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局傅林深顾南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林深顾南意)入局最新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入局》,男女主角分别是傅林深顾南意,作者“苏行歌”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顾南意这话,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锤在了她的头上顾媛眼冒金星,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顾南意脸上带笑,半点不进眼底:“要不是你给我下了药,我这辈子也不会跟傅林深有关系的”她看着顾媛,轻慢的问:“才两年而已,你都忘了吗?”当年,她跟傅林深滚在一起,全拜顾媛所赐那时候顾媛为了拿到一个项目,给她下了药,拿她当礼物,让她去伺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她中了招,拿水果刀扎伤了自己的胳膊……

小说:入局

作者:苏行歌

角色:傅林深顾南意

现代言情小说《入局》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苏行歌”。精彩内容:“宝贝儿,别睡啊,咱们好好儿玩……”刘江河一个笑容没露完,就见顾南意骤然坐起了身,摔了酒瓶,将豁口抵住了刘江河的脖子:“好啊,刘总怎么玩儿啊?”药力才发作,她手上劲儿不小,刘江河被她拽的一个踉跄,吓得哇啦叫了一声:“你没晕?!”对顾南意的惧怕在骨子里,他下意识躲开,还往前踹了一脚,顾南意吃痛,啤酒瓶…

入局

第24章 吕 免费在线阅读

他说着,看着顾南意泛红的脸,又添了一句:“妹妹,别怨我,我给你透个底,今晚我没想找事儿,给朋友帮个忙而已。”

他站起身要往外走,刘江河倒是有一瞬的心虚:“郑哥,就走啊?”

郑义瞧了他一眼,嗤笑:“嗯,我还有点事儿,就先回去了,你们好好聊聊,有什么聊不开的呢?”

顾南意手脚无力,看着人出了门,整个人撑不住倒在了沙发上。

刘江河顺势勾住了她的腰,还装模作样的问她:“南意,没事儿吧?喝多了?”

郑义瞧着他急色的模样,给他摆了摆手,刘江河猥琐一笑,跟他说了句谢谢。

等到郑义出了门,他再也忍不住,直接扯开了自己的衬衫。

“宝贝儿,别睡啊,咱们好好儿玩……”

刘江河一个笑容没露完,就见顾南意骤然坐起了身,摔了酒瓶,将豁口抵住了刘江河的脖子:“好啊,刘总怎么玩儿啊?”

药力才发作,她手上劲儿不小,刘江河被她拽的一个踉跄,吓得哇啦叫了一声:“你没晕?!”

对顾南意的惧怕在骨子里,他下意识躲开,还往前踹了一脚,顾南意吃痛,啤酒瓶就掉在了地上,又被刘江河一把攥住了手。

她身体滚烫,知道这是药劲儿起了作用,刘江河又松了口气,狰狞的掐着顾南意,将她摁在沙发上。

“虽然我喜欢烈的,可是你要是这么闹,哥哥耐心可就用完了,到时候对你不好。”

他凑着过去亲人,顾南意偏头躲开,想要踹人,又被刘江河用腿压着。

他身体重量太大,顾南意吃痛,闷哼一声,眼眶都是腥红的:“王八蛋,放开我!”

刘江河哪儿会放手,他好不容易设了局,用了药,这会儿人在他手上,刘江河兴奋的眼都瞪大了:“宝贝儿,你知道我想你多久了么?”

“你敢!”

顾南意死命去推人,翻身试图往外逃,又被刘江河拽住了头发:“我有什么不敢的?”

顾南意偏头就咬住了他的手腕,刘江河疼的松了手,她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又因为药劲儿摔倒在地上。

电话就是这时候响的。

是傅林深。

顾南意救星似的抓住手机,摁了接听:“傅林深!救我——”

女人声音撕心裂肺,刘江河也醒了点酒,顿时过来抢夺她的手机。

顾南意拼命将手机开了免提,躲过了他的手,声嘶力竭的威胁:“刘江河,你敢动我试试!”

她声音不同以往,不是轻慢的调情,也不是故作楚楚可怜。

声音凄惨,如受伤的兽类,龇牙威胁。

傅林深的声音骤然响起:“刘总?”

男人声音清清冷冷的,却让刘江河吓的出了一身冷汗。

他酒劲儿都醒了不少,也不敢去抢顾南意的手机了,小心的说:“三爷,是我。”

他咽了咽唾沫,电话里是惹不起的大佛,眼前是马上就吃到嘴里的肉。

他试探着询问:“三爷,我跟南意闹着玩呢,您要一起来喝酒么?”

顾南意心跳如擂,不同于之前的矫揉造作耍心眼,这会儿的希望,都放在了他的回答上。

可傅林深的声线依旧平淡无波。

“不了。”

男人冷淡的开口:“你们好好玩。”

顾南意骤然瞪大了眸子,尖声喊他:“傅林深!”

嗓子都劈了,可男人似无所觉。

他直接挂了电话。

手机界面还亮着,顾南意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周遭寂静无声。

耳边什么都听不到了,头晕脑胀,只有自己的心跳。

扑通扑通。

震的她眼前发黑。

刘江河先回过神儿来,意识到傅林深的态度,顿时松了一口气,又狰狞的去抓顾南意的头发。

顾南意被他拽着头发拖了过来,疼痛让她脑子情形了一瞬,她抬脚就踹向了刘江河。

却因着力道太小,被人躲开。

眼前已经有些看不清了,不知道她酒杯里是什么东西,这会儿她甚至连说话都困难。

顾南意死死地咬牙,直接将手摁在了地上的酒瓶碎片。

鲜血瞬间流出,剧烈的疼痛让她归拢了神智,抄起旁边的酒瓶,丢向了刘江河。

酒瓶擦着脸过去,刘江河疼的嘶了一声,再看她的时候,就目光阴沉:“老子给你脸了是吧?”

他扑过去拽顾南意,顾南意趁机抬脚,直接踹上了他的鼠蹊。

她今天穿的运动鞋,那一脚用尽了力气,可因为吃不上劲儿,不如高跟鞋来的猛烈。

但也够刘江河受的了。

他疼的弓起了腰,上次被打的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他看着顾南意的目光,几欲吃人:“臭biao子,你找死?!”

疼痛让他所有欲望褪却,酒精和仇恨上头,让他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杀了她!

滚落在他脚边的酒瓶被刘江河抓了起来,抬手就摔到了她头上。

“唔……”

鲜血溅到刘江河的脸上,他才从盛怒之中回过了点神儿,看到顾南意满脸是血,理智突然归拢。

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就听门被突然踹开。

“都不许动,警察!”

警察把包厢门踹开,直接拍开了室内的大灯。

灯光刺眼,顾南意脸上血迹往下滴落,瞧着格外渗人。

“我……”

不等刘江河开口,顾南意先嘶哑着喊:“救命,他要杀我!”

已经有警察拨打120,顾南意意识模糊,紧紧地抓着过来扶她的那只手,一字一顿的说:“郑义伙同刘江河,意图对我不轨。郑义及其同伙已经跑了,刘江河将我打伤,我体内被下了药,请求化验。还有,我的店员因阻止被打伤,昏迷,是,是郑义及其同伙动手的……”

她声音越来越虚弱,眼周围有血,眼睛里的亮光吓人,内中满是祈求:“请警方,给我一个公道。”

刘江河早慌了神儿,被警察扣上,哆哆嗦嗦的试图反驳:“不,我,我没有啊,你们别听她瞎说……”

抓着顾南意手的,是一个身形高挑的女警察。

听到他开口,厉喝一声:“闭嘴!到了警局,有你交代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26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