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叶非晚封卿)_(叶非晚封卿)完结版免费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穿越重生《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叶非晚封卿,是作者“热宫娘娘”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厢房内,气氛分外诡异尤其封卿,余光瞧见叶非晚那抹笑意后,神色更是阴沉了几分她竟将他推给旁人这一念头,着实让他恼火可反应过来,后背却又生出一身冷汗,他在做什么?竟因着那女人的礼让而心生恼意?他岂会这般?思及此,封卿冷意收了几分,竟还对那江雅云微微颔首示意江雅云脸色羞红,越发娇柔“叶妹妹,我若是你,便不忍了”郑欢一手遮在唇边,凑近到对面叶非晚跟前,低声道着彼时,叶非晚正夹着一块酱鸭肉,……

小说: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热宫娘娘

角色:叶非晚封卿

穿越重生小说《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热宫娘娘”。精彩内容:方才走入内庭,他便觉得自己被一道幽怨柔媚的目光缠上,扭头望去,神色却轻怔住。那女子,是叫柳如烟吧,他第一次见到这女子便惊到,对她照顾了些。却见她眉如柳目如星,气质如烟,如仙子一般,只可惜……朱唇太小,鼻梁微矮,若是口鼻再像些……便足足有九分相似……“呵!”柳如烟身侧,一声女子若有似无的冷笑声响起。封…

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

第11章 欲语还休泪先流 在线试读

封卿对这般宴会素来不上心的,包括与他交好之人,也鲜少出席。
可昨日,他听人道叶家那已有婚约的泼辣二小姐,竟然要出席这次宴会,心底登时不快。
这种小聚之宴,都是撮合年轻男女的,那女人以往还未有婚约时,对此类宴会都是避之不及,如今有婚约在身竟还参与,若被人知晓,岂不是拂了他的颜面?
没错,他只是因着颜面而来。封卿这般心道。
方才走入内庭,他便觉得自己被一道幽怨柔媚的目光缠上,扭头望去,神色却轻怔住。
那女子,是叫柳如烟吧,他第一次见到这女子便惊到,对她照顾了些。却见她眉如柳目如星,气质如烟,如仙子一般,只可惜……朱唇太小,鼻梁微矮,若是口鼻再像些……便足足有九分相似……
“呵!”柳如烟身侧,一声女子若有似无的冷笑声响起。
封卿猛地转眸,眼底又是一愣,继而有怒火微燃。
他从未见过叶非晚这般精心妆扮过,朱唇重点,双目水光潋滟,不同于以往的素,今日倒是艳了几分。可转念却又想到,这女子明知此宴是为未婚男女撮合之所,却仍旧盛装前来,心里平添恼怒。
果真是……不知廉耻!
叶非晚哪知封卿心中想的这般多,只瞧见他刚刚望着柳如烟愣神,心底便止不住的泛起一阵阵凉意。
果然,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能让他这般动容之人,从来只有那个女人!她痴心于他的那几年时光,就像一场笑话!
干脆扭头,再不瞧他,只望那堆公子群里望去。
“那跋扈的叶家丫头细细打扮起来竟也不错……”公子群中,有人窃窃私语,这般潋滟之色,比起柳大美人那般清雅倒是更多夺目了。
南墨自进入内廷便未曾朝女眷那方望一眼,一则是他如今无身无分,不好回绝邀约,二则是对成家一事无心思。
闻言,他竟抬头,朝着女眷那处望去。
果然,望见了叶非晚,眼底隐隐一阵惊艳,今日的她,果真与以往不同。
那方,叶非晚也对上南墨的目光,却见他神色怔忡了一会儿,对她颔首勾唇,温润一笑。
那笑与周遭客套之笑不同,眉眼间添了几分真意。
叶非晚轻怔,前世她只知南墨考上状元后入朝为官,后更是步步高升,只是不知为何,被封卿从巡抚升为江南御史,官衔明升实降,二人再未见过面。
却在二人隔空凝望之时,原本只随意斜倚凭栏的封卿,不知怎的上前走了两步,不着痕迹的掠过南墨身侧,走到一旁。
只是这小小插曲,终究无人在意。
“听闻柳姑娘为着咱们此番宴会,可备了一场霓裳舞,今儿个来的,可有眼福了,尤其那各家公子们……”安平郡主把持着场子,坐在主座上,扬声道着。
她这番话,倒是让众人渐渐静了下来,目光纷纷落在柳如烟身上。
毕竟是京中闻名的大美人儿,父亲又是当今圣上眼前的红人,平日里眼界儿高,如今能看她舞上一曲也是好的。
那柳如烟倒也没有寻常女子的扭捏,被安平郡主这般一点名,只优雅起身,一袭白衫飘渺如烟从众人眼前滑过,人已经行到宴厅中央。
天色本就舒爽,一曲霓裳曲,一首霓裳舞便在众人眼前悄然盛放。
那对面的公子们细细望着,唯恐错过哪个舞姿,却见那柳大美人儿身轻如燕,竟不似凡尘中人般。
女眷这边,倒是神色各异,不少人面上笑着心上,眼底却或嫉妒或歆羡,唯有叶非晚,手里捧着一杯清酒,小口慢饮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一舞终了,柳如烟俏脸微红,呼吸都急促几分,却更显得娇俏可人,她朝着安平郡主盈盈一拜:“臣女献丑了!”
话音落,众人才反应过来,安平郡主更是一连说了几个“好”字,又令人拿来了上好的首饰赐她,周遭更是一片恭维之声。
柳如烟却只垂眸一笑:“郡主谬赞了,如烟也只是抛砖引玉罢了,谁人不知,这诸家千金均是一手的功夫深藏不漏呢……”
这番话,倒是将在场的小姐们都恭维了一遍,叶非晚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酒,心底冷笑一声。
未曾想下瞬,柳如烟话头一转:“听闻叶非晚叶姑娘平日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以往叶姑娘鲜少出席,今日终于得见一面,不知叶姑娘肯不肯赏光……”话,要欲语还休。
众人目光纷纷落在叶非晚身上。
对面的封卿和南墨也是一怔。
封卿对叶非晚虽不算了解,却也知道此女素来嚣张,哪会这些女子之物?思及此,他嗤笑一声,坐等她出丑。
而南墨对叶非晚则很是明了了,若是让她爬树、品美食还行,可琴棋书画……他眼底不由带了几分担忧。
叶非晚本拿着酒杯的手一僵,好久,慢条斯理的将酒杯放下。前世,她别说琴棋书画了,便是酱醋茶她怕是都分不清,十指不沾阳春水,说的大抵就是她这种人。
柳如烟这话,明着说给她赏光,实则这光,是赏给安平郡主的,她若不赏,便是当众折郡主的面子。
这一招,还真是和前世如出一辙啊。
“我倒不知,叶姑娘还有这般才艺,快快展示一番。”果不其然,下瞬,安平郡主已朝她望来。
叶非晚缓缓站起身,礼貌一笑:“我前几日倒是学了几日古筝,未曾想柳姑娘这般快就听说了,既然郡主想看,那非晚也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她抬头语调活跃,“只是,大家要小心着耳朵,若有不适就眨眨眼,免得我刺激到大家……”
一番话倒是说的俏皮,便是安平郡主都被逗乐了:“好,大家伙都小心着点耳朵。”
古筝,并非前几日学的,是前世,在王府内三年,月月日日时时刻刻等着他归来的时候学的,见不到他时,她便弹一曲。
她见不到他的时日太长了,长到……她的古筝精进飞快。
郡主府的下人做事就是利落,不消片刻,便已备好古筝。
叶非晚静静坐在一侧,良久,闭了闭眼睛,再睁开,如同换了一人般,不似以往的嚣张,反倒添了几分幽静与死寂。
封卿眼神一滞。
琴声响起,幽婉却不掩欢快,如同女子在等待心上人一般,雀跃与忐忑并存。
叶非晚静静抚着琴弦,想着那漫无边际等待的日子,最初她确是心存欢欣的,她嫁与了自己此生最爱之人,她以为自己会幸福……
琴声蓦然低沉下来,幽静深邃,似是痴情女子终被弃,如泣如诉,惹人泪下。
叶非晚微微垂眸,等到后来,她已近绝望了,从天黑等到天亮,天亮等到天黑,太久了……
下瞬,那琴声陡然高昂,似是亢奋,似是不平,音如控诉,刺人心肺。
叶非晚面色平和,和封卿的那一场大吵,她直接将头上银簪拔出,本想刺入他心口的,想着他既不爱她,她便毁了他,可终究不忍心……
最终,琴声悠然,无爱无恨,直至消失,余音不绝。
叶非晚唇角微勾,冷院中死去那一瞬,是她那近一年最为欢欣之时……
琴声停,众人静。
叶非晚抬眸,一眼望入对面封卿的眸中,尽是阴沉,再看周遭,竟有些人听得如痴如醉。
“好!”主座上,安平郡主一拍手,声音微哑。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