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宁秦幼薇《大魏镇国公》全集阅读_(大魏镇国公)全文阅读

军事历史小说《大魏镇国公》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陈宁秦幼薇”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陈宁秦幼薇,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王爷,您等等!”陈福忽然叫住陈宁,苦着脸说道:“雪糕只卖一百文虽然便宜,但普通人家也舍不得买,我们这雪糕想要在融化完之前卖出去,好像也很难”“这倒是个问题……”陈宁摸着下巴思索片刻,笑了,“可对本王来说,不是问题,去国子监卖就好了”“国子监?”陈福微微一怔,当即拍腿大笑:“王爷真是聪明!”国子监乃是大魏最高学府,就相当于大魏的皇家学院,里面的学生非富即贵,那都是有……

小说:大魏镇国公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陈宁秦幼薇

角色:陈宁秦幼薇

网络作者“陈宁秦幼薇”的经典佳作《大魏镇国公》火爆上线,是一本军事历史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公主,我说了,您可千万不要生气。”珠儿略微犹豫,才低声说道:“这曲子名为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是镇国王所做。“听闻是昨日您赶走镇国王,长乐公主前去安慰,镇国王一高兴,就给长乐公主做了这首曲子。“不止是这首曲子,这两天宫中盛传的精忠报国,也是镇国王所做…

大魏镇国公

第34章 在线试读

“是,公主。”
珠儿很快进入长乐宫,一会儿却脸色怪异走了出来。
“公主……”珠儿欲言又止,吞吞吐吐。
“怎么了?”
小侍女越是不肯说,秦月霜心中越是好奇,赶忙催促道:“有话直说,我不怪你。”
“公主,我说了,您可千万不要生气。”
珠儿略微犹豫,才低声说道:“这曲子名为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是镇国王所做。”
“听闻是昨日您赶走镇国王,长乐公主前去安慰,镇国王一高兴,就给长乐公主做了这首曲子。”
“不止是这首曲子,这两天宫中盛传的精忠报国,也是镇国王所做。”
是陈宁!
怎么可能?
他不过是个花天酒地的无赖淫贼,怎么会有这等才华?
“果真是他?
你没听错?”
秦月霜满脸不可置信,看到珠儿点头肯定,才眼神闪烁两下,沉声道:“我们进去看看。”
“皇姐来了!”
主仆二人刚走入长乐宫,秦幼薇就迎了上来。
“皇妹,昨日我言语太重,伤你心了。”
秦月霜面带歉意,给秦幼薇道歉。
“皇姐言重了,你我亲姐妹,哪会有隔夜仇?”
秦幼薇心思纯净,并未多想,笑眯眯回应。
“皇妹,听闻这曲子是陈宁所做,不知是真是假?”
秦月霜轻声询问。
“是啊!
这可是王兄特意写给我的!”
秦幼薇眉飞色舞,说起关于陈宁的好,全然没注意秦月霜的脸色越发难看。
“你这是何物?”
秦月霜抬眼看到桌上,单独摆着那支口红,极为显眼,拿起来看了看。
只见那口红上,刻有“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的字样。
看到那诗词,秦月霜心头猛地一颤,眼神中流露出震惊之色。
她从未见过如此直白,又如此坚决的诗句,能表达出浓浓的爱意。
“皇姐,这是口红,旁人送我的。”
秦幼薇却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小猫,眼神慌张,赶忙从她手中拿回了口红。
“陈宁给的?”
秦月霜恍然回神,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
“不,不是!”
秦幼薇神色略显慌乱,赶忙摇头否定,“这,这是一个工匠朋友送的……”姐妹二人从小一起长大,秦月霜对妹妹的性情了若指掌。
她撒谎的样子,自然也被轻松识破。
真是陈宁送的!
秦月霜轻咬朱唇,心底忽然升起来一种浓浓的醋意。
陈宁,你分明是父皇赐婚给我的驸马,为何要给皇妹送一支刻有这样浓烈爱意诗句的胭脂?
她念头一转,又想起刚才的胡高陵。
在旁人口中,陈宁如今琴棋诗画样样精通不说,还懂得浪漫,送得出新奇胭脂。
而她中意的胡高陵,在遇到危机的时候,丝毫没有犹豫,十分果断地把她甩了!
这一对比,两人就是云泥之别啊!
想到这里,秦月霜的脸色更加难看,气的暗自攥紧了拳头。
“皇妹,我先走了。”
秦月霜再也待不下去,脸色阴沉,快步走出了长乐宫。
……陈宁出了皇宫后,晃晃悠悠去了户部。
虽然已经是中午时分,又迟到了一上午,但户部众人完全不敢抱怨,反而热情迎接。
陈宁检查完他们的学习成果,十分满意,又教了关于括号的用法。
“王爷放心,臣定当竭尽全力,看管他们做作业!”
李宗荣俨然成了课代表,信誓旦旦向陈宁保证。
“很好,大家都努力点,争取能早点开始学二元一次方程。”
陈宁满意地点点头,准备回家吃饭。
此时已经是中午,烈日当空,老马慢悠悠走在街道上。
“中午吃点什么呢?”
陈宁摸着下巴思索,“三子,昨天让厨子学炒菜,他学会了吗?”
“这可不好说!”
赵三顺手一个马屁,“王爷您什么水平,后厨的大壮就是个脑袋大脖子粗的伙夫,怎么能轻易学会您的菜?”
“说起吃东西来,我还真有个重要的事情。”
陈宁似是想起什么,“三子,你找人打听打听,这大魏有没有出海经商的大商人,本王有些事情要找他们商量。”
“出海经商?”
赵三挠挠头,“王爷,小的不知道最大的商人是谁,可是知道这出海的事情都是海督办管着,您可以去海督办瞧瞧。”
“好,等吃过午饭就去海督办。”
陈宁打定主意,马车也来到了王府门口。
“老师!”
可陈宁刚下车,就看到一群人跪在门口,对着他大喊。
那群人就是昨日在皇宫有过一面之缘,余涛带领的御医。
这群人有老有少,老的已经五六十岁,年轻的也才十五六岁,都在烈阳下暴晒。
“老师,可等到您了!”
余涛看到陈宁,立刻跪着爬上前,“老师,您一定要收下我们啊!”
“呦,人还不少。”
陈宁挑眉打量他们,笑嘻嘻说道。
他心中清楚,这群人想要拜师,不是因为他多厉害,是因为怕死!
昨日没治好平阳公主,指不定哪天皇上不高兴,就给他们全都嘎了!
为今之计,只有拜了陈宁的码头,找这个镇国王当靠山,才有一线生机。
“王爷,我们今早就过来了,已经跪了一上午了。”
余涛满脸堆笑,“您看在我们的诚心上面,就收了我们吧。”
“才跪一上午就有诚心了?”
陈宁淡淡一笑,“先跪着吧,什么时候本王心情好了,就收下你们。”
说罢,他挥挥手,招呼赵三往府中走去。
“王爷,臣等不会放弃的!”
余涛眼神坚毅,跪在地上大喊。
陈宁也没管他们,自顾自走进王府。
他吃过午饭,准备睡一觉的时候,忽然听到院中有人大喊。
“王爷,不好了!
出事了!
出事了!”
陈福老脸上满是惊慌,呼喊着跑进来。
“怎么了?”
陈宁眉头一皱,从摇椅上坐起来。
“王爷,是咱们的雪糕出了问题!”
陈福脸上汗如雨下,磕巴道:“今日的雪糕刚开卖,不知为何,有些人吃了我们的雪糕,就出现了病症!”
“大批的人头晕目眩,甚至是呕吐,全都送到了我们的铺子门口,吵着要我们关门!”
“看,看那样子十分严重,恐怕是要出人命!”
“什么?
怎么会这样?”
陈宁一个激灵,睡意全无。
虽然他是镇国王,但如果真因为卖雪糕导致大批平民中毒,也免不了被秦治老儿惩罚!
甚至,为了平民怨,秦治可能会严惩他!
流放边陲,也不是不可能!
“福伯,不要慌张,万事有本王在!”
陈宁眉头一拧,沉声道:“你先带我去制作雪糕的地方看看,查出问题所在!”
“好,王爷,您随我来!”
听了陈宁的安慰,陈福终于有了主心骨,也冷静下来,带他往后院走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