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心痒难耐)苏眠钟南衾_钟先生心痒难耐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霸道总裁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苏眠”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苏眠钟南衾,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一旁的余笙见她笑了,也跟着笑了,“看她那股子野性子,哪有一点女孩子该有的矜持样”苏眠,“挺好的,我倒挺喜欢她这个性格”“是吗?”余笙看着她,像是随口一说,“我挺喜欢安安静静的女孩子,就像你…..”苏眠,“……”如果是之前,她不知道余笙对她的心思这话她估计笑一笑就过去了,不会往心里去但现在…………八一烧烤环境还不错这里林木……

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苏眠

角色:苏眠钟南衾

热门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苏眠”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抬手就要揍那妇人。只是,手刚抬起来,就被外面冲进来的一个男人给喝止了。“姓李的,你敢动手打我姐,我削你信不?”场面一下子变得混乱。这时,一直没出声的钟南衾终于开了口…

钟先生心痒难耐

第49章 她好,我会更好 在线试读

“我我我…….”

“李明洋出事我们也很痛心,毕竟是条年轻的生命,但是李先生,作为他的父亲,在他尸骨未寒之际就朝我们狮子大开口,用他失去的性命来换一百万,你还配当他的父亲吗?”

“你你你……”

一旁原本低头啜泣的妇人,一听她这话,立马抬起头来。

她没看秦嘉迪,更没去看钟南衾,而是看着身边自己的丈夫,一脸的悲痛。

“你心里只想着钱钱钱,儿子就躺在那里,你也就只看了一眼……”妇人大哭的骂道,“儿的一条命你就想着拿来换钱,你就是个畜生。”

李明洋的父亲恼羞成怒。

抬手就要揍那妇人。

只是,手刚抬起来,就被外面冲进来的一个男人给喝止了。

“姓李的,你敢动手打我姐,我削你信不?”

场面一下子变得混乱。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钟南衾终于开了口。

他的嗓音不大,却低沉有力。

“给你们二十万,”他抬眸看向李明洋的父亲,视线迫人,“不同意就等警察过来!”

他话音未落,又冲进来一个男人。

那男人一进来就跪在钟南衾面前,哀求道,“钟先生,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一次,我再也不敢了。”

“李国鹏?”

“是我是我。”

“乱用童工也就算了,还敢在我工地上闹事,你拿什么让我放了你?”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李大鹏一个劲儿朝他磕头,“钟先生您大人大量,放过我一次吧。”

钟南衾站在那儿,他垂眸,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大鹏,“放了你可以,但……”

“二十万就二十万,我们不追究了,这事就这么完了。”

钟南衾没再说话,而是看向一旁的秦嘉迪。

秦嘉迪明白他的意思,立马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纸和笔来递给了李大鹏。

“写清楚这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

“是是是。”

……

从工地上出来,天色已经暗下来。

廖凡一直等在外面不敢离开,见到钟南衾出来,立马下了车。

他偷偷的打量着他的脸色,见他脸上的表情一贯的平静,心里愈发忐忑。

跟了钟南衾这么多年,他的脾气,廖凡是了解的。

如果说他真的发了火,他说不定还没多大事。

但如果像现在这样……

估计,他下场会很惨。

就这样一路开车去了市区酒店,钟南衾大步走在前面,廖凡拎着听到行李箱跟在后面。

一路电梯上了十二楼,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钟南衾一把拿过廖凡手里的行李箱,率先出了电梯。

廖凡先跟着出去,却被一旁的秦嘉迪给制止了。

“廖总,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明天早点过来。”

廖凡看着秦嘉迪,声音透着请求,“秦经理,能不能劳烦你在总裁面前替我说句好话……”

“钟总现在心情不好,谁也不敢替你求情,一切还得靠你自己。”秦嘉迪想了想,“我要是你,这会儿就该回公司,认认真真写检查,而不是在这里求我替你说好话。”

“是是是,我马上回去写。”

……

钟南衾每一次来江城都住这家酒店。

上次过来,廖凡没预定到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而这一次是提前准备,钟南入住的是1202的总统房。

进了房间之后,他将行李箱放在一旁,直接脱去外套和衬衫,进了浴室。

再出来,他身上围着浴巾,浓密的头发半干。

洗去了一天的风尘仆仆,他脸上的阴郁也缓和了不少。

抬脚走到一旁的酒柜前,从里面拿了一瓶红酒出来。

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

端着酒杯走到落地窗前坐下,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姿态闲适而优雅。

修长的手指轻握着酒杯,将杯沿放在唇边,微微仰头,红色的液体顺着杯沿缓缓流进他的唇边。

再仰头,一口将整杯酒都喝了下去。

喉结耸动,液体滑进肠胃,带来一阵爽意。

他把玩着手里的酒杯,抬眸看着外面漆黑的天幕,想着同一片星空下,有个小女人就住在旁边的连锁酒店里,不郁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放下酒杯,起身朝放在一旁的行李箱走去。

推着它进了卧室……

再出来,身上的浴巾换成了他的家居服,深灰的颜色看起来有些冷。

他坐在沙发上,正准备打开电视,门被敲响。

起身,走过去将门打开。

门外是孟楠和一名酒店服务生。

孟楠看着他,“钟总,您的晚餐。”

钟南衾点点头,继而转身朝房间走去。

孟楠和那名推着餐车的服务生紧跟着走进来,服务生去餐厅摆放饭菜,孟楠则走到钟南衾跟前,汇报她那边的情况,“李家拿了钱之后,所有的人也都回去了。”

“嗯辛苦了。”钟南衾看着她,“你和秦经理随意,不用管我。”

“好的。”

孟楠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江城的美食很多,附近就有一家美食城,里面的东西比起这五星级酒店的要好吃得多。

待孟楠和服务生都出去之后,钟南衾从沙发上起身,走到餐桌前坐下来。

刚吃了没几口,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是老宅打过来的。

伸手摁下免提,下一秒钟一白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爸爸,你吃饭了没有?”

钟南衾嘴里慢慢的嚼着饭菜,淡淡出声回他,“正在吃。”

“爸爸,你吃的什么?”

“想吃?”

钟一白咽了咽口水,“爸爸,我听说你去了江城是吗?”

“想问什么?”

“爸爸,你太不地道了,”钟一白气呼呼的说,“我今天明明问过你去哪儿,你却故意不告诉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你去的是江城啊,我的苏苏在那边,你要是能告诉我,我就跟你一起去了。”

“我说过要带你?”

“呃…..”钟一白愣了愣,这个问题他倒没想过。

他一听到大壮说钟南衾去的是江城,心里就不痛快。

一门心思想的就是钟老二不带他,却没想过钟老二会不会带他?

见他不吭声了,钟南衾作势要挂电话。

钟一白立马大叫,“爸爸,苏苏在江城,你能不能帮我去看看她?”

“看她做什么?”

“看看她过得好不好啊,她毕竟是我最喜欢的女人,我心里还是很惦记她的。”

钟南衾冷冷的丢给他一句话,“有时间再说。”

“爸爸,我真心希望你能在百忙之中抽点时间去看看我的苏苏,毕竟她好,我会更好。”

钟南衾懒得再理他,直接挂了电话。

那头,钟一白对着突然挂点的话筒,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

他一边扣电话一边对一旁坐着的老太太说,“奶奶,您说您和我爷爷都这么好,怎么就生出我爸这么个怪人。”

老太太一边伺候她的多肉一边乐呵呵的说,“基因突变,这事不好控制。”

钟一白点头,觉得老太太说得太对了。

……

次日,虽说是周六,但钟氏集团在江城的分公司的所有员工严阵以待,整栋办公大楼除了必要的动静之外,安静得让人感到害怕。

而此刻,三楼的总经理办公室,钟南衾在大发雷霆。

廖凡站在他面前,头垂着,整个人战战兢兢。

钟南衾的嗓音冷到极致,“是不是觉得钟氏已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廖凡连忙回道,“我对钟氏绝无二心,就是……”

就是身居高位久了,人容易起贪念。

钟南衾冷冷的睨着他,漆黑的眼眸一片火光。

眼前这个人,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

当初就看中了他敢拼敢敢,心里有想法……

现在看来,他也有眼瞎的时候。

他转身走到办公桌前,抓起廖凡写了一夜的检讨书,直接扔到他身上。

“我要的不是检讨书,是你的辞职信,收拾你的东西给我滚蛋走人。”

廖凡一听急了,“钟总,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钟南衾冷冷的凝着他,缓缓出声,“同样的话别再让我说第二次,立马滚蛋。”

廖凡见钟南衾心意坚决,知道自己再无挽回的余地。

他脸色一变,满眼的祈求变成了狠厉。

“钟南衾,我跟了你这么多年,就为了区区五十万,你就翻脸不认人?”

钟南衾没说话,眼神沉得厉害。

廖凡情绪失控,开始口不择言。

“死了一个人又怎么了?赔了钱道了歉你还要我怎么样?钟南衾,我在你眼里是不是连条狗都不如,有着的时候给根骨头,现在就犯了那么点的错,你就要赶尽杀绝?我他妈的就是眼瞎了才这么忠心的跟着你……”

“忠心?”钟南衾沉沉出声,“廖凡,别在我眼皮底下耍小聪明,你在江城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脱我的眼睛,一个吃里扒外的员工,钟氏不需要。”

廖凡眼神一慌,“你……”

钟南衾不想再看他,转身,背着他而站,“孟秘书。”

孟楠立马走进来,“总裁。”

“叫保安上来,将他带下去。”

“是。”

孟楠转身想要离开,廖凡先她一步反应过来。

他临出门之前,凶神恶煞的看着背对着他而站的男人,眼睛里充满了恶毒。

钟南衾,你给我等着。

今天所受的屈辱,终有一天我会还回来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5:5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