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非晚封卿《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_叶非晚封卿完整版免费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叶非晚封卿,故事精彩剧情为:厢房内,气氛分外诡异尤其封卿,余光瞧见叶非晚那抹笑意后,神色更是阴沉了几分她竟将他推给旁人这一念头,着实让他恼火可反应过来,后背却又生出一身冷汗,他在做什么?竟因着那女人的礼让而心生恼意?他岂会这般?思及此,封卿冷意收了几分,竟还对那江雅云微微颔首示意江雅云脸色羞红,越发娇柔“叶妹妹,我若是你,便不忍了”郑欢一手遮在唇边,凑近到对面叶非晚跟前,低声道着彼时,叶非晚正夹着一块酱鸭肉,……

小说: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热宫娘娘

角色:叶非晚封卿

作者“热宫娘娘”的热门新书《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火爆上线,是一本穿越重生的小说。精彩截取如下:众人对视一眼,心知肚明这叶非晚怕是弹中了郡主心思了。“非晚无需甚么赏赐。”叶非晚只摇头,“这一曲,本就是应郡主而弹,若要了赏赐,和非晚贪图甚么似的。”此话说的倒是微妙,众人再次将目光放在正拿着赏赐的柳如烟身上…

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

第12章 快救救我家小姐 在线试读

众人终于自琴声中醒来,掌声不断,有不少女子竟以绢帕擦拭眼边泪。
叶非晚缓缓起身,对着安平郡主一拜:“多谢郡主抬爱。”
安平郡主也不含糊,以往虽听说过叶非晚不少流言蜚语,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如今亲眼瞧见,只觉得那外边人当真是胡言乱语,这叶非晚哪里泼辣跋扈了?加上自己年纪轻轻便守了寡,虽说已近二十年,可终究也经受过流言蜚语,对她更是多了几分亲近。
“你想要什么赏赐,尽管开口!”此话,比方才给柳如烟的那番赏赐可重多了。
众人对视一眼,心知肚明这叶非晚怕是弹中了郡主心思了。
“非晚无需甚么赏赐。”叶非晚只摇头,“这一曲,本就是应郡主而弹,若要了赏赐,和非晚贪图甚么似的。”
此话说的倒是微妙,众人再次将目光放在正拿着赏赐的柳如烟身上。
柳如烟脸色一阵青白,可美人儿终究含怒也是美的,不忍让人瞧了笑话,便又纷纷移开目光。
“非晚有心了。”郡主被叶非晚这番话说的更是心底高兴,连昵称都唤了。
叶非晚福了福身子,走到位子坐下。
“今日大家又有眼福又有耳福了,”安平郡主挥挥手,“大家既来此处,便无需拘于礼节,便让你们年轻人在此处吧。”话落,她已带着下人朝出口行去,行至一半不忘扭头,“非晚啊,改日有时间,再来我府上给我弹弹古筝解解闷。”
“是。”叶非晚匆忙应着。前世便听闻安平郡主性子直爽,只是与她并无来往,未曾想今日倒是结了缘。
长辈散去,年轻男女之间到底轻松了些,不少大胆的女子早已到男子那方,与有意之人商讨些字画诗词之类,那柳如烟身边,也已围了几名男子。只是更多的,仍旧是女眷三五成群,众公子聚于凉亭。
若在前世,叶非晚怕是早就凑到封卿身边了,不止这般,更是连封卿周边的其他女子都赶走,可今日,她瞧着那些对封卿暗送秋波的女子,只心中冷笑。
这个冷心的人,爱谁愿意焐热谁焐热去,她再不掺和了!
反倒是凉亭那方,诸家公子正拿着封卿打趣。
“王爷,这以往怎的没听说你那御赐的娘子这般有才艺?”
“是啊,王爷,你将这妙手,可是藏得严实呢……”
反倒是封卿,最初听闻叶非晚的琴声时,他心底是诧异的,可瞧着周围众男人听得如痴如醉,心底竟生了几分不悦,可偏生又发作不得,早已生了一会儿闷气,如今被人一调侃,心底更是恼怒,当下脸色也阴沉几分。
“有什么可说的?不过一普通女子罢了!”他低言,声音不屑。
众人见状,这“闲王”虽是“闲王”,总归还是皇子,又听闻封卿对叶非晚极为不喜,便纷纷转了枪头,指向南墨:“南兄,你同叶姑娘素来交好,认识已有六七年,可知她有这番功夫?”
南墨也是一怔,只是面上轻笑:“晚晚素来聪慧。”可心底终是诧异的,非晚聪慧不假,可这些年间从未弹过古筝,而今日之琴声,虽底蕴不算深厚,可情真意切的紧,不似临阵磨枪……
见南墨也不愿多言,大家却也了然,只七嘴八舌的转了话头,又落到那边女眷身上,说哪家女眷家中正得盛宠,哪个女眷样貌可人,哪个女眷才学颇佳之类……
南墨却突然觉得自己手中一紧,有人塞了个字条到他手中。
四下望了眼,却只望到那匆匆离去的下人,不是跟在叶非晚身边的芍药。
寻了无人之处,南墨打开字条,上方只有几个字:速来荷花池假山旁,晚。
晚晚找他?
南墨心头微动,尤其瞥见那“速来”二字,她可是遇到急事了?可……南墨眉心微蹙,方才那下人并非晚晚的丫鬟,若是旁人约他前去,与晚晚孤男寡女,如今晚晚也已有婚约,总归对她名声不好……
想到此处,南墨心思微紧,正犹豫不决之际,听见假山那边似有惊呼声。罢了,便远远瞧上一眼,若是有事便现身,无事便折返回来!
这般想着,他抛下凉亭众人,悄然离去。
一旁,封卿望着南墨小心避开众人的身影,凤眸微眯,不知为何,总觉得……与那女人有关!
……
叶非晚对荷花池并无好感。
前世,柳如烟便是故意掉到王府莲池里,嫁祸给她,让她一直以来因为封卿纳侧妃积蓄的怒火彻底爆发。
如今,这大同小异的荷花池,荷花正开的好,不少女子吟诗作对称赞一番,得到那边众公子纷纷侧目后,更是得意,越发风雅起来。
叶非晚听着,只在心底暗自诋毁。她最初还心存找个意中人之意,可见到封卿后,所有的好心情尽数毁了,只想宴会快些结束!
后,终于忍不下去这些小姐们互相恭维,加上方才喝了几杯清酒,头脑有些涨,便让芍药取些热茶,她只身转到假山那处。
不知是否和前几日服的避子药有关,她总觉自己腹部隐隐痛意翻腾,到后来,那疼越发明显,额头上都生了一层薄汗。
“吧嗒——”却在此刻,身后一阵树枝被踩踏的细微声响。
叶非晚微微蹙眉,扭头便要望去,却没等她扭过身,后背被人重重一推,整个人朝着荷花池里摔去。
她是真的不喜欢荷花池,掉入池水前,她静静想着。
可此刻的不喜欢,不止因着前世那档子事儿,还有一个原因——她不会凫水。
“小姐,小姐……”芍药取了清茶,转过假山,便望见自家小姐已经掉入河中,当下手一抖茶也扔了,嗓子都劈了几分,奈何她亦不会水,看了眼四周又无人,一咬牙便要冲下去。
却不想一旁多了一抹身影,那身影不复温和,反添了几丝焦急:“发生何事?”
“南公子,”芍药看见救星般,满脸凉泪,“快救救我家小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