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心痒难耐(苏眠钟南衾)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钟先生心痒难耐》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苏眠钟南衾的霸道总裁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苏眠”,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苏建国摇头,随即起身,“你等我一下”说着,他就出了卧室苏眠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安静的等着,但没过一会儿就听见外面又吵吵起来她立马走出去,就看到主卧的房门口,罗湘琳正拽着苏建国的胳膊,大声嚷嚷着,“这钱你想拿去给谁?这钱是咱们家的,不是你一个人的”苏建国一把将罗湘琳推开,也不理她,抬脚大步走到苏眠跟前,将手里的一个存折塞给了她,“这个你收好,密码是你生日”苏眠想拒绝,“……

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苏眠

角色:苏眠钟南衾

强推热门霸道总裁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苏眠”。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原想着直接回家睡觉,可现在……此刻的苏眠,心里既幽怨又气恼。果然如钟一白说的,钟南衾就是个心理变态的老男人。……银灰色的宾利车缓缓在路边停了下来。苏推门下车,钟一白也跟着下了车…

钟先生心痒难耐

第58章 无声的邀请 在线试读

吃货钟一白一听到她这话,一扫之前的阴霾,开心的问,“苏苏,你要给我们做饭吃吗?“

苏眠依旧看着驾驶座上的男人,清澈的大眼睛里透着几分幽怨。

抿着唇角,她从鼻腔里蹦出一个字来,“嗯。”

仅仅只是一个发音,都能听出她此时此刻沉闷的心情。

她都是被胁迫的!

昨晚和唐翊聊天到凌晨三点才睡觉,今天六点起来赶飞机,坐了一个半小时回到北城。

原想着直接回家睡觉,可现在……

此刻的苏眠,心里既幽怨又气恼。

果然如钟一白说的,钟南衾就是个心理变态的老男人。

……

银灰色的宾利车缓缓在路边停了下来。

苏推门下车,钟一白也跟着下了车。

关上车门之后,一大一小头也不回的朝不远处的菜市场走去。

钟南衾看了她们一眼,随即抬眸环顾四周,看到不远处有空地,他重新启动车子,缓缓朝那处驶去。

而此刻,苏眠领着钟一白已经进了菜市场。

早市早就过去了,此刻,菜市场里面买菜的人不多。

苏眠牵着钟一白的手,一路走过去,看到路边的菜摊上有她想买的菜,她就会停下来。

这样一路买过去,该买的几乎都买了。

最后,她带着钟一白停在了鱼摊上。

这个菜市场离她住的地方很近,她经常过来买菜,各家摊主几乎都认识她。

比如说这鱼摊的摊主,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虽说长得五大三粗,但每次见到苏眠,还没开口说话,他就脸红了。

虽然他皮肤黝黑,哪怕脸红也看不出来。

苏眠率先打招呼,“大刚,叔叔今天不在吗?”

大刚嗓门很大,“我爸进货还没回来,苏老师,好久不见你来买鱼了。”

“嗯,我最近出差了,今天才回来。”

“怪不得,我说怎么没见你。”大刚羞涩的笑,“今天想吃什么?”

“两斤大虾,四条鲫鱼。”

“好咧。”

大刚转身去给她捞虾和鲫鱼。

苏眠站在一旁,“鲫鱼不要太大,我一会儿做干锅鲫鱼。”

“好咧。”

站在苏眠身边的钟一白看着笑成一朵花似的大刚,不甘寂寞的开了口,“叔叔,我觉得你干活的时候不应该说话。”

大刚一边替苏眠收拾着鱼虾一边抬头看过来。

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苏眠竟然还带了一个孩子。

手一抖,刮鱼鳞的刀子差点没将他手指给削了。

他问钟一白,“你哪来的?“

钟一白瞥他一眼,“废话,我肯定是走进来的。”

大刚,“你谁呀?”

钟一白,“我就是我啊,不一样的烟火。”

大刚,“……”

这孩子脑子有毛病吧。

大刚无语的看了钟一白几眼之后,正打算收回视线认真干活,可下一秒他看着钟一白身后的地方,猛然睁大了眼睛。

那个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苏老师身后的男人又是谁?

他突然的异样让苏眠觉得有些不对劲。

顺着他的视线,她回头看过去……

但很快,她过头转来,一脸淡定。

这一大早的,经历了太多的苏眠,在看到身后站着的钟南衾时,心里已经没有太多的波动。

他既然爱跟,就跟吧。

腿长在他身上,她还能拿绳子给他绑了不成?

只是,他这一身高贵的出现在充满烟火气息的菜市场。

画面感冲击太强,太格格不入。

苏眠不自觉往一旁挪了几步,能离得远一点就尽量远一点。

她要让菜市场卖菜的大哥大姐大爷大娘们知道,她和这男人不熟,以后买菜的时候,一毛两毛的零头能抹还是得抹。

她是穷人。

看着不动声色躲开的苏眠,钟南衾只是淡淡瞥她一眼,薄唇抿着,沉默不语。

直到给钱的时候,他掏出钱夹,从里面抽出一张红色毛爷爷,动作率先苏眠一步递了过去。

大刚看着他递过来的钱,没接。

钟南衾淡淡出声,“零头不用找了。”

大刚犹豫了一下,伸手默默接过。

但心里却同时在默默滴血……

还没开始较量呢,他就输得一败涂地。

果然,他爹说得对,在金钱面前神马都是浮云。

回去的时候,苏眠牵着钟一白的手走在前面。

钟南衾走在后面,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花花绿绿的袋子实在和他一身清冷矜贵的气息不搭。

路两边的摊主对他投来各种异样的眼光以及各种窃窃私语,但他浑不在意。

深邃的眼眸一直看着前面的一大一小,唇角勾起,似乎心情很好。

在市场门口,苏眠看到一旁有卖拖鞋的,她领着钟一白走了进去。

再出来时,手里拎着一个透明的袋子,袋子里装着一大一双两双男式拖鞋。

钟一白指着其中一双小的对钟南衾说,“爸爸,这是我的,苏苏给我买的哦。”

钟南衾没理他,视线却落在那一双大号的男式拖鞋上。

苏眠见他看过来,直接将袋子扔到他手里,领着钟一白就走了。

之所以给他买拖鞋,不是为了暗示他经常去家里。

是因为苏眠有洁癖,特别是看不惯不换拖鞋就进屋的行为。

而钟南衾却不是这么想的……

他看着手里那双廉价的男式拖鞋,唇角勾起的弧度更大了。

在他眼里,这双拖鞋就是说苏眠对他无声的邀请。

看来,他去她家吃饭,她不但不反感,似乎还挺热情。

毕竟,拖鞋都给他买了。

……

回到家后,时间还早。

苏眠也懒得去管在玄关试穿拖鞋的父子俩,拎着行李箱就进了卧室。

天太热,她换了一些舒适的家居服。

然后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箱,将干净的衣服挂回衣柜,刚换下来的衣服放进一旁的脏衣篓里。

收拾好了,她在房间内转了一圈。

一个月不在家,余苗也将她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丁点的灰尘。

在自己房间静静待了一会儿,苏眠拿起给钟一白准备的礼物,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电视和空调都开着。

钟一白盘腿坐在单人沙发上,正啃着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的桃儿。

钟南衾坐在双人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正在调换频道。

听到动静,他抬眸看向她,视线从她俏生生的小脸上落在了她手里拿着的礼物上。

他淡淡扫了一眼,便收回视线。

那肯定不是给他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苏眠直接走到钟一白跟前,将手里的礼物递了过去。

钟一白满眼惊喜的看着她,“给我的?”

“嗯。”苏眠在他身边坐下来,“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钟一白将手里吃了一半的桃子放在一旁,又抽了一张纸巾仔细的擦了手,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精美包装盒。

里面是一套画笔。

钟一白喜欢画画,特别是喜欢画漫画。

钟南衾给他买了很多套画笔,但当他打开眼前这一套时,还是惊喜的瞪大了眼睛。

“好棒的画笔。”

“喜欢吗?”

“喜欢喜欢,超级喜欢。”钟一白将盒子抱在怀里,看着紧挨着他坐着的苏眠,突然靠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吧唧’一声响,让一旁坐着的钟南衾微微侧目。

视线落在苏眠那张白嫩的脸上,他看着那个被钟一白亲过的地方,原本舒展的剑眉不自觉的皱了一下。

但很快恢复如初,收回视线不再去看。

接下来的时间,苏眠去了厨房准备午餐,钟一白抱着新收到的画笔,从他随身携带的书包里拿了他的画本出来,坐在茶几前认真画画。

而钟南衾……

他在看电视,但视线不止一次看向厨房的方向。

透过玻璃隔断,一道纤细的人影在里面晃动。

她每晃一下,钟南衾的视线就跟着动一下。

几个回合下来,钟南衾终于忍不住起身,抬脚走向厨房。

而一旁全身心投入画画的钟一白,根本没察觉到他的离开。

……

厨房内,苏眠在忙。

一个月没进厨房了,她发自内心的想念这种熟悉的烟火气息。

鲫鱼先过油炸,炸完再过姜葱蒜辣椒郫县豆瓣爆一下,随后起锅装盘。

干锅鲫鱼做好了之后,她就做油焖大虾。

油焖大虾是道快手菜,先锅烧热,油下锅,放虾爆炒的同时用锅铲使劲摁压虾头,煸出虾油,接着加生抽老抽料酒和一丢丢白糖和味精。

起锅之前抓过一把蒜末放进去,再翻炒几下就可以出锅了。

冰箱里有肉,她化冻之后做了一个回锅肉,最后炒了两素菜,一个清炒藕条,一个炝锅油麦菜。

钟南衾进来的时候,她正在做最后一道汤。

汤是小青菜豆腐汤,小青菜是刚长出来不久,嫩得适合用来做汤。

汤底给苏眠出差前熬的牛骨汤,她每次熬骨汤都会熬上一大锅,一次喝不完会用容器保存起来,直接放冰箱最下面的冷冻。

每次想喝汤了,就拿出一盒来化开,加上自己爱吃的各种新鲜蔬菜。

味道鲜美得恨不能连舌头都吞了。

汤锅里,骨汤正‘咕咕’的冒着火气,苏眠正准备将切成块的豆腐下锅,突然听到身后的动静,她手上动作一顿,猛地回头。

钟南衾就站在厨房门口。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0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