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凤白泠成青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凤白泠成青最新章节阅读

精品穿越重生小说《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凤白泠成青,是作者大神“凤白泠”出品的,简介如下:“小鲤,去外头骡车上等娘凤白泠侧身避开一棍,她早就怀疑夏竹有问题,当年她被赶出凤府时,春柳跟着她直到最后惨死街头,夏竹一直杳无音讯如今想来,她早已背主求荣了车夫人高马大,挥棍时嚯嚯生风,一看就是练家子,自己身子还未痊愈,带着小鲤怕不是对手凤小鲤被她推出了十几步,夏竹追上去要抓人一棍刚避开,另外一棍接着就来了,凤白泠身子一矮,腿对准车夫的下腹裆部就是一脚,对方惨呼出……

小说: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凤白泠

角色:凤白泠成青

热门新书《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凤白泠”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凤白泠若有所思着。从小,少年东方离就对她甜言蜜语,他与凤香雪私通,笼络凤展堂,收买夏竹,设计她产子,退婚,一个个计划都天衣无缝,就如一张蜘蛛网让她深陷其中。东方离那人头猪脑真能谋划出这一切?凤白泠决定先带夏竹先回府,也许从夏竹口中打听到什么消息。宗人府外,东方离吐了一场,只把黄疸水都吐干净了,才把金…

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第10章 病娇公主娘亲(上) 在线试读

凤府的马车旁,马车夫战战兢兢着。

“大小姐,夏竹的尸体怎么处置?”

夏竹被宗人府丢出来时,裹了张草席,她伤口很深,血流不止,看着已经没气了。

“还没断气,带回去。”

凤白泠留意到夏竹还有微弱的气息,那一刀不知何故偏了半寸,避开了要害处。

凤白泠若有所思着。

从小,少年东方离就对她甜言蜜语,他与凤香雪私通,笼络凤展堂,收买夏竹,设计她产子,退婚,一个个计划都天衣无缝,就如一张蜘蛛网让她深陷其中。

东方离那人头猪脑真能谋划出这一切?

凤白泠决定先带夏竹先回府,也许从夏竹口中打听到什么消息。

宗人府外,东方离吐了一场,只把黄疸水都吐干净了,才把金戒指给吐出来。

他被折腾得蓬头垢面,两眼发昏,哪里还有平日玉树临风的模样,吓得凤展连父女俩忙将他送回乾所。

乾所是大楚皇子们的居所,永业帝有九个儿子,除去已经成家的大皇子和太子,未成家的皇子都住在这。

七皇子的马车辘辘而行,到了乾所前。

乾所由多座大小院落组成,前前后后,错落有致,呈“回”字形。

七皇子因是宠妃萧贵妃的独子,住在乾所的正东边。

“七殿下,你放心,我回去就教训那不孝女,让她来给你赔礼道歉。”

马车上,凤展连小心翼翼赔不是。

“尽快找到那道密旨,至于凤白泠,不许动她,我要亲自收拾她。”

东方离咬牙切齿,他自小习武,身体底子不错,已经恢复了不少,他想起凤白泠,就一阵牙痒痒。

凤香雪听着,心头有些不是滋味,怎么感觉今天的七殿下和平日有些不同,以往他根本不乐意提凤白泠。

凤香雪偷眼去看东方离,恰好这时,看到他印堂处有道暗芒一闪而过。

她轻咦出声。

“七殿下,你额头的难道就是传闻中的武极印?”

那光一闪而逝就消失了。

东方离面露得意之色。

“我最近一直在凝气准备突破,如果不是怕泄了气,早就出手教训凤白泠了。
再等几天,只要我聚印成功,我以后就成为正式的武者中的佼佼者了,早晚独孤鹜都不是我的对手。”

东方离满脸的傲意。

文有文华印,武有武极印,哪怕对于皇室而言,能成为文魁和武首都是件骄傲的事。

父女俩闻言,又是一阵恭维,这才欢天喜地地离开了。

东方离下了马车,没有回自己的东院,而是朝着西北边走去。

和东院的宽敞明亮不同,西北院是个偏僻的小院子,门庭冷清,连仆从都没有,看上去不像是皇子的住所。

西北院的雪扫得很干净,露出苍白色的青石,有一名男子站在院子的尽头。

那里种着一簇竹,几块湖石,这也是庭院里唯一的装饰。

男子身形瘦高,未佩冠,浅褐色的发随意地披散着,他的背影在北风中显得有些萧瑟。

褐底金纹披风下,那人的皮肤白皙的近乎透明,浅褐色的睫下,一对狭长柔媚的狐眼,双眼都蒙着层淡淡的灰雾,右眼下有颗米粒大小的殷红血痣。

听到了脚步声,他耳朵微动,转过身来。

“七哥,你步履浮躁,气息浑浊,怎么,没退成婚?”

男人浅浅一笑,笑时,那病态的面容上反而多了一抹异乎寻常的美,美到无论男女见了,都要心摇神曳。

“老九,这次你可猜错了。”

东方离说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还拿出那封退婚书念了一遍。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听得最后几个字,大楚的九皇子东方默笙一怔。

“如果不是我一直让人监视着,我真怀疑这女人文华星君上身了,这退婚书还写得真不赖。
凤白泠不足为惧,我们的计划被打乱了,下一步该怎么办?”

东方离想的脑壳疼。

“七哥,我们还有两手准备。
杨太医送来口讯,永安公主活不过今晚,密旨还是我们的。”

东方默笙笑了笑,眼角的血痣如同怒放的野蔷薇一般娇艳欲滴。

风白泠回到凤府时,仆从们正伸着脖子等着看好戏。

仆从们是看着大小姐被七皇子送去宗人府的,他们都认定了大小姐不死也要脱层皮。

哪知道看到的是一身血的夏竹,众仆都打了个哆嗦。

“这就是背主的下场。
宗人府已经准我和七皇子退了婚,从明日开始,我会接手公主府的事,谁要是让我知道,做了对不起主子的事,就和夏竹一个下场。”

凤白泠冷声道,命人将夏竹丢进柴房,不许喂水不许疗伤。

仆从们表面恭敬,心底都不以为然,尤其是凤展连的老仆从和凤香雪的心腹们。

“我去看看娘。”

凤白泠眼看天色渐晚,想起自己回来一整天,都还未去拜见娘亲永安公主。

凤白泠虽是永安公主的长女,可从小都是被薛姨娘带大的。

薛姨娘嘴甜,又懂得哄孩子,对凤白泠更是有求必应,不像是永安公主,她是皇宫出来的金枝玉叶,性格古板,不苟言笑,对凤白泠姐弟俩都苛刻的很。

时间一久,两姐弟都对永安公主不亲。

管家王伯倒是没想到,凤白泠会突然要去探望公主。

凤白泠到了公主府的内院,发现永安公主的住处搬到了西厢。

“我娘是病人,是谁让她移到阴冷的西厢?”

凤白泠眉头拧得更紧了。

“禀大小姐,老夫人说,公主喜静,西边更安静更适合养病,就把原本的东厢给了二爷一家住。
这几天不凑巧,二爷一家和薛姨娘陪着老夫人去城外上香去了。”

王伯说着,把凤白泠往西厢引。

西厢内,依旧生着火炉,又闷又热,空气中都是湿漉漉的中药的味道。

看到凤白泠走了进来,厢房内的嬷嬷丫鬟们都垂首候在一旁,不敢做声。

凤白泠留意到,几个嬷嬷丫鬟都红肿着眼。

病榻上,东方莲华的模样让凤白泠心头一震。

“桂嬷嬷,公主该吃药了。”

王伯让服侍的嬷嬷上前喂药。

药刚送上来,凤白泠一抬手,啪的一声,将药碗给打翻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1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