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川江佑宁(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中的人物陆小川江佑宁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陆小川”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内容概括:那一刻,她做出了决定上前一步,拿起旁边的红酒,陆小川不急不缓的给他倒了半杯,声音平缓的跟他谈判:“我同意合作,至于合作细节,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留在赫连家,直到月儿的病痊愈,你就可以走了”赫连徵淡淡的开口等到赫连月的病痊愈?想起那个骨瘦如柴的小女孩,陆小川气结:“那我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好啊,她要是一辈子都好不了,那我是不是要一辈子留在赫连家做个保姆?”“月儿的病不是什么大病,只要用心……

小说: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小川

角色:陆小川江佑宁

现代言情小说《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的作者是“陆小川”。故事梗概:”“只是这样?”“不然是哪样?”陆小川翻了个白眼,拿出平时跟他斗嘴的气势来:“怎么,不准我出门就算了,现在我连在梨园走走的权利都没有了?”赫连徵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当然不是。”说着他看了一眼桌上粉红色的花,出声说:“你过来,坐下。”陆小川走过去,在床边坐下:“干嘛?”赫连徵拿起她…

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

第32章 被抓进来的 在线试读

“看吧,我可没骗你,昨晚我也劝你不要吃来着,是你自己不听,不能怪我!”陆小川连忙截下谢婉还没说完的话,转移话题重心。

赫连徵思索了一会儿,昨晚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他摆摆手:“你们都出去吧,陆小川留下。”

谢婉和佣人们都退下了,房间里只剩下陆小川和赫连徵。

赫连徵眯起眼睛:“刚才佣人说你跑到北边去了,你去那边做什么?”

陆小川心里咯噔一下,脸上却不动声色,指了指桌上放着的粉红色花朵:“看见这花长得好看,过去摘了几朵。”

“只是这样?”

“不然是哪样?”陆小川翻了个白眼,拿出平时跟他斗嘴的气势来:“怎么,不准我出门就算了,现在我连在梨园走走的权利都没有了?”

赫连徵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当然不是。”

说着他看了一眼桌上粉红色的花,出声说:“你过来,坐下。”

陆小川走过去,在床边坐下:“干嘛?”

赫连徵拿起她的手,摊开掌心,果然看见她右手食指指尖上流了血。

陆小川心虚的把手往后面缩了缩,却没挣开。

赫连徵见她这幅样子,也不恼,反而微微一笑:“漂亮的花大多难采,梨园里的花更是如此,下次注意点,别见着好看的就摘,那是藤本月季,刺又尖又硬,还好伤口不深,否则够你受的,快去处理一下伤口。”

这番话说得贴心,陆小川有一瞬间的怔愣,反应过来后迅速低下头:“哦。”

客厅里,谢婉给陆小川处理伤口,用消毒水消毒后缠上创口贴,陆小川疼得微微皱眉,谢婉见状淡淡一笑:“忍忍,很快就没事了。”

陆小川点点头,对这个三十出头,性格温和的女医生又多了几分好感。

包扎完伤口,谢婉却没急着走,一边慢条斯理的收拾着医药箱一边说:“陆小姐,先生的伤不可以再吃鱼了,特别是加了料的油炸鳕鱼排。”

陆小川一顿,心虚的别开脸:“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

谢婉看了她一会儿,突然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陆小姐,既然不喜欢先生,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如果是为了他的钱,你还这么年轻,完全可以工作来养活自己啊,何必要这样和先生互相折磨呢?”

陆小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怎么看出来的?

但转念一想,自己和赫连徵一天一斗殴,三天一火拼,她来这里不过一个多礼拜,她就已经来了不下五六次,要是真心喜欢赫连徵,怎么可能天天和他这么水火不容。

陆小川脸上讪讪的,挠了挠后脑勺,抬头飞快看了一眼四周,佣人们都在各忙各的,没人注意到这边,她迅速附耳到谢婉耳边轻声说:“我是被赫连徵抓到这里来的,他不让我走,连门都不让我出。”

谢婉皱起眉头,显然有些不相信:“先生不是那样的人。”

陆小川耸耸肩:“不信你可以去问王姨,虽然她肯不肯说实话,我就不知道了。”

“……”谢婉疑惑的看着她:“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言下之意,以赫连徵的软件硬件,多少美女前仆后继想要爬上他的床,比她漂亮的大有人在,他为什么要对她下手,还把她软禁在这里?

陆小川叹了口气,装出一脸的无奈:“这你要去问他了,我只不过是不小心冒犯了他,他就把我抓回来这里当牲口一样使唤,我不听话他就打我,你看前两次我后脑勺上的伤就是他打的,我一个弱女子容易么我!”

谢婉的惊讶溢于言表:“那你失踪了这么些天,你家人没发现你不见了吗?”

陆小川耸耸肩:“我爸妈都死了,我是孤儿。”

谢婉:“……”

她同情的看着陆小川,思忖了一会儿说:“你在外面还有别的亲人么?需不需要我为你带个话,让他们来救你?”

陆小川迟疑了一会儿,摇摇头:“不用了。”

谢婉的眼神一下子古怪起来:“你不想走?”

刘小川眼神闪了闪,点点头:“在这里其实也挺好的,不用上班,不用做事……”

谢婉脸色一顿,立刻站起来说:“抱歉,是我多事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

目送谢婉离开,陆小川扶额,貌似自己辜负这位善良的医生的好意了。

回到房间,赫连徵半眯着眼睛躺在床上,吊瓶还有一大半,针水缓慢的滴下来,照这速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得完。

听见有人进门的动静,赫连徵睁开眼睛,看见是陆小川时,他出声命令道:“过来。”

陆小川到现在还没吃早餐,没力气跟他拗,慢吞吞的走过去在床边站定:“有事?”

“手冷,你给我捂捂。”赫连徵扬了扬下巴,指着自己正在打针的右手说。

“矫情。”陆小川小声嘀咕了一句,脱掉鞋子在他旁边躺下,小心翼翼的捧起他的右手,捂在掌心里。

他的手掌很大,骨节分明,皮肤白皙得可以看清楚里面淡青色的血管,因为扎着针,冰凉的针水灌进血管里,整只手没有丝毫温度,此时被陆小川捧在手心里,她觉得自己像抱了块冰。

赫连徵感受着她温热的小手包裹着自己手时柔软的触感,眯起眼睛享受了一会儿,才懒懒的说:“今天晚上和我去参加一个Patty,打起点精神来,别给我丢脸。”

陆小川一躺下就觉得倦意上头,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什么Patty?”

“去了你就知道。”赫连徵凑近她:“带你这种市井小民去长长见识。”

“唔……”陆小川打了个呵欠:“我才不稀罕。”

“你就不想出去走走?”

“想。”陆小川眯起眼睛:“我想回A大。”

“为什么想回去?”

“还有好多东西放在那里,而且一个礼拜没回学校,老师和同学们会找我,我要去跟他们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赫连徵笑得很恶劣:“解释你搭上了有钱金主,不念书了,所以回来收拾东西?”

陆小川哼了一声,别开脸不理他。

赫连徵把手从她掌心里抽出来,“把我伺候得高兴了,少不了你的好处,你要什么,我就给什么……听见没有?”

话问出去了半天没回应,赫连徵抬头一看,陆小川已经睡着了。

“……”

该死的女人,跟他说话就这么无趣?居然敢当着他的面睡着!

不过,也就只有这个女人才敢当着他的面睡着,换了别人,未必有这个胆子。

他拥着她一起躺下,盖上被子,睡回笼觉。

陆小川是被饿醒的。

早饭没吃,醒来后胃里抽搐般的疼,睁开眼睛,她才发现身上搭着一只手,顺着那只手看去,赫连徵躺在她旁边,睡得正熟。

她下意识的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额头,烧似乎已经退了。

她松了口气,掀开被子下床,这才发现赫连徵手上的针不知道什么时候拔了,看了一眼旁边的时钟,中午十二点半,她睡了足足四个小时。

肚子饿得发慌,她穿上拖鞋草草洗漱后就往楼下走去,要去找点吃的,不然胃都要饿穿了。

到了楼下,也许是赫连徵在睡觉,平时侯在大厅里随时等着传唤的佣人此刻全都不在,陆小川摸了摸肚子,往厨房走去。

一进厨房,就看见佣人们全都围坐在餐桌旁边吃饭,见陆小川进来,王姨连忙站起来:“陆小姐,你醒了。”

“恩,有东西吃么?我好饿。”陆小川说着目光往桌上瞟,梨园不愧是大户人家,连佣人吃的东西都这么好,红烧猪肘,烤鸭,蒜蓉白菜,回锅肉,水煮鱼……八菜一汤色香味俱全,佣人们差不多都吃饱了,两个佣人正把剩下的菜倒进一个保温桶里。

看到那个保温桶,陆小川一愣,随即想起早上在花园里遇到的送饭佣人,当时她手里提着的就是这个保温桶,难道他们打算拿这些吃剩的菜去给那个女人吃?

想到这里,陆小川心里止不住的涌起一股恶心,把人关在那种不见天日的地方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让她吃剩菜,这女人到底犯了什么错,要这样来惩罚她?

而且,就算犯了错,以赫连徵的势力,把她告到牢底坐穿根本就不是问题,他为什么要私自把人囚禁起来,这样是犯法的他不知道吗?

还是说,他本人就有这么个变态的嗜好,喜欢看得罪自己的人在眼皮子底下受尽痛苦?

想到这里,陆小川背上起了一层寒意。

现在他对她还有几分兴趣,所以她才没有落得跟那个女人一样的下场,可是如果哪一天赫连徵对她失去兴趣,那她是不是也会跟那个女人一样,被关进“佛塔”里,折磨致死?

陆小川瞳孔微微一缩,浑身都不自在了。

王姨吩咐几个佣人准备好饭菜,走到失神的陆小川身边,轻声说:“小姐,午餐已经送往前厅了。”

陆小川回过神来:“啊……哦,我马上过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