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原始:捡到一个野男人(薛小苒古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越原始:捡到一个野男人最新章节列表

以薛小苒古木为主角的穿越重生小说《穿越原始:捡到一个野男人》,是由网文大神“千墨”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咔嚓”踩断枯枝的声音从山脚边传来,薛小苒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转头看了过去山脚边的杂草丛后,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手里拄着一根长木棍,缓慢而艰难地移动着薛小苒眼睛一亮,一脸惊喜交加,“……你、你、你跑去哪了?快给我吓死了”她激动地朝他跑过去男人的动作顿了一下,眼珠朝声音来源处微微转动,他上哪去了?当然是趁着她不在的时候,找地方上茅厕去了,只要不是圣人,谁能离开五谷轮回之所“你怎么到处乱跑呢……

小说:穿越原始:捡到一个野男人

作者:千墨

角色:薛小苒古木

火爆新书《穿越原始:捡到一个野男人》是由网络作者“千墨”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小说内容概括:林子里的光线已经开始昏暗,谁都知道,黑夜中的森林比白天的危险系数更高。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趁着太阳没落山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安全度过一夜,然后再想明天的事情。那片空地不算远,薛小苒跌跌撞撞跑出林子后发现,那里有一条挺宽的河流,绕过一片杂草丛便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薛小苒脸上浮现喜色,她爷爷说过,在…

穿越原始:捡到一个野男人

第2章 免费在线阅读

西落的太阳还残留着小半边红色的光晕,近处的林子却已经渐渐陷入黑暗中。

“……我,该怎么办?”

薛小苒嘴里发苦,干咽了口唾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胳膊,踩着一旁的枝桠慢慢站了起来。

她刚才看见左面的山脚边有一片比较空的平地,那里好歹不全是树木,趁着天还没全黑,她想到那边看一下。

落地后,手心有些火辣辣的,这棵树的树皮很扎手,一上一下她的手心就红了一片,她喘了口气,顾不上那么多,抬脚朝刚才看好的方向跑去。

林子里的光线已经开始昏暗,谁都知道,黑夜中的森林比白天的危险系数更高。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趁着太阳没落山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安全度过一夜,然后再想明天的事情。

那片空地不算远,薛小苒跌跌撞撞跑出林子后发现,那里有一条挺宽的河流,绕过一片杂草丛便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

薛小苒脸上浮现喜色,她爷爷说过,在深山老林里迷了方向,只要找到河流,然后沿着水流的方向走,迟早能找到人的踪迹,无论是哪个时期,人类都有依水而居的习性。

天色越发阴暗,薛小苒甚至听到了猫头鹰“咕咕”的叫声,在空旷幽暗的山林间显得有些瘆人,她立即收起那一丝喜悦。

距离河流不远的地方,有座不算高的山,山体看起来有些影影绰绰,薛小苒思考了一下,决定到山边寻一处山洞或者背风的地方躲一晚上。

定下主意,她抬脚就朝那边走去,河岸边的路很不平坦,高高低低的碎石灌木占了很大一片,薛小苒不得不拐到离河边近的岸边行走,她小心避开水坑和湿润的草地,连跳带蹦的一路穿行。

“……咦?!”

薛小苒跨过一个水坑后,看到河岸边上似乎有一个可疑的白色物体,一半在岸上,一半还在水里。

好像是个……人?!

薛小苒的眼睛顿时睁得像铜铃一样大,不过,随即又半眯起眼睛。

没错,是个人!

上半身在岸上,下半身浸在水里,白色的衣摆还随着水流飘动着。

但是,那是死人?还是活人?

薛小苒头皮一麻,紧张地咽着口水。

此时,四周的光线昏沉沉的,周围的树木在晚风中婆娑起舞。

“……喂?”

她没敢靠近,先轻轻喊了一声。

没人回应。

“……喂?那个,你,还活着吗?”

她加大了声音,可感觉四周似乎有回音,晚风带着寒意吹拂在她身上,薛小苒的身体抖了一抖。

依旧没人回应。

薛小苒谨慎地看了几眼,翻过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装着红色液体的小瓶子,那是她自制的防狼喷雾剂。

任你是人是鬼,碰到变态辣的喷雾剂,也要你口水鼻涕横飞。

薛小苒定了定神,拿下瓶盖,小心戒备着走了过去。

那人穿着一身长长的白色袍子,袍子上有几道淡淡的血迹,脸被一头湿哒哒的长发遮挡住。

是个女的?

薛小苒心中稍安,又走近两步,随手捡了一根枯枝轻轻戳了戳地上的人。

没反应,不是真的死了吧?

薛小苒心里开始发毛。

不过,她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现那人的背部还有点起伏,顿时松了口气,在这广袤静寂的森林里,要是能有个人跟她作伴,多少会感到安心些。

扔下手里的枯枝,放好喷雾剂,蹲了下来,伸手扒拉开覆盖在那人脸上的长发。

“妈呀——”

一张血肉模糊的脸,把薛小苒吓得一屁墩坐到了地上,屁股冰凉的湿意又让她立时跳了起来。

一连后退了几步,才拍着胸脯惊魂未定地停了下来。

尼玛,姐要是有心脏病,估计这会就得躺下了。

那是个男的,胡子拉碴,脸上伤痕累累,好像是用鞭子抽出的印子,一道道的,青青紫紫红肿一片,有的伤口还在冒血。

我的天呀,谁那么恶毒,居然拿鞭子抽人的脸,薛小苒揉搓着双臂冒起的鸡皮疙瘩。

屁股一片冰凉,刚才她坐到了一洼水坑,薛小苒心里暗骂一句。

镇定下来后,她再次走近那人,蹲下后伸出手小心轻拍他的肩部,“……喂,你醒醒,醒醒,能听见我说话么?”

他浑身湿漉漉的,身上似乎没了温度,喊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

薛小苒犹豫半响,他再泡在水里,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一咬牙,俯身抓住他的两边肩膀,用力把他翻了起来。

亏得她身材有点分量,所以也有两把子力气,要不然,真抬不起这么大块头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很瘦。

没错,男人很瘦,肩膀的骨头都硌了她的手。

把他翻过来以后,薛小苒发现,他怀里抱着一根碗口大小的长形圆木。

他是靠着这根木头才漂浮到这边的吧。

男人脸上一片青紫,鞭痕交错,脖子下的衣襟半敞着,露出大片的肌肤,那上面也有着一道道的伤痕,凸起的锁骨下,肋骨根根分明,瘦得只剩下一层皮包着了,只有胸口微微起伏证明这个人是活着的。

难以想象,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可怕的折磨,才变成这般恐怖的样子。

薛小苒心脏嘭嘭跳,蹲在地上有些踌躇,这一身鞭痕,他不会是个坏人吧?万一救了个坏人,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可是,见死不救好像也不对吧?

薛小苒脑子里乱糟糟的,有些拿不定主意。

“咕咕”树林内有鸟叫声传出,惊醒了犹豫不决的薛小苒。

她“呸”了自己一声,这么一个瘦不拉几又重伤不醒的人,她怕些什么,这人醒不醒得过来还是一回事呢。

当即不再犹豫,先费了些力气把那根木头从他怀里抽出来,男人抓得很紧,大约是求生的意识很强烈,所以晕过去也下意识地紧紧抓着。

调整好姿势,把湿漉漉的他背到了背后,薛小苒这才惊觉,这个男人非常高,背着他时,他的脚几乎是拖在地上的。

光线昏黄,薛小苒半眯着眼看路,走得跌跌撞撞,好几次差点把背后的男人摔了下来。

好不容易走到山脚边,她喘着气,累得不行。

薛小苒抬头四下看了看,黑漆漆的山体看不清哪里有地方可以让他们休息。

无奈之下,她朝山脚凸起的几块大石头走去,找到略微平坦背风的一面,把男人小心地放了下去。

他浑身冰凉,四肢无力下垂,似乎只剩一口气吊着了,薛小苒有些害怕,万一他死了,整个森林里是不是只有她一个活人了?

薛小苒连忙把背包拿下来,然后脱下防晒衣盖在他的身上。

一股冷意袭来,薛小苒的鸡皮疙瘩瞬间冒了出来,可是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拉开拉链翻找,她包里有旅游小药包,里面有头孢、胃药、止痛药和退烧药,还有一瓶开过的碘酊,都是在学校内常备的药,出门的时候就顺便带了。

她偶尔吃多了会胃疼,有时候不注意着凉了会姨妈疼,所以胃药和止痛药都准备了,退烧药和头孢是有一次发烧,学校的医务室开的,她烧退后就没吃,一直留着,碘酊是因为她磕破了膝盖自己买的,也没用几次。

“有伤口要先吃消炎药和止痛药。”

薛小苒很快翻找出来一个小小的花布包,那是她的小药包,找出头孢和止痛药,抠出胶囊,拿出包里剩下的大半瓶矿泉水。

她把男人的脑袋用背包垫了起来,然后试着给他喂些水。

“……喂,能听见我说话么?你醒醒,醒醒……”

薛小苒轻轻拍打着他的肩头,没有动静。

“……你喝点水看看。”

倒了点水进瓶盖,万一他喝不进嘴里,她可不想把水浪费掉,天知道,明天是不是就得喝河里的生水了。

想要避开他脸上的伤口,可是,那些纵横交错的鞭痕几乎爬满了他的脸,哪里有下手的地方,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捏开了他的嘴巴,把水灌了进去。

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她拿起水瓶小心地往他嘴里又倒了一些。

观察了一下,正想着要不要直接把药塞进去,那男人的眼皮似乎动了一下。

薛小苒顿时喜形于色,“喂!你醒醒,快醒醒!”

她的声音忍不住大了几分。

空旷的山林似乎都荡起了回音,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正紧张地环顾黑乎乎的四周,没注意到,躺着的男子眼皮已经半睁,诡异的瞳孔微微转动。

“……吓死宝宝了……啊!”

声音戛然而止。

薛小苒的脖子被人紧紧掐住,力道之大让她憋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4:22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