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白富美她手握空间被糙汉诱哄了陆嫣顾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嫣顾野)七零:白富美她手握空间被糙汉诱哄了最新小说

很多朋友很喜欢《七零:白富美她手握空间被糙汉诱哄了》这部穿越重生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火火面包”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七零:白富美她手握空间被糙汉诱哄了》内容概括:顾野跟陆嫣一前一后到的秦家门口,恰好陆嫣也听到了人群里的荤玩笑,她懵了一下也懂了,下意识地往顾野某个地方看了下谁知道顾野正好也看向她,陆嫣脸上腾得红了,都是误会嘛!她可不承认自己看了什么!虽然她不知道具体大小的标准是什么,但陆嫣觉得顾野……肯定是超标准了吧!她越想脸越红,强迫自己不再去想了,而是专心地看秦家的热闹眼看着白玉玲都要被冯翠英打死了,知青队长总算看不下去了喝道:“住手!再打出人命了!……

小说:七零:白富美她手握空间被糙汉诱哄了

作者:火火面包

角色:陆嫣顾野

小说《七零:白富美她手握空间被糙汉诱哄了》是网络作者“火火面包”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详情:”可陆嫣没有接,她可怜巴巴地冲他眨眨睫毛:“可是我手笨,怕疼,不会诶。”月光下的小屋子里,陆嫣在桌子上点了油灯,灯光昏黄,她整个人像是被笼罩在一层温柔的光里,顾野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美人,偏生这美人与他纠缠过,他比谁都更清楚她的甜美……有一瞬间,他仿佛被吸走了魂魄,不受控制地说:“那你出来到旁边的小树…

七零:白富美她手握空间被糙汉诱哄了

第17章 免费在线阅读

顾野想走,可转身才走两步,陆嫣却跺着脚隔着窗户喊住了他:“顾野!我脚疼!”

白天的时候她伤着了脚腕,虽然只是擦伤但还是有点疼的。

从空间里弄的药效果很好,但涂上去没多久陆嫣又给弄掉了。

这难得的受伤的机会,是要给男人疼的。

这伤可不能白受了!

果然,顾野听到了她的话,转身走过来从自己口袋里拿出来一包药:“你自己上药。”

可陆嫣没有接,她可怜巴巴地冲他眨眨睫毛:“可是我手笨,怕疼,不会诶。”

月光下的小屋子里,陆嫣在桌子上点了油灯,灯光昏黄,她整个人像是被笼罩在一层温柔的光里,顾野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美人,偏生这美人与他纠缠过,他比谁都更清楚她的甜美……

有一瞬间,他仿佛被吸走了魂魄,不受控制地说:“那你出来到旁边的小树林里,我给你上药。”

陆嫣欢喜地答应了:“好呀!”

这会儿知青们都累了,在各自的屋子里,陆嫣悄悄地出去了,她绕到屋后,声音软软地冲顾野说:“好疼啊,一走路就疼。原先都好了,你让我去秦家看热闹,又疼了。”

其实根本就不疼了。

顾野犹豫了下,在她面前蹲下来:“那你上来,我背着你过去。”

这边人多,肯定是不能在这里上药的,万一被人发现又是个事儿!

陆嫣乖巧地点头,那温柔可人的样子弄得顾野心里痒痒的。

他背起来她走到旁边不远处的小树林里,陆嫣趴在他的背上,感受着被他背的妥帖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想落泪的感觉。

真好,她有重来一世的机会,一定要跟顾野好好地过!

小树林里,风吹得树叶沙沙地响,陆嫣坐在地上,顾野单膝跪在她面前,小心地在她的伤口上涂药。

虽然月光朦胧,不如白天那么清晰,可陆嫣却眼尖地看到了顾野手背上的一道伤口,很明显是新的伤口!

她心里一紧,小手抓住他大手:“你怎么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顾野想收回来,陆嫣却紧紧地拽着他不松,像是非要一个答案。

顾野只能解释:“你们去听戏的时候我上山去了,抓野鸡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不碍事。”

他经常受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到这,顾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树:“那边有个笼子,里面是我抓的野鸡,是只母鸡,估摸着正下蛋的时候,你回头拿回去放你门口,每天都能收鸡蛋吃。”

陆嫣并不想要,她空间里鸡蛋很多,顾家却肯定是舍不得吃鸡蛋的。

何况这鸡拿回去放屋子里吧臭,放门口说不定被人顺走……

诶!陆嫣忽然想到了,她可以放到空间里呀!

说不定,还能孵出来几只小鸡仔,到时候送到顾家去养不也是一样的吗?

想到这个,陆嫣乖巧点头:“好,那谢谢你了。但是你帮我涂药了,我也要帮你涂药。”

她从顾野手里拿过来那包药粉,轻轻地往他的手背上涂,一边还轻轻地吹起。

顾野深吸一口气,定定地看着她。

乡下的男同志哪个不上山下河的?这点伤简直只是皮毛,过几天就好了,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因为他受了点皮外伤这么关心他……

女孩儿身上的清香一缕缕地传来,顾野有些出神。

他现在有些不确定了,陆嫣究竟是因为跟他发生了关系而不得不嫁给他,还是因为确实也有一点喜欢他?

想到假如她真的是有一点喜欢自己,顾野的胸腔中就弥漫出一种温暖又饱胀的微甜感。

他正沉思,忽然嘴巴里被塞了颗什么东西,顾野下意识地要吐出来。

陆嫣却一把捂住他嘴巴:“不可以吐掉哦,是一颗奶糖。”

的确是一颗奶糖,那种浓郁的牛奶甜味在口腔里肆意流淌,顾野这是第一次吃奶糖。

顾家贫困,饭都吃不起,他从小到大都没吃过奶糖,倒是看见过别的小孩吃,但心里也清楚自己吃不起,所以就从未奢望过。

顾野感受着那奶糖让人沉醉的甜味,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

陆知青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人生中最遥不可及的那颗奶糖?

可是此时此刻,她笑眯眯地看着他,声音娇甜:“顾野,是奶糖甜还是我更甜?”

顾野脱口而出:“你……”

紧接着,他又赶紧补了一句:“你把野鸡拿回去吧,太晚了,该休息了。”

再待下去,他怕自己把持不住,对她做出来一些什么。

见顾野竟然对自己说的这句话毫无反应,陆嫣有些失望,她舍不得顾野就这样走了。

灵机一动,陆嫣弱弱地说:“我坐得腿麻了,起不来。”

顾野只能伸手去拉她,他的大手厚实有力,稳稳当当地握住她的小手,虽然只是牵手,却好像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

毕竟在这个年代牵手就是很亲密的动作了。

陆嫣被他牵着站起来,两人一起去拿了那只野鸡,顾野就要走,陆嫣轻轻挠了下他手心:“记得想我哦。”

顾野浑身立即起了反应,他舔了舔唇,垂下眸子:“回去吧,不早了。”

可等陆嫣一走,顾野却没有回家,他走到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安静地待了一会儿,脑子里做了一个决定。

婚礼的事情必须要提前,否则每次见面陆嫣这样,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还能忍耐几天!

好像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扛回家!

顾野抬起手,闻了闻自己的手,被她握过的手,似乎都沾染上了她的香味。

他甚至都舍不得洗手了。

陆嫣带着那只野鸡,高高兴兴地回去了,可谁知道才走到自己的小屋门口,就看见白玉玲正鬼鬼祟祟地从门缝里往里面看。

她把野鸡放下,轻手轻脚走过去,猛地拍了一下白玉玲的肩膀!

白玉玲吓得当场尖叫:“啊!!!”

引得知青所其他人赶紧都从屋子里跑出来。

“怎么了?白知青喊什么??”

“咋回事啊?都该睡觉了,喊那么大声?”

陆嫣抱着胳膊,淡淡地看着白玉玲:“你大半夜的在我门口鬼鬼祟祟地往里看什么?”

白玉玲脸色涨红,身上被冯翠英殴打撕扯的痕迹还在,瞧着十分地可笑。

她拢了拢头发,上去低声说:“嫣嫣,我有点事找你,我们私聊。”

陆嫣轻笑:“私聊?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白玉玲一喜:“嫣嫣,你终于想通了,我们毕竟是一个地方来的,谁能有我对你好?之前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们……”

陆嫣直接打断她:“之前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来得及跟你清算,我送你的东西你是还回来了一部分,但你从我这里借走的钱跟粮食,以及你吃掉的我的麦乳精,鸡蛋糕,桃酥等等,都折合成现金还给我吧!”

白玉玲原本的那股子窃喜没有了,代替而来的是愤怒:“陆嫣,你怎么这么小气!一件破事儿翻来覆去地提!你是掉钱眼里了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