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君韩嘉卿《沉沦》_沉沦完结版免费阅读

冯君韩嘉卿是现代言情小说《沉沦》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玉堂”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李文博没回答我,他反手一巴掌打在我左脸,力道之大震得我一阵耳鸣,那片皮肉起初只是钝麻,随后演变到火烧火燎的灼痛这下麻烦了,李文博和冯君是同个牌局,代表他们认识,李文博清楚我的底细,难保他不会揭发我卖冯君一个人情,干我这行神秘最重要,露一回马脚业务就完了,当务之急必须安抚好李文博,别闹到冯君的耳朵里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抬手捋顺被打散的卷发,“你干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想废了我?”他怒不可遏……

小说:沉沦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玉堂

角色:冯君韩嘉卿

你喜欢看现代言情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玉堂”的一本新书《沉沦》。故事精彩截取如下:”冯君目光停在我脸上,“水里加了什么。”“奶啊。”我托腮笑得明媚,“很甜很甜的牛奶。”我望着他,一高一低的角度就像在他腿间臣服于他,无比引人遐思,“我小时候想当运动员为国争光,可家里穷,没钱请教练,我就在水盆里练习憋气和换气…

沉沦

第8章 在线试读

冯君拾起我扔在地上的浴袍,围拢自己腰间,“肚子不疼了。”

我舔唇笑,“我问过您啊,逮到我撒谎生不生气。”我伏在岸边,挤压之下更是春色藏不住,“您说不生气。”

“我说过吗。”冯君目光停在我脸上,“水里加了什么。”

“奶啊。”我托腮笑得明媚,“很甜很甜的牛奶。”

我望着他,一高一低的角度就像在他腿间臣服于他,无比引人遐思,“我小时候想当运动员为国争光,可家里穷,没钱请教练,我就在水盆里练习憋气和换气。”

冯君被我那句为国争光逗笑,不过很快收敛了笑容。

女人慕强,男人怜弱,身世可怜的女人总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和同情心。

“冯先生,能帮我个忙吗。”

他沉默伫立。

我指着自己耳朵,“耳夹勾住发梢了,替我解开行吗。”

冯君没理会我,我右腿攀上台阶,把自己支撑得高一些,“冯先生,我疼,特别疼。”

这个姿势太过火辣性感,容易让气氛失控,冯君想要终止这副场面,他弯下腰,正要摘耳夹,我装作滑到,一边尖叫一边攥住他手,顷刻间拖拽冯君坠下了水池。

背后是冰凉的大理石,我被冻得一抖,前面是炙热如火的身躯,又被烫得一抖,我抱紧了冯君。

我埋在他颈窝,“冯先生,您怎么也下来了。”

冯君并没看我,我贴着他,他一垂眸,便是无边春光,“自己游上岸。”

他说完推开我,我死死地依附住他,“我脚踝崴了。”

冯君说,“又撒谎。”

“我真的崴了。”我委屈辩解,“不信您看,是不是扭伤了。”

我脚踝缠着他小腿,我感受到冯君的毛发,浓密而柔顺,属于雄性的力量,狂野至极的力量。我沿着他的小腿一寸寸上移,移到膝盖,厮磨过胯骨和小腹,我贪婪又火热地流连,直到他越来越紧绷,气息也不稳,周围的水花在挣扎和纠缠中激荡起来,拍打着两具近乎发烧的身体。

我湿淋淋的发丝就粘在冯君胸膛,我和他之间从未有过的欲望暧昧这一刻急剧蔓延。

我搂着他脖子,在漩涡里起起伏伏,虚弱的声音问,“我会死吗。”

他带着我往岸上游,我偏偏往后退,他游半米,我躲一米,他分明可以捆住我,却总是在触碰我的刹那,悄无声息回避我的温热和柔软。我在他即将强行制止我的前一秒,捧着他脸,眼神深情又堕落,像夜晚的放荡和白昼的清纯,“有没有人告诉过冯先生,你是一个魔鬼。”

冯君躲闪的动作顿住。

我像捋自己的头发那样,从他的头顶顺延而下,将他全部短发都背向脑后,油光水亮的乌黑,仿佛最深的海底,最浓郁冷漠的海藻。冯君最适合一丝不苟的背头,他眉眼太英气,他的英气与那种释放得恰到好处的风度,当真令人窒息。

他露出的额头光洁饱满,一颗颗水珠没入鼻翼,嘴唇和咽喉,他全身都流淌着水痕,他的喉结,锁骨,以及轻颤的脊梁,统统被牛乳色的水浸覆。

“冯先生是勾人魂的魔鬼。你不喜欢欠债不还,那把你的魂也给我,我们一笔勾销了。”

我从冯君眼底,看到他一霎的迷乱,更为滂湃的迷乱,他所有不可言说的情绪瞬间灰飞烟灭,犹如一队兵临城下的死士,攻破他的城池,在牢不可破的大门上闯开了一个洞。

我唇挨着他鼻尖,用牙齿细细地咬,“你吻我好不好。”

冯君闭着眼。

我指尖挑弄他的睫毛,让他酥痒难耐,“现在只有我们,你想吻就吻,你想吗。”

他依然无动于衷。

我趴在他肩膀,“你自认禁得起诱惑,可偶尔禁不起时,为什么不敢随自己的心。”

冯君在这时睁开眼,看向我后面晃动的木门,他摁住我身子,沉进池水中,“忍一下。”

我还没理解发生了什么事,那扇门从外面被打开,一个男人走进来,“阿君,我听浴场的经理说,你在这里。”

冯君挡住我,我仰面半躺,呼吸冒出的气泡也尽数粉碎在他身下。

“宗易,我记得你不会游泳,怎么有兴致来泳馆。”

林宗易笑着,“你在滨城,我当然来找你。”

我有些憋不住了,肺胀的感觉使我不受控制地在冯君身下扭动,试图浮上喘口气,长发从水面铺开的浴袍边缘荡漾出,林宗易最初只是盯着浴袍下的东西,没确认是什么,当他看清是来自女人的发丝,紧接着眼睛掠过一抹笑意,“我似乎来得不是时候。”

冯君从容不迫,“你以什么判定不是时候。”

林宗易发出笑声,神情也充满趣味,“阿君,你这张嘴一向是硬,只可惜殷怡的父亲没有看透。”

冯君一言不发站着。

“殷怡盼有孕盼了很久吧。”林宗易擦拭着腕表的表盘,高深莫测的语气,“殷家的人,还真玩不过你。”

“殷怡究竟盼着什么,宗易,你是最清楚的。”冯君两三步上了岸,失去阻碍后,林宗易越发肆无忌惮看着水里始终没露脸的女人,“阿君,和我这么见外了,不带上来介绍我认识吗。”

冯君与他四目相视,神色波澜不惊,“宗易,这几天我也在斟酌,用六个亿填万利的窟窿,并非不划算。”

林宗易花费五个亿和黄尧达成交易,冯君提出六个亿,虽然不一定成真,可威胁的意思昭然若揭,林宗易表情变得耐人寻味,“是吗。”

冯君拿起远处躺椅上的干净浴袍,“黄尧是商人,商人重利轻义,谁给他价码高,开出的条件丰厚,他自然任谁驱使,宗易,你以为呢。”

林宗易看了一眼水内快要濒临极限的我,“这样护着。”

冯君往门外走,好像非常有把握,事实上林宗易也的确没有继续等下去,他只驻足了半分钟便离开。

我猛地跃起,用力爬上椅子喘息着,皮肤已经泡得隐约发白发肿,我实在不甘心,要不是林宗易半路杀出,刚才的情况我十有八九能拿下冯君了。多好的机会,一旦错过,他很明显还是坚持不跟我扯上关系,这次过后冯君肯定有心理准备了,我下手就更费劲。

我思考着新对策,门口突然传来响动,我侧头去看,开门的同时,一双男款的白色皮鞋踏入,鞋尖踩进金灿灿的光影里,每一厘皮面都纤尘不染,从楼梯一阶一阶往下走。

我直起身,自下而上注视逼近的男人,他穿着咖啡色的毛呢西裤,腰腹部位系着一条同色的皮带,皮带扎紧了上衣的下摆,藏蓝色的羊毛衫是云团的质感,箍在男人宽阔的脊背,轮廓十分厚重硬朗,最后是男人那张脸。

他没有在我身边多作停留,直接越过我走向水岸。

我下意识裹紧了浴巾。

打招呼不熟,不打招呼又不合适,我慢吞吞往前挪了两米,喊了一声,“林董。”

林宗易站在岸上,梭巡四周,像是寻觅什么,不过一无所获,他视线定格在水面,“有人上来吗。”

我顿时明白了,他在找我。尽管他不知道水下的人是我,可他确确实实在找我。

我清了清嗓子,“馆里有其他人吗?冯先生包场了。”

林宗易转过身,他个子高出我许多,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你来多久了。”

我脱口而出,“刚来。”

他打量我晾得半干的长发和潮湿的浴巾。

我反应过来不对劲,“不超过半小时。”

林宗易一语道破,“水里那个女人是你。”

我闷声不语。

他说,“得手了吗。”

我蹙眉,“林董指什么。”

林宗易卷着羊毛衫的袖子,“你说呢。”

我又一次领教到这个男人的眼光之毒辣,我退后一步,“林董博览群书,我听不懂您的深奥。”

林宗易笑了,“我认为你只是不懂围魏救赵这一计,美人计可是相当娴熟。”

我强作镇定,“冯董还等我过去,不奉陪了。”

林宗易问,“韩助理,有空聊一聊吗。”

我脚下步伐丝毫没停,“我和林董没什么好聊,相安无事最好了。”

我走出泳馆,换了衣服直奔对面酒店,冯君的2809套房。

他正在沙发上连接视频会议,是江城那边的事物,我没有打扰他,小心翼翼放下一杯咖啡打算离去,冯君按了暂停键,在寂静的房间里忽然开口,“胸口的红痣很漂亮。”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2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