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徐岁宁陈律)分手后,前任发疯了最新小说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分手后,前任发疯了》,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徐岁宁陈律,故事精彩剧情为:徐岁宁本来很困,但还是又睁开了眼睛她不知道陈律为什么会跟她提到周意但他显然是给他自己和周意留了一条后路的,说是报复周意,也不见得,更像是让她长个记性那谢希提到的周意怀孕的事情,应该也不是真的徐岁宁当时就觉得周意嫁给一个老头很是奇怪毕竟有陈律这样的前任在前,犯不着去找一个年纪大的而且她应该也不缺钱,陈律对她那么大方,她应该捞到不少钱了她今天找你做什么?徐岁宁坐起来陈律道:\”借钱……

小说:分手后,前任发疯了

作者:仅允

角色:徐岁宁陈律

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仅允”写的《分手后,前任发疯了》。主要讲述的是:谢希说:“好一点了?”徐岁宁说话也没有什么力气,勉强朝她扯起个嘴角:“嗯。”谢希说:“这伤口深,估计得留疤。”徐岁宁微微皱眉,伤在这个位置不太好,要是留疤的话,以后穿一字肩可能都不太好穿了。谢希安慰道:“毕竟也是因为陈律,你才遭的这罪…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

第39章 免费在线阅读

谢希跟陈律聊完,看了她两眼,见她虚弱,又在休息,就没有打扰她,走了。

第二天中午,她带着鸡汤过来时,徐岁宁正好在换药,谢希也就看见了她触目惊心的伤口,泛着红,伤口还有点裂着,由于血小板的凝血功能,里头还有些干涸了的血迹,被护士一一擦干净。

徐岁宁还是只能躺着,保持一个姿势不动。

护士换完药以后,替她把床摇起来了些。

谢希说:“好一点了?”

徐岁宁说话也没有什么力气,勉强朝她扯起个嘴角:“嗯。”

谢希说:“这伤口深,估计得留疤。”

徐岁宁微微皱眉,伤在这个位置不太好,要是留疤的话,以后穿一字肩可能都不太好穿了。

谢希安慰道:“毕竟也是因为陈律,你才遭的这罪。让陈律给你想想办法,他做手术应该懂祛疤问题。”

徐岁宁张了张嘴,到底是没有开口说自己不是为了救陈律。

说了也没人信,只会觉得她嘴硬。

那段监控视频今早她也看过了,确实像她在死死护着陈律。如果她不是当事人,也只会想到这是一出舍己为人的戏码。

但其实是因为那边空间过于狭小,她被堵在里面无路可退,人家但凡转头,她就成为下一个目标了,不得已才跑的。谁又能想到那男人还是把注意力转到了她身上来。

人一旦倒霉起来,真是什么事都能落到自己头上。

不过要捅的是陈律,那就是心脏的高度了,指不定还真会出意外。

陈律现在挂了,她爸的后续就没着落,所以她又觉得又挺幸运,没伤到陈律。

徐岁宁在心底叹口气,又开始犯困,勉强忍着困意着喝掉谢希喂过来的鸡汤。

喝到一半的时候,穿着白大褂的陈律走了进来。手上还有本登记表,徐岁宁没看表,也猜到现在是上班时间。

谢希回头看了他一眼,道:“不是在上班?”

“刚在楼上通知完病患明天手术的事情,正好路过,就进来看一眼。”陈律看着徐岁宁,见她一副眼皮直往下耷拉的模样,说,“别喂了,让她睡吧。”

“那怎么行?多喝点才能尽快把身体养好。”

陈律微哂:“您的手艺,人家也不想喝。”

徐岁宁再困,还是打起精神说:“阿姨,我没觉得不好喝。”

谢希说:“没事,你睡吧,他一直就是这副死样子。”

陈律看了两眼徐岁宁,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谢希也没有待多久。

再等到傍晚,徐岁宁因为翻身牵动到伤口而痛到掉眼泪的时候,陈律来了。

陈律顿了顿,说:“疼?”

她觉得他净说些废话,偏头没有理他。

陈律走过来看了看她的伤口,说:“再等个三五天,应该就不会这么疼了,一个星期左右能愈合,扎得也没有那么深,就是那天血流了不少。”

徐岁宁说:“受伤得不是你,所以你才能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陈律挑眉道:“你这话倒说的像是我不上心。”

他上心了才有鬼呢,也没有见他替她做什么。在他眼里她应该是“救命恩人”,但徐岁宁可没感受到半点关于“救命恩人”的优待。

陈律进了她病房的洗手间,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出来时端着水给徐岁宁擦身子。

徐岁宁倒是想稍微冲一下澡,但是条件不允许,昨天也没有擦拭。

陈律脱她裤子的时候,她的反应有点大,就是不肯。

“没什么可害臊的,你身上哪儿我不熟?”陈律道,“老实点,身上已经是一股馊味,再不清理臭气得熏天了。”

“那喊护士过来。”

陈律眉梢微挑:“我在这儿,找什么护士?”

他还是替她扒得干干净净。

徐岁宁正要开口说门锁坏了,护士就推门走了进来。

她只看见男人一只手握着女人的一只脚腕,至于大腿上边被男人挡着,看不见。不过女人的裤子底裤这会儿正挂在椅背上,到底是一副什么场景,也可见一斑了。

陈律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护士连忙红着脸退了出去。

徐岁宁怕的就是被人撞见,此刻心如死灰,“你非要这样,这会儿被人看见了。她要是一传,医院里都是这事了。”

陈律拧干毛巾:“想开一点,我们本来也不清白。”

“你身边有那么多女人,他们肯定要觉得我是你小老婆。”徐岁宁还是不想把他俩这点关系闹得人尽皆知。

陈律道:“上次出差,不少人见过你,大家都认为你是我的追求者。所以这次不管护士那怎么传,没人会觉得你是小老婆,最多觉得你是过分喜欢我。”

徐岁宁沉默了一会儿,说:“就算人家觉得我过分喜欢你,但是你扒我裤子做什么?人家肯定要觉得我们有关系。”

陈律闻言认真打量了片刻她的神情,意味不明说:“你想要身份?”

陈律把干净的裤子给她换上,这个过程当中一直安安静静,换完后直起身子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她两眼,道:“我觉得,维持现状也挺好。当男女朋友,反而有了枷锁。你怎么想?”

徐岁宁明白陈律的意思,他这是不想因为这点恩情,就被她给粘上了。

不过恩情本来也就是被他误会才有的。

她说:“我也觉得维持现状挺好。但是今天护士小姐看见了,你去解释。”

陈律说:“行。”

上边他擦的没下边仔细,等弄完,他就被徐岁宁催着去跟护士解释清楚,几分钟后陈律回来,手上还提着吃的。

徐岁宁看他把外卖包装一一拆开,然后端碗坐在她边上给她喂小粥。

粥太素了,素得她一点胃口都没有。

陈律皱眉道:“张嘴。”

徐岁宁说:“我不饿。”

“这些喝完,给你一万块。”他说。

徐岁宁愣了愣,这也没有必要跟钱过不去呀,到底是张嘴喝了,这一喝,发现味道倒是还不错,一碗也就很快见底了。

徐岁宁意犹未尽,说:“这是哪一家店的?有点好喝。”

陈律淡淡道:“我奶奶煮完,让司机开车送过来的。”

“奶奶手艺真好。”徐岁宁由衷夸赞道。

陈律闻言看了看她,然后弯腰下来,伸手理了理她的头发,说:“我尝尝。”

徐岁宁觉得陈律的吻技,简直炉火纯青。

她想了想,说:“不觉得有细菌吗?”

陈律被她问的一顿,然后进洗手间漱口去了。

当天晚上他一个一米八几的高个,就缩在一张一米五的沙发上,徐岁宁问他几点回去。

他琢磨了片刻,心不在焉的道,“等你睡着吧。”

只不过徐岁宁半夜醒来,喊护工的时候,陈律却还在,听到她的声音从沙发上翻了起来,问:“怎么了?”

“想上厕所。”她小声说。

徐岁宁下半身能正常走动,不需要用尿壶,前几次都是护工扶着她去的。护工也是个女人,她没有不习惯,换成陈律,她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徐岁宁也不敢直接坐在医院的马桶上,会悬空一些,陈律全程给她借力,水声响起的时候她脸红了,不过他倒像是什么也没有听见一样,半点异样都没有。

这样当然是最好的,陈律要是微微挑眉,她可能会更加不好意思。

等她上完厕所,他又扶着她躺好。

“你怎么还没有走?”

陈律道:“我走了你这边能方便?”

“我可以找护工。”

“你的护工可兜不住你这体重。”陈律道,“平常上厕所怎么上的?”

“也这样。”就是自己使的力气得更多,伤口也更痛。

陈律察觉到她的意思,“就忍着?”

徐岁宁没做声,默认了。

“上完了然后自己一个人因为疼偷偷掉眼泪?”陈律反问道。

徐岁宁说:“这不是我身边没有其他男人,而且你还要上班,总不能时时刻刻打扰你。过两天我打算自己请一个男护工。”

陈律顿一顿,视线盯着她:“没发现我总来你这边转悠?徐岁宁,麻烦别人你还不如麻烦我。我办公室过来,也就几分钟。再者,请一个男护工听你撒尿你好意思?”

徐岁宁被他说的很不好意思,她本来还以为他觉得这没什么呢。

陈律做完在手术,几乎没睡觉,刚刚也没有休息多久,很快倒在沙发上继续睡觉去了。

徐岁宁自己倒是看了一会儿手机,才再次入睡。

护士一大早过来的时候,推开门,再次在徐岁宁的病房里面看到陈律,床上那位还睡着,陈律已经洗漱完毕,打算去办公室。

见到她,陈律朝她淡淡颔首。

护士又想起昨天他一只手握住徐岁宁的脚腕,而且给人家擦拭身体,明明亲密,可转头又说跟她没关系。

她其实觉得,徐岁宁跟陈律或许离在一起也不远了,这么一个对自己好的女人,没有人会错过。

当天下午谢希跟陈律奶奶一块过来的时候,护士就猜大概会发生点什么。

尤其陈律奶奶,满脸笑意的给徐岁宁送了粥。要喂她时,谢希朝护士说:“麻烦你把陈律叫过来。”

陈律在看到陈奶奶时,目光微微变了。

陈奶奶笑眯眯的朝陈律招手道:“你的人,你自己来喂。”

“嗯。”陈律没什么情绪的应了一声,接过她手里的碗,坐在了徐岁宁的床边。

徐岁宁觉得他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也难免有些紧张起来。

陈奶奶和蔼的从包里拿出一个首饰盒来,道:“宁宁,你这次帮了阿律,奶奶总是要谢谢你的,但奶奶老了,不懂时尚,只能拿一些老旧的东西过来送你,希望你不要嫌弃。”

她说完话,就把首饰盒给打开了,里面是一条项链,中间有一块不小的深蓝色宝石,只不过做工看上去确实有年代感。

“奶奶给你戴上。”她继续和蔼的笑着,弯腰替徐岁宁戴项链。

徐岁宁莫名有一种不安心的感觉,她抬头看了眼陈律,只见他满脸复杂,情绪显然不算好。

谢希则是站在一旁一脸笑意。

陈奶奶戴完,又仔细的上瞧瞧下瞧瞧,打量了好一会儿,然后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宁宁这丫头长得就是好看,这项链被她戴着可一点不显老气。阿律,你来说说,是不是很好看?”

陈律沉默了好一会儿,“嗯”了一声。

谢希笑道:“宁宁,这项链当时周意可是求着要,你奶奶都没送,看来还是你合她老人家的眼缘。”

谢希这句话,几乎是给徐岁宁敲响了警钟。

这项链绝对意义重大,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陈律,后者这会儿有点走神。

“奶奶,我真的不能要。”徐岁宁说,“这个太贵重了,放我身边也不安全,指不定哪天就被偷了。”

陈奶奶道:“被偷就被偷了,奶奶送给你,那是你值得。”

徐岁宁抿着唇不做声,陈奶奶这个人看似和蔼可亲,其实气场很强,很明显是那种说一不二的性子。

谢希意有所指的道:“你以后有什么事,直接过来求你奶奶就成。奶奶既然送你,收着就是了,她有的是钱。”

徐岁宁只能硬着头皮收下了。

陈律淡淡说:“您老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回去休息吧。”

陈奶奶道:“也是该回去了,你送我下去吧。”

等两个人进了电梯间,陈奶奶就率先开了口,说:“这姑娘我瞧着还行,又这么为你,你们该发生的也都发生了,处一处试试看吧。”

陈律道:“我跟她大概率走不到结婚那一步。”

“不试试怎么知道?”陈奶奶道,“之前我也同意你和周意,你们走到那一步了么?我老婆子喜欢,你就替我老婆子试试,爱情这东西,也说不准的。”

陈律抿起唇,没有说话。

“再者,你现在要再娶一个喜欢的,几乎没有可能。”陈太太道,“陈家男人都冷血,你爸你叔叔你爷爷,没有一个是重感情的,所以找一个长辈喜欢的,也不是坏事。”

陈律点点头:“听您的,您老人家喜欢,我没有什么不可以试的。”

陈律把陈奶奶送到车上,才抬脚往回走,看到谢希时,脸上有几分冷意:“您也太心急了。”

那天他们聊,陈律虽说可以跟徐岁宁以结婚为目的正式恋爱,但后面那句不喜欢与前面半句相比,是先扬后抑,看似愿意,实则还是没同意。

谢希那天说随他,没想到直接请了陈老太太。

老太太这两年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陈律虽说不见得是一个孝顺的人,但也是尽量什么事情都顺着她。毕竟当初不是她努力打下了陈家的江山,陈律现在的日子必然不会有现在好过。

谢希听了陈律的话,淡淡道:“我只是为了帮你往前走,一直记着个旧人算是什么事。有了新人,放身边待个几年,自然而然也就把前面的人给忘了。”

陈律没有再说话,面无表情的从她身边给绕了过去。

谢希看着他的背影,去的不是徐岁宁病房那条路,而是办公室。

她扯了扯嘴角,现在陈律是不满意,只是希望到时候别有哭的时候,她有种直觉,徐岁宁只要在陈律身边待个两年,他身边就不会换新人了。

谢希再次回到徐岁宁病房时,她已经把项链给收了起来,见她过来,连忙把项链连带首饰盒一起递给她。

“阿姨,我真的不能收。”徐岁宁苦口婆心的说,“我怕我戴着这个,到时候遇上图谋不轨的还得再挨一刀。”

谢希笑道:“怕戴着不安全,你就自己收起来好了。怎么着也是a市市中心一套房,以后遇到事情卖了急用也是好的。”

徐岁宁也就实话实说了:“阿姨,我其实是不敢琢磨奶奶的意思。”

“她老人家就一个意思,想让你跟陈律好。”谢希道,“当然,阿姨也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待在他身边,他是许了你什么的。只不过他能给的,阿姨和你奶奶都能给。”

徐岁宁心头猛的一跳,有个念头冒出来:陈律总是用徐父来威胁她,那么陈奶奶会不会比陈律要保险靠谱很多。

谢希道:“只要你试试,不管最后你跟陈律好不好,阿姨这边都不会亏待你。实话跟你说吧,阿姨也不是非要你当我媳妇,只是陈律心底的周意,阿姨总得连根拔起。你为他挡了一刀,陈律对你还是不一样的,指不定他就喜欢你了。”

徐岁宁明白她的意思了,只是要她试试能不能让陈律的心思从周意那里移开。

晚上陈律下班过来的时候,徐岁宁就主动跟他说了这件事:“你妈想撮合我们。”

陈律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怎么想的?”

徐岁宁说:“其实我是挺有好处的,不过我不太想。我觉得保持现状就挺好的。”

陈律没有再开口,这一天徐岁宁觉得好受多了,躺在床上在看一部爱情片,只不过国外电影动不动就大尺度,女生的叫声让她尴尬的把声音给关小了。

陈律平静道:“不看了?”

“电影里面太夸张了。”她讪讪。

陈律安静了好一会儿,说:“你平常比这还要夸张。”

徐岁宁:“……”

陈律道:“随便动一下就哼哼唧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

徐岁宁就不说话了,受伤的时候聊这个话题,陈律要有点想法,倒霉的是她自己。

她把手机给关了,病房内彻底暗下来。

她却听到陈律说:“要不然试试?”

徐岁宁在黑暗里眨了眨眼睛,然后说:“不要,我胆子小,不敢的。”

“你父亲那边,我跟你签合同,不会为难他,这辈子也会负责他所有的花销。”陈律说,“这样愿不愿意试一试?”

徐岁宁说:“合同可以我拟定吗?”

“可以。”

徐岁宁迟疑的说:“如果是试一试,你就不能对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我们得是平等的关系。这样可以的话就行。”

陈律道:“可以。”

徐岁宁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感受,似乎内心平静的很,反正都得待在他身边,当然是能越舒坦越好,是不是女朋友没有多大的差别。

而陈律提出这个,很大程度上,则是为了敷衍陈老太太。否则按照他自己的打算,从没有考虑过跟徐岁宁进一步发展。

第二天醒来时,徐岁宁就觉得尴尬了,看了陈律半天,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陈律看她一副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模样,挑了挑眉,说:“换个身份就不知道跟我怎么相处了?”

徐岁宁说:“你还是赶紧去上班吧。”

陈律走了以后,徐岁宁看了半天天花板,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她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张喻。

张喻信誓旦旦道:相信我,你们最多好三个月。

事实上,张喻还是高估了他们,他们好的时间远比三个月要少,她一句分手一说,陈律根本留都没留她,也没有半分情绪波动。

徐岁宁也是那会儿才知道陈律的试一试,就没有真试的打算,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心。只是为了跟长辈交差,随便处一处走个过场罢了。

但这都是后话了。

这会儿徐岁宁是觉得暂时不好判断。而张喻在得知她这几天没个人影是住院了以后,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看到徐岁宁中了一刀,整个人都急得跳脚:“那人有毛病吧,捅你一个路人甲干什么?”

徐岁宁说:“医院呢,你小声一点。”

张喻说:“你人都小了一圈了。”

徐岁宁前两天右手动都不能动,今天起码能抬起来了,已经好多了:“你也别担心了,也差不多快要好了。”

张喻下午约了朋友,到点了不得不离开。

过了片刻,陈律给她发消息说:要不要出去走走?

徐岁宁今天好多了,也确实想下楼,说好。

陈律回来给她撑了个外套,徐岁宁看到自己臃肿的模样,有些气馁的说:“要不然就不去了吧。”

“不会丑。”陈律劝道,“在医院里大家都差不多,没人注意你长得什么样。”

又淡淡说,“再者,你自己男人都觉得你不丑,能有什么问题?”

徐岁宁觉得他带入角色,快得不自然,她完全是为了那份合同,还不习惯,没有接话。

陈律看了看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两个人一直走到电梯口,突然遇到一位中年男人,对方看到他想打招呼,只不过在看到徐岁宁以后,明显的愣了愣。

“这是你女朋友吗?”对方神色复杂。

陈律点了点头,道:“腿脚问题又严重了?我送你回病房。”

徐岁宁心想你不是要带我下楼么,只不过他是医生,帮助病人也没有什么,她就没有开口,默默的站在原地等了他十分钟。

陈律回来牵她手的时候,徐岁宁开口问:“那个叔叔是谁啊?”

陈律随口道:“一个熟人的父亲。”

徐岁宁认真回忆了下中年男人的脸,然后跟记忆中另外一个人的脸重合了。

周意有男人的影子。

徐岁宁想了想,说:“我认识的熟人,你就直接说不好么。要试一试,难道不该坦诚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4:05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