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真阿真(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免费阅读无弹窗_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萧真阿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超级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主角是萧真阿真,是著名作者“寸寸金”打造的,故事梗概:“婶婶让我来帮忙”心里有了决定,萧真反倒是放开了,微笑了下后,接过韩母手中的饭碗转身离开也拿了饭碗出来的柳如惠与韩母互望了眼“娘,我们方才讲的话,她应该没听到吧?”“看样子是没走吧”萧真进来时,听到婶子还在夸着自己是如何的好,她看到韩家父子一个个都沉默着哎,她的婶婶啊想来,婶子的目的他们也是看出来了,也是,只要不是傻人,又怎会感觉不出来呢?放下了饭碗,萧真极是豪爽的对着韩父道:“韩大……

小说: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

作者:寸寸金

角色:萧真阿真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寸寸金”的热门书《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这是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天气是越来越冷。年关将近,村里的人都开始忙碌起来,养猪的开始杀猪,鸡鸭都开始宰杀糟制,村里的妇人都吆起来准备上镇里裁布给家人做新衣裳。萧真和萧叔叔在磨刀。这几天阳光不错,萧真准备在过年前再上次山打点猎卖些钱…

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

第9章 免费在线阅读

萧真走到萧婶子面前,蹲下抱着她,轻轻道:“婶子,你也看到了,韩大娘的那眼神,她虽然在笑,但笑意从未达眼底。明显是不喜欢我们的,那我们干嘛热脸贴冷屁股,是吧?”

“什么笑意未达眼底,你笑难道还用眼晴笑啊?哎哟,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啊?”

“我……”

“再说,你管她那么多做什么?等你嫁过去了,别甩她就是了。这婆媳不都这么过日子的吗?”

萧真:“……”摸摸鼻子后道:“总之,我不嫁韩家的人。”她下得了田,上得了山,吃得了各种苦,可是,她受不了那份嫌弃,还是极为礼貌的嫌弃,那份隔应,还是微笑式的膈应,上辈子某个午后,她闲来无事算了算成亲十年来韩子然跟她说的话,握草,竟然只有一百零八句,哎,难以言表啊,郁闷啊。

天气是越来越冷。

年关将近,村里的人都开始忙碌起来,养猪的开始杀猪,鸡鸭都开始宰杀糟制,村里的妇人都吆起来准备上镇里裁布给家人做新衣裳。

萧真和萧叔叔在磨刀。

这几天阳光不错,萧真准备在过年前再上次山打点猎卖些钱。

“我看还是别上山了。”萧叔叔挺担心的:“大冬天,也没多少猎物。银子也存了不少,够我们生活了。”

“反正也没什么事,就上山看看。”萧真看了眼在边上撸着南瓜籽还在跟她生气的婶婶:“婶,我们再存点钱,年后我想去镇上看看有没有什么铺子可以租的。”

“看铺子做什么?”萧叔叔和婶子异口同声问,见萧真嘻嘻朝自己笑,萧婶子这脸一时倒有些沉不下去了:“快说,你要干什么?”

“做点小生意吧。至于做什么,还没想好。”萧家没什么家传秘方,也没什么特长的,一时她也想不出来做什么。

“小生意?”萧婶子和萧叔叔在这方面压根不懂,只知道要花不少的钱:“那得多少钱?”

“我也不知道,等我打猎回来,我就去镇上看看。婶,不生我气了?”

萧婶子白了她一眼,颇为可惜的道:“那韩家三弟几天前就上乡里应试去了,算算日子这几天也该回来了。听村长说这一次秀才他极有可能考上,这要是考上了,韩家的赋税都能免掉,朝廷还有捐赠呢,你要是成为了他的二嫂,生活该过得多舒服啊。”说完,重重的叹了口气,让萧真这么一闹,不管她做什么,韩家也不会同意她进门的。

萧真只能装着傻笑了下,拿起猎具,背好竹篓:“叔,婶,我上山了,可能很晚才回来,别等我。”

她与韩子然的成亲之日早已过去多日。

韩子然必然是中秀才的,可这与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就算他日后成了权倾一时的相爷,也跟她没关系。

呵,她的命运已经改变。

叔婶的命运也只会越来越好,前世那些旧事,不留恋,不纠结,一笑了之罗。

萧真脚步轻快的朝山里走去。

走到半山腰时,晴好的天空竟然下起了细雨来。

萧真忙到一颗老树下躲雨,不经意远眺,却发现塘下村的上空竟还是晴空万里,她不禁喃喃:还真是十里不同天啊。

萧真往荆棘丛里钻,目光也开始凝起神来,下雨天影响视力,但同时也容易捕获猎物,为了她的铺子,为了她美好的未来,今天最好能捕几只活的去卖。

雨持续的下着,甚至越下越大,只不过一个时辰,竟然已是倾盆大雨。

回去也肯定被淋湿,再说她也不想两手空空回去,想到离这里不远有个山洞,平常村子里的猎人遇到下雨都会在那山洞里躲躲或者做休息之用,萧真赶紧往山洞方向跑去。

等到山洞的时候,萧真早已全身湿透了,不得已,只得先把衣裳脱下,拧干,就在她要脱下里衣时,洞口走进了一人。

他望着她,她望着他。他们彼此深情的凝望,呸——

萧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碰上韩子然,再看韩子然,一身的衣裳也已湿透。

韩子然的清冷的面庞微微一红,忙别过脸道:“避个雨。”说着,就笔直的站在洞口,背对着萧真。

萧真反倒没有韩子然的不自在,她对他的羞涩和倾慕早已在上一世就磨光了。她不怨恨他,已是她心胸宽大。

只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想来应该是他赶考回来之时也碰上这雨了。

“有火折子吗?我的被雨水打湿了。”萧真问道。

“我没带。”韩子然的声音有些粗,少年人的变声期在此刻很明显。

湿衣穿在身上难受,有外人在,又不能脱掉晾晾,萧真只能干坐着发呆,看这雨势是一时半会停不了了。

风带着雨丝吹进洞里,冷得让人发抖,但她的身体向来很好,因此萧真也没在意,只是靠在石头上望着韩子然的背影。

韩子然的背影虽然挺拔,但还有着属于十六岁少年人的单薄,连身高都比同龄人矮了几分,不过,不出三年,待他身体长开之时,却像是有着磅礴的力量,不仅高出同龄人许多,连模样也更俊俏了,当然,冷淡内心却硬是装出温和外表的技能也到了登峰造极之地。

她清楚的记得,在上一世,离过年还有20天的时候,韩子然考上秀才的喜讯传来,韩家人热烈庆祝,却独独没有告诉她,将她一人排斥在外,甚至那天还故意让她回了婶家。

韩家人对她不好吗?不,她吃的穿的用的,他们都没有苛待,但那种从内心里对她的讨厌,那种看她的眼神,仿佛她是瘟疫似的,没人会明白当一个人嫌弃另一个人,那眼神是多么的伤人。

“你没事吧?”温和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萧真竟看到了韩子然正担忧的看着她,担忧?这个万年表里不一的男人,咦?萧真眯着眼望着他:“你怎么突然年轻了好多?”

什么叫他年轻了好多?韩子然伸出手摸了摸萧真的额头,拧起了眉。

“你冷冷淡淡的眼神呢?”萧真直起身子眯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竟然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担忧?开什么玩笑,这个男人会担忧她?

“什么?”韩子然一时没明白萧真话中指的意思。

不想萧真双手突然捧住了他的脸,更是凑近他困惑的道:“你那看着温和,其实骨子里比谁都冷的脸去哪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