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封莫寒糯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封莫寒糯糯)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最新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封莫寒糯糯,作者“夏甜宝”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小姑娘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把两个大男人都弄懵了封莫寒沉声问道:“不喜欢?”糯糯没说话,看了眼宋成安,抿了抿唇封莫寒会意,扭头看向他,“你先出去”不是,要是什么秘密还不让他听了?宋成安一肚子的不乐意,在对上他视线的那一刻全都消失殆尽,利索地拿着医药箱走了,还不忘把门给他们带上“说吧,怎么回事”看她精神头恢复了一些,封莫寒大长腿勾过椅子,慢悠悠坐下来说道糯糯悄悄看了他一眼,迟疑片刻,稍稍透……

小说: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

作者:夏甜宝

角色:封莫寒糯糯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夏甜宝”。书中精彩内容是:“说吧,怎么回事。”看她精神头恢复了一些,封莫寒大长腿勾过椅子,慢悠悠坐下来说道。糯糯悄悄看了他一眼,迟疑片刻,稍稍透露出来一点真相,“爸爸,我穿不了太贵的东西,吃的也不行。”什么意思?封莫寒仔细想着她的话,想起她刚才的样子,“要是这么做了,就会像你刚才这样?”“嗯…

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

第8章 免费在线阅读

小姑娘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把两个大男人都弄懵了。

封莫寒沉声问道:“不喜欢?”

糯糯没说话,看了眼宋成安,抿了抿唇。

封莫寒会意,扭头看向他,“你先出去。”

不是,要是什么秘密还不让他听了?

宋成安一肚子的不乐意,在对上他视线的那一刻全都消失殆尽,利索地拿着医药箱走了,还不忘把门给他们带上。

“说吧,怎么回事。”看她精神头恢复了一些,封莫寒大长腿勾过椅子,慢悠悠坐下来说道。

糯糯悄悄看了他一眼,迟疑片刻,稍稍透露出来一点真相,“爸爸,我穿不了太贵的东西,吃的也不行。”

什么意思?

封莫寒仔细想着她的话,想起她刚才的样子,“要是这么做了,就会像你刚才这样?”

“嗯。”糯糯点头,又朝他竖起个大拇指,“爸爸真聪明。”

看着她孩子气的夸奖方式,封莫寒嘴角抽了抽。

“那现在怎么办,需要喝药吗?”

“不用,我歇几天就好了。”说到这里,糯糯叹了口气,摸着肚子有些发愁,她吃了那么贵的东西,得消耗多久才能把这个消耗完啊。

“没什么解决办法吗?”见小姑娘蔫蔫的,跟之前看到的精力旺盛的样子判若两人,封莫寒莫名看着有些不顺眼,问道。

想了想,糯糯说:“只能做好事了。”

说着,她忽然眼睛一亮,又看向封莫寒,满脸期待,“要是爸爸可以帮我做好事的话,我就能更快好起来啦。”

封莫寒不说话了,定定看着她,要不是小姑娘这会儿脸色苍白,他都要怀疑她是不是装的,为的就是骗他去做所谓的好事。

听起来很离谱,哪里有身体不舒服不去吃药,靠做好事能好的。

未免也太唯心主义了。

然而想起早上的那张莫名自燃消失的符箓,以及昨天后半夜的好眠,封莫寒又不由得有些信了她的话。

虽然当下情况可能超出了他前二十多年的认知范畴,但面前这小姑娘可能真的跟寻常孩子不太一样。

眯了眯眼,封莫寒忽然问道:“怎么算是做好事?”

听到这话,糯糯顿时觉得有戏,脸上笑得更加开心,语气都轻快了不少,“很多呀,只要能够帮助到别人的,都算,比如扶老奶奶过马路,帮老爷爷捡垃圾,捡到的钱交给警察蜀黍,陪孤儿院小朋友玩,看望孤寡老人,帮忙扫大街,给山区的孩子捐款,给孕妇让座……”

她跟着师父做过很多好事呢,一说起来滔滔不绝,却不想封莫寒的脸色越来越黑。

他堂堂封氏总裁,放着公司的上亿的单子不干,去大路上扶人过马路扫大街,还有什么让座,他出行都有车接车送,又不会坐公交地铁,难不成要他把自己的车子让给别人,自己再专门跑到公交上,就为了去给人让座?

想想那个画面,封莫寒的脸更黑了。

见小姑娘都数到“帮爸爸妈妈做家务洗碗”了,他脸一沉,深吸一口气,蓦地打断她的话,“行了。”

他不耐地起身,“你没什么大事就好,躺床上好好休息吧。”

做好事是不可能的,还是那么蠢兮兮的好事,傻子才会去做。

他冷着脸走了出去。

糯糯一愣,看着他的背影,又叹了口气,哎,爸爸还是不喜欢做好事,真愁人。

算了,慢慢来吧。

只希望这次能好受一点。

自从师父们发现她的体质后,多加注意,再加上后来师父们一个个都穷了,就是想给她买贵的也没办法,算起来,上次发生这种情况已经是一年前了。

衣服已经换掉了还好,东西却是她吃到肚子里的,疼得厉害。

糯糯做了个深呼吸,试图缓解痛意。

哼哼唧唧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封莫寒站在阳台上,抽了根烟,有些烦躁。

家里的隔音不算差,但莫名地,小姑娘难受哼唧的声音总是往他耳朵里钻,让他忽略不得。

猛吸了一口烟,把烟头按灭,他走到一个房间,冲着里面的人说道:“你去看看她,开点止痛药什么的。”

宋成安“啊”了一声,“要不还是送她去医院吧,我这里没有检查仪器,先看看小姑娘到底是为什么疼,小孩子吃止痛药对身体不好。”

闻言,封莫寒眉头狠狠皱了起来,“没用。”

说的是他。

宋成安一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几句,你行你来啊。

经过她门口的时候,声音听得更清楚了。

封莫寒眉心紧蹙,径直往外走去,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今天的空气格外清晰。

他走下台阶,眸光微扫,忽然看到了一个黄色的东西,顿了下,转身抬步走了过去。

只见角落里,正放着一张黄纸,用石头压着。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刚才出来找她的时候,她就是蹲在这里捣腾这东西的。

突然生出一些好奇心,封莫寒弯腰把符箓捡了起来,拆开,里面的东西瞬间展露在他眼睛,看到上面鲜红色的符号,瞳孔微缩。

把符箓凑近鼻尖,上面未曾散尽的血腥味一下子就传来过来。

这是她用血画的?

有什么作用?

封莫寒皱了皱眉,想起那道让他一觉睡到天亮的符纸,有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

怕是为了他。

一时间眼里闪过复杂。

半晌,他把符箓折好,放回原来的位置,转身走到书房,拨了个电话出去。

“查一下有没有什么需要捐款的贫困山区,打点钱过去。”

助理愣了下,“现在吗?”

“嗯,找到后就立刻去做吧,至于钱……先捐五千万吧,速度要快。”顿了下,想起了什么,他又加了一句,“不以公司的名义,捐款人填糯糯。”

昨天酒店外的监控里,那个老头的嘴型叫的就是糯糯。

糯糯?助理想了下,大概猜出来是谁了。

听出他的急切,立刻应道:“好的,封总,我这就去做。”

“嗯,你查一下,没问题就马上把钱汇过去,也不局限于贫困山区,其他有什么地方什么人需要的,都去做吧。”

“好的。”挂断电话,助理还有点懵,封总怎么突然想起捐钱了?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冷血无情只进不出的黑心资本家封总么。

不说他,就连封莫寒也没想到自己会做这些。

他刚一生下来就被批了天煞孤星的命格,也被父母亲亲人疏远,他心底是极其厌恶占卜算命的人的,一句话就判定人的一生。

嗤,可笑。

封莫寒眼底闪过不屑,目光落在门口的方向,眸光微沉。

算了,这次就当还她了。

等她好了,找到她师父,就立刻送她走。

他们也算是两不相欠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