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林雨沫(天衍帝师)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天衍帝师全章节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天衍帝师》是由作者“楚云”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楚云林雨沫,其中内容简介:“简直是见了鬼,着丫头绝对有问题,否则怎么会这么巧?”楚云此时的脑门上已经微微见汗,因为这少女的拜师实在是太过诡异他的前身本身就是身受重伤来到这里,因为受伤中毒的缘故直接导致修为混乱,乃至于生机受损,明明只有二十多岁,却苍老的如同七八十岁老者一般而这林雨沫却是这林家的超级天才,一个超级天才在还没有了解自己的情况下直接拜自己为师,而且还如此的坚持就非常的奇怪刚刚穿越的时候楚云还仅仅是觉得奇怪罢……

小说:天衍帝师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楚云

角色:楚云林雨沫

小说《天衍帝师》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奇幻玄幻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楚云”。文章精彩截取如下:强者之间真正的战斗,并不是用嘲讽一直羞辱对方,而是要用出真正的战力。“水甲变化万千,虽然攻击并不是至强,然而……”看着远处迷蒙无比的水汽,楚云眼底也多了一丝谨慎,真正用出龙气,就代表对方已经与龙族有关。当年斩杀蚺时,楚云的实力自然比现在更强,若是一不小心,还真有可能阴沟翻船一次。五行龙甲里面各有长短…

天衍帝师

第20章 壬水癸水 在线试读

天地之间似乎被某种气息堵住一般,灵气在这种时候都不再流转,楚云在这时候,似乎成了一个异类。
作为天地间唯一使用灵气的人,也让楚云蓦然有些孤独,但有的时代总归已经过去。
“或许有你给龙族摇旗呐喊,有些让龙族蒙羞,但曾经的你有这种资格。”
楚云的剑气一变,现在也没有继续嘲笑蛟蟒,龙气真正用出的时候,蛟蟒就是蛇蟒,所谓的蛟蟒一说,暂时可以不管。
强者之间真正的战斗,并不是用嘲讽一直羞辱对方,而是要用出真正的战力。
“水甲变化万千,虽然攻击并不是至强,然而……”
看着远处迷蒙无比的水汽,楚云眼底也多了一丝谨慎,真正用出龙气,就代表对方已经与龙族有关。
当年斩杀蚺时,楚云的实力自然比现在更强,若是一不小心,还真有可能阴沟翻船一次。
五行龙甲里面各有长短,而水甲并不是攻击闻名各处,只是水甲变化万千导致其中的招数诡谲穷奇而已。
现在迷蒙的水汽中,更让楚云有种忌惮。
“万灭之力,看来已经在一层巅峰。”楚云再次感应,心底顿时了然。
水甲分为万灭,寂空,龙眼,明道四大境界,万灭就是可以显化万象消灭敌人。
寂空就是用到空间力量,龙眼与明道各有神奇,楚云以往只是大概听说,并没有真正见过那种力量与招数。
而现在能够到万灭的巅峰,确实代表其中气息诡辩。
“壬水万物灭!”
蛟蟒的气息凝聚化作一团水柱而来,壬水气息更是让此地有些燥热。
楚云对于这种攻击也有些诧异,本来以为对方会有些花样,谁能想到上来就是提纲挈领的攻击。
壬水与癸水总领万灭水汽,阴阳二水更是不凡,一般修炼时只能二选一。
如今壬水气息极为可怕,对于现在的蛟蟒来说,自然选择了壬水,不过两种气息看似不同,实际上在最后也属于是殊途同归。
“戊土一剑生!”
楚云直接反其道行之,用出戊土之力进行对抗,面前也出现了百丈的一道土墙。
剑气融合其中,此刻也是在锋锐中布满防御,不同的气息与力量也让现在的蛟蟒有些退避,壬水进入戊土,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出现。
水汽被戊土全部吸收,可以说是真正的涓滴不剩,而且楚云刚才一直都是金属性的剑道,如今陡然变成木属性,确实让如今的蛟蟒有些无奈与猝不及防。
“难不成此人属于真正的五行精通……”
蛟蟒眼底充满寒气,现在虽然被壬水包裹,但却越发感到冰寒。
不管怎样算计,自身似乎都逃不出对方的力量。
刚才已经用出过水金两种属性,如今又是多出戊土,那么阴阳五行林林总总十条大道,恐怕对方已经全部掌握。
这才是对于蛟蟒最大的一种威胁,自身即便有着种种手段,恐怕都会被对方以力打力消散掉,自己反而是真正的事倍功半,毫无胜利的可能性存在。
“有所感受么,可惜现在似乎是晚了……”
楚云嘴角含笑,手中的剑气顿时爆发出另一股威势,与对方瞬间拉开距离,原本防守的戊土似乎有了变化。
“己土万笼!”
另一种土属性气息出现,瞬间凝聚成为一个巨大的牢笼,这一招已经让楚云消耗不小。
但此刻造成的作用确实不小,隐隐种特殊加持之下,此刻更令楚云的气息厚重很多,在上面实际上对于本身属性并不看重。
上面的修士对于天地外物的凝聚,反而十分可怕,就如同楚云并没有刻意修炼很多力量,但如今却可以用出很多不属于自身属性的五行之力。
戊土和己土,看似都是土属性,然而其中区别不小。
楚云用戊土防守,用己土进行困守,两种变化熟练地用出,可以说在此刻已经以小博大。
“五行变化奥妙可是无穷,如今你的底牌若是全部揭开,那么我就帮你一程,下次记得好好走正路修炼。”
剑气化作数道流光,排列在己土牢笼外。
如今的蛟蟒想要突破,但己土的吞水灵气极为可怕,首先就将水属性气息全部吸收。
这种吸收就如同是泥牛入海一般,想要快速回复根本是不可能。
四周的土属性对于水吸收的速度之快,早就超过蛟蟒的回复速度,这不仅是成为危机的来源,此刻更是属于守株待兔。
这一团壬水只要没有消失,那么蛟蟒就会继续充盈水汽。
“这土越来越多,相当于用水培养土,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现在的蛟蟒才是突然看清,处于这种时候,实际上早就已经没有太多选择。
增加自身气息,就属于给对方不断的增强气势。
若不继续动手的话,就让自身气息全部折在原地,这实际上就属于两难的抉择。
每拖延一些时间,自身就会变得越弱一些,越拖越弱,越弱就越发无法逃出泥潭,温水煮青蛙的招数,此刻似乎作用不小。
等现在的蛟蟒突然反应过来,似乎更是晚了很多很多。
“癸水防!”
仅仅是三个字,就锁死在牢笼中的水汽,现在一股黑水笼罩青色水汽的外面。
虽然水汽的逸散此刻无法避免,但如今却可以让水汽的逸散变慢,此刻这就是扭转局面的一点。
壬水癸水在阴阳之内对立,然而同样属于本源的水,现在已经让局势慢慢好转。
“现在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确实不错,但它似乎快要怒了……”
楚云感受着对方的一些变化,如今并没有阻止,只有这样让对方一点一点的揭开底牌,楚云的危机才会减小。
而获得的气息就会拆分成一小部分,每次缓缓的进入体内。
消耗一部分寿元以后,在天劫还没有扣除时,另一部分刚到的寿元抵住空缺。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楚云似乎感受到莫名的威压,但这种威压虽然不弱,现在恐吓楚云也不可能。
这种小聪明偷来一些寿元,实际上就是楚云对于天劫的试探,这种天劫究竟是人为,还是真正的天降劫难,其中的意味可就不同。
“现在这样的变化,似乎并没有得到关注,看来人为的可能性不小。”
心中的想法到这里,楚云的气息骤然变得十分冷冽,看似简单的事情,却已经有着其他的意思。
真正的天劫锱铢必较,即便些许寿元变化,恐怕都不会给楚云有着克扣与增加。
但如今楚云试探一段时间,这天劫在楚云的小聪明下,似乎并没有快速反应过来。
或者说多的寿元对方会进行克扣,很少的寿元增加减少时,对方根本是感受不到,或者来不及克扣。
“当日的事情果然有问题。”
楚云感受自身的变化,心中的怒气越发浓重,原本的事情顿时迷雾重重。
若说真正的天劫是如此存在,连寿元的算计,都是算计不清楚的话,恐怕所有人的寿元都是乱套了。
在这时候若说楚云气息十分独特,已经到了干扰天劫的地步,自然就是更加可笑。
楚云即便感觉良好无比,恐怕也不敢这样去想,自己不过是一个元婴之人,若算到干扰天劫,那么可就有些啼笑皆非。
“这天衍诀更不可能有如此变化,一切之事归咎人为。”
对于天衍诀的查探,现在也是没有太多变化,这就让楚云越发无言,很明显已经不用调查了。
这天衍诀即便有着变化存在,实际上也不会变化太多,最多是阻挠天劫,若真正可以做到操控天道的话,恐怕楚云也不必东躲西藏。
纵然发展到以后会有这种阻挡天劫的可能性,但也绝不是现在有这种变化。
“癸水壬水,看来水属性磨合得不错。这若是给小丫头……”
楚云气息一变,看着蛟蟒的眼神有了变化,如今已经开始分配这个蛟蟒的一切。
水火相济一说并不重要,这是楚云交给林雨沫的一种办法,而最初的水火相济,还是要楚云打底给出一个示例。
壬水癸水虽然属于最基本的水,但在这种时候,实际上也属于最合适的一种水。
甚至说有蛟蟒进行温养以后,这种水已经成为最好的一种代替品,需要思索的并不是壬水癸水够不够强,只是林雨沫的提升够不够快。
现在楚云也用不到壬水与癸水,倒不如提前加持。
“封印一次以后,看来这徒儿的体质对于封印并不抗拒。”
感受着林雨沫体内的元婴气息,楚云心中顿时多出一抹平静,或者说是一种窃喜。
这应该就属于不幸中的万幸,若是林雨沫对封印力量不能适应,那么楚云纵然给出一些资源,恐怕林雨沫都无福消受。
现在对于壬水癸水,这两样东西的分配,已经成为楚云能给的最后几样东西。
青云宗是两人暂时分别的点,也是楚云要面对更多危机的起点,带上林雨沫已经不太方便了。
“水龙应该是还有一身血脉,我现在不想自己动手。”
楚云的目光看向蛟蟒,现在水龙的血脉虽然微弱,但在楚云的逼迫下,全身似乎只剩下水龙血脉。
如今楚云并不是嘲讽多说,只是给出一条道路,让蛟蟒体面的终结自己罢了。
若真正让楚云动手,或许就是对于龙族血脉的一种亵渎。
以往在上面,这已经成为一种惯例,龙族愿意自裁者,不管任何仇怨,他人不能有所干涉。
而现在虽然没有太多人监督,但对于楚云来说,该守得规矩却没有忘记。
“老家伙,第一次屠蚺的时候,你似乎也是这样说出。”
楚云看着对面有些凄惨的蛟蟒,现在楚云都是有些梦回昔日,原本第一次与伪龙战斗,取胜以后就是楚云的师尊说出这句话。
当日面对的是一条蚺,今日楚云面对的却是一条蟒,虽然区别不小,但是现在楚云也给出一次机会。
并不是因为有些所谓的规矩,只是因为某种教导,现在楚云不想破坏某种教导。
只不过在这种怀念时,楚云给出对方一条路,蛟蟒却依然不理解楚云的一种良苦用心。
“龙族才需要所谓的尊重,但今日一战而已!”
咔嚓,壬水癸水的联系突然断掉,蛟蟒选择了自己断掉一切。
原本还以为有着逃生的机会,但是如今既然无法逃生,那么蛟蟒的选择不必多说。
自裁看似属于尊重,却要献出龙族血脉,这时候蛟蟒又怎会愿意。
一身妖气越发凝聚一些,这让楚云也有些惋惜。
实际上在楚云的心底,也不想给出一些所谓的机会。
既然对方并不珍惜,那么现在楚云自然可以有别的选择。
不过蛟蟒不珍惜这种机会,还是因为某种气息的降临……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