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陆小川江佑宁_《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陆小川江佑宁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陆小川”,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看吧,我可没骗你,昨晚我也劝你不要吃来着,是你自己不听,不能怪我!”陆小川连忙截下谢婉还没说完的话,转移话题重心赫连徵思索了一会儿,昨晚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他摆摆手:“你们都出去吧,陆小川留下”谢婉和佣人们都退下了,房间里只剩下陆小川和赫连徵赫连徵眯起眼睛:“刚才佣人说你跑到北边去了,你去那边做什么?”陆小川心里咯噔一下,脸上却不动声色,指了指桌上放着的粉红色花朵:“看见这花长得好看,过去……

小说: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小川

角色:陆小川江佑宁

你喜欢看现代言情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陆小川”的一本新书《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故事精彩截取如下:初夜的时候她疼得整个人都蜷缩成一团了也没掉眼泪,撞到脑袋疼得头晕眼花的时候她没吭一声,被他气得半死的时候也只是恶狠狠的用眼神凌迟他,现在居然为了他剪坏她刘海的事哭了?赫连徵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陆小川低下头,挣脱开赫连徵的手,一屁股坐到地上,整个人都蜷缩起来,抱着膝盖埋头呜呜咽咽的掉眼泪,肩膀…

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

第28章 同归于尽 在线试读

陆小川被他说中心事,顿时恼羞成怒,厮打他的力气又重了几分:“我不管我不管,剪坏了我的头发,你要赔!”

“陆小川……喂,住手、够了,陆小川,你够了!”

赫连徵厉喝了一声,镬住她的手腕,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拎了起来,脸上的笑意褪得一干二净,一双好看的眸子黑峻峻的看着她。

陆小川倔强的和他对视了半晌,嘴巴一扁,眼中沁出水雾来,下一刻,她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赫连徵一愣,陆小川……哭了?

这只小野猫居然会掉眼泪。

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初夜的时候她疼得整个人都蜷缩成一团了也没掉眼泪,撞到脑袋疼得头晕眼花的时候她没吭一声,被他气得半死的时候也只是恶狠狠的用眼神凌迟他,现在居然为了他剪坏她刘海的事哭了?

赫连徵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陆小川低下头,挣脱开赫连徵的手,一屁股坐到地上,整个人都蜷缩起来,抱着膝盖埋头呜呜咽咽的掉眼泪,肩膀一怂一怂的,哭得伤心欲绝。

赫连徵错愕了半晌,回过神来后,看着脚下泣不成声的小野猫,他心脏竟狠狠缩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他放下剪刀,在她旁边坐下来,跃跃欲试的伸手揽住她:“乖,别哭了。”

陆小川拍开他的手,不理他。

“陆小川,”赫连徵头一回觉得哄女人是件这么尴尬的事,抬手学着母亲小时候哄自己入睡一样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他放缓了声音:“是我的错,你别哭了。”

“你的错?你有什么错?你是DK总裁,谁敢说这是你的错!”陆小川哭得梨花带雨,还不忘嘴硬。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承认我是故意想看你生气的样子,我道歉,可以么?你别哭了。”赫连徵耐着性子好声好气的哄道。

“你真的知道错了?”陆小川显然不相信。

“真的。”赫连徵见她松了口,手往她肩膀上一揽,将她带进怀里轻轻抱住:“想要什么,我尽力补偿你就是了,你别哭了。”

陆小川靠在他怀里,时不时抽抽鼻子,委委屈屈的说:“我不想要补偿。”

“那你想要什么?”赫连徵被她乖顺又别扭的可爱模样惑住了,嘴角勾起笑意,心情无比满足畅快。

“我想要……”陆小川顿了顿,突然伸手推了他一把,力气不大,但足以拉开两人间的距离,陷在温柔乡里的赫连徵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眼前刀锋一闪,“咔嚓”一声干脆利落的响声过后,陆小川站起来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他,与此同时,一缕头发晃晃悠悠的从他眼前飘落。

等到看清楚飘落下来的那缕头发正是出自他头上时,再看一眼陆小川,脸上干干净净,哪还有之前哭得梨花带雨的狼狈样,他瞬间明白过来自己被耍了。

自己被她耍了!

他赫连徵居然被这只小野猫给耍了!

狭长的丹凤眼眯起,赫连徵一身温雅散尽,眼神无比危险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陆小川,你活腻了!”

陆小川看着他干净整齐的黑发在额前被自己剪出一个不亚于她的豁口,心情无比舒爽,拿着剪刀闲闲的挑着指甲,哼了一声:“是你说要给我补偿的,别的我都不要,我要你血、债、血、偿!”

赫连徵冷冷的看着她,缓缓站起来,动作虽然缓慢,却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压迫感。

陆小川看着他的动作,心中警铃大响,后退一步警惕的看着他:“你想干嘛?”

赫连徵冷哼一声,突然发难,欺身上前就要来夺她手中的剪刀,陆小川早有准备,死死的抓住不撒手,一时间陆小川扣着剪刀把,赫连徵抓着剪刀的刀锋,两人较起劲来。

你来我往了几秒钟,赫连徵一个旋身长臂一伸将陆小川卷进怀里,陆小川一惊,剪刀脱手飞了出去,赫连徵长腿一扫,她脚下没站稳,一下子摔了下去。

这一摔非同小可,陆小川觉得自己的屁股都快摔成八瓣了,偏偏身上的男人顺势压下来,她胸口一窒,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差点背过气去。

赫连徵坐在她身上,一只手掐住她的喉咙,高高在上的睥睨着她,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危险气息:“陆小川,看来是我太纵容你了,女人果然不能宠,一宠就蹬鼻子上脸得意忘形!”

陆小川一口气喘岔了,剧烈咳嗽起来,即使到了现在这个关头,她还不忘争一口气:“宠?真是可笑,你什么时候宠我了?赫连徵,你就是个恶魔,可恶可恨又可悲!”

赫连徵手上的力气骤然收紧:“你再说一遍!”

“咳咳咳……”陆小川脸色立刻白了几分,翻了个白眼,仍然硬气的不肯松口:“赫连徵……你就是个……魔鬼……”

赫连徵一张脸又青又白,额头上青筋浮了起来,他真恨不得掐死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挑战他赫连徵的权威,她摆明了是在找死!

眼看陆小川因为缺氧快要晕过去,赫连徵手上的力气松了几分,见她咳嗽咳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一手将她拽起来,凑到眼前,眼底酝酿起一场暴风雨:“陆小川,给你一次机会,跟我道歉,我就原谅你。”

陆小川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看着他的眼神充满讥诮:“道歉?我没做错为什么要道歉?明明是你做错在先,你也承认你是故意的,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道歉!”

“伶牙俐齿!”赫连徵冷笑一声,径直起身将她拖起来,像拖一只死狗一样往床上拖去:“既然你不识相,你就别怪我对你无情。”

陆小川一看这架势,心里顿时凉了好几分,这个精虫上脑的臭男人,惩罚她能不能换种新花样,明知道这样是不可能让她屈服的,为什么还要这样来对待她?

她剧烈挣扎起来。

手脚乱踢乱蹬,在被他拖上床的那一刻,手突然摸到一个冷硬的东西,熟悉的触感让她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后心里止不住的狂喜,大不了跟他同归于尽,今晚绝对不能让他占便宜!

赫连徵直接把陆小川拖上床,甩在柔软的床上,欺身跨坐上去压制住她,以防她逃走,一只手熟稔的解开皮带褪下西裤,整个人压了上去。

男人滚烫的胸膛近在咫尺,陆小川条件反射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只手死死的抵住他的下巴怒吼道:“赫连徵,警告你,放开我,不然我跟你同归于尽!”

赫连徵轻轻松松将她那只手掰到头顶固定住,唇角一勾,冷冷的说:“口头警告没有用,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怕你我就不是赫连徵!”

陆小川又急又怒,眼见他的手探了上来要撕扯她的上衣,她深吸一口气,一直背在身后的那只手突然抬起,下一刻,刀锋一闪,剪刀直直往赫连徵手臂上刺去。

没想到赫连徵似乎早有准备,右手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堪堪避开她刺来的剪刀,反手一剪,陆小川只觉得虎口一麻,剪刀再次脱手飞了出去。

“啪嗒”一声落地声,陆小川心凉了。

赫连徵眸子里的怒意更甚,伸手钳住她的下巴,力道大得几乎将她的下颌捏脱臼:“陆小川,你真打算杀了我?”

陆小川咬牙切齿的怒视着他:“是你逼我的……”

“到底是谁在逼谁?”赫连徵怒吼出声,亏他在她哭泣的时候还想着要好好疼惜她,一转眼这个女人居然拿了剪刀想要他的命,最毒妇人心,说得一点都没错!

“你在逼我!”陆小川眼眶通红,长发凌乱的铺散在雪白的床单上,双手被他禁锢在头顶,这个屈辱的姿势让她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顶上,她用怨毒的眼神凌迟着他,“赫连徵,我恨你!你为什么不去死!”

话音刚落,下巴上的力道又大了几分,她忍不住闷哼出声。

赫连徵死死的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突然松开对她的禁锢,往后退了一步,冷笑出声。

一得到解放,陆小川迅速卷着被子往后缩去,到了安全距离后才抬起头,警惕的看着他。

赫连徵看着她像受惊小兽一样的防御姿态,居然笑出声来:“陆小川,好样的,你居然敢诅咒我去死?”

陆小川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她知道,这个男人越是这样就越危险,她必须要保持精神高度集中,这样才能不被拆吃入腹。

“知道我这人最大的兴趣是什么吗?就是看你们这些蝼蚁对我恨得咬牙切齿,但又弄不死我的样子,你不是想我死吗?我偏偏死不了,你不是讨厌我吗?我偏偏要你来伺候我,而且,是主动来伺候我!”

陆小川淬了他一口:“你要真是个男人就别拿我妈妈的事来威胁我!”

“你不就吃这套么!”赫连徵嘴角的笑意很恶劣:“只要方法有效,我不介意它是不是光彩的!”

陆小川恶狠狠的瞪他:“赫连徵,你不是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你最清楚!”

“你!”

“过来伺候,否则你永远都别想知道跟你母亲有关的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