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废皇子朱高煦朱棣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无敌废皇子)无敌废皇子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无敌废皇子)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无敌废皇子》,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上亿两白银啊!朱棣彻底震惊了,根本就不敢相信!别看大明现在一年税收三千万两银子 但那是加上粮食丝绸等在内折算出来的数字大明现在一年的税银,都不超过三百万两!上亿两白银,千万两黄金,那是什么概念?下意识地,朱棣觉得这个老二在胡乱吹牛,瞎几把扯淡“对啊汉王爷,倭国贫瘠大家都知道,不然那些倭寇怎会冒着生命危险,劫掠我大明沿海?”就连小鼻涕都跟着附和道,压根儿就不相信朱高煦叹了口气,耐着性子解释道:……

小说:无敌废皇子

作者:朕闻上古

角色:朱高煦朱棣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朕闻上古”的新作《无敌废皇子》,这是一本军事历史的书。内容详情为:十四所千户,正五品,副千户,从五品,百户,正六品,试百户,从六品,总旗,正七品,小旗,从七品。这也就是说,自己这个太孙手握圣命金牌,还只是要到了一个正六品的小百户。朱瞻壑这个汉王世子,仅仅只是拎来了一只烧鹅,就他娘的成了从四品的卫镇抚?朱瞻基懵了,下意识地问道:“三叔,你这太欺负人了吧?”欺负人?老…

无敌废皇子

第12章 免费在线阅读

麻了!

朱瞻基人麻了!

他堂堂太孙殿下,手里还握着圣命金牌,结果赵王朱高燧只给了他一个百户职位,而且还显得很是不乐意。

结果这朱瞻壑一来,这狗三叔就让他自己随便挑选,甚至直接给了他一个卫镇抚的缺额!

那可是卫镇抚啊!

锦衣卫分南北镇抚司,南镇抚司对内,指挥使一人,正三品,挥同知两人,从三品,指挥佥事两人,正四品。

不过现任锦衣卫指挥使乃是纪纲,头号天子鹰犬,只听永乐帝一人的命令。

北镇抚司对外,镇抚使一人,正四品,卫镇抚两人,从四品。

十四所千户,正五品,副千户,从五品,百户,正六品,试百户,从六品,总旗,正七品,小旗,从七品。

这也就是说,自己这个太孙手握圣命金牌,还只是要到了一个正六品的小百户。

朱瞻壑这个汉王世子,仅仅只是拎来了一只烧鹅,就他娘的成了从四品的卫镇抚?

朱瞻基懵了,下意识地问道:“三叔,你这太欺负人了吧?”

欺负人?

老子欺负的就是你!

朱高燧一拍大腿,冷喝道:“你懂什么?啊?”

“你是堂堂太孙殿下,来我锦衣卫也不过是为了那靖难遗孤,事情办完了你仍旧还是太孙殿下,未来有大好江山等着你继承!”

此话一出,朱瞻基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他没有料到,这个三叔,不但看穿了他的目的,还直接当着朱瞻壑的面儿说了出来。

然而朱高燧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神情变化,继续自顾自地教育道:“可是壑侄儿可不一样,他又没有江山等着他继承,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自然应该给我老朱家的江山尽一份力。”

言下之意,就是你朱瞻基来这锦衣卫,不过是为了完成老爷子交代的差事,而朱瞻壑却是真心实意来为我分忧。

老子欺负你,怎么了?

听得这尖酸刻薄的嘲讽话语,朱瞻基一个气血方刚的少年郎,哪里忍受得了。

好在他城府深沉,强行忍住心中火气,强颜笑道:“三叔教训的是,侄儿受教了,那就不叨扰三叔了。”

话音一落,朱瞻基接过已经备好的飞鱼服,直接转身就走。

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背影,朱高燧却是冷笑道:“壑侄儿,看见没有?这还没坐上龙椅呢,就敢对老子龇牙咧嘴的,将来等他真个上位了,我和你爹可有苦头吃了。”

朱瞻壑还沉浸在他先前那番话里,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过了片刻才苦笑道:“三叔,都是一家人,何苦如此啊?”

“呵,一家人?这大侄儿,文采武功都好,就是心思重了点,唯恐我和你爹染指大位,成天在你爷爷面前蹦跶表现,老子看着就觉得恶心。”

顿了顿,朱高煦又叹气道:“你这孩子好是好,就是太憨厚实诚了,要是你把这朱瞻基给比下去了,太子这位置哪里还有老大的份儿?”

听了这话,朱瞻壑唯有报以苦笑,他哪里有这些心思。

“刚才我也提醒你了,这小子入锦衣卫,是为靖难遗孤而来,想必你爹让你来锦衣卫,也是想在这事儿上面,做出些成绩给老爷子看。”

朱高燧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侄儿,努力吧,三叔肯定支持你,但那小子手中握着金腰牌,三叔也不好为难他,只有看你自己了。”

朱瞻壑面无表情,片刻之后才苦笑着点头。

只是他心中,多少有些苦涩。

自己这个堂兄,生下来就受到爷爷重视,亲自带在身边培养,被誉为“传世之孙”。

自己,真能争得过他吗?

……

汉王府。

韦妃看着一袭飞鱼服的儿子,忍不住上前细细打量。

“啧啧,我儿子就是英武俊朗,穿上这身飞鱼服,更是显得威武不凡!”

朱高煦在旁含笑点头,对这个便宜儿子的颜值,还是十分认可的。

太祖朱重八因为早年吃不饱饭,营养不良,所以形象有些不佳。

但经历了四五代王权滋养,与基因改良,老朱家的崽子们,天生就带有帝胄威仪。

朱瞻壑本就生得眉清目秀,五官端正,搭配上这身色泽明丽的飞鱼服,看上去的确英武俊朗,称得上是翩翩美少年。

“爱妃,你先下去吧。”

韦妃无奈,清楚这父子二人有要事商谈,识趣地离开了房间。

待他走后,朱瞻壑这才开口道:“爹,我今日撞见堂兄了。”

堂兄?

朱瞻基?

朱高煦了然,嘴角泛起了一丝古怪笑容。

随即朱瞻壑将今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

“爹,三叔说,堂兄手里有爷爷的金腰牌,去锦衣卫是为了查靖难遗孤。”

“嗯,你爹我心里清楚,你爷爷最大的心病,就是建文下落不明。”

朱高煦微微颔首,道出了朱瞻基的真正目的。

追查靖难遗孤,也是为了寻到建文的下落。

只要朱瞻基办好了这个差事,那他们父子的地位就彻底稳固了。

原本朱高煦一门心思想着去云南就藩,结果偷鸡不成,反被坑儿贼强迫寻到建文下落,否则就把他发配高墙。

所以,朱高煦不得不插手这件事了。

解决靖难遗孤这个隐患,揪出藏匿的建文,朱高煦也可以去逍遥快活了。

“爹啊,三叔鼓励我去跟堂兄争,你说我争得过吗?”

朱瞻壑突然开口,目光灼灼地看向朱高煦。

朱高煦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这便宜儿子还有这般勇气。

毕竟,朱瞻基那小子,可是传世之孙,未来的宣德大帝!

血脉相连的亲切感,让朱高煦不忍打击这个便宜儿子的积极性。

“儿呐,你告诉爹一句话,你想不想同你堂兄争?”

朱瞻壑闻言低下了头,恍惚了片刻,这才神情平和地答道:“爹,我想让爷爷多看我一眼。”

出生时就不公平的起点,将朱瞻壑与朱瞻基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但是现在,情况却反了过来,朱瞻壑在锦衣卫的起点是卫镇抚,而朱瞻基只是个小百户。

所以,朱瞻壑想争一次,不为其他,就为了向朱棣证明,他这个孙儿同样优秀!

听了这话,朱高煦一怔,随即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瓜。

都说爷孙亲,但朱老四把全部宠爱,都给了朱瞻基那小子,朱瞻壑这些孙儿,他都没精力多看一眼。

想想也是,这么多的孙子,永乐帝哪里看得过来?

“既然如此,那就放手去干吧,爹全力支持你!”

顿了顿,朱高煦嘴角泛起坏笑,“儿呐,你要媳妇儿不要?”

朱瞻壑:“???”

啥?

媳妇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20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