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白子琰陈明斐)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最新小说

白子琰陈明斐是小说推荐小说《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文黛玉”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白子琰茫然的瞪着眼睛,他当然不知道这种事情所以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在喝那壶酒的时候中了蛊第二个反应则是近乎于疯狂的担心——如果真的是那壶酒让他中了蛊,那当初和他一起喝酒的小兔子夜荒,是不是也中蛊了!?慌乱的情绪在瞬间调动全身,他想要告辞离开这里,可面对蛊虫,就算是回去了,他也是束手无策绝望的无力感将整个人吞没,白子琰张了张嘴,冷汗已经打湿了衣服叶离看出了他的变化,赶忙摆了摆手,认……

小说: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

作者:文黛玉

角色:白子琰陈明斐

小说《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是著名网文作者“文黛玉”所著的一本小说推荐小说。主要讲的是:随着白子琰的动作,一声小小的脆响,糖衣裂开,里面的果子也被牙齿斩断。这画面被夜荒尽收眼底,他只觉得这是重生以来受到的最大考验。白子琰总能做出这种,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诱人举动。实在是太上头了…

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

第11章 免费在线阅读

白子琰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看着对方眼睛里的笑意,他想了想,这应该是代表和好的意思,所以礼貌性的让长辈先吃,没什么问题。

得出这个结论,白子琰也就没再跟他客气。

抬手撩开了鬓角的长发,他凑过去,轻轻咬住了面前裹了糖衣的山楂。

红唇贝齿,中间是晶莹剔透的糖衣,还有里面亮晶晶圆滚滚的山楂。随着白子琰的动作,一声小小的脆响,糖衣裂开,里面的果子也被牙齿斩断。

这画面被夜荒尽收眼底,他只觉得这是重生以来受到的最大考验。

白子琰总能做出这种,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诱人举动。

实在是太上头了。

糖衣在唇瓣上镀了一层晶莹,白子琰下意识伸出舌头去舔了两下。粉嫩嫩的软绵绵的,看的夜荒直想就这么吻上去算了。

最后的一丝理智还在努力的强撑,白子琰却一无所知的露出了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他说:“以前我师尊跟我说过,吃糖会让人心情好。阿荒,你也尝尝,还真挺甜呢。”

说完,他想去摘了那颗被自己咬了一半的果子。

可夜荒动作快了他一步,已经把那颗果子送进了自己嘴里。

白子琰一愣:“阿荒,那是我吃过的,你……”

夜荒毫不在意的咀嚼了几下,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他评价说:“确实是甜,我心情也确实是好了很多。师尊您没说错。”

看到自己的说法被人肯定,白子琰一时间也就忘了这果子是不是自己咬过的问题了,或者说夜荒他都不介意这件事,如果自己介意,那反而有些小气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分着吃完了那根糖葫芦。白子琰被那糖衣甜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像极了只偷腥成功的小猫。

夜荒就安静的看着他的样子,只觉得心里猫爪似的痒痒。

可现在扑倒了白子琰,那一切就完了。所以他只能努力在心里告诉自己,再等些时间,天黑了也就能找到机会慰藉一下了。

当天晚上,就像是前几天一样,在白子琰睡着之后,夜荒就催动术法,让他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

还是浅尝辄止的亲吻抚摸,夜荒并不敢去做太多。

等心里的火平复下来,他才坐在床边,抬头看向窗外朦胧的月光。

问题还没有解决。

他该怎么跟白子琰一起去那秘境里呢?

要不就直接告诉对方,他是跨越了时空,从未来回到他身边,只为了保护他才存在的人?

那肯定不行。

白子琰不会相信,或许还觉得他是个疯子。

而且白子琰嫉恶如仇,如果让他发现自己体内沾染着魔气,哪怕是一百个理由都不够申辩,他连机会都拿不到,就得直接让打入冷宫了。

所以到底该怎么办呢?

夜荒努力的思索,突然眼睛一亮,他觉得自己找到好办法了。

脸上重新露出笑容,夜荒又低头过去亲了亲白子琰,然后贴在对方耳边,轻笑着喃喃道:“师尊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您一个人身处险地,我会保护好您的。”

话音落下,夜荒重新躺回床上。

纠正了一下白子琰的睡姿,自己自然而然的钻进对方怀里,选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夜荒也跟着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先睁眼的还是白子琰。

夜荒紧随其后,抬头就看见了白子琰满脸迷惑的样子。

夜荒有些不解:“师尊,您怎么一大早就这副表情?是还在想段洵清的事情?”

“不是,这次是我自己的事情。”白子琰按了按额角,脸上的表情充满了疑惑。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纠结了片刻,才问道:“阿荒,这些天你睡在这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奇怪的感觉?”夜荒茫然的摇了摇头:“师尊您是指哪方面?”

白子琰再一次卡壳。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叹了口气说:“可能是我的错觉吧,这几天睡觉的时候,我都觉得睡得很沉。以前就算是睡着了,也会留一抹精神关注着周围。可是这几天都没做到。”

夜荒笑了:“可能是师尊您太累了,好好休息休息,估计就不会有这种事了。”

白子琰不置可否。

太累了吗?

上辈子经历了那些事情,然后生命戛然而止。这辈子重溯回来,又发现最好的朋友想害自己。

从某种角度来说,心里的疲惫确实是挺严重的。

不过能严重到这种地步?

白子琰分不清。

他总觉得有些奇怪。

不光是睡觉很沉这一点,包括那个刑讯了段洵清的人,都让他心里隐隐有种奇怪的感觉。

再一次看向夜荒,后者不等他开口,就伸手过来摸了摸白子琰的额头。

指尖触及的温度正常,夜荒才松了口气,他说:“师尊,我还担心您是不是染了什么病症。温度正常,应该没什么事。如果有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徒儿啊。”

白子琰怔了怔。

随即点头微笑:“好,一定会告诉你的。”

两人收拾好了自己,白子琰带头出门。他说:“不知那北海秘境什么时候能开,这几日差不多也要动身了。今天你跟我一起去找找明斐,把你托付给他,我出门也比较安心。”

夜荒挣扎:“师尊,真的不能再商量一下了吗?”

“不能。”白子琰拉下脸来:“其他可以随你,唯独这一点,不要跟我讨价还价。”

白子琰不给夜荒机会,直接拉着人到了陈明斐的住处。

性格板正的大师兄听了白子琰的话,立刻拍着胸脯保证,白子琰离开之后,自己绝对不会让夜荒踏出院子一步。

夜荒听的失落的不行,耷拉着脑袋,像是只被主人抛弃的狗狗。

陈明斐这人没什么心机,看到夜荒这么难过,他就想去安慰一下。

拍了拍夜荒的肩膀,他说:“师弟,你也别这么难过。分分合合都是正常的事情,师父又不是媳妇儿,几天见不到太平常了,习惯就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