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郭天养方正_《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完整版在线阅读

高口碑小说《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是作者“板面王仔”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郭天养方正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景帝合上奏章,忧心忡忡道:“建江大水,已经冲垮了五座堤坝,数千人流离失所,建江巡抚向朝廷请求增发二十万两银子用于救灾”“而且雨水还未停止,未来的水患可能会更大…..如果半个月不能止息只怕祸患无穷”“二十万两啊!国库拿不出来,内帑也拿不出来,如此下来情况只会越来越糟!”“我大景真是多灾多难..二月竟然能有如此大雨,莫非皆是天意!?”景帝双手死死攥着窗框,一股郁气充斥在心口郭天养低着头道:“……

小说: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板面王仔

角色:郭天养方正

《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板面王仔”。喜欢军事历史文的网友闭眼入:次日早朝。百官云集在奉天殿前,郭天养特意绕路从百官面前路过。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一壶清茶,壶盖半开着。见郭公公从远处迈着小碎步走过来,百官面面相觑…

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

第15章 在线试读

宫里办事自然是效率极高。

郭天养只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便吩咐手下找好位置装修好铺面,并且搞到了几十个现成的精美瓷瓶。

位置自然是极好的,属于京城富人云集之处。

牌坊明晃晃的挂在了上面,省去了其他一切繁杂的流程。

次日早朝。

百官云集在奉天殿前,郭天养特意绕路从百官面前路过。

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一壶清茶,壶盖半开着。

见郭公公从远处迈着小碎步走过来,百官面面相觑。

这郭公公平日都是跟陛下一块儿出现啊,怎么今日从奉天殿前路过了。

郭天养逐渐走进人群,脚步开始放缓…

李岩松好奇道:“郭公公,今日为何只有你一人前来啊?陛下呢?”

郭天养眼睛一亮,赶紧端着茶凑了过去。

“李公,老奴今个儿是特意为陛下准备茶水去了,陛下晚些会到。”

茶水?这玩意还用特意准备?以前上朝也没这回事啊?

不少人开始纳闷,同时闻到一股清新淡雅的香气。

脚步不自觉的移了过来,眼神不住的朝着郭天养手上看。

李岩松好奇道:“咦?郭公公这是什么茶?汤色清澈,香味悠长,以前怎么没见陛下喝过?”

来了!就等你问了!郭天养心头一喜。

随后高声道:“这茶呀是陛下前几日在京城内的一家茶庄里偶然发现的。”

“此茶味道清新淡雅,饮用后可精神倍增,体力充沛,陛下一试便喜欢上了。”

“这不!以往的茶汤现在全换成这新茶了。”

听他这么讲,人群中开始逐渐传来一阵议论声:

“是呀!这味道有些不一般呢,香!是香!”

“咦!此茶味道颇有些像我横江府的土松茶,但是又不太像,嗯…闻起来确实不错。”

“郭公公,此茶叫什么名字啊?”

郭天养呵呵一笑:“这茶名叫大品天仙茶!听说常喝能延年益寿,养肾固元,号称男人之宝呐!”

“哎呀!大品天仙茶听起来便不凡啊!”

“啊?没想到郭公公也懂男人之宝!”

“哈哈哈哈”

………..

不知道谁来了这么一句,人群顿时发出一阵哄笑。

尼玛!

郭天养面色涨的像猪肝一样,目光不断在百官中逡巡,好想把刚才喊话的孙子找出来碎尸万段!

自己办点差事还要受人格上的侮辱!都怪方正一!

寻找半天无果,郭天养只能悻悻作罢。

“诸位,没事我先走了,外面风大,一会儿这茶凉了,陛下吃罪下来我可担待不起!”

说完,郭天养拧身便要离开。

李岩松赶紧把他拦了下来,紧张的搓搓手。

他有些心动了,强肾还能提神的男人之宝,老李也想试一把。

毕竟六十多岁了,近些年他感觉身体每况愈下,在公房办公除了腰酸腿疼之外还经常犯困。

只能喝些凉水提神,那些加了料的茶汤他还喝不惯,味道太冲不说,每次都是免不了弄一嘴渣子。

这清汤茶味道闻起来十分清新,还能提神醒脑强肾。

有这种男人之宝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啊!

“郭公公,这茶真有你说的如此之好?”

“哪的话!不是我说,是陛下说!陛下说好那还能有假?”郭天养斜眼看着李岩松。

李岩松连忙摆手道:“不能!不能!陛下都认为好那东西肯定差不了!”

“那么….哪里才能买得到呢?”

郭天养微微一笑,大鱼上钩了!

内阁首辅如果开个好头下面自然是有样学样,茶叶的销路就不愁了。

李岩松是两朝老臣,家里也是大地主,五百两一斤的茶虽然昂贵,但也绝对是喝得起。

“这茶叶乃是宫中采购,老奴也不记得当初在哪里购买的了,不过可以帮诸公问一问。”

“还有其他事吗?若无事那老奴就先走了。”

李岩松行了一礼,郭天养转过身去,脸上浮现出的得意的表情。

………….

奉天殿内,群臣列位。

景帝高坐在龙椅上,手里端着茶盏,不断地用杯盖拨弄着浮起的茶叶。

下面的人眼巴巴的看着皇上喝茶。

香味一阵阵的往下面飘,不少人感觉有些口渴,不自觉的舔舔嘴唇。

一杯茶饮完,景帝才缓缓开口。

“诸位爱卿,朕这几日不在京内,有何重大事项,拿出来议一议。”

户部尚书张时上前一步:“陛下,臣有有本奏,是昨日刚收到的消息,近日建江连日大雨,已冲垮了两座堤坝。”

“半个月前受灾百姓人数超过三千人,粮食无虞,现在建布政使与巡抚特向户部申请三万两银子征集民夫,救灾修筑堤坝。”

“但是近两年灾民甚多,户部支出已经超支,若要平衡其他事项,户部现在最多只能出两万两。”

“请陛下圣裁!”

景帝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

果然,一回来又是这些破事,这两年到处都是天灾人祸。

国库空虚之下,下面的人只会打自己内帑的主意。

可是这钱非出不可,出了又心疼。

思虑片刻景帝一咬牙:“朕知道了,那一万两的亏空从朕的内帑中补上。”

阶下几位阁老顿时松了一口气。

张时眼睛一亮,连忙道:“陛下圣明!”

作为户部尚书他才是主管钱粮的,论头痛谁都没有他头痛。

现在户部就是没钱,那就只能找皇帝搞钱,本来还以为要拉锯几天,没想到陛下直接爽快答应了!

看来跑出一趟大有变化呀,之前要钱都是磨磨唧唧的。

景帝心里冷笑,花着朕的钱当然圣明了!

自己省吃俭用几年才攒下两万两的内帑,这一口气儿便花出去一半!

希望那批茶叶能给自己争口气吧。

“诸卿还有其他事情吗?”

群臣见景帝面色有些难看,默契的都不做声。

一般这时候皇上心情不好,说了也是白说,等下次!

见众人沉默,景帝开口道:“好!既然诸位爱卿无事启奏,那朕有话要说了。”

“五城兵马司指挥使范从何在?”

“臣在!”范从越众而出,心里有些忐忑。

景帝表情严肃:“朕回京之时,遍观四处,街道残破,污水横流,你这指挥使是怎么做的事!”

“啊?”范从诧异的抬起头,赶紧解释道:“陛下,可能是排水渠堵塞,所以街上多了些积水…京城尘土又大,一下雨便满街泥泞。”

“一向都是如此,每次天降大雨,臣都会派人去检查各处水渠,想必…想必这次是出了岔子。”

听到他狡辩,景帝顿时大怒:“住口!一向如此便是对的吗!亏你拿着朝廷的俸禄!”

“给你三个月时间,修整街道,疏通水渠,银子自己想办法!若是五月后城内依然没有改观,你就给朕脱了这身官服!”

范从虽然还有些懵逼,但是见到皇帝暴怒,本能的跪了下来:“臣万死!三个月后一定让街道焕然一新。”

景帝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好,朕会派人去查。”

“其余诸位爱卿,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