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莲武戌)田园小辣妻_(宛莲武戌)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宛莲武戌出自穿越重生小说《田园小辣妻》,作者“洋洋。洒洒”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 她两根手指捏着武戌的衣角,红着眼睛像极了受伤的兔子:“纵然死在路上,也算是忠孝两全了” 武戌手上便捏的更轻了些,像是轻轻握着宛莲的掌宽厚的手掌包裹着她的葇夷,那温度直接暖到了心尖儿一般 王氏听着外头的吵闹,心知武戌回来了,那宛莲便更欺负不得,便急忙转头,装作昏死的样子 “娘要让儿媳妇做客妻?”他深吸口气,尽可能保持冷静 他原以为,娘待他只是不如待大哥、小弟那般……

小说:田园小辣妻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洋洋。洒洒

角色:宛莲武戌

热门小说《田园小辣妻》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洋洋。洒洒”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王氏不敢直视宛莲,她身上的杀气和冷意通彻无比,心里有些发紧:宛莲,是真的敢杀了她。“以前是王氏糊涂,以后万万不敢了!”“贱骨头。”见此,宛莲冷笑翻了个白眼,平日嚣张跋扈的女人,不过是随便恐吓一番,便吓成这副鬼德行,也就这么大的胆儿欺负弱小的原主罢了。她无心跟王氏多做纠缠,如今离开这里,才是紧要的:…

田园小辣妻

第2章 戴帽子 在线试读

脖颈上的凉意,顺着皮肤传遍身体。
本是盛夏,热意正浓,

王氏却生生出了身冷汗。

“跟那糟老婆子一块儿欺辱我,可快活

啊?”
她莞尔,精巧的小脸在月光下格外好看,却莫名的带着股子寒意。

“弟……弟妹……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王氏不敢直视宛莲,她身上的杀气和冷意通彻无比,心里有些发紧:宛莲,是真的敢杀了她。

“以前是 王氏糊涂,以后万万不敢了!”

“贱骨头。”

见此,宛莲冷笑翻了个白眼,平日嚣张跋扈的女人,不过是随便恐吓一番,便吓成这副鬼德

行,也就这么大的胆儿欺负弱小的原主罢了。

她无心跟 王氏多做纠缠,如今离开这里,才是紧要的:“把你的首饰给我,然后去床上躺着。
敢闹出动静,我就杀了你。”

王氏摸着手腕的银镯子,肉疼的脸颊直抽抽,天知道这银镯子是她跟老婆子讨了多久才讨到的!

宛莲接在手里颠了颠,她要逃走,盘缠不能少。
可原主的嫁妆早就被秦婆子和王氏挥霍一空,只得把主意打在王氏身上。

心满意足的将镯子收进怀里,又收了几套换洗衣物,转身离开。

可刚到院门,还没来得及开门,就听见大门咯吱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

“什么人!”

武戌从外面进来,身子挺直,月光下的侧颜仿佛刀斧砍出,眉眼坚毅。

看到背着包袱的宛莲,抬手用力扣住她肩膀:“偷儿?”

“你才是偷儿!
你全家都是偷儿!”
宛莲气急,挣扎着:“快放开我!”

“怎的了?
可是那小狼蹄子又想要跑?”
秦婆子年纪大了些,睡觉不大安稳,闻声顿时掌灯往外头寻。

她借着月光,看见院门口紧紧挨着的二人,心中的气焰顿时不打一处来。

“我说你这小蹄子怎么横竖不同意,原来是偷偷有了相好的。”
秦婆子低头抄起自己的鞋子,

人还未走近鞋子便直抽了过去:“你看我不打死你个下贱胚子!”

“娘!”
武戌抬手打开迎面而来的鞋,反手扣住宛莲的手腕,拉着她往秦婆子身边走近了些。

看清来人,秦婆子震惊,身子呆滞在原处,手揉了揉眼睛,竟是满满的不敢相信,片刻后张口喜极而泣道:“二郎,可是你啊?
你没死!
你回来了!”

二郎?

武家二儿子?

原主未见过面的夫君!

宛莲心里突然升起一丝希望,这个身体的夫君回来了,她有靠山了!

倒不是多信任武戌的人品,只是无论什么时候,男人对绿帽子这种事,都深恶痛绝!

只要这名义上的夫君在,那客妻的事情,便自动黄了!

武戌手上没松开宛莲,一并走到老太太面前,板正叫了一声娘。

然后迎着掌灯,瞧着宛莲,只见她面容如花娇弱,五官长得当真是漂亮的紧。

“娘,这女子是谁?
方才瞧见她背着包袱,鬼鬼祟祟的要从家门口溜出来。”

“就知道你是个不安分的贱种!”
秦婆子这才想到这茬,后怕那差点飞掉的银锭子,恨得牙痒痒,抡圆了胳膊甩向宛莲。

武戌一皱眉,伸手挡下了秦婆子的巴掌:“这女子到底是何人。”

“二郎,咱们不说这不打紧的,你先进屋来。”

秦婆子心里咯噔一下,突然反应过来,暗道坏了,这儿子回来得太不是时候,神情有些躲闪,回避着武戌的问题。

“夫君,救我!
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啊!”

宛莲眼角亦转,突然想到什么,扬声委委屈屈的道:“我收拾东西,是在家活不下去了,要去寻你呢!”

“夫君?
寻我?”
武戌恐怕会不知所踪 。
宛莲手里捏着武戌的衣角,眉眼佯装低垂,那样子委屈至极。

“你乱说什么?”
秦婆子板起脸,手指了指是柴房冷哼道:“你还想进去不成?”

“婆婆还要抓野猫野狗与我关一起,在外放鞭炮不成?”
宛莲身体微颤,恐惧的轻问。

武戌瞳孔微缩,这等歹毒法子,他娘竟然用在一个弱女子身上!
这弱女子还是他媳妇儿,是自家人!

“这话什么意思?”
触及到那悲凉的水眸,武戌手上渐渐松了些,也不似刚才那般,重重扣着。

老婆子躲闪,二儿子是个行伍人,如今从军回来,身子越发结实了些,忍不住有些惧怕,转话道:“你先回去,娘还有好些话要说。”

“ 娘,回答我!”
武戌面容坚毅, 再次逼问。

“哎呀,你好好跟娘说话,娘这年纪大了,都要被你吓死了。”
秦婆子见不占理,横竖走起了赖皮样,末了小声嘟囔道:“就是你媳妇儿。”

“你当时何已经离家,娘想着给你在家中娶个媳妇儿,能给你留下一脉。”
婆婆皱眉,眼里死死的剜着宛莲,巴不得想要将她活剥一般。

武戌喉咙一哽 ,他不在家中,

如何给他留下一脉?

“那她又是为何活不下去的?”
他沉声问道。

“这……”秦婆子有些为难,二郎脾气向来温和,但他却是最不好拿捏的。

若让他清楚情况,这事,准泡汤。

“她不守妇道,不敬公婆,身为婆婆,娘自然要教她规矩的。”
沉默了半天,秦婆子恍惚的敷衍道:“什么活不下去,分明就是矫情。”

“婆婆,大话假话,天打雷劈 。”
宛莲低头,丝帕擦着眼角莫须有的泪:“婆婆打我骂我,教我站规矩,那都是媳妇该受的。
可婆婆让媳妇做客妻,伺候夫君以外的男人,媳妇纵然是死,也决不能做这等下作之事啊!”

“夫君,我虽是个不懂事的,但也知道孝道 ,不敢忤逆婆婆心意 。
可是这种不忠不义之这事却也是万万做不得的。
无奈之下,我只好收拾了包袱去寻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