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有富李有金)黄河秘闻记全集在线阅读_(黄河秘闻记)完整版在线阅读

主角是李有富李有金的悬疑惊悚小说《黄河秘闻记》,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悬疑惊悚,作者“白银长歌”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刘辉则是思考着如何用科学解释眼前的现象,完全不知道都是自己想太多了他绞尽脑汁也无法用自己所学的知识解释眼前的一切李麟看着尸体脖子上的红绳出神红绳拴着的是一件阴阳鱼玉佩李麟记得二叔小时候为了吓自己说过,有一次他在陕北的墓里看见过一对阴阳鱼佩,凡是接触过阴阳鱼佩的人,不是车祸,就是病死,没一个善终的李麟看着阴阳鱼佩对李有富道:“爷爷这不是是陕北的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李有富瞪了李麟一眼道:……

小说:黄河秘闻记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白银长歌

角色:李有富李有金

强推热门悬疑惊悚小说《黄河秘闻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银长歌”。书中精彩内容是:黄土高原的夏日,天空中悬挂着让人们不敢抬头仰望的太阳,就是最好的写照,高傲的它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即便是这片土地上仰仗着它生活的人们,在漫山遍野的绿色刺激下,也没办法减少人们对太阳的怨恨。毒辣的阳光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除了对光照赐予万物生长的感恩之外,最多的还是那一句“这该死的日头。”西北的烈日依旧是…

黄河秘闻记

第1章 在线试读

这个世界上曾经发生过很多离奇古怪的事情, 只是大部分人都不是了解的很清楚,只是在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中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奇怪而诡异的故事, 慢慢地流传下来。

在流传的过程中,又有很多人为地添加了自己的想象!这个故事又会变成什么样子的呢——他们变成了神话。

神话的真假,我们无需考究!

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

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些故事曾经发生过,或许没有那么精彩,没有那么神奇,不过,终究是这片大地上发生过的故事。

黄土高原的夏日,天空中悬挂着让人们不敢抬头仰望的太阳,就是最好的写照,高傲的它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即便是这片土地上仰仗着它生活的人们,在漫山遍野的绿色刺激下,也没办法减少人们对太阳的怨恨。

毒辣的阳光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除了对光照赐予万物生长的感恩之外,最多的还是那一句“这该死的日头。”

西北的烈日依旧是那么,对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独显偏爱。

似乎要将冬日里缺少的那份关爱,在这个季节里给各类生物全补上一样。

在这个文明古国地大物博的土地上,谁也不知道它在历史的滚滚长流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在这片供养着一方水土的高原上,她没有江南风景的秀丽,也没有江南土地对于人们的回报,更没有东北黑土地的肥沃,贫瘠的土地上,培育着更多的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

龙沟堡自秦起就对庞大的中原王朝,默默地履行着自己的使命,这里是中原王朝观察异族入侵的前哨,一座矗立着的龙沟堡就是最好的证明。

李家庄,顾名思义,这是一处以李姓人为多数人而群居的村落。

母亲河的经过让这里的人们,不需要看老天爷的脸色吃饭,这里的人们更多的是靠河生活。

李家庄是一处真正的依山傍水的好地方,村子围绕着起伏的山峦,星罗棋布地分散在各个位置,这里的人们对土地有着近乎变态的执念。

从山脚下的平地,连接到山腰的梯田,就是一种近乎变态执念最好的证明。

这里的黄河并不像人们所见的浑浊,没有携带着泥沙的清水,甚至可以饮用。

自诩耕读传家的李氏族人自然是不会饮用的,只有那些李氏族人口中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外地夯货,才会头矗地腚朝天,贪婪地吸吮。

半山腰的村庄里,鸡叫,犬吠,以及孩子哭闹的声音,使来这里的人们可以短暂地享受喧嚣城市里没有的乡土风情。

与李家庄所在的陇山原相比,远处的二龙山看起来更加的美艳动人。

西北的山都是光秃秃的,只有李家庄所在的陇山原,因为李氏族人几代人的努力,看起来更加的绿意盎然。

水天相接的地方并不是世界的尽头,而是二龙山,山脉尽头和黄河的交汇处,这里是整片青城峡谷里最神秘的地方。

七十年前的这里,雾气弥漫,随着雾气散去,只留下了李家庄族长家的老大老二去见龙王爷的传言。

七十年前的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

惨白色的月光下,黄河水从千山万壑中奔流而出,然后在伏龙坪附近平息了怒火,水波不兴,继而在这个低洼地带形成一个巨大的湖泊。

月亮圆而大,河水渐渐起了潮汐,原本暗黄色的河水被月光照耀之后就变成了金色,于是,金色的波浪就一浪又一浪地拍击着黄土河堤。

黄土高崖上不断地有土块跌落,很快就被河水吞噬,转瞬间什么都没有剩下。

李有福三兄弟由于家中断粮,自然而然地打起了家门口这条黄河的主意。

战乱的年代里没人会考虑干净考虑卫生,能吃的东西里有没有化学添加剂这样的事情,没得吃就吃观音土、啃树皮、吃死老鼠都是日常。

已经饿得没有力气的三兄弟似乎忘记了父亲的叮嘱“六月菇,没人哭。”

就在一座土崖轰然落水之后,在土崖掀起的波涛中,一棵槐树苗从金黄色的水中钻出,就像是一只手臂一般,努力地伸向高空中的圆月。

“人脸槐出来了。”

李有金揭开身上的蓑衣,将手里还未燃尽的烟蒂扔到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他七岁就跟着爷爷学卷旱烟学抽烟,甩烟蒂的样子还是很潇洒的。

年仅十四岁的李有富顺着二哥手指的方向,只见明亮的月光下,那棵人脸槐正在生长,膨大,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那棵原本只有胳膊粗细的人脸槐就已经长成了一棵惨白色的参天大树,而这棵大树正随着潮汐的节奏上下起伏,宛若呼吸。

人脸槐所有的枝条都在努力地向月亮探过去,在黑黝黝的天幕下,人脸槐似乎将月光全部吸收过来了,随着人脸槐越来越明亮,而天幕却越来越黑暗。

平地里没来由地起了一股狂风,惊骇地已经说不出话来的李有富被狂席卷集的沙土打在脸上,连忙低下头,一只手已经牢牢地抓住了二哥的衣袖。

与此同时,擎天的人脸槐树冠,随着狂风肆虐的瞬间,树身上出现了一张非常狰狞的人脸。

“大哥,人脸在瞪着我,他想把我吃掉”尕娃拖着哭腔又死死拽着大哥的衣袖。

大哥李有金用手捂住尕娃的嘴巴,怒喝道:

“怂娃,你再吵就给我滚回家去。”

大哥的话音未落,一条巨大的,同样颜色惨白的大鲤鱼,从金黄色的河水中纵越而出,张大的鱼嘴似乎要吞掉那棵流霞万道的人脸槐。

正在呼吸的人脸槐只是伸出一根枝条,就抽在那条巨大的鲤鱼身上,鲤鱼的身体侧翻,一声巨响,鱼肚爆裂开来,瞬间无数的内脏夹杂着血水迸溅而出。

骨肉横飞的过程三兄弟听到巨鱼刺耳的哼哼声。

“哧-–”

巨鱼的声音传入三人的耳朵,耳朵边嗡嗡作响,三人耳膜要被震破一般。

老大李有金用胳膊将两兄弟死死地裹在腋下,只有自己在各种惨叫声中默默忍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7:2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