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温南枳宫沉全本在线阅读_(温南枳宫沉)全章节阅读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主角温南枳宫沉,是小说写手“温南枳宫沉”所写。精彩内容:送走肖蓝后,忠叔冲上前拉开宫沉的袖子,露出了被烫得通红的手臂和手背宫沉面无表情的甩了两下忠叔却像着急自己的孩子一样,对着身后的女佣严肃道,“去准备冰水,立即打电话给顾医生”宫沉扭头瞪着像老鼠一样缩着温南枳,上前便将她从角落拽了出来,“滚出来!”“我……我帮你”温南枳语无伦次的开口,只是单纯的害怕宫沉不高兴就迁怒于她女佣把冰水拿了进来,温南枳扶着宫沉的手塞进了冰水里……

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温南枳宫沉

角色:温南枳宫沉

你喜欢看武侠修真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温南枳宫沉”的一本新书《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故事精彩截取如下:但是宫沉却并不如林宛昕所想的那样深情款款,她总觉得哪里缺了什么。林宛昕扫了一眼身边的宫沉,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一定要赶紧拿下宫沉。“宮先生,我看你心情一直不好,要不然我陪你喝点酒吧?听说你很喜欢红酒。”林宛昕善解人意的望着宫沉…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第50章 继续哭 在线试读

林宛昕的左手不方便,但是还是不停的给宫沉夹菜。

在宫沉不注意的时候,时不时的瞟向了温南枳。

温南枳知道她现在很得意,面无表情的接受着她的目光。

林宛昕微微皱眉,看着温南枳的表情,反倒是有些不爽快,她刚才趁机吻了宫沉就是想给温南枳一个下马威。

但是宫沉却并不如林宛昕所想的那样深情款款,她总觉得哪里缺了什么。

林宛昕扫了一眼身边的宫沉,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一定要赶紧拿下宫沉。

“宮先生,我看你心情一直不好,要不然我陪你喝点酒吧?听说你很喜欢红酒。”

林宛昕善解人意的望着宫沉。

宫沉手中的筷子顿了顿,声音一沉,“不用。”

温南枳看向宫沉,他不是喜欢喝酒,他只是想用酒麻痹自己,醉晕自己,好让自己能休息片刻。

当温南枳诧异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时,林宛昕直接从酒柜里拿了一瓶女佣放在里面的酒,都是宫沉常喝的品种,应该是女佣为了讨好林宛昕刻意放在这里营造气氛的。

“宮先生,我受伤了不能喝酒,就以茶代酒陪你尽兴。”林宛昕柔声细语,说话间已经替宫沉倒了一杯酒。

林宛昕受伤,宫沉身上其实也带着伤。

让温南枳奇怪的是,以宫沉和林宛昕现在的关系,宫沉居然没有告诉林宛昕他受伤了。

林宛昕将酒杯推给了宫沉,想着今天务必要将宫沉灌醉。

温南枳从林宛昕的眼底看到一闪而过的算计,她不知道宫沉有没有看到,只能静静的观察着。

她看到宫沉还是接过了酒杯,她的心底提醒自己不要多管闲事,但是脚下的步子却跨了出去。

她找借口道,“我收一下空盘。”

手里大托盘放在茶几角时用力一推,盘子撞盘子,直接把那瓶酒和酒杯撞在地上,摔碎了。

“啊!”林宛昕生气的起身,“南枳,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是伤了宮先生怎么办?”

“对不起。”温南枳垂下头。

宫沉也站了起来,掀了饭菜,油腻的残渣全部都泼在了温南枳的身上。

宫沉直接拿了酒柜里的另一瓶酒,放在了温南枳面前。

“可怜我吗?那你把这一瓶都喝下去。”

说完,宫沉又坐了下去,双臂展开,长腿交叠,俨然一副看戏的姿态。

温南枳这才想起忠叔曾经给她的忠告,不要去怜悯宫沉,这样只会激起他最深处的恨意。

越是要强的人,宁愿痛着,也不愿别人施舍所谓的善意,尤其是来自仇人的。

桌前只有林宛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加听不懂宫沉和温南枳之间的对话,这样的不理解让林宛昕更有危机感。

温南枳颤巍巍的拿过了酒,舔了一下干巴的唇瓣,闭着眼仰头喝下了一瓶酒。

她放下空酒瓶后,整个人都变成了粉色,脸颊上的红晕更加明显。

“滚出去。”

她撑起身体,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

门外的忠叔看着她摇摇头,扶着她下了楼。

温南枳倒在房间的地上,已经损坏关不紧的门透着缝,让她看清楚门外的人来来去去。

直到半夜,她带着五分的醉意起身走了出去,安静的走廊里已经没有别人的身影。

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已经耗尽了全部力气。

倒下后便一动不动。

……

偏偏五分钟后,楼上响起了多人走动的声音。

温南枳趴在床垫上,没有关紧的门传来了女佣在楼下的讨论声。

“宮先生又头痛了,赶紧煮药。”

“现在不是有林秘书吗?我以为有了她,宮先生的心病就能好了,怎么又头疼了?”

“嘘,管家不是说了不让乱说吗?不过我也好奇,刚才宮先生在三楼发脾气,林秘书想上去管家直接拦住了不让她进去,管家不怕宮先生责怪吗?”女佣八卦道。

另一个也附和着,“问题是林秘书让管家去问宮先生让不让她进去,结果宮先生没同意,我还以为林秘书是最特别的那个,这不还是没什么用?”

两个女佣压根没有发现黑暗之中门后的温南枳是睁着眼睛的,两人讨论着进了厨房。

温南枳依旧盯着那道透着亮的门缝。

突然,忠叔匆匆忙忙的进来,将温南枳扶起,顺势将琵琶塞进了她的怀里。

“南枳小姐,这次恐怕又要麻烦你了,就当是帮我了。”忠叔歉意道。

温南枳摇头不肯去,但是最后还是被忠叔扶着上了楼。

这还是温南枳第一次上三楼,楼梯间站着一个女佣和林宛昕。

林宛昕要进去,女佣不敢违抗宫沉的命令,只能拦着。

“南枳小姐,劳烦你一趟,算是我求你帮忙了。”忠叔念叨着。

温南枳受不起忠叔的请求,只能应下。

“凭什么她可以进去?”林宛昕一时没有绷住自己的温柔面具,一把扯住了半醉的温南枳。

温南枳抱紧了手里的琵琶,头也晕乎乎的。

忠叔让女佣拉开林宛昕,轻声警告道,“林秘书,注意你的身份,南枳小姐是宫太太 自然可以进去,出什么事我会向宮先生解释。”

“管家!宮先生都不承认她,你这样做就是违抗宮先生!”林宛昕气愤的瞪着忠叔,总觉得这个宫家多了一个和自己唱反调的人。

忠叔虽然着急,但是语气却保持着谦卑,“林秘书,麻烦你让一让。”

林宛昕看楼下的女佣也上来了,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她只能咬着牙看着忠叔将温南枳送了了进去。

温南枳一走进去,就踩到了满地的玻璃碎渣,冰冷的空气中让她的脑子有些清醒,呼出的气息都裹着寒气。

她小心翼翼的往里走去,在光亮的灯光下才看清楚了宫家禁忌之地长什么样子。

空旷偌大的房间,一张黑沉的四柱大床,床柱上龙凤的挂钩巧妙的含着床三面的纱帐。

阳台前放着一张雕刻细致的方桌,一左一右两张软椅。

宫沉就坐在其中一张软椅上,脚边也是碎落的酒杯,双臂随意的垂着,尖细的指尖滴滴答答缀着红色的酒水,漆黑的身影都快和软椅混合在一起。

房间中还有两扇门,然后就剩下一个斗柜,上面放满了照片,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空荡荡的白墙。

孤寂的人。

像是一副被掏空的躯壳。

“忠叔,我不想喝药,你们都散了吧。”宫沉的声音像是忍耐着什么剧痛,咬着后槽牙才面前串联出一句话。

听闻,温南枳更不敢动,站在一排窗前,不知所措。

“宮先生,是……是我。”

乒乓一声,宫沉把小方桌上的东西都扫在了地上,他双手撑着头,怒视着她。

“滚!都给我滚!”

温南枳害怕的一抖,很想离开这个禁地,但是想到忠叔请求的她的样子,忠叔应该是也把宫沉当做他的孩子了,真情实意的担心宫沉而已。

温南枳借着剩下的三四分醉意,提着一口气,小心踩过地上的碎渣,抱着琵琶在宫沉对面坐下。

“宮先生,弹完我就会离开这里。”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留下你?你再不滚,我就把你从三楼扔下去!”

宫沉阴沉沉的脸上滚落汗滴,额头的青筋暴了出来,嘴角紧绷,双手握拳,话语间满是警告。

他幽深的眼中掀着风浪,面色却不露一丝痛感和忍耐,像一头受重伤却不肯倒下的猛兽,依旧张牙舞爪,戒心满满。

他也是一个能忍的人。

温南枳在软椅上迟疑了片刻,还是摆好了弹琵琶的动作。

她深吸一口气,听到了窗外的风声,望出去才发现这里才是宫家视角最好的地方,阳台的窗户像是一幅画框,清亮的月光将楼下的花园描绘的错落有致,重影交叠,虽然黑影重重却带着轻盈柔和的月光。

可想知道白天坐在这里看到的景色。

树影中的花瓣穿过画框,潺潺飘落,落在了温南枳和宫沉的发间和脸上。

空气里洒在地上的酒香混着花香,将温南枳的醉意又上提了几分。

她眼中的宫沉变得有些迷离,却少了很多戾气,模模糊糊倒是没有那么可怕了。

“宮先生,对不起。”

她的指尖滑过琴弦,慌乱的前调渐渐进入了佳境。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柔情蜜意满人间……红裳翠盖,并蒂莲开,春风吹,春燕归,桃杏多娇媚,侬把舵来郎摇桨……”

这是她妈妈手把手教她的苏式小调,是她唯一会唱的一首歌。

可能是今天和妈妈通过电话后,让她想到了这首歌。

虽然及不上她妈妈的吴侬软语,但却是她此刻最能寄托的感情的方法。

学琵琶是为了讨妈妈开心,可是她的声音并不适合唱歌,哼调子时还算娇软,唱起歌来便会不自觉的带着颤音,吐字不清。

这首小调是妈妈最喜欢的,所以她很努力的学会了。

想起妈妈,温南枳便无法忽略自己的母亲还被人囚禁着,歌声又开始发颤,甚至带上哭腔,眼泪也止不住的滑落。

积压的委屈和悲哀让她的歌声变成了哭声,她一直在宫沉的面前忍着不肯哭,这份倔强在此刻也支离破碎。

她索性就着琵琶声哭了出来。

原本眉头微微舒展的宫沉,听到歌声骤然变成了起起伏伏的哭声,闭目片刻睁开后便看到一张哭得涨红的脸蛋。

醉意晕红的脸颊,从肌肤里面透出的粉红,层层叠加后像是朱砂的晕染,娇艳下楚楚动人。

温南枳哭和不哭完全是两种神态,前者透着苍白的倔强,后者就像落在他掌心的花瓣,娇弱让人不忍。

温南枳的哭声渐大,弹琵琶的手一停,空荡荡的房间放大了她的哭声。

宫沉只是眯着眼危险的看着她,褪去头疼后,他慵懒的坐着。

“继续哭。”低沉沙哑的声音溢出薄唇。

温南枳一哽,眼泪瞬间收住,含着泪看着宫沉,剩下的那丁点醉意消失殆尽。

宫沉靠着座椅的身子突然前倾,长臂伸出,揽过温南枳的脖子,用力一拉,温南枳便跪在了他脚边,被迫仰着头看着他。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3:0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