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传闻)苏瑶李志文最新章节阅读_(黄河传闻)完结版阅读

小说叫做《黄河传闻》,是作者“苏瑶”写的小说,主角是苏瑶李志文。本书精彩片段:第一章 社会实验几天前,我微信里莫名其妙多了个好友,叫“死亡轮回”,我看不到它朋友圈,也不知对方是男是女我每天在理发店从早忙到晚,删它我都嫌浪费时间,也就没在意这事直到有一天,死亡轮回发来条消息:“管隔壁老头要根烟,奖励五百”我寻思这人逗我玩呢,就随便回了句:“你谁啊?几个菜喝成这B样?”死亡轮回:“不信你可以试试”当时我正准备去理发店,恰巧隔壁张老头下楼倒垃圾,我就顺便管他要了根烟让我……

小说:黄河传闻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苏瑶

角色:苏瑶李志文

小说《黄河传闻》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惊悚文,它的作者是“苏瑶”。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苏瑶不知道我的心思,娇声道:“这次难关要是能过去,我以后一定好好修行,像我姑妈那样,当一个女出马弟子。”我有些好奇:“我以前一直以为,东北出马仙家只是传说,原来是真的。”苏瑶小嘴哈着寒气:“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比如我家,苏叔叔供的银狐散仙,就比我姑妈的小白狐要厉害的多,将来我出马,肯定要拜比他们更厉…

黄河传闻

第十三章 第一道门的密码 在线试读

我们彼此十指相扣,时间过的好快,我甚至连大概情节是啥,都不知道,电影就结束了。

离开电影院,天已经黑了,我有些舍不得松手,还好,苏瑶没表现出反感,我们牵着手压马路,人家姑娘倒很大方,反而我有些放不开。

我紧张的手心都是汗,这21年,我没有一天真正开心过,今天是唯一一次。

我李志文,居然能跟校花手牵手走在一起,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情节,就希望这场梦,永远别醒来。

苏瑶不知道我的心思,娇声道:“这次难关要是能过去,我以后一定好好修行,像我姑妈那样,当一个女出马弟子。”

我有些好奇:“我以前一直以为,东北出马仙家只是传说,原来是真的。”

苏瑶小嘴哈着寒气:“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比如我家,苏叔叔供的银狐散仙,就比我姑妈的小白狐要厉害的多,将来我出马,肯定要拜比他们更厉害的狐仙,以后我的命,我自己做主,谁也别想欺负我。”

我从苏瑶口中得知,东北五大仙家,狐黄白柳灰,分别对应狐大仙,黄大仙,刺猬仙,蛇仙和老鼠仙。

苏瑶从小就听姑妈说这些,除了刺猬仙,姑妈没见过以外,其他动物仙家,都是真实存在的。

“丧太平为啥那么狂?他就不欺负我家老仙道行浅,拿他没辙么?我姑妈和苏叔叔供养的狐仙,年纪都还小呢,道行也有限,但我告诉你,遇到真正厉害的狐大仙,哪轮到他这只野狗来撒野?”

苏瑶美目里闪过寒光,我陪她走到车跟前,手才彼此松开,苏瑶边发动车,边说:“我了解苏叔叔,他打算让你去绝户山呢,你千万别答应,路上就算丧哭不出现,丧太平那关你也过不去。”

道别后,我独自回到家,脑子里想的全是苏瑶。

丧太平不可信,我陪他去绝户山借宝,肯定凶多吉少,但我不去,苏瑶怎么办?

眼下,这是唯一的办法,阴牌太过危险,绝不能留在苏瑶身边。

携带阴牌,把丧哭引出县城,如果能顺利借来那件续命宝物,苏瑶就安全了。

问题是,我和丧太平半路,万一遭到丧哭的截杀……

琢磨半天,我给出一个结论,我去,等于送死。

人生,就是做选择题,而答案的对错与否,却无法提前预知,这就是命运的残酷。

就在我犹豫不决时,有人发来条微信。

我打开一看,立刻呆住了!

死亡轮回!

最早就是它,害我陷入了这场凶局,但我却不能完全怪它,谁让我贪财呢?

死亡轮回消失了有些日子,今天终于现身了,信息内容如下:

“与丧太平前往绝户山,奖励第一道门的密码。”

这句话看的我一头雾水,特别是后半句。

“什么第一道门?通往哪的门?你把话说清楚。”我立刻问道。

死亡轮回:“坎3,坤5,艮1,离2。”

它风格向来如此,行文简洁明了,多一句废话没有,我都见怪不怪了。关键我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以前死亡轮回找我做事,都是提供金钱奖励,这次居然变了,问题是门在哪?门背后有什么?

发过来密码后,死亡轮回就不再搭理我了。

我久久注视这串密码,内心惊疑不定,也许以后能用的上它,但真正让我惊疑的,是死亡轮回的动机。

要说他在害我,故意把我牵扯进苏家的死局,也不对,我不但不活得好好的,还赚了20万。

它在帮我?我去绝户山,对它又有什么好处?

夜里,苏北斗打来电话:“小伙子……你看啊,这次可能还要麻烦你一趟……”

我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不用说了,我去。”

苏北斗没料到,我会答应的这么干脆,沉默了会,他说:“那再好不过了,我刚才跟丧太平联系过,本来我想把阴牌给他,让他自己去,可丧太平死活不答应,他非要拉上你,还说你不去的话,这事他就没把握。”

我嗯了声:“我知道了,对了苏叔叔,你认识我爹?”

苏北斗连连咳嗽:“那个啊……认识,我是你爹的老朋友了,这些年没顾得上找你,让你受苦了,行了,你爹的事以后再说,明天下午3点出发,你提前一小时,来茶馆找我。”

约好时间后,苏北斗挂了电话。

我之所以答应这件事,就是为了想救苏瑶,我拿了人家20万,不为她做点啥,就太说不过去了。

对于现在的形势而言,丧哭几乎是不可战胜的,也只有我跟着丧太平,携带阴牌离开县城,把丧哭引走,苏瑶才能暂时安全。

丧太平一再嗔怒,路上遇到丧哭的截杀,他有法子应对。

希望这次能成功借来宝物,为苏瑶续上阳寿,至于这之后,玉牌归谁所有,就跟我们没关系了。

刚挂断电话没多久,朱飞越找上门,要跟我喝酒。

这小子是空着手来的,连下酒菜都没买,我大方的递给他张票子:“你去楼下买些拌肘子,卤牛肉,猪蹄啥的,再弄瓶二锅头。”

朱飞越接过钱,脸都气歪了:“就五块?”

我不放心地嘱咐:“别忘了找钱。”

朱飞越骂骂咧咧下楼,过了10几分钟,提着瓶二锅头,一包花生米,一袋豆腐干上来。

“就这水平了,吃点素挺好。”

我俩边喝边聊,听说我要去绝户山,朱飞越当场不乐意了,非要我把他也带上。

我真怪自己多嘴,朱飞越是狂热的灵异事件爱好者,我越不让他去,这小子越不依不饶。

我死活不同意:“你一点忙都帮不上,添啥乱啊在这?这次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命都没了。”

“有这么邪乎?那干脆你也别去呗?”

我说你不懂,我这都是为了苏瑶,现在只有我能帮她。

见我死咬着不答应,朱飞越生气了,酒也不喝,站起来就走。

“不是我说你,你小子真傻,咋地?你还真打算跟苏瑶好啊?就你这条件?人家能看得上你?不过是利用你罢了。”

朱飞越走后,我闷闷不乐地熄灯睡觉。

我把苏瑶给的小布人,压在枕头下面,果然一夜睡到天亮,啥事没有。

起床后我特意看了下脚踝,杨二狗留下的指头印,已经变淡了许多。

上午我出去办事,在楼道里碰上隔壁张老头,才被苏瑶收拾过,老爷子却一点都不消停:

“小李子,你家那妖女去哪了?你把她叫来,再比划比划。”

我说大爷,你就别添乱了,你那点小把戏还不嫌丢人的啊?那天你口吐白沫躺在我家抽抽,你忘了?

张老头大怒:“我那是故意输给她的,修行到我这个阶段,就好比站在顶峰,想上去的唯一办法,唯独急流勇退,让自己陷入世俗中,接受他人的嘲笑,羞辱和愚弄,尝尽世间冷暖,来感悟大道……”

“化凡,懂不懂。”

化凡?化缘吧?。

没理睬张老头,我急匆匆下楼,把该办的事都办妥,忙活到下午那会,来到茶馆。

苏北斗跟苏瑶,已经在里面等我了。

趁着丧太平还没来,苏北斗招呼我坐下,神色严厉道:“有些事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那丧太平可不是啥好东西,不防着点不行,路上你机灵点,他敢起坏心思,你就威胁他,要把阴牌砸碎,他肯定不敢对你咋地。”

说着,苏北斗将那块阴鱼玉佩,交到我手里。

苏瑶也有些不放心道:“李志文你记住,别的都无所谓,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你还欠我场电影呢。”

我嗯了声,只见苏北斗眯着眼注视窗外:“早在来这里之前,我心里就有个很可怕的猜想,希望是我想多了……”

看苏北斗脸色阴郁,苏瑶急忙道:“什么猜想?”

苏北斗:“没时间说那些了,不过你们放心,我对付不了丧家俩兄弟,但有人能对付!我已经联系到一个高人,此人也就四十出头,手段却阴森无比,强过我百倍,他如果出手,苏家就无忧了。”

“谁?”

苏北斗:“见面你们就知道了,我已经跟那人说好了,等他手头的事处理完,立刻就会赶来,估计也就这两天吧。”

说话的功夫,丧太平也到了,他依旧穿黑色纸衣,头带铁斗笠,手持黑纸伞。

“出发吧,早去早回。”丧太平瞅了眼我胸前的玉佩。

绝户山距离县城有三百多公里,苏家给我们准备了辆SUV,可我跟丧太平都不会开车,正发愁呢,只见前排车窗降下来,驾驶位上的朱飞越冲我招手。

“赶紧的,上车!”

这小子不听劝,非要跟着一起来,我也没心思磨嘴皮子,只好答应,再说,跟不人不鬼的丧太平同路,我心里毛的慌,路上有个伴总是好的。

而且朱飞越还能当司机。

我坐在副驾上,把丧太平一个人丢在后排,跟苏瑶告别后,车子渐渐驶离县城。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