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传闻》苏瑶李志文_(苏瑶李志文)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黄河传闻》,超级好看的悬疑惊悚小说,主角是苏瑶李志文,是著名作者“苏瑶”打造的,故事梗概:第十四章 绝户山下朱飞越也是刚拿驾照不久,走直线没问题,一旦要变道,给这小子紧张的不行,不停往后视镜瞅开上公路,车速也一直保持龟速,我不耐烦道:“你倒是给脚油啊!”朱飞越手握档把一顿操作:“你不懂别哔哔,我先熟练下”这组合真特么绝了,别没到绝户山,半路车毁人亡,真就白瞎了丧太平一个人坐在后面,也不说话,开了大概一个来小时,朱飞越渐渐上手,车速也开始加快此时,公路两边的景色越来越偏,我瞅了眼……

小说:黄河传闻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苏瑶

角色:苏瑶李志文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苏瑶”的热门书《黄河传闻》,这是一本悬疑惊悚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由于是背对着我们,我看不到他的正脸,但感觉这人年纪应该不大,顶多三四十来岁,只是唱歌细声细气的,带着股阴森的女调,听得人有种说不出的厌恶。他俩一个坐在山下,一个在山头,相隔大概六七层楼,你一句,我一句唱个不停。歌词很多我都没记住,大概意思就是,一个人野外迷了路,向当地老乡求助,老乡给他吃喝,又为他指…

黄河传闻

第十五章 命运无常 在线试读

“嘿……”坐下后,那人也唱起了歌:

“嘿……天黑路滑哩!”

“命运无常哩。”

“可怜那白头人,今夜要送黑发人哩。”

“阿哥你莫怕,给你吃,给你喝,给你指点明路哩。”

跟丧太平相比,这人的曲调就更诡异了,包含强烈的怨恨不说,居然还充斥着某种病态的欢快,听第一遍倒没啥,一旦听出其中的意境,就让人心里跟猫抓般难受。

由于是背对着我们,我看不到他的正脸,但感觉这人年纪应该不大,顶多三四十来岁,只是唱歌细声细气的,带着股阴森的女调,听得人有种说不出的厌恶。

他俩一个坐在山下,一个在山头,相隔大概六七层楼,你一句,我一句唱个不停。

歌词很多我都没记住,大概意思就是,一个人野外迷了路,向当地老乡求助,老乡给他吃喝,又为他指清方向。但因为天黑路滑,这人太累,实在走不动了,就想在老乡家借宿一晚。

不巧,那老乡今夜家里办丧事,住满了客人,说:你想住我家可以,但没有空房子了,委屈你,和棺材睡一个屋行不?顺便帮我守夜。

大晚上的,活人不可能在森林里过夜,野兽毒虫吃不消,没办法,这人就答应了,跟着老乡来到他家。

一口黑皮棺材旁边,支了张床。

睡到后半夜时,这人听到棺材里有响声,只见棺材盖慢慢被掀开,老乡的媳妇从里面爬了出来,让他快跑,还说她家所有人,都变成了鬼,只剩下她一个活人,躲在棺材里。

“骗你来我家过夜,想害你命哩。”

这人吓坏了,起身就往外跑,可就在这时,老乡推开门冲了进来:

“你别相信她,我家所有人都给她害死了,她还不满足,非逼我下山,把过路人骗来我家,送给她害……猛鬼上了她的身,她已经不是我媳妇了。”

山歌唱到这,就没有下文了,丧太平扮演客人,而山上那人则分别负责两个角色:老乡和他媳妇的歌词,全是他唱,一会男声,一会女声,咿咿呀呀的,简直阴森到无法形容。

我跟朱飞越听的头皮都起了层白毛。

这时,歌声停下,只见丧太平低着头端详面前的蜡烛:“八年不见,今天你我之间,既分胜败,也决生死。”

山上那人一动不动,像鹦鹉学舌般,重复丧太平的话:“八年不见,今天你我之间,既分胜败,也决生死。”

手指捏出个奇怪的姿势后,丧太平冷喝道:“你不是我的对手!给我死!”

而山上那人也学了句:“你不是我的对手,给我死!”

此前我一直特好奇,高人斗法时,会是咋样的情景?各种恐怖邪术飞来飞去,天昏地暗?

现实和我想的天差地别。

两人一个坐在山脚,一个坐山顶,除了指头偶尔抬几下,几乎一动不动。

观看了好一阵,我这才意识到,斗法已经开始了。

寒风卷着雪渣子,吹打到丧太平苍白的脸上,吹的纸衣纸伞乱响,可他面前那根蜡烛,却始终不受风雪影响,烛火烧的笔直。

“他俩干啥呢?唱完戏咋就不动了?”朱飞越看不懂,我却能隐隐感受到,风雪中,有两股看不到的力量,一次次碰撞着。

甚至我耳边,模糊着能听到鬼魂的哭喊。

僵坐了大约五分钟,雪地上的蜡烛,突然被吹灭了。

丧太平顿时脸色大骇,抬头,颤声指着山上那人:“你……你是什么东西?”

“你又是什么东西?”

山顶那人阴笑着回了句,站起身,重新钻进了松树林。

胜负已分。

那人前脚刚走,就听唰地一声,丧太平身上的纸衣,不知被啥东西点燃了,火光冲天。

一口黑血如箭,喷的到处都是,他全身被火光笼罩,整个人像后栽倒,痛苦地翻滚了两下,没了动静。

剧情反转的太快,我跟朱飞越都看傻了。

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丧太平就去了另一个世界,火很快熄灭,纸衣纸伞都烧成了灰,只剩下铁斗笠还完好无损。

他的尸体冒着青烟,凄惨地躺在雪上,已经没了呼吸。

……

我做梦都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一步,我们来绝户山借宝,该见的人还没见到,丧太平就……惨死在了仇敌手中。

恐惧铺天盖地袭来,我腿都不听使唤了,漫天的风雪,从四面八方压过来,空气中有股不安的焦糊味。

“快跑!”

朱飞越拉着我狂奔,我俩在雪地里,没了命的逃,当时我们心里想的估计都一样:

我们和丧太平是一伙的,丧太平被杀,按照山上那人的尿性,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俩!

这会天都黑了,山路积雪太厚,跑出去几十米远,朱飞越一头栽倒在雪地里,我把他扶起来,回头瞅了眼,只见丧太平依旧躺在原地,一动不动。

周围死寂一片,那人似乎没打算追赶我们。

“你瞅啥呢?快跑啊……”朱飞越吓得五官都扭成了一团,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突然想到,来之前丧太平交给我个锦囊,还说万一他输了,让我打开它。

我连忙从口袋里摸出锦囊,拆开,只见里面是张小纸条,内容如下:

“李志文,你是个好孩子,我看人很准……知道你定不会负我!先前我是骗你的,那人实在太厉害了,这次斗法,我没有一丝取胜的把握,但既然约好了,明知这场斗法的结局是死路一条,我也要硬着头皮接下。”

“在我死后,你务必扛着我的尸体,朝东走四百多米,你会看到一片乱坟岗,在乱风岗的中心位置,有一座很大的坟包,把我尸体放在坟包上,然后立刻!立刻找地方躲起来。”

“你一定要按我说的做,我修行的功法,与尸气有关,只有吸收足够多的尸气,我才有可能复活……记住,一切做完后,立刻躲起来,否则,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我借着手电,读完纸条后,感觉头皮凉飕飕的,朱飞越拿过纸条看了眼:

“别吧?咱还回去扛他尸体?万一山上那玩意下来,追咱们咋办?”

“依我看,赶紧回车上,再商量下一步。”

我平稳住呼吸,想了下,摇头道:“前面不带你来,你非嚷嚷着来,现在又怕了?咱大老爷们的,能硬气点不?”

朱飞越嘴角抖了下:“要去你去,我不敢。我要回车上。”

我没好气地撇了他一眼:“你回吧,丧太平虽说来历可疑,但人家从没害过我,事先答应好的事,就要办到,他现在有难,我不能丢下他不管。”

朱飞越急了,指着远处丧太平的尸体道:“人都已经断气了!还管个篮子啊?”

我壮着胆子往回走,朱飞越没办法,只好跺了跺脚,跟在我后面。

跑回到先前斗法的地方,我低头瞅了眼,只见丧太平脸色一片惨青,双目紧闭,我伸手在他鼻子上摸了摸,果然已经没了呼吸。

我将他身上的纸灰抹掉,把他抗在背上,朝东边走。朱飞越捡起一旁的铁斗笠,紧随其后。

夜路白茫茫的一片,远处的白桦树从里,阴沉沉的,月光照在雪地上,反射出白光。

耳旁寒风呼啸,我背上的丧太平,似乎已经冻僵了,硬的像块石头。

背了一段,我体力吃不消,换朱飞越背,我俩来回交替,背着尸体艰难前行,还要警惕着点身后,提防山上那人追来。

艰难地前行了几百米,果然,前方出现了一片坟地,这里应该就是那片乱坟岗了。

大小不等的坟包,密密麻麻地鼓着,一眼望不到头,坟包上压着雪,空气中有一股难闻的土腥味。

这种阴森地方,别说现在,就算大白天,给我一万,你看我来不来?

更何况,背上还扛了具尸体。

站在乱风岗跟前,我和朱飞越都傻了眼。

进?还是不进?

犹豫了下,我一咬牙,扛着尸体冲了进去,说实话,我都佩服我自己,精神病人都不敢做的事,我李志文做到了。

远处飞来张纸钱,不偏不斜,正好落在朱飞越脸上。

“真晦气!”朱飞越赶紧丢掉纸钱,往地上猛吐口水。

我边往坟地深处走,边紧张打量四周。内心的恐惧早已突破极限,离崩溃很近了,有好几次,我都想放弃,干脆丢下尸体逃命去。

但既然已经走到这了,不如坚持到底。

这片乱坟岗,应该有些年代了,很多坟包前连墓碑都没有,光秃秃伫立着,坟头的野草枯黄。

丧太平说他能借助尸气复活,还没到绝路。

我累的汗流浃背,瞅了眼一旁的朱飞越,这小子平时老吹牛比,说他看鬼片打瞌睡,小时候跟人打赌,在太平间过夜啥的。

真摊上事了,这货耸的像只鸡。

直行了大约百米,我还真瞅见一块特别显眼的坟包。

这坟包高约三米,像个小土山,坟主人一定是被厚葬的。

我赶紧卯足了劲,冲上前,让丧太平的尸体靠在坟包上。

这会我累的已经虚脱了,却没忘记丧太平的警告,跟朱飞越跑出几十米远,找了个不起眼的小坟包,藏在后面,大气都不敢喘。

他真能复活不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