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靠算命风生水起》江桐王财_(穿越后,我靠算命风生水起)全章节免费阅读

《穿越后,我靠算命风生水起》主角江桐王财,是小说写手“江窈儿”所写。精彩内容:江廷柯刚上前一步就被江麟拦住,回头瞪了他一眼,低声警告,“别惹事,忍忍”几人都明白,故意把他们叫来本来就是为了欺负,要是反抗只会中了计,万一再被拿出来说事,受苦的还是他们最终都冷静下来江廷楷也松了手,他的眼角上多了一个口子,看着不严重,但肯定要留疤了少年咬着牙没出声,默默跟着兄长触碰那些肮脏的木桶没人瞧见江桐视线在那动手的几个孩子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她看见几个孩子嫌弃有些无聊准备离开,感觉……

小说:穿越后,我靠算命风生水起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江窈儿

角色:江桐王财

热门网文大神“江窈儿”的新书《穿越后,我靠算命风生水起》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王财猛的回头看着远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砰砰直跳。他什么都没说,她竟然知道自己赌钱赢了,她怎么知道的?王财越发觉得自己小看江桐了,有这等本事哪里是一般人!?接下来路程里,他下意识的关注起江桐,不知道是这几次接触后的关系,同样的人,他盯着那瘦小的背影总觉得有种说不来的神秘。…到快到凉城的时候,…

穿越后,我靠算命风生水起

第4章 在线试读

次日,生病的人奇迹般都好了,前一天还看起来还病入膏肓,一夜过去仿佛什么事都没了,行程也被提到辰时。

出发前一刻,犯人们破例得到了吃食,都在议论发生了什么事。

江桐猜到什么默不作声,不久后王财也过来一次,看她的眼神炙热不少,其中还夹杂着不少复杂情绪,看到对方面相上的变化,江桐莞尔一笑。

两人错过时,她低声说了句,“恭喜,赢了钱。”

王财猛的回头看着远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砰砰直跳。

他什么都没说,她竟然知道自己赌钱赢了,她怎么知道的?

王财越发觉得自己小看江桐了,有这等本事哪里是一般人!?

接下来路程里,他下意识的关注起江桐,不知道是这几次接触后的关系,同样的人,他盯着那瘦小的背影总觉得有种说不来的神秘。

到快到凉城的时候,江家人都被提前带了手铐。

江桐年纪小免了这个程序,脚上却绑了个链条。

他们一行几十个人就在人最多的时候从大门口沿着主路往里走着,收获无数视线。

一路的风餐露宿早就让这些曾经富足的人看起来憔悴不堪,蓬头垢面的样子别说不认识的,就是认识的都不见得一眼看的出来。

但是人群中还是有人在讨论着,隐约能听到‘宰相’‘贪污’等字眼。

江桐能感受到他们话里的鄙夷还有眼神里的不屑,心道不管在什么年代,贪官污吏都被人所厌恶。

她看到有人往江袁山身上扔臭鸡蛋,江家几兄弟赶紧去挡,结果每个人都弄得极为狼狈。

“往里去点。”身边兄长人小声提醒江桐,怕她被牵连。

江桐照做,她可不会傻到自己找罪受,但看到几个哥哥默契挡着她时,心里却有点沉闷。

最后穿过街道,所有人的身上冒着臭味,只有江桐毫发无损。

按照程序,发配过来的犯人都要先进衙门记录,然后再安排去处。

江桐年纪小,接手的衙役直接让她跟江家人待在了同一个牢房。

牢房本身就关的有人,看到新人进来,有的站起来打量,有的坐在地上伸着腿不怀好意,他们的目光频繁的停留在江桐身上,那种明目张胆的窥视看得人极为不舒服。

江桐抿着唇低头不语,但很快她被挡了起来。

江家几个少年层叠站在她前面,把江桐瘦小的身子挡的严严实实。江桐抬头看去时,只看到几个哥哥的背影,很消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却显得很宽阔。

她透过身影听到牢房里的笑声,很猥琐不知道在嘟囔什么,又看到几个哥哥紧握的拳头,时而握紧时而放松,似乎用这个动作来表达他们的紧张。

江桐心里有些触动。

离开牢房已经是天黑。

衙役过来带人,他们才从幽黑的牢房里出来。

路过一个亭子,她察觉到什么看向远处。

假山的那头,灯笼密集的光芒下,一群人站在几米高的台子上正往这边看着,其中一个摇着扇子笑的很大声,江桐有种感觉对方是故意的。

江袁山也看去一眼,收回视线后喃喃说了句,“凉山王,果然是他…”

江桐对这边的朝廷之人还不了解,也不知道他跟这个凉山王之间有什么瓜葛,但显然对方对于江家的现状很是满意。

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结束。

同来凉城的其他罪犯已经先坐了牢车离开,轮到江家人时,两个衙役过来拦住他们,说是府里有个大物件抬不进来,让一家人去搭把手。

江桐看到两个衙役说这话时眼里没有掩饰的幸灾乐祸,就明白这抬东西是假,借机对他们一家人做点什么是真的。

江袁山被单独留了下,说是县令大人找他有点事。

临走前他安抚的看着几个孩子,背影看来还算镇定。

他一走江家的几个孩子都有些紧张,没有江袁山在,他们仿佛失去了主心骨。

江家人这次发配凉山来的共七个人,除了江桐和江袁山,就是江家四兄弟,分别是老二江麟,老三江翀,老四老五是双胞胎分别叫江廷柯、江廷楷,最后就是管家付叔。

江桐连江家总共多少人都不知道,哪里明白这发配过来的人都是根据什么来的,但是明白,自己不该在这里。

她也没怎么生气,任何事情都有它的根源,就好比几个哥哥不喜欢她一样,她多少知道一些内情,要是换位思考,自己不见得比他们做的好。

何况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几个哥哥看似不喜欢她,但多少还是比较照顾她。

就比如此刻,江桐抬头才发现自己被拽到了一边。

三哥江翀低着头没出声,却把她拽得死死的。江家其他几人默契的把江桐围在中间,似怕她被注意到一般。

明明很紧张待会发生什么,却还是不忘照顾她,江桐低着头若有所思起来。

随着带路的衙役走了将近一刻钟,江桐被一阵怪味吸引了注意力,她个头太矮,这会又被围在中间。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只看到几个哥哥脸色难看,隐约还听到管家付叔压抑的干呕声。

有人吩咐,“把这些倒门口的大桶里,再洗干净就行了,几位公子哥,这点小事对你们来说不难吧?”

那人说话阴阳怪气的,像是有意挑衅。

江桐发现前面是一大堆的恭桶时也有点反胃。

抬头看去,回廊上是四散的下人和嬷嬷,角落还有几个比江桐高一点的孩子,其中一两个手里拿着弹弓这边比划。

再然后那几个孩子对视一眼,同时将石头弹了过来,身边传来闷哼声,江桐看去,有一个正好打在江廷楷的眉眼处,似还出了血。

江翀把江桐往旁边推了推,一个石头打在他的胳膊上,虽然他没出声,但胳膊却颤抖了下。

江桐看的有些恼火。

那几个孩子穿的不错,像是府里的人,这会打中了人笑的前俯后仰,一旁的下人夸赞自家少爷准头好,似没人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2:5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