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冯君韩嘉卿)_《沉沦》完整版免费阅读

冯君韩嘉卿是现代言情《沉沦》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年初我接到一个生意,华京集团的老板娘雇佣我钓她老公我的职业是小三劝退师,对于一些无法劝退的顽固型,正室就请我出山扮演小四,钓男人上钩,斗赢了再立刻抽身,男人在我手上栽了跟头受了骗,基本都醒悟回归家庭也有铁了心离婚的,我会收集他的出轨证据,帮正室在财产分割中争取到最大限度的补偿,以免便宜了外头的野花这次找上门的华京集团是江城资产最雄厚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冯君凭借妻子的背景成为商界巨头,这类夫妻一……

小说:沉沦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玉堂

角色:冯君韩嘉卿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沉沦》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玉堂”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

沉沦

第13章 在线试读

我隔着烟雾凝视冯君那张脸,一个连风平浪静时都渗透出杀伤力的男人,我竟然会胆大包天勾引他。

我失策了,作为屡战屡胜的业界传奇,行业标杆,恐怕过不了冯君这一关了。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我是美人难过英雄关,我有通天的道行,也禁不起他的修行。

冯君揭过重重白烟,我每一个细微的波澜都纳入他眼中,成为他破译谜题的乐趣,“聪明又美丽的女人,一张脸分明写满欲望,还故作天真,她是猎人,也是更狡猾的猎人网中的猎物,很难不被注意。他掸了下烟灰,“知道林宗易为什么点名要你吗。”

他站起,从桌后一步步走向我,踏着江城的阳光,也翻动着我心底的风浪。他介于光明和阴暗,地狱与天堂,我终于明白什么是生死一念,我见识过那么多厉害的男人,他们同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有冯君,他的心狠手辣蛰伏于不见天日,流露一刻又深刻至不加掩饰,我感受到他的魄力,一种极致压迫的,逼慑的,来自他骨子里的烈性和胆气,毫不留情吞噬了我。

“攻克男人最强悍的武器,自然有无数人渴望最大化利用这副武器。”他停在我面前,食指挑起我下巴,“低俗的媚态供过于求,最是风情难得。想要算计我,成功与失败都是错,失败你一无所获,成功也仅仅是片刻,我清醒后,喜欢亲手毁灭图谋不轨的敌人。”

冯君松开手,喷出最后一缕烟雾,把烟头捻灭在烟灰缸内,“除非,你有能耐令我永远不清醒。”

我完全慌了神,“我没有攻克。”

他越过我,不疾不徐拾起古董架的花瓶,把玩上面精致的木雕纹,“能留在我身边,已经是奇迹了。”

“冯先生。”我双手紧握,“您会处置我吗。”

冯君坐回沙发,“怎么,害怕了。”

我小心翼翼抓住裙子,蹭掉掌心里的汗渍,“我没有交给冯太太任何对您不利的东西。”

他右腿交叠在左腿上,含笑审视我,眼神里尽管没有半点愠色,可幽深犀利,仿佛洞穿我的一切,不论是假面的灵魂,或是善变的面孔,在他的判断下都无所遁形。

“你是指泳池共浴的录像吗。”他漫不经心拂掉西裤上沾染的尘埃,“录像到她手上,我也有办法逆转劣势。”

我喉咙哽着一口气,在胸腔横冲直撞,只觉死里逃生。

苏立的出现搞得我焦头烂额,一心要交差迅速抽身,幸好撞上了殷怡红杏出墙,我思维混乱选择及时刹车,没有在情急之下冒险搏一把,导致无可补救的局面。冯君的手段比殷怡毒辣百倍不止,殷怡用最不高明的计谋倾覆他的船,是没有出路的。一旦我交出相片,彻底站错队,殷怡前脚出手胁迫,后脚冯君就能把我送进局子,凭他的身份倘若指控我诈骗未遂,我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此时站在这里垂死挣扎了。他们夫妻的较量,冯君顾忌殷怡的背景,殷怡忌惮冯君的阴狠,双方牵制又不敢贸然撕破脸,在关键时刻必然牺牲我这个局外人平息战火。

我如今掌握了他们不为人知的复杂关系,这艘船不是容易脱离的。

我走过去,“我愿意赎罪。”

他看着我。

我心脏狂跳,冯君抬起手,将我的头发捋到耳后,他温热的唇触碰一枚酒红色耳环,我们相距半寸,我稍稍一动,耳环摇曳,便被他吻上。冯君的分寸一向拿捏得极其好,我诱人于明处,他撩人于无形,“拿什么赎罪。”

我情不自禁窒息,又难以自抑,他身上的味道太蛊惑,一半冰冷,一半滚烫,冻着我,也烧着我。

他指尖似有若无拨动我耳垂,“考虑清楚再说。”

冯君整理好西装,拿起文件朝办公室的门口走,“冯先生。”我拉住他袖口,他侧身看我。

我需要求证一件事,才能确定我赎罪的筹码。

我望向他,“我拽你下水池,你是真的招架不住我,还是将计就计。”

冯君虽然清瘦,可身板结实,个子又高,我哪怕用尽全力拖他,如果他不顺从,并非稳不了平衡,岸上地滑,我得手是情有可原,男女力量悬殊,我失手也理所应当。

他沉默着。

良久,冯君从我手中抽出自己袖子,“你拽得动我吗。”

我眼睛一亮,“所以冯先生是将计就计了?”

他背对我,“看你究竟有什么花招,似乎还不赖。”

冯君脚步声在走廊渐行渐远,我回味过来他的含义,嘴角浮现出一丝笑。

下午殷怡联系我,约我在咖啡厅见面,我接到电话愣了一下,本想拒绝,可她不等我回复,干脆挂断了。

我预感不妙,肯定发生了意外状况,现在我的处境两难,给冯君挖陷阱是自寻死路,背叛殷怡,她也能让我混不下去,冯君就算放我一马,我得罪了殷怡,他也未必施于援手。

最明智的抉择,是傍那条更粗的大腿。

我打定主意,直奔冯君的办公室,我进门时赵秘书在汇报工作,我和她对视一眼,她看出我有事,立马停止了。

我走到冯君身旁,“冯先生,我想请假。”

赵秘书合上文件正要离开,冯君制止她,然后继续交待公事,没有理会我。

“市里的工程项目,索文拿下内定名额,消息准确吗。”

赵秘书说,“市场部经理在饭局上听到的风声,十有八九是准确的。”

冯君笑里藏刀,“看来林宗易要报万利的仇了。”

“与上面合作,报价不好开口,充其量是打名声,华京名声在外,无所谓这条渠道了。”

冯君揉着眉骨,“索文缺名声吗。”

赵秘书没吭声。

冯君从指缝内看她,“名声和金钱从来无止境。没有人抗拒名利的诱惑。商场如战场,随时风云四起,和公家合作是为以后四面楚歌时铺生路。”

赵秘书问,“咱们竞标吗?”

冯君笑着说,“宗易看中的,我不争一争,他赢了也索然无味。”

我在一旁局促不安,平常他和下属对话不超过十句,特别要紧的公务也就三五分钟的工夫,今天十分钟还没结束,明显故意拖延,不听我的。

我蹲下,不顾赵秘书在场,整个人贴上冯君的身躯,脸颊几乎搓磨着他胯骨,楚楚可怜哀求他,“我有急事,冯先生,我必须出公司一趟。”

冯君被我骚扰得不由皱眉,他对赵秘书说,“标书留下。”

赵秘书放下文件走出办公室,我立刻趴在他胸口,“冯太太找我。”

他面无表情推开我,翻阅着资料,“找你什么事。”

我锲而不舍又伏在他膝上,乌黑柔顺的长发如一汪瀑布散开,缠着他的臂弯,他不曾再度推开,一动不动任由我俯卧着。

“或许是索要出轨的物证。”

冯君轻笑,“她很有把握你能得逞。”

我说,“我一直战无不胜。”

他颇有兴致扬眉,“输我手里了,是吗。”

“我没输,冯先生不是也有两次动摇吗?”

冯君不语。

我搂着他,“我和您谈一笔交易如何。”

他停下注视我。

“冯太太既然设计您,一计不成还会生出第二计,您识破了我,我就对您毫无危害,与其花费精力防备下一个危机,倒不如留着早已迎刃而解的旧危机,而且冯太太信任我,信任易露破绽,我相信冯先生不愿自己的家务事闹上法庭满城风雨,谈判私了的重头戏是砝码,砝码越多,越致命,谈判的胜率越大,万一我能得到您太太的把柄呢,以及她最重要的人的把柄。”

冯君摩挲着腕表,一言不发。

根据冯君与纪维钧交锋时的态度,他应该知晓内情,殷怡出轨绝不是一日两日了,很可能结婚前就搞到一起,而冯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定出于利益考量,他是暂管华京,实际继承者始终是殷怡,殷怡目前没理由离婚,她才想方设法逼冯君犯错。

他神色淡然,“我太太最重要的人。”

我反问,“难道没有吗?”

冯君唤我名字,“韩嘉卿。”

我脸色一白。

他旋即笑了,“打算赚双份工资吗。”

我明白冯君被说动了,我指腹摁住他滚动的喉结,轻轻点着,抚摸着,冯君的喉结长得比寻常男人性感,棱角很硬,犹如雕刻大师刀下最完美的工艺品,“我替冯先生挡了太太的暗算,又帮您监视她,付出两份劳动,拿两份报酬,我心安理得。”

“除了报酬。”他再次深入点明我的谋算,“像苏立一样寻仇的人不在少数。”

我咬着下唇,“您忍心我死于非命吗。”

他眯着眼端详我,“死于非命无妨,毁容却可惜了。”

我捧住他脸,吻了上去,唇瓣厮磨过鼻梁,辗转而下,在人中位置蜻蜓点水的一秒便抽离。

冯君眉心涌出一霎的讶异,未预料到我会如此直白大胆。

我胸脯抵住他小腹,“冯先生,假装上钩行吗。”

他目光在我脸上流连好半晌,眼底是笑意深浓,“假装有什么意思。”他朝前一压,卷着我身体,我反被控制在他身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5:5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