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青关暮深)情深不负_《情深不负》全章节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情深不负》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静沐暖阳”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苏青关暮深,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临近月底这天,乔丽跑进办公室,拉起苏青的手就往外面走“干什么去啊?”苏青不明所以的问“公司刊登留用人员的榜单了,赶快去看看”乔丽火急火燎的道闻言,苏青便道:“我感觉你肯定能留下”转头看到苏青失落的神情,乔丽劝道:“你一直表现良好,没准也有你呢”“你能留下也很好,反正我不久后也要休产假了”公司知道了她未婚先孕的事,肯定得被炒鱿鱼了,更何况人事部经理是胡佩的相好,胡佩第一个就不会放过自己……

小说:情深不负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静沐暖阳

角色:苏青关暮深

火爆新书《情深不负》是由网络作者“静沐暖阳”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静沐暖阳”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关暮深不是和胡佩最近打得火热吗?怎么突然就不见她了?难道是又有了新欢不成?想到这里,她竟然有点胸闷。女同事B继续笑道:“还有更可乐的呢,那个胡佩手里拿着这本《尚品》杂志,哭丧着脸问艾利关总是不是真的结婚了,还问关总的太太是谁,你说可笑不可笑?我听说她就是半公开的鸡了,还做梦想当关总的太太呢!”众人都…

情深不负

第40章 被拒门外 在线试读

“到底什么事啊?赶快说说!”女同事们都来了兴致。

苏青抬眼看着女同事B,心里也有点疑惑。

女同事B随后便道:“我刚才去找艾秘书,看到那个胡佩又来了,死活要见关总,但是艾秘书就是不让她进,说关总没时间见她!”

“这也叫新闻啊?我早就知道那个胡佩上不了台面,顶多也就是追着关总的屁股跑罢了!”女同事A撇嘴道。

闻言,苏青拧了下眉头,心里也有点奇怪。关暮深不是和胡佩最近打得火热吗?怎么突然就不见她了?难道是又有了新欢不成?想到这里,她竟然有点胸闷。

女同事B继续笑道:“还有更可乐的呢,那个胡佩手里拿着这本《尚品》杂志,哭丧着脸问艾利关总是不是真的结婚了,还问关总的太太是谁,你说可笑不可笑?我听说她就是半公开的鸡了,还做梦想当关总的太太呢!”

众人都对那个飞扬跋扈的胡佩没有什么好印象,所以听她这么一说,都是摇头冷笑。

听到这些,苏青倒是心里很畅快,她现在大概都能够想象的出来胡佩那张沮丧万分的脸。

要说胡佩这个人也是自不量力,想嫁别人也算了,还做梦想嫁给关暮深,就她那个德性,关暮深你如果真娶她的话估计脑子都坏掉了。

当然,当年她父亲苏坚强娶了和胡佩德行高度一致的胡丽菁,而且还抛妻弃女,脑子估计也是坏掉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苏坚强好像还在洋洋得意,苏青真是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那个整天头上都绿油油的所谓的爹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苏青和乔丽一起出了办公室的门。

只剩下她们两个了,乔丽才调侃道:“哎,你说资本家是不是想尽快摆脱胡佩才接受《尚品》杂志的专访,承认自己结婚了?”

闻言,苏青错愕的盯着她。这个可能性她还真是没想过,对了,胡佩应该在猛烈追求关幕深,难道是因为关暮深不好拒绝,所以才想了这么个办法,摆出自己已婚的身份?

据说教过胡佩和关幕深那位老师,现在被胡佩哄得七荤八素的,而那位老师当年曾经非常照顾关幕深,所以那个老师帮胡佩说点好话,关幕深也不好拒绝的太生硬,所以才想了这么个办法?原来他也有无奈的时候。

“谁知道呢?那都是他自己的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苏青对关暮深有点心灰意冷了,当然她也从来就没有热忱过。

“哎,那是你丈夫好不好?”乔丽提醒着。

苏青抿嘴摆出一个苦笑。“在我心里他只是我孩子的爹罢了。”

“其实我感觉资本家对你挺特别的,现在怎么说你们也是合法夫妻,你大可努力一把,万一假戏真做了呢?更何况你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不成,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嘛!”乔丽劝着苏青。

苏青不由得白了她一眼。“我损失的是我最宝贵的自尊好不好?”

“自尊值几个钱啊?”乔丽对苏青的说法有点不屑一顾。

是,现在穷人的自尊是不值钱了,但是苏青还是在关暮深面前围护着她那可怜的自尊。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在他面前低头,不想被他看不起。

走进家门,苏青一边换鞋一边习惯性的叫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穿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的楚芬立马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饿了吧?饭马上好了。”

苏青洗了手便开始摆碗筷准备吃饭,楚芬把一盆素炒土豆丝放在桌子上,笑道:“青青,这个周六是你堂兄结婚的日子,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送个红包祝贺一下。”

闻言,苏青皱了下眉头。

虽然她和大伯还有堂兄的感情还不错,但是现在苏坚强一家和大伯家缓和了点关系,据说就是因为大伯家娶的这个堂嫂家里有点势力,所以苏坚强他们现在又贴了上去,仿佛以前就没和大伯母打过架,还处处对大伯母恭恭敬敬的。这种大事他们肯定也要去,到时候闹不好又是一场恶战,自己生气不说,到时候也给人家办喜事的找不痛快。

看到苏青为难,楚芬赶紧劝道:“结婚是大事,苏紫学业重,不去你大伯和大伯母会体谅的,你要是不去,怎么也说不过去的,你说是不是?”

苏青知道妈妈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这么多年了她心里还是放不下苏坚强,其实她很想看到他,只是她做人女儿的不想点破而已。

所以,苏青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好吧。”

见苏青答应了,楚芬异常高兴,赶紧给她夹菜。“你现在是两个人,都吃一点,你看你现在面黄肌瘦的……”

很快到了周六这天,苏青陪着楚芬来到了大伯家办喜事的酒店。

酒店里到处贴满了金色的喜字和大红色的玫瑰花,新郎新娘的大照片摆在入口处,既气派又隆重。

大伯和大伯母以及一对新婚夫妇都站在门口迎接客人,新郎穿着黑色的燕尾服,非常庄重,新娘穿着大红色的丝缎旗袍,妆容精致。

楚芬拉了苏青一把,低声道:“你看看你堂兄和堂嫂多般配的一对,婚礼也办得风风光光的,以后你和暮深也好好的办一次才是。”

听到这话,苏青顿时感觉无言以对。她和关暮深的夫妻关系大概在她生下孩子后也就差不多该结束了,办一场婚礼再离婚?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当然,这些话她是不能对母亲说的,只能是点了点头说:“堂兄和堂嫂都是高薪人士,我们怎么能跟他们比呢?”

“到底是一辈子的事嘛,怎么也得像样些。”楚芬嘟囔了一句,母女两个就走到了大伯和大伯母他们面前。

说了几句恭喜的话,送上一个还算拿得出手的红包,苏青便陪着楚芬进了宴会厅。

刚一进去,正好碰到迎面走来的苏坚强,苏青不想看到他,遂把头扭到了一边。

“坚强,你早来了?”楚芬好不容易看到前夫,脸上充满了笑意。

苏坚强看了楚芬一眼,然后眼睛落到了苏青的身上,满脸厌恶的道:“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还有脸跑到这里来?亲戚朋友看到了像什么样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