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只想当咸鱼(司芙清郁曜)_影后只想当咸鱼精彩小说

《影后只想当咸鱼》是作者“ “一只牌九””的倾心著作,司芙清郁曜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司芙清换完衣服出来,凤三也将车开了过来这是一辆纯白色的车,依旧没有标识,版型也十分低调但一坐进去,司芙清就发现这辆车的与众不同她不动声色地将手搭在车窗台上这里面至少藏着三种暗器,其他复杂机关暂且不说只要有人敢劫持这辆车,这些暗器会在瞬间要了这人的性命不仅如此,这车的外壳也十分坚硬,显然是特殊材料制成的看来,她这位老板底蕴不小啊司芙清自然也……

小说:影后只想当咸鱼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一只牌九

角色:司芙清郁曜

小说《影后只想当咸鱼》是一本十分好看的霸道总裁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只牌九”。文章精彩截取如下:”谢誉瞬间敛了身上的戾气,语调闲闲:“司老师,等你回来,我还有个地方需要向你请教。”司芙清穿上外套,不紧不慢:“好说。”许昔年还有些担忧:“司老师……”牧野却是一脸幸灾乐祸:“厌哥,司芙清这下是真的完了,她要是进了局子,都不用公司动手,直接就被封杀了。”“是件好事…

影后只想当咸鱼

第62章 在线试读

她又很体贴地关心了某财大气粗的老板几句,这才结束了通话。

希望她能涨个工资。

“哟,金主给你打电话呢?”陈夫人神情讥讽,“你们这些当明星的,可真够乱。”

司芙清没理,她转头,对着谢誉打了个手势:“你带着他们训练,我去医院一趟。”

谢誉瞬间敛了身上的戾气,语调闲闲:“司老师,等你回来,我还有个地方需要向你请教。”

司芙清穿上外套,不紧不慢:“好说。”

许昔年还有些担忧:“司老师……”

牧野却是一脸幸灾乐祸:“厌哥,司芙清这下是真的完了,她要是进了局子,都不用公司动手,直接就被封杀了。”

“是件好事。”路厌眯了眯眼,“她也太不小心了,竟然被人找上门来了。”

他瞥了一眼同样镇定的谢誉,轻轻地哼了一声。

摊上司芙清这么一个法制咖,他看谢誉还怎么出道。

“司老师这是犯了什么事儿?”林轻颜很担忧,“怎么把警察都惊动了?”

“你不知道,刚才那位夫人是夫家姓陈。”黎景晨沉声,“陈家在临城的势力,仅次于左家,司芙清这次是踢到铁板了。”

林轻颜掩唇,有些惊讶:“那、那司老师不会进去吧?”

黎景晨愣了愣,随后摇了摇头:“那也和我们无关。”

“我觉得肯定是陈家人弄错了。”林轻颜抿抿唇,“司老师挺善良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但还是要让节目组做好公关的准备。”

舞蹈导师出了这种事情,网上少不了一阵动荡。

对林轻颜来说,司芙清进不进去无所谓,但绝对不能影响到节目和她的利益。

“是要做好准备。”黎景晨点头,语气冷了些,“她也是,净会惹麻烦。”

他对她真是没有半点好感。

**

另一边。

郁希珩放下手机,抬头,声线疏凉:“准备一下,去临城第一医院。”

凤三端着果汁过来,诧异:“九哥,怎么突然要去医院?谁生病了吗?”

“接她。”

“司小姐怎么会在医院?”凤三瞬间明悟,但也十分疑惑,“她揍人了?把谁揍进医院,要赔医药费?”

除此之外,他似乎想不出其他原因。

“不是。”郁希珩也没解释,语气温淡,“三分钟。”

凤三麻溜地开始收拾东西,停都不敢停。

郁棠却已经从司芙清那里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

她热泪盈眶,感动至极:“九叔,倾倾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就等着你去解救她呢!”

“你就是脚踏七彩祥云身披铠甲的盖世英雄,快去啊九叔!”

郁希珩身形一顿,淡淡:“凤三,收了她的小说。”

接到命令,停完车的凤三又立刻收缴了郁棠带过来的所有小说。

看着《白天冷冰冰的总裁晚上火辣辣》《重生小撩精黏人至极》等书名,凤三:“……”

他冷酷地按住郁棠欲要抢回书的手。

这种书,的确不能看。

郁棠眼泪汪汪:“九叔,你太过分了,你这是摧残我这颗十八岁的少女心,你以后找不到女朋友的!”

听到这句话,郁希珩微微垂眸,看了她一眼,音色依旧清淡:“没看出来。”

他带上腕表,修长的手指轻敲了下桌子,出口的话语不容拒绝:“走。”

事关司芙清,凤三也不敢耽误,以最快的速度驱车赶往临城第一医院。

郁棠没能成功上车,精心购买的小说还都被收走了。

她整个人都灰掉了,一边委屈巴巴地定了顺风车,一边给司芙清发消息。

【倾倾,我给你说我九叔太过分了,他这个人真的是不解风情,竟然如此对我!你一定要踹掉他跟我!】

【司芙清】:没问题,等我挣够钱。

郁棠眼睛一亮。

【倾倾你最好了!那我能把书放在你那里吗?我怕又被收了。】

【司芙清】:OK

得到了准确的回答,郁棠心满意足地上了顺风车,也赶往医院。

她不信她九叔还会把倾倾的书也收了。

**

这个时候,左家。

左天峰正在客厅里接待郁曜。

郁曜会亲自上门,左天峰也挺意外的。

在得知郁曜的来意之后,他皱了皱眉:“三少爷是问上次葬礼出现的那两个人?”

“嗯。”郁曜放下杯子,“他们应该是东桑的阴阳师吧?”

“确实如此。”左天峰警惕了几分,“但他们要做什么,左家完全不清楚。”

“左先生不必紧张。”郁曜笑了笑,“我也只是想认识认识这两位阴阳师,想请他们来看看病人。”

阴阳师虽然不专精医术,但也有一定的研究。

他们会从阴阳五行这一方面来医治病人。

多一条门路,也多一个办法。

“这件事情,也不是我能左右的,他们来参加葬礼,也只是和老爷子有点交情。”左天峰推辞了一下,“当然,如果他们再来大夏,我会联系三少爷的。”

郁曜颔首:“这样再好不过了。”

左天峰还要说什么,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