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传闻(苏瑶李志文)完结版免费阅读_苏瑶李志文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黄河传闻》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苏瑶李志文,《黄河传闻》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悬疑惊悚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第八章 我喜欢钱我跟着苏瑶离开木屋,外面风雪依旧猛烈,感觉苏瑶好像生我气了,她也不说话,低着头只顾走上楼进屋后,张老头还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我咳嗽了声,说:“张大爷人挺好的,之前你俩有误会,你能给他给弄醒不?”苏瑶有些不情愿地伸出手,在张老头人中上掐了几下,还好,张老头没啥大事,只是被吓晕了,睁开眼瞧见苏瑶后,吓的老爷子怪叫连连:“女妖怪!托塔李天王何在?快来抓妖啊……”苏瑶轻轻踢了他一脚……

小说:黄河传闻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苏瑶

角色:苏瑶李志文

小说《黄河传闻》是由网文作者“苏瑶”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朱飞越也听出,丧太平是在说他,脸微微一臊。我瞅了眼窗外,有些紧张道:“这里不能多待,回头万一你师弟找上门……”丧太平一点也不慌,慢慢走到炕边坐下:“师弟应该来不了了。”朱飞越低着头想了想,问道:“你跟你师弟间,到底咋回事?他为啥那么想让你死?”丧太平叹气道:“我和他这些…

黄河传闻

第十八章 山洞借宝 在线试读

我连忙回道:“大叔你太谦虚了,是你算计的好,我就跟着你跑跑腿,出出苦力。”

丧太平走过来,认真地看着我:“不,我早跟你说过,我们这个圈子,没有所谓天赋一说,聪明人未必就能走远。”

撇了眼一旁的朱飞越,丧太平嘿嘿冷笑:“想在这条路上混出名堂,靠的是做人的品性,言出必行,和面对生死时的胆色。”

“有些人贪生怕死,光凭着所谓小聪明,显然不适合吃这口饭。”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朱飞越也听出,丧太平是在说他,脸微微一臊。

我瞅了眼窗外,有些紧张道:“这里不能多待,回头万一你师弟找上门……”

丧太平一点也不慌,慢慢走到炕边坐下:“师弟应该来不了了。”

朱飞越低着头想了想,问道:“你跟你师弟间,到底咋回事?他为啥那么想让你死?”

丧太平叹气道:“我和他这些年的恩怨,一两句说不清楚,我们走的路不同,我当苗医是为了救人,丧哭对医术不感兴趣,反而研究些歪门邪道,比如养鬼,放蛊之类的害人东西。”

“你们还记得,他跟梅连舟斗法时,从纸伞里伸出的鬼手吧?”

我们点头,那鬼手实在太过阴森,在我心中留下了阴影。

“白纸伞是丧哭用来养小鬼的容器,那条鬼手,就是他收养的小鬼,那玩意碰谁谁死,可惜,区区小鬼,对付不了梅连舟。”

我和朱飞越听的一脸煞白,原来真有人敢养小鬼!

“梅连舟被鬼手抓到,为啥没事?”我更加好奇了。

丧太平变得有些骇然,道:“梅连舟这个人,真的很可怕,他身上发生的事,不能用常理来解释,这次丧哭栽到他手里,就算不死,也要掉层皮。”

经过一夜休息,丧太平脸色红润了些:“这里暂时还算安全,等到天黑,我们就去借宝,那人住的离这不远。只要东西能到手,以后小女娃就不需要玉牌续命了。”

这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

“非要晚上去?现在不行?”我只想快点完事,待在绝户村,让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丧太平说:“白天那人不见客,只能晚上去。”

“你先休息着,我们出去转转。”朱飞越拉着我往外走,这次来的匆忙,我们没有准备啥干粮,那几包饼干也不管用,这会早就饿坏了,我们准备去村里找点吃的。

走出小院,我俩搁村子里转了会,找到昨夜亮灯的那户人家。

朱飞越上前敲门,一个农民打扮的汉子,将门拉开道缝,一脸戒备地看看我们:

“干啥?”

朱飞越上前一步:“我们是游客,今早刚过来,你家开饭不?”

东北农村有不少开农家乐的,就算是普通农村人家,游客只要肯花钱,招待吃顿饭啥,再正常不过。

那汉子有些不耐烦道:“开饭要到晚上了。”

说着他就要关门,朱飞越连忙道:“你家有食材卖我点呗,我带回去自己做。”

那汉子想了想,道:“有冻鸡。”

“咋卖啊?”

“一只200。”

我跟朱飞越把口袋掏空,只凑了80多块钱。

这地方没信号,刷手机是别想了,那汉子见我俩凑不出钱,来了句:“没钱哪好哪凉快去。”砰地将门关上了。

“狗篮子。”朱飞越骂了句,我俩不死心,又找了户人家,这次开门的是个大姐,还挺热情的。

我们说明来意,大姐摇头道:“这会都没开饭呢,我家也没现成东西,今晚咱们村里有人办喜事,你俩到时候也去吧,敞开了吃。”

又敲了几家,都说没吃的,我们只好垂头丧气地返回。

一天不吃饭,倒也没啥,我只想赶紧管那人借来东西,离开这鬼地方。

好不容易熬到天黑,丧太平站起身,带着我俩出门。

我们一路离开村子,在树林子里七拐八拐,走了好几里山路,终于到了目的地。

前方几十米远处,有座小山洞。

山洞有一人多高,里面黑乎乎一片,让人联想到狗熊冬眠的窝。

丧太平不敢往前走了,一把拦住我俩:“咱们要找的人,就在这洞里。”他直直盯着我:“李志文,你一个人进去,我们在外面等你。”

“啥?来之前你不是说,你认识他么,那你去啊?”

我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丧太平小声解释道:“我和他不认识,只知道他住这,至于我所说的奇宝,就是那人头上的发髻。”

搞了半天,那人是个女的,而且丧太平压根就不认识人家。

我瞅了眼那阴森森的山洞,心提到了嗓子眼,啥样的女人,才会住在深山老林的洞穴里?

无法想象。

我能从丧太平的神色中看出,他对洞里的女人也很忌惮,压低嗓子对我道:“你别怕,有我在,我不可能让你出事的,等会你进去后,就说自己是剃头匠,她要是问谁派你来的,你就说梅连舟。”

我终于明白,丧太平为啥非指名要我陪他来绝户山了,那女人常年住在山洞里,头发一定蓄的和野草一样,而我刚好是剃头匠,我不会引起她的怀疑,然后借着剪头的名义,趁她不备把发簪偷走。

看来,我又被丧太平给骗了。

我生气地看向他:“你嘴里能不能有句实话?”

丧太平:“我现在就跟你说实话啊,李志文你想想,我师父留下的玉牌,是能续人阳寿的,那可是逆天改命的东西啊!你想找到能媲美它的宝贝,谈何容易?就算我跟那女的认识,她也不可能借给我呀。”

“所以只能偷。”我没好气道。

“那女的眼里容不下外人,所以只能你去偷。”丧太平脸色难看起来:“你千万记住,等会进去后,她会管你要几件东西,无论她要啥,你只能反着给,这是必须遵守的规矩,否则就要被她识破了。”

“比如说,她管你要金子,你就给她块石头,她要一盆土,你就给她端盆雪,大概就这个意思,反正千万不能按她说的给……”

我拍了拍口袋:“这简单,我也没金子给她。”

“好,那你去吧。记住我说的话,就不会出差错。”

朱飞越一直没吭声,听了会,他上前一步,拦住我道:

“等下。这特么是哪门子规矩,我咋没听说过?”

朱飞越疑惑地看着丧太平:“你先告诉我们,那女人是个啥来路,咱再决定去不去,别糊里糊涂被你卖了,都不知道。”

我有时做事莽撞,不如朱飞越心细,对于我们而言,丧太平依旧来历不明,这段时间接触下来,我发现这人不喜欢说实话,还是问清楚的好。

丧太平叹了口气:“最好别问。”

朱飞越得理不饶人:“为啥?”

“我怕被李志文知道,他就不敢去了。”

“你赶紧说。”

面对我俩的逼问,丧太平只好开口道:“那女的并不是活人,而是……”

我吓得赶紧后退:“鬼?”

丧太平:“确切地说,她是一只山精。”

所谓山精,是种类似僵尸的死物。

人死后,由于某些原因,魂魄无法离体,被困在尸身中,时间长了,尸体受到怨气的影响,再加上极阴环境的滋养,会产生尸变。

风水里有一种罕见的格局,就是专门用来养僵尸的,叫做“门迎喜神。”

但和僵尸不同的是,山精的肉身不会腐烂,表面看,这东西和活人没太多区别。

说白了,就是具备思维的尸体。

至于凶险程度,要看道行决定。

我不用问也知道,洞里这只山精,丧太平对付不了,否则哪用这么麻烦,直接进洞明抢就完事了。

我听他介绍完,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现在你明白,为啥她管你要东西,你得反着给了吧?她是死尸,属阴的,阳间的东西她不认,这就叫阴阳反转。”

“要不是被梅连舟打伤,又让师弟废了左手,我倒挺想会会这只山精的。”

看这架势,我要硬闯山精洞不成?

“我本来不想说,两个小孩偏要问,不过也没什么可怕的,这事看似凶险,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是不可能出差错的。”

见我脸色很难看,丧太平盘腿坐在雪地上,翻着眼皮道:“干我们这行,以后遇到的吓人事,多的去了,这点小场面算啥?你要实在不敢,说明你不适合吃这碗饭,咱趁早打道回府。”

“再说了,那山精可没少祸害人,发簪是维持她肉身不腐的宝贝,你偷走发簪,她也失去肉身,下场必定是魂飞魄散,你也等于做了件积德的好事。”

山精是什么下场,与我无关,此时,我脑子里只装着苏瑶。

想起苏瑶,我心中一阵抽疼,其实我从没奢想过,能跟她那样的姑娘发生啥故事,但她的确像极了一个人。

一想到那个人,我眼眶都湿润了。

如果我现在退出,苏瑶怎么办?

咬了咬牙,我朝着山洞走去,朱飞越连忙拦住我:“别听他瞎忽悠,李志文你想清楚,有必要为了个女人,冒这种风险么?”

我拍了拍他肩膀:“我心里有数。”

丧太平叫住我,递给我一把纸叠的剪刀:“你等会用的上它。”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