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山唐浪(大唐第一狂徒)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大唐第一狂徒)全文免费阅读

网文大咖“龙渊”大大的完结小说《大唐第一狂徒》,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军事历史,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孟山唐浪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在这之后,孟山赶紧去询问在场的宾客他主要的目的就是想搞清楚,在大公子离去、凶手暴起之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孟山事无巨细,尽量把每个人进入前厅之后的行动,还有他们的所闻所见都详细询问了一遍为了方便复原现场,孟山甚至让他们按照自己当初所在的位置或坐或站,让每个人逐一复述自己说过的话,和他们看到的事因此那位在书桌边画像的莫连江,也被要求挪到了他之前坐的位置,在茶几上继续去描摹凶手的画像不过孟……

小说:大唐第一狂徒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龙渊

角色:孟山唐浪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龙渊”的新书《大唐第一狂徒》,这是一本军事历史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云间侯父女进了衙门之后,那俊俏军官就在外面等着呢!”“原来如此!”李海闻言,当时就是勃然大怒!“那贱人果然是个见异思迁的烂货!她又换了个小白脸!”“而且她还想故伎重施,把我也送进大牢!”这时李海还在盛怒之下,一回头间却见孟山搓了搓手指,干笑着说道:“李公子!您看小人大老远跑过来,甘冒风险给您报信…

大唐第一狂徒

第3章 在线试读

“李公子,”孟山连忙顺着话说道:“我从县衙来,有件事特来禀告公子。”

“那云间侯赵家找到了唐浪那一案的原告吕天良,指使吕天良去万年县衙门,给唐浪翻案去了!”

“那吕天良在公堂上说,唐浪是被他栽赃陷害的,是李公子您在背后指使他去的!云间侯父女也在万年县大堂!”

“你说什么?”李海一听,英俊的脸庞都扭曲了起来:“这是真的?”

“小人亲眼所见!”孟山见到李海脸上青筋蹦起多高,心里就是偷偷地一乐。

“为什么?云间侯他疯了?”这边李海还在自言自语,显然他也知道自己栽赃陷害唐浪的事就要大白于天下,这小子已是方寸大乱。

“小人看见一个挺英俊的千牛卫军官,跟着云间侯父女一块去的,”孟山连忙说道:“还和云间侯家的赵姑娘聊得甚是热络。”

“云间侯父女进了衙门之后,那俊俏军官就在外面等着呢!”

“原来如此!”李海闻言,当时就是勃然大怒!

“那贱人果然是个见异思迁的烂货!她又换了个小白脸!”

“而且她还想故伎重施,把我也送进大牢!”这时李海还在盛怒之下,一回头间却见孟山搓了搓手指,干笑着说道:

“李公子!您看小人大老远跑过来,甘冒风险给您报信……”

“我明白我明白!”李海见状连忙重重地一点头,连忙通知账房拿去银子,好好酬谢一下孟捕头。

……

没有半炷香的时间,孟山就从李家宅院里出来了。他腰间揣得鼓鼓的,还满脸都是笑意。

等孟山在李家门外和小侯爷汇合之后,他俩又毫不犹豫地往下一站赶去。

“那个李海,”孟山灌下一口葫芦里的酒,一边快步往前走一边说道:“他一点都没怀疑,全都信了!”

“他先是要去云间侯家理论,我告诉他云间侯父女都在衙门呢。”

“然后他又要去万年县衙申辩,我照您说的告诉他,说他现在去就是不打自招。我让他稳住了神,在家等着打官司才是正理。我走的时候,那小子正蛤蟆似的运气呢!”

“好样的!”唐浪笑着点了点头,说话间他们穿街过巷,又停在了一家宅院的门前……云间侯府赵家!

……

“什么?那个李海,他竟敢含血喷人?”

片刻之后,侯府中那位云间侯赵侯爷,闻言便是一阵暴怒!

原来孟山把同样一套话又说了一遍,不过这次指使吕天良翻案的那个人变成了李海……被告发的目标却成了云间侯父女!

等到这一模一样的两套动作完成之后,等孟山从云间侯府出来,他的腰间已经塞满了银铤。

这位神捕可能一辈子没赚过这么容易的钱,把他弄得想笑又不敢笑,在唐浪面前表情十分别扭。

其实到现在,孟山心里还糊涂着呢。

这次小侯爷挑拨离间的手段,其实是做得十分巧妙。李海和云间侯赵侯爷俩人心里全都有鬼,更是对孟山毫无防备,所以才会几句话就被挑起了怒火。

可这有什么用啊?孟山心道:就算这两家打得头破血流,对小侯爷的案子又能有什么帮助?

可让孟山没想到的是,他们这次行动,还有第三战!

小侯爷带着他,飞快地向着吕天良家里走去。

今天的这三个地点都很好找,云间侯府和朝议郎李家的住址很容易打听到,吕天良的家因为是被唐浪“偷窃”的被告家,所以在公堂上审案的时候被反复提到过地址,唐浪也记得。

等到了吕家,这次却是寻常人家的小门小院,在一个幽深的巷子里。

在吕家门前,唐浪换上了包袱里的黑衣,把一身捕快服包在包袱里背在自己身上,还用一块黑布蒙住了脸。

他向孟山嘱咐了两句,然后一转身,“咣”地一脚踹开院门,狂风一般冲了进去!

“吕天良!”随即小侯爷在院子里,就是一声怒喝!

“哎?”这时孟山才发现自己腰间的横刀,竟然连刀鞘都被小侯爷抽走了,他瞬间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

吕天良正在家里吃酒,前些日子他靠着诬告小侯爷得了十贯赏钱,到现在吃喝嫖赌之下,早已所剩无几。

所以就着豆腐干吃酒,也真是没啥滋味……正在索然无味间,他却发现自己家的院门“咣”的一声,被人踹开了!

“吕天良!”只见一个黑衣蒙面人两步跨过了院子,冲进了屋里!

随着这声怒喝,吕天良发现那个黑衣人手里,竟握着一把闪亮的钢刀!

刀光一闪!

这一刀呼啸着劈下来,吕天良吓得肝胆俱裂,连忙向后一闪!

就在他鼻尖儿前面,那把刀“呯”的一声剁在桌子上,把上面的酒盏盘子震得叮当脆响,蹦起了老高!

……他要杀我!

吕天良是个经常和人打架的泼皮,他一看这出手狠辣决绝的劲头,就知道这个黑衣人是奔着砍死他来的!

一瞬间吕天良也不知那来的一股劲,他身子往后一闪,一把拉住自家壁橱,往那个黑衣人身上一推!

又是一刀!

这一刀含恨而发,狠狠剁在壁橱上,随着“咔”一声,破碎的壁橱随即被刀锋抡到了一边!

完了!

这时吕天良知道自己再没地方躲了,他眼见刀锋无情地闪动,向着自己滚滚而来,身子一缩就滚到了自家床底!

这时他心里满是惊恐绝望,知道自己绝对是死定了!

这床底下才多大的地方?等人家拿刀捅进来,他就像捣蒜钵里的蒜瓣儿,哪有挨不上的?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当吕天良正往床里缩的时候,只听“噗”的一声,一道雪亮的刀光穿过床板从上到下,在他眼前穿刺而过!

好么这一刀,几乎是擦着吕天良的鼻子扎下来的!

此时吕天良已经被吓得屁滚尿流,他一边拼命躲闪,一边绝望的大吼:“为啥啊?为啥杀我!”

“噗!”这次又是一刀穿透床板刺下来,吕天良的胳膊上瞬间被刺出了一条伤口……差点就给他来个了对穿!

“你让我死个明白呀英雄!”

“李海公子派我来杀你灭口,免得你出去胡说!你认命吧!”

外面传来了黑衣人嘶哑低沉的话语声,下一刻吕天良就觉得从自己爬进来的床铺侧面,钢刀雪片一般刺了进来!

一霎时刀光闪烁,一刀刀在吕天良的腰间、肋下、脖子旁边,不住地“呲呲”掠过,每一刀都带着凌厉的杀气!

吕天良被吓得屎尿齐流,心里竟然还生出了一股怪异的感觉!

……自己的运气,真绝了!

按理说床底下这么大点的地方藏了个这么大的人,这七八刀下去还有个刺不中的?

可偏偏每一刀都恰巧和他擦身而过,差之毫厘没扎在自己身上,刀刀都是险过剃头!

吕天良只觉得每一个瞬间,自己都有好几次和索命无常擦身而过,他脸上又是眼泪又是鼻涕,五官都揪揪着,看着眼前的刀光不断闪烁!

正在这时……忽然!

“某家神鹰孟山,谁敢在此行凶!”

陡然间一声暴喝从外面传来,吕天良就觉得刺进床下的刀光,忽然消失了!

……

等他战战兢兢的从床底下探出头,只见院子外,出现了一个伟岸的身影。

……真的是万年县神捕,神鹰孟山!吕天良在万年县打官司的时候,曾经见过他好几回!

此时屋里那个持刀行凶的黑衣人早就不见了踪影,只有孟山捕头手持一把雪亮的钢刀,威风凛凛地走了进来。

“哎呦我的孟爷啊!”

吕天良见到自己终于逃出了生天,当时就“哇”的一声嚎了出来。

这小子刚才在刀尖上走了无数来回,不知多少次徘徊在生死之间,已被吓得死去活来!

这时的孟山一派高手气度,一手持刀,一手拍了拍孟山的肩膀。

吕天良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位惊走了杀手的神捕孟山,和刚才差一丢丢捅死自己的杀手,俩人加一块儿,拢共就这一把刀!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7:0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