的话,可是梁众晁听着,却又觉得有些尴尬,脸上讪讪的。
搞到夏程欢还以为自己说了什么得罪人的话了。
“抱歉梁医生,我没有其他意思。”
梁众晁急忙一笑:“不不,我只是想来问问,你那天有没有受伤。”
这话,问的好奇怪。
夏程欢心想,你不是医生吗?你一天来我这边巡房,难道就没有看出点什么?
她不说话。
梁众晁只觉得尴尬无比。
两人算起来也不是太熟,唯一有所关联的,只是薄祁而已。
他现在又不想和夏程欢聊薄祁,哪怕和他有关联的事。
夏程欢却执意要聊:“你和薄祁是兄弟是吗?”
佳人主动开了口,就算话题不是太美丽,那也要继续,点了头,附和:“是的,从小就穿开裆裤的兄弟。”
夏程欢淡淡的一笑,心底却是一苦,那么好的兄弟,她却毫无印象,是薄祁觉得梁众晁不重要。
抑或是她在兄弟们的面前不重要?
应该是后者吧。
夏程欢苦笑。
梁众晁见到她的这样,便知道她的心里苦,以前薄祁对她挺好,因为苏靖的出现而变得一塌糊涂。
他心疼夏程欢,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兄弟做事不地道。
就算夏程欢真的用了点手段成为了他的妻子,这一日夫妻百日恩,没有必要对她赶尽杀绝呀。
连他这个外人都已经看出来,她强撑得好可怜,似乎要扛不住了。
而且,以他这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那个苏靖根本就比不上夏程欢。
“你不要介意,我其实不会盲目的相信自己的兄弟。”
就差没有说我相信你了。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相信的是什么。
“谢谢。”夏程欢冲他一笑。
她这一笑,让他心底有种触电的感觉,不由自主的看着她,看的都痴了。
门被推开,薄祁走了进来,带来一室清冷。
夏程欢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
薄祁为此眯了眯眼睛。
梁众晁站起来,显得有些尴尬:“啊祁,你怎么没有回去。”
薄祁睨了梁众晁一眼,眸子冷到了极致。
这样的一个眼神,看的连旁边的夏程欢都觉得害怕。
这不禁让夏程欢怀疑,梁众晁真的是薄祁的兄弟?
塑料兄弟吧。
“你可以在这里,我不可以?”薄祁冷哼。
房内的温度持续下降。
夏程欢生怕梁众晁继续在这里,会触怒到薄祁,她有求薄祁,自尊什么的,早就丢到了天边。
可她却不能害了别人。
“梁医生,你查房的工作做好了吗?我想要休息了呢。”直接下逐客令,自然也是看出来,薄祁对梁众晁生了不满。
是因为他对自己太关心了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2:0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