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最新章节列表

军事历史小说《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主角分别是江小川沈淑云,作者“楚小墨”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唐弼被戳到痛处,顿时脸色涨红,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唐靖双目喷火,怒声呵斥,“江小川,你放肆,谁给你的狗胆,竟然敢这样跟我爹说话”“来人,给我把他们打断腿扔出去”江季云慌了,一咬牙,放下拐杖艰难地跪了下去“大哥息怒,都是我管教无方,您责罚我吧”“小川,快向舅舅道歉,你舅舅不帮忙,我们就真要无路可走了”江季云哭着说道“哈哈哈哈……”唐弼森冷大笑,“江小川,和你爹一样,跪下来求我,我可以作保……

小说: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

作者:楚小墨

角色:江小川沈淑云

小说《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是网络作者“楚小墨”写的一本军事历史小说。以下是《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内容概括:“大哥息怒,都是我管教无方,您责罚我吧。”“小川,快向舅舅道歉,你舅舅不帮忙,我们就真要无路可走了。”江季云哭着说道。“哈哈哈哈……”唐弼森冷大笑,“江小川,和你爹一样,跪下来求我,我可以作保帮你们借到银子…

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

第4章 免费在线阅读

唐弼被戳到痛处,顿时脸色涨红,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

唐靖双目喷火,怒声呵斥,“江小川,你放肆,谁给你的狗胆,竟然敢这样跟我爹说话。”

“来人,给我把他们打断腿扔出去。”

江季云慌了,一咬牙,放下拐杖艰难地跪了下去。

“大哥息怒,都是我管教无方,您责罚我吧。”

“小川,快向舅舅道歉,你舅舅不帮忙,我们就真要无路可走了。”江季云哭着说道。

“哈哈哈哈……”唐弼森冷大笑,“江小川,和你爹一样,跪下来求我,我可以作保帮你们借到银子。”

“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你江家祖宅必须给我。”

“我要用来养猪,养狗,因为你江家人等,皆是猪狗。”

江季云脸上的期许瞬间化作乌有,绝望到了极顶。

江小川目欲喷火,上前扶起江季云。

“爹,你快起来,用不着求他。”

然后看向唐弼道:“无需你作保,银子我自会弄到。”

“刘文彦打断我爹一条腿,我自然会亲自打回去。”

“你今日对我们的羞辱,我也一样会如数奉还。”

江小川一字一句地说道。

“狂妄。”唐弼不屑地训斥,“你算什么东西,还想打断刘文彦的腿?”

唐靖在一旁插话:“爹,这败家子还在沈大学士面前放狠话说考上国子监榜首呢!”

沈文哈哈大笑:“这事我也听说了。”随后他看向江小川:“一个月之内,你说出去的这几件事情,要是都能做到的话,那五万两我替你出。”

“要是做不到,你娘的坟我就要迁走,你娘的灵位我也要拿走。”

“唐家与江家,再无任何瓜葛。”唐弼说道。

“呵!”江小川玩味地淡笑,“那你就准备好银子吧。”

扔下这句话,江小川扶着江季云离开了唐家。

一出了唐家大门,江季云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芷柔,都是我没用,连带江家祖辈受辱不说,现在连你的坟茔和灵位都要保不住了。”

“呜呜呜……”

江小川看着江季云,不由有些心疼,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见他是何等的悲伤。

今天的他,可谓是尊严扫地,被人践踏到了尘埃里。

这都是自己酿成的啊。

“爹,你别哭了,我不是说气话,是真有办法解决。”江小川劝说道。

江季云摇摇头,依然没把江小川的话当回事。

“你的伤还没好利索,多在家歇歇,银子爹会想办法。”

这儿子能灵光乍现,说出几句漂亮话,但一个月内筹措五万两,他绝对不会相信。

……

回家之后,江季云又出去想办法筹银子。

而江小川也正式开始实施他的计划。

只是这计划,要的启动资金有点多。

“杨管事,我家还有多少钱?”江小川背着手,找到了账房管事杨忠。

杨忠顿时如临大敌,提高了警惕。

“回少爷,家里哪还有钱啊?都……都被花光了。”

他很想说是被你败光了,但终究没敢真说出来。

江小川哪里肯信,“怎么可能会没有?快给我取一千两来,我有大用。”

“难道,你要我自己动手不成?”江小川摆出了纨绔少爷该有的威风。

“少爷,江家现在除了这宅子,真的一文钱都没有了,不信我给你看账本!”

杨忠说着取来了账本。

江小川将信将疑的打开,一看还真是这样。

这货还真能败家啊!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启动资金怎么赚钱。

将账本还给杨忠江小川就离开而去。

杨忠狐疑着起身,竟然看到江小川溜进了江季云的房间。

他顿时大惊失色,“不好,这败家子少爷……该不会是要偷房契吧?”

……

一个时辰后,江小川匆匆返回,然后叫来了家仆邓建。

“小建建,本少爷见你骨骼清奇,定是能成大事之人。”

“所以,本少爷有一个重要任务要交给你,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接了。”江小川笑吟吟地说道。

邓建闻言,激动得面色通红,浑身发抖。

少爷真是慧眼识英雄啊,我邓建缺的不是能力,是机会。

“多谢少爷器重,小的愿意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本少爷果然没有看错你!”江小川拍拍邓建的肩膀说道,“你悄悄的去,把全京城的芒硝都给我买下来。”

邓建懵了,以为自己听错了,“全……全京城的芒硝?”

“对!”江小川笃定地说道,“不止如此,还要把所有芒硝商人手里未来三个月的订单都要包圆了。”

“少爷,你要买这么多芒硝干嘛?”邓建不解地问道,“还有,买这么多芒硝可要不少钱,咱们家里已经没钱了。”

“谁说没钱?”江小川说着,拿出了一大沓银票,看样子得有上万两。

邓建顿时怔住,“少爷,你……哪来这么多银子?”

转瞬他就脸色煞白,“少爷,你真偷了房契?”

杨忠已经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邓建,并且让邓建监视着江小川年,所以他才会这般猜测。

“原来,少爷所谓的转性,不过是在演戏,暗地里还有更荒唐的图谋。”邓建暗想。

“少爷,小的不敢,老爷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的。”

邓建跪在地上,浑身抖若筛糠。

江小川顿时脸色狠厉,威胁道:“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打死你,然后告诉我爹,是你偷的房契。”

“实话告诉你,我买芒硝是要制冰,肯定能大赚一笔,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制冰?少爷您别逗小的了,冰哪是人力能制出来的。”邓建哭丧着脸说道。

他已经开始怀疑,江小川是脑子出问题了,正常人会有这种想法?

“狗奴才,你答不答应?”江小川怒了,举着大棒威胁道。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