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瑶李志文)黄河传闻_黄河传闻最新章节阅读

长篇悬疑惊悚小说《黄河传闻》,男女主角苏瑶李志文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苏瑶”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第四章 纸衣纸伞这人到底什么来头?难道他和苏家之间也有瓜葛?我有些不安地对朱飞越道:“你发现没有?他走路样子好奇怪,跟个假人似的”朱飞越身影出没于树从中,有些紧张道:“你管他干啥?盯着点前面,万一被苏家人发现,咱哥俩就和苏瑶陪葬吧”送葬的队伍沿着小路,往山里走,我和朱飞越潜伏在路旁的树林里,一路尾随野外风本来就大,那中年妇女洒出来的纸钱,被风吹着直往我俩身上飘,别提多晦气了最匪夷所思的是,……

小说:黄河传闻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苏瑶

角色:苏瑶李志文

悬疑惊悚小说《黄河传闻》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苏瑶”十分给力。讲述了:最匪夷所思的是,队伍一路静悄悄的,没人哭,也没人说话,就连呼吸声都快听不到了。离开别墅后,送葬队伍前行了几里路,天空愈加阴沉了,随时可能会下雪。终于,来到一块空旷的黑土地前,队伍慢慢停下。不远处有一口刚挖开的坟坑,土还冒着热气…

黄河传闻

第四章 纸衣纸伞 在线试读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难道他和苏家之间也有瓜葛?

我有些不安地对朱飞越道:“你发现没有?他走路样子好奇怪,跟个假人似的。”

朱飞越身影出没于树从中,有些紧张道:“你管他干啥?盯着点前面,万一被苏家人发现,咱哥俩就和苏瑶陪葬吧。”

送葬的队伍沿着小路,往山里走,我和朱飞越潜伏在路旁的树林里,一路尾随。野外风本来就大,那中年妇女洒出来的纸钱,被风吹着直往我俩身上飘,别提多晦气了。

最匪夷所思的是,队伍一路静悄悄的,没人哭,也没人说话,就连呼吸声都快听不到了。

离开别墅后,送葬队伍前行了几里路,天空愈加阴沉了,随时可能会下雪。

终于,来到一块空旷的黑土地前,队伍慢慢停下。

不远处有一口刚挖开的坟坑,土还冒着热气。

看来,这里就是苏瑶的最终归宿,但我就搞不明白了,按说苏家也不差钱,为啥要把苏瑶埋在这种偏僻地方?

我目光扫向四周,发现这片空地独具一格,周围并没有其他坟墓。

朱飞越也瞧出了不对:“苏家该把她埋到祖坟才对,难道他们嫌弃苏瑶自杀,怕她玷污了祖坟的风水,所以才选这么个鬼地方下葬?”

我眼睛一眨不眨,惶恐地注视前方,整个葬礼过程很简单,四个汉子将棺材架在坟坑上,绳子一剪断,棺材砰地一声,轻轻落地,人们拿着铁锨,开始往里填土。有人烧纸,有人低头上香。

那中年妇女披头散发地弯腰,抓了把坟土,凑在鼻子上闻了闻,然后撒向坑里。嘴里发出沙哑的怪笑。

“苦命的女娃娃,你放心走……莫回头。可怜这黄泉路上,也没人和你作伴……”

听到那笑声,苏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愤怒和怨恨,气氛变得格外肃杀!

我跟朱飞越正蹲在不远处一条小水渠里,往外张望呢,这时,最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棺材刚埋了一半,就听砰地一声巨响!棺材盖飞出半空,卷着土星子,钉子崩的到处都是!

有人尖着嗓子大喊一声:“快退……诈尸了!”

当时给我和朱飞越吓的直哆嗦,只见棺材盖落地后,那中年妇女冷喝道:

“诈尸就诈尸,有啥大不了的?我就奇怪了,昨夜我亲自给女娃娃收拾的身子,以我的手段,按理说她万万不会诈尸啊。”

“除非……”

中年妇女朝着棺材方向轻弹了几下:“除非有生人闯入,破坏了此地的气场!”

话音刚落,中年妇女猛地回头,所幸的是,我俩第一时间没被她发现,倒是不远处那个黑衣男人,由于造型太过显眼,被中年妇女瞅了个正着。

中年妇女居然认出了那男人,上前一步,她指着对方道:“是你?你来干什么?我们苏家的事自己解决,轮不到你管。”

男人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我偷偷捅了下朱飞越,示意赶紧开溜,谁知刚跑没两步,就让那妇女给察觉到了:

“站住!是谁鬼鬼祟祟的躲在那?给我滚出来!”

被发现了……

我腿肚子哆嗦了下,僵在原地,朱飞越在一旁使劲拽我:“李志文你疯了?快跑啊!”

当时也不知怎么了,我内心的恐惧,演化成一种剧烈的愤怒,我堂堂正正问心无愧,又没做错事,我凭什么要跑?

来都来了,干脆就把话说清楚!

我慢慢转过身,目光直视那中年妇女,同时一条腿慢慢往后挪,等会情况万一不对,这个姿势方便逃跑。

我打小就特能跑,田径比赛次次前三,我想走,谁能拦得住我?

那中年妇女瞧出是我,歪着脖子怪笑起来:“就是他!就是这个小杂种!咱家瑶瑶就是被这小崽子害死的!还不快滚过来跪下,给瑶瑶磕头。”

“还磕头呢,直接让他赔命!”

人群里,也不知谁突然喊了句,苏家人一下炸锅了,纷纷上前,有人开始抄铁锨,看那架势,他们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还好,中年妇女抬了抬手,示意停下,然后用那对倒三角眼上下扫视我:

“难怪会诈尸,原来是你这小畜生来了,坏她清白,逼她自杀的人在场,她能安心闭眼么?可怜我家瑶瑶,命太苦,怨气太浓……”

中年妇女一会笑,一会哭,边哭边骂,样子别提有多渗人了。

朱飞越帮我说话:“大姐你先冷静……苏瑶不是被李志文害死的,我可以作证。”

中年妇女怨毒地扫了眼朱飞越:“你也死!”

我气的嘴唇直哆嗦:“你别冤枉人!”

我耐着性子,把那晚的事说给她听,谁知刚说一半,中年妇女就不耐烦地打断我:

“住嘴!小杂种满嘴喷粪,做了丑事还不敢承认?你等着,不用我动手,我家瑶瑶就算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中年妇女指着我,疯笑起来,而苏家众人看我的眼神,也愈加不详了。

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歪,可一想起给中年妇女剪头的诡异画面,我全身直起鸡皮,当时场面太过凶险,苏家这些人,可不是能听进道理的善主,我哪还敢多逗留啊,拉着朱飞越掉头就跑。

奇怪的是,中年妇女也没有要追赶的意思,我边一路狂奔,听到后方传来她撕心裂肺的尖叫:

“跑!你跑的掉么?今夜三更鬼门开,阴魂索命,黄泉送葬……嘻嘻,哈哈哈!”

这番话听的我头皮都炸毛了,这是啥意思?

今晚三点,苏瑶会来找我索命?

想想也真后悔,我当初要不是为了赚那五万块钱,哪会碰上苏瑶?自然不会有接下来的破事。

而苏家一口咬定,是我逼苏瑶自杀的。

但就算死者阴魂不散,谁害死的她,她心里也该有数啊。

冤有头债有主,找谁她也不能找我吧?

确定苏家人没追来,我和朱飞越这才慢下脚步,松了口气。

回去的路上,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朱飞越听完一声不吭,过了会道:

“有些事,不能按常理分析,现在世道变了,不做亏心事,鬼一样来敲门。”

“要我看,你赶紧的,去外地避几天风头。”

正说着话呢,路边树丛里突然窜出来个黑影,把我俩吓一大跳。

那黑影正是之前打黑伞的男人,这次离着近,我瞧清楚了,男人的黑伞的确是纸做的,甚至连他身上那件黑衣,都是用报纸刷着黑漆,糊出来的。

男人依旧将脸藏在纸伞里,只露个尖尖的下巴出来。

“你谁啊?想干啥?”

男人拦在路中间,笑了笑,答道:“我是地府的黑无常,来这里抓阴魂的。”

他身上有股啥东西烧焦的味道,特呛鼻子。

打量这个自称黑无常的男人,我脸色惊疑不定,难道……世界上还真有这种存在?

朱飞越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道:“我一看造型,就知道你不是个俗人,那啥,你阴魂抓到了么?”

男人摇了摇头:“没有。”

我疑惑地打量他:“你骗人的吧?你真是黑无常?我咋不信呢?”

男人嘿嘿笑了起来:“我故意逗你们玩的,所谓黑白无常,只是民间虚构的传说,现实里是不存在的。”

朱飞越瞅了眼男人身上的黑纸衣,没好气道:“那就是刚逃出来的精神病呗,大白天装鬼吓唬谁呢?来你先把药吃了,我安排120接你。”

男人听了也不生气,笑着对我道:“小兄弟,我在路边等你好久了,有个事要问你。”

这人来路不明,搞不好和苏家有关联,我警觉地后退:“啥事?”

男人盯着我瞅了半天,突然没头没尾地问:

“志文理发店……该怎么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