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天养方正)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完整版军事历史小说《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郭天养方正,由作者“板面王仔”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回去的路上,天上下起了连绵阴雨出了桃园县的范围之后,进京的道路开始变得异常泥泞景帝所乘坐的马车有数次都陷入了泥坑里,郭天养只能跟着下去与车夫一块推车,可谓是苦不堪言然而好不容易进入京城外围后景帝更加糟心这里人员混杂,车马横行,一切都是混乱不堪所乘坐的马车更是在路上连续堵塞车夫不断跟前方的人吵嚷着,景帝坐在车内,心情愈发烦闷郭天养也是低头不敢做声突然车厢剧烈的震动一下,随后外面传来了……

小说: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板面王仔

角色:郭天养方正

《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小说是网络作者“板面王仔”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这里人员混杂,车马横行,一切都是混乱不堪。所乘坐的马车更是在路上连续堵塞。车夫不断跟前方的人吵嚷着,景帝坐在车内,心情愈发烦闷。郭天养也是低头不敢做声…

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

第11章 在线试读

回去的路上,天上下起了连绵阴雨。

出了桃园县的范围之后,进京的道路开始变得异常泥泞。

景帝所乘坐的马车有数次都陷入了泥坑里,郭天养只能跟着下去与车夫一块推车,可谓是苦不堪言。

然而好不容易进入京城外围后景帝更加糟心。

这里人员混杂,车马横行,一切都是混乱不堪。

所乘坐的马车更是在路上连续堵塞。

车夫不断跟前方的人吵嚷着,景帝坐在车内,心情愈发烦闷。

郭天养也是低头不敢做声。

突然车厢剧烈的震动一下,随后外面传来了车夫的惨叫声。

郭天养连忙探身出去查探情况,只见行辕已经陷入了泥坑之中,车夫则是没抓稳跌下马车。

半个身子泡在了坭坑里,捂着额头嘴里还不住抱怨着。

“这个鬼地方!老子在县里呆着好了!”

周围一帮穿着破烂的流氓闲汉见他这副惨状顿时哄然大笑起来。

郭天养也皱起眉头赶紧催促着车夫起身继续赶路。

此处不似桃源县,秩序极差,且鱼龙混杂。

车夫嘴上答应着,努力在坭坑里扑腾了几下,或许是摔到骨头了,愣是没起来。

周围的笑声愈演愈烈。

郭天养无奈,只能忍着心中的烦躁下车去搀扶车夫。

回到车上后,正待重新赶路,景帝突然开口了。

“不必乘车了,步行回去吧。”

“老爷,天上还下着雨呢,您可不能淋湿了。”

景帝指了指外面,道:“乘车会比走的快吗?你看着路上这些坑坑洼洼,走一步陷一步,只怕明日才能回去。”

“车夫!你且回去吧。”

说完命郭天养递了二十两银子过去。

车夫大喜,千恩万谢的驾着车跑了。

郭天养无言,看着越行越远的马车心里突然怀念起桃源县。

人家那路是怎么修的!人家的城里为什么那么干净!

京城作为景国中心竟然可以做的这样差!

前方离内城已然不远,但是道路依然蜿蜒曲折,污水横流。

百姓们随性的很,垃圾粪便有的直接倾倒在门口,顺着雨水扩散开来。

几个在雨中玩耍的稚童也不在乎,在污水中追赶打闹着,随手捧起一捧水便互相扬来扬去。

空气中弥漫着难掩的腥臭味。

景帝望着不远处的内城,眼眸里满是深深的忧虑,长叹一口气。

“朕原以为一统天下后施仁政,轻徭役,百姓生活便能自然而然的富足,如今是把事情想简单了,没想到朕竟然远不如一个小小的县令,可笑,真是可笑啊!”

郭天养赶紧安慰道:“陛下坐拥天下,一个区区小县如何能比。”

景帝没有做声,四周观望了一会儿便抬腿向内城走去。

走了一刻钟两人才进入内城,此刻景帝全身已经被淋湿,靴子上满是泥污。

郭天养则是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尤其是还背着二十斤茶叶。

景帝常在军伍之中,体力极佳,步子又快。

郭天养累的气喘吁吁差点没赶上,一路上心里不停咒骂着这该死的环境。

进了内城后才算松了一口气,连忙向景帝道:“陛下,这附近有内卫在内城的据点,我去联系马车,后面的路就好走了。”

景帝点点头,环视四周,虽然路面已经平整了不少,但是路面看起来依然泥泞,空气中也还飘散着那股难闻的气味。

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景帝再次陷入思考。

……………………..

此时内阁首辅李岩松正在审阅奏章,其余几位阁老也正各司其职,面对刑名钱谷的问题不断审阅着。

此时,一个小吏一路小跑进了内阁公房。

一幅急吼吼的样子,从腰间掏出一封红纸信封.

“李公!有陛下的消息!”

公房内的众臣都错愕的抬起头。

李岩松停住笔,赶紧起身接过信封看了起来,然后抬起头高兴道:“诸公!陛下已经回宫了!”

内阁大学士郑桥与张东相闻言大喜。

皇帝可算回来了!留了一封书信便私自出宫,太子监国却不理朝政!

这日子终于是熬到头了!而且比想象中还要快得多。

李岩松面向小吏道:“快派人通知去横江府的差人可以回来了。”

小吏点头称是转身又跑了出去。

李岩松喜滋滋道:“诸位,我要去见驾,有同去的吗?”

郑桥与张东相连忙点头:“同去!同去!”

三人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御书房,郭天养早已经在门口相迎。

“三位请进吧,陛下早已久候多时了。”

李岩松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对郭天养道:“多谢郭公公。”

随后便直入御书房。

御书房内,景帝桌前的奏章已经堆积如山。

李岩松三人本来还有些兴师问罪的意味,看见这副场景顿时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李岩松先开口“陛下!为何不辞而别啊,朝臣们这都急疯了。”

景帝头也不抬,一笔一划在奏章上写着。

“朕只是想出去走走。”

“诸公看看这些奏章,这几日太子是如何监国的?朝中的大臣又做了什么!”

景帝的声音显得不疾不徐。

李岩松瞬间卡壳,本来还想继续发发牢骚,但是提到太子…..

郑桥期期艾艾道:“陛下,这几日,太子….从未上朝….”

“他人呢?这几日做了什么?你们作为朝中重臣也不知管管他?”

景帝声音中隐含怒气。

“陛下,不是老臣不管…实在是管不动啊。”张东相脸拉的老长:“不是头痛,便是脚痛,日日都抱恙,太医去瞧也瞧不出什么毛病,总之就是难受。”

“我们实在是没办法啊….”

“陛下不在的这几日太子还修了一座虎豹园,除了斗兽每日便在其中养病。”

“还有…..”

张东相是个急脾气,越说越激动,其他两位阁老此时有心拉也拉不住。

只能冷汗连连的听着他不断抱怨。

景帝的脸渐渐黑了下来…….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6:2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