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一凡方雪若《青云直上青云直上》完结版阅读_青云直上青云直上完结版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青云直上青云直上》,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萧一凡方雪若,作者“锦猪”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一夜劳累,萧一凡疲惫至极眼睛闭上后,立即进入梦乡鼾声如雷!秦竹韵浑然未觉,睡的很香甜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刺眼的亮光投射过来萧一凡觉得下腹胀的厉害,放水的欲望非常强烈,但却懒得睁开眼五分钟后,他实在憋不住了,一脸无奈的坐起身来“竹韵,几……几点了?”萧一凡转过头去,枕边并无秦竹韵的身影尽管心中充满好奇,但由于小腹胀的难受,他直奔卫生间一阵哗哗的放水声后,萧一凡快步走回床前床头柜上有一……

小说:青云直上青云直上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锦猪

角色:萧一凡方雪若

小说《青云直上青云直上》是一本十分好看的现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锦猪”。文章精彩截取如下:”牛大鹏是老板,借朱剑锋一个胆子,也不敢冲他发飙。“牛总,今天新乡长上任,被他们堵在路上了。”朱剑锋一连急色道,“他了解情况后,让你亲自过来处理,还说……”牛大鹏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急声道:“你说什么,他们把姓萧的车堵了?”数日之前,牛大鹏就知道萧一凡将要任东辰乡长的消息。他甚至在当事人之前,就…

青云直上青云直上

第25章 张扬的牛总 在线试读

朱剑锋顾不上牛大鹏是否生气,急声道:

“牛总,我们在路上拦车收费。”

“那帮司机不愿交,便将路给堵了。”

牛大鹏本以为多大事,听到这,沉声道:

“堵就堵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两天,工地上不急着用沙子,让他们堵着,饿死这帮孙子!”

朱剑锋见牛大鹏会错意了,急声说:

“牛总,我要说的不是堵路,而是……”

牛大鹏满脸不耐烦,沉声喝道:

“你他妈快点说,磨磨唧唧的!”

朱剑锋心中郁闷不已,心中暗想:

“不是我磨叽,而是你根本不给说话的机会。”

牛大鹏是老板,借朱剑锋一个胆子,也不敢冲他发飙。

“牛总,今天新乡长上任,被他们堵在路上了。”

朱剑锋一连急色道,“他了解情况后,让你亲自过来处理,还说……”

牛大鹏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急声道:

“你说什么,他们把姓萧的车堵了?”

数日之前,牛大鹏就知道萧一凡将要任东辰乡长的消息。

他甚至在当事人之前,就知道这消息。

为此,牛大鹏特意请东辰乡党委书记胡守谦出面做工作,但为时已晚。

“是的,牛总!”

朱剑锋满脸堆笑道,“路全都堵死了,萧乡长的车也被堵住了。”

“真他妈晦气!”

牛大鹏沉声暗道,“行,我这就过来。”

“等会,牛总!”

朱剑锋急声说,“萧乡长让您带承包合同过去。”

“什么承包合同?”

牛大鹏一脸懵逼的反问。

“公司和乡里签的承包沙子开采的合同。”

朱剑锋出声道。

“我只和舅舅说了一下,还没正式签合同呢,拿什么给他看?”

牛大鹏满脸不屑的反问。

“啊,这……那什么……”

朱剑锋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行了,我这就过来,你别管了!”

牛大鹏不耐烦的说。

朱剑锋并不想管这事,听后,连声答应下来。

牛大鹏挂断电话,一脸不快道:

“姓朱的真他妈烦人,还没上任,就找老子麻烦。”

吴雪娜将衣服递过去,关切的问:

“牛总,不会出什么事吧?”

“出屁的事!”

牛大鹏满脸不屑道,“姓朱的在东辰待不长,最多半年,我舅一定会将他弄走。”

“那就无所谓了!”

吴雪娜松了一口气,柔声问,“之前不是说唐书记当乡长吗,怎么变成他了?”

牛大鹏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怒声道:

“县里出了点状况,我舅也没办法。”

“东辰乡长除了唐书记,谁也别想当安稳了,哼!”

“唐书记要是当上乡长,那就好了。”

吴雪娜满怀期待道。

“没事,有胡书记在,姓萧的翻不起泡来。”

牛大鹏自信满满道,“我先走了,来,亲一口!”

“牛总,不要!”

吴雪娜口中这么说着,还主动奉上香吻。

牛大鹏轻拍两下美女秘书,一脸坏笑道:

“我先去应付一下姓萧的,回来再好好收拾你!”

“牛总,你讨厌死了,人家都快被你折腾死了。”

吴雪娜嗲声道。

牛大鹏听到这话,男人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扬声大笑,出门而去。

王二彪、刘大壮等货车司机纷纷围着萧一凡,请他帮着解决问题。

萧一凡无奈,明确表态:

今天一定将这事弄明白,如果云鹏实业拿不出承包合同来,不得收费。

就算有承包合同,也得明码标价,不得搭车收费。

货车司机们听到这话,稍稍放下心来,小声交流承包合同的事。

一部分人说,云鹏实业根本没有承包合同,属于乱收费。

另一部分认为,他们有合同,不过收取的费用偏高,属于搭车收费。

不管怎么说,这对于司机们来说,是个好消息。

在众人争论不休时,刘大壮悄悄冲王二彪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到一边去。

“二彪哥,你觉得牛扒皮会听萧乡长的吗?”

刘大壮一脸担心的问。

云鹏实业老总牛大鹏自恃有靠山,想方设法捞钱,人送外号——牛扒皮。

“当然听!”

王二彪低声作答,“乡长的话不听,他想翻天不成?”

“我看未必!”

刘大壮不以为然道,“你别太乐观了,姓牛的是胡书记的外甥,他亲舅舅支持,未必卖萧乡长面子!”

王二彪听到这话,好心情一扫而空,满脸阴沉道:

“你说的没错,但我们只能依靠萧乡长,除此以外,还能怎么办!”

“是呀!”

刘大壮一脸阴沉道,“牛扒皮太他妈坏了,惹火了老子,和他同归于尽。”

看着满脸愤怒的刘大壮,王二彪急声道:

“兄弟,你说什么胡说呢?”

“钱赚多赚少暂且不说,命可只有一条,千万别乱来。”

刘大壮硬是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来,低声说: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还不至于到那地步。”

王二彪伸手在刘大壮的肩膀上用力一拍,长叹一声。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凌志轿车疾驰而来,扬起满天灰尘。

“姓牛的来了,听听他怎么说?”

王二彪出声招呼。

刘大壮紧跟在他身后,向前走去。

车刚一停稳,牛大鹏就推开车门,走下来。

“萧乡长,您好!”

牛大鹏煞有介事道,“牛某来迟一步,有失远迎,请恕罪!”

说话的同时,伸手紧握住萧一凡的手,用力摇了又摇。

萧一凡微微蹙眉,心中暗道:

“你装的像二五八万似的,哥好像和你不熟吧?”

去年年底,萧一凡跟着县长滕兆茗来东辰乡检查工作,牛大鹏恰巧在乡党委书记胡守谦办公室,双方打了个照面。

除此以外,萧一凡便没再见过他。

王二彪和刘大壮见牛大鹏如此热情的和萧一凡握手,互相对视一眼,脸上写满失落之色。

萧一凡挣脱牛大鹏热情的手,沉声道:

“牛总,你们云鹏实业的保安什么时候有执法权了,怎么在县道上拦车收费?”

这话看似随口一说,实则却力道十足。

除公.安、路政等部门以外,其他政府部门都没有执法权,更别说一家私营企业的安保人员了。

牛大鹏没想到萧一凡一出声,就力道十足,心中暗道:

“姓萧的初来乍到,就想找我麻烦,未免太自不量力了。”

“萧乡长,你误会了。”

牛大鹏满脸堆笑道,“我们这可不是上路执法,只是维护我们公司的正当权益而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