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笼)陆景霄叶心音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囚笼》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囚笼》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陆景霄叶心音,讲述了​乔怡然又不是傻子她是陆景霄的青梅竹马,比谁都清楚陆景霄的性子,这个男人清心寡欲,眼里只有生意没有女人,跟自己订婚,对外说是感情到位喜结连理,对内她比谁都清楚,不过是父母催得急,才不得不联姻而已但是今天来这里,陆景霄看了叶心音好几次乔怡然心想,是叶心音有问题,还是陆景霄有问题?她回头看向叶心音质疑的目光似大山,压得叶心音喘不过气,她虚虚一笑,谦虚又礼貌的表示了刚才陆景霄的夸赞乔怡然不想在外……

小说:囚笼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戈唧

角色:陆景霄叶心音

现代言情小说《囚笼》的作者是“戈唧”。梗概:”叶心音看他分明就是想私吞,很不服气,但是想到监狱这块是自己的盲区,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最后还是选择了咽下恶气。她的冲动,很有可能给父亲带来麻烦。叶心音进去坐好,等着父亲出来。一个月就只能见一次,她现在憋了好多话要说…

囚笼

第11章 在线试读

周一这天,叶心音得了两天假,她买了几套保暖的衣服,带了些吃的,去监狱看望父亲。

审查东西的时候,监管把那几套衣服给扣下来了。

叶心音不解,“天气冷了,我担心我爸着凉,这衣服有什么问题吗?”

监管用鼻孔看她,“肯定有问题我才扣下来的啊。”

“有什么问题?”

监管含糊其辞,“0341是要犯,我们对这方面要求更严格,这种东西本来就不该往里面送,再说了,允许你探监就不错了,还这么多事,赶紧进去,说完了就走。”

叶心音看他分明就是想私吞,很不服气,但是想到监狱这块是自己的盲区,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最后还是选择了咽下恶气。

她的冲动,很有可能给父亲带来麻烦。

叶心音进去坐好,等着父亲出来。

一个月就只能见一次,她现在憋了好多话要说。

然而等了许久,却只等来狱警一句,“别等了,0341今天出了点事,下个月再来。”

叶心音心里揪紧,“出了什么事?”

“打架斗殴,手断了一根,这会还在治疗。”

叶心音脑子里嗡的一声响,差点没有坐稳。

她白着脸,嘴唇颤抖着,“为什么会这样?之前不是一直好好的吗?监狱里打架不管的吗?为什么你们不阻止?”

那狱警看叶心音仿佛在看一个神经病,“这事儿谁都没法避免,我有什么办法,再说了他被打成那样也肯定犯了错,有的治就不错了,本来就是个杀人犯。”

他就差把杀人犯活该被打这话给说明白了。

叶心音又气又急,浑身都是冷汗。

她紧紧抓着眼前的桌子,用力喘几口新鲜空气,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和理智。

她问道,“我想知道他是怎么受伤的?方便告诉我吗?”

“还能怎么,跟其他犯人起冲突被打了。”

“无缘无故被打吗?”

“这我怎么知道,这种事每天都会发生。”

叶心音还想问,狱警还有其他事,摆脱叶心音就走了。

叶心音坐回椅子,眉头紧拧成一团。

父亲出事出得太诡异了。

根本没法说服叶心音,这是一个正常现象。

叶心音离开监狱,马上给陆景霄打了电话。

这个电话,在陆景霄的意料之中。

“怎么,叶小姐。”

叶心音喘着气问,“我父亲是怎么回事?”

“他是杀人犯,你来问我一个商人怎么回事?”

“别跟我装蒜!”叶心音怒道,“我父亲今天被打,是不是你指使的?”

陆景霄听笑了,“我没有那么闲的功夫。”

“以前都是好好的,为什么偏偏在我们分开之后就出事?不是你还有谁?”

“以前?以前可是你求着我给你父亲在监狱安排人的。”陆景霄语调缓慢,“你忘了你为什么求我的了?”

这话瞬间就让叶心音清醒了过来。

她为什么求陆景霄这样做?

是因为她知道父亲以前的官职特殊,监狱里几乎都是他抓的犯人,一朝落平阳,肯定会被他们报复。

现在她跟陆景霄分手,关系一撤,父亲自然置身于水火。

陆景霄听得出她呼吸里急促,可怜得像只要饭的流浪猫。

他反而很享受。

享受将叶心音的硬骨头一点点变软,享受她收起利爪,变得温顺的过程。

不知道什么时候挂断了电话,等叶心音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一片漆黑的手机屏幕,屏幕里是她那张沮丧苍白的脸。

她用力咬着牙,站起身来,回去拿钱。

存了三年的钱她全部拿出来给了监管。

监管看着那么点钱,说道,“他是要犯,上头压得很严,我哪里敢冒这个险,回去洗洗睡吧。”

叶心音不死心,“我知道钱少了点,我只希望你可以在里面多照顾他一下。”

“有什么好照顾的,我就是个底层管事的,还能治好他那根要断的手臂?”

叶心音顿时心如刀割。

想到父亲以后可能拿不了枪,她几乎要咬破舌头。

在监狱门口哭得崩溃,坐到天黑,叶心音才抹一把脸,起身回去。

走了半响,叶心音才发现无家可归。

她在风里哭得头疼欲裂,很想休息,只得先去工作室的宿舍里暂且躺一会。

老板看见她就满脸不爽,“一天到晚不好好上班,你知道你今天给我亏了多少钱吗?”

叶心音道,“我请过假了。”

“但是我跟你说过,请假期间有急事就要马上来,那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叶心音一点耐心都没有了,她眼底全是寒意,“我凭什么接你电话?请假的时候你已经同意了,半路又折回,算什么请假?”

老板眼睛一瞪,“你还敢顶嘴?想不想干了!”

“随便。”

叶心音说完抬脚就走。

老板在背后骂骂咧咧,“你现在翅膀硬了啊你,你现在这么牛逼还不是我带出来的,拽什么拽啊!没有我这么好的平台,你啥也不是!”

叶心音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她知道他也就嘴巴能叭叭两句,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叶心音躺上床,近乎昏迷地睡了一觉。

再次睁眼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外头天已经黑透了,高楼大厦里的灯光却刺眼得很。

她在床边坐了一会,手机叮咚响了一声。

打开一看,是陆志森的短信。

“心音,你有空吗?想请你一起吃个饭。”

叶心音把消息往上滑,今天陆志森发了好几条消息。

他想求和。

但是他很绅士,不像陆景霄那样蛮横无理,只要叶心音不开口,他不会来打扰。

叶心音垂着脑袋沉默着,直到眼里的光泽一点点消失了,这才放下手机,去浴室洗澡。

她将一身的疲倦和没出息,统统冲进了下水道里。

眼泪流干了,就该去做有用的事了。

……

陆宅。

陆志森回来,家里正在给他接风洗尘,陆家主干上这几个男人女人,都聚在一块。

近来喜事不少,陆夫人笑眯了眼睛,“怡然,你们礼服都选好了吗?”

乔怡然乖巧道,“都选好了伯母,等会就送来给我们试穿。”

说完她又看向陆志森,“大哥回来得着急,我就问伯母要了你的尺寸,到时候你试试看合不合身,不合适随时都可以改。”

陆志森一直看手机,敷衍地回了句嗯。

他反复刷新短信,没有任何回信。

一旁的陆景霄摇曳着手里还剩一点点的红酒,余光扫了眼陆志森懊恼的表情,一同也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手机号码。

他勾唇,笑得意味深长。

说到礼服,佣人就上来道,“送礼服的人来了。”

送礼服的派送员有两个。

两人站定在众人面前的时候,陆景霄的视线就黏在了左侧那个女人的身上。

干净小巧的皮鞋,黑色的修身礼服,再往上,帽子压住了半边脸,只露出一小节漂亮的嘴唇和下巴。

他眯眼,果然听见乔怡然错愕的声音,“叶小姐?”

叶心音微微抬头,笑了笑,“你好乔小姐,这是你们定制的礼服。”

出声的瞬间,好几双眼睛落在她的身上。

陆志森惊得站了起来,椅子在地板上划拉出略微刺耳的声音。

“心音?”陆志森很惊喜,走到叶心音面前,问道,“你怎么送起这个了?”

叶心音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最近化妆室生意冷淡,赚点外快。”

她是这么说,但是陆志森却不这么想。

叶心音没有跟他过多的交流,目光始终停留在一个地方,敬业得仿佛真的只是个派送员。

只是,她无法忽略另一道灼热的目光。

细致又玩味地爬过她身上每一寸。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5:2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