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最新章节列表

热门小说《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是作者“李想想”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乔烈武昭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黄行本寻思了好半天,才听明白眼前这个少年话里的意思实在是乔烈说话用词都太过古怪了,黄行本失笑摇摇头“这战事,和将士抚恤的问题,你们应该去军护府找谭将军,我虽也是一方父母,却也管不了你们的事”“军护府?”乔烈挠挠头:“我们现在下了战场,那就是大夏的普通的子民,既然是普通老百姓,那还是归你这父母官来管,找将军干什么?”黄行本一愣,觉得这少年说的,竟然十分有道理想到平日里,那军护府什么事都要横插……

小说: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

作者:李想想

角色:乔烈武昭国

热门新书《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是由著名网文作者“李想想”所著的军事历史小说。文章简述:跟她们相比,荆秀儿纯洁的像一张白纸,乔烈觉得,他就算是有那么一丁点想法,都算是对这个女孩的亵渎。荆秀儿喜欢他,乔烈感觉的到,不过,以一个现代人的思想,对一个14岁的女孩,他真下不了手。虽然在这个地方,14岁已经可以嫁人了。荆宝山回来了,感觉到了家里气氛的凝重,等到乔烈表示想离开了,他心里不舍的同时,…

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

第14章 免费在线阅读

这是荆秀儿第二次问乔烈这句话。

乔烈这一次郑重的点了点头:“我要走了。”

荆秀儿没说什么,进了里屋又拿起了针线开始缝衣服。

小丫头心里难受了,乔烈知道,他不是真的年岁小,前世他都24了,也交往过几个女朋友。

跟她们相比,荆秀儿纯洁的像一张白纸,乔烈觉得,他就算是有那么一丁点想法,都算是对这个女孩的亵渎。

荆秀儿喜欢他,乔烈感觉的到,不过,以一个现代人的思想,对一个14岁的女孩,他真下不了手。

虽然在这个地方,14岁已经可以嫁人了。

荆宝山回来了,感觉到了家里气氛的凝重,等到乔烈表示想离开了,他心里不舍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在一起时间越久,乔烈的用词,奇思妙想,都越让荆宝山惊奇震撼。

就说他给几个兄弟们打造的假脚假手,甚至前些日子还弄出一辆轮椅来。

这都是从来没有人能想象出来的东西。

而且乔烈这小子,鬼精鬼精的,那个木匠沾了乔烈的光,有不少家里有残缺的人都来找他打造这些东西,

乔烈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一早就跟那个木匠签了契约。

木匠每卖出一个轮椅或一副手脚,就要分给乔烈三成的红利。

这契约是在给木匠轮椅图纸之前谈的,有了那木头手脚在前,木匠对轮椅这个一听就很高大上的东西更加有信心。

于是就同意了乔烈的要求。

他越是这样,荆宝山越是觉得他聪慧过人,将来必定不凡。

那他的女儿秀儿,就越是配不上他。

如今听到乔烈要走了,荆宝山虽不舍,却也不必担心秀儿会陷的更深。

“荆大叔,秀儿妹妹,如果没有你们,我乔烈可能早就死在那个山坡下了,”

乔烈从怀里掏出一张契约书:“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们的,这份契约书上写了大叔你的名字,以后每个月初,你就到张木匠那里去收银子,”

“就当是我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吧,我知道这些不够,以后若我乔烈发达了,也一定不会忘了你们。”

荆宝山知道契约的事,却不知道那上面写的是他的名字,这个魁梧的汉子急的直摆手:“这可使不得,若不是你,我打的猎物哪能卖那么多银子?你快收回去。”

“大叔,你就别推脱了,这轮椅好模仿,银子应该也拿不了几个月,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乔烈叹了口气:“哎,真后悔当初没学点有用的,早知道有这天,我学个做肥皂,香水也能发财啊?”

“好了,大叔,秀儿,天还早,我这就走了。”

荆秀儿这才从里屋走出来,手里拎着一个包裹,塞给了乔烈。

“这里面,是我给你做的鞋子和衣裳,你留着换。”

荆秀儿眼睛红红的,刚才应该是在里面偷偷哭过了。

乔烈伸手拍了拍荆秀儿的小肩膀,到底还是没抱上去。

没敢回头,乔烈背着包袱,拿着大刀,穿着一身新衣服,快速的跑下山去了。

到了镇里,来到了那几个老兵的住处,乔烈没进院子,站在门口大喊:“老子要走了,闯荡江湖去了。”

喊完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院门打开,独眼跟另外几人挤在了大门口,左右望望,也没看到乔烈的身影。

“小兔崽子,跑的真快。”

出了铁长镇,乔烈往安城的方向走,从那里上官道,沿着官道过几座城池,据说就能到安阳了。

走了两个时辰,终于看到了那座城池,乔烈没有进城,拐了一个弯就上了官道。

尽管他加快了速度,可天黑的时候,还是没能到下一个城池。

这古代可没有路灯,大路上黑漆漆的一片,寒气也越来越重了,穿了秀儿做的薄棉衣,也还是觉得身上一阵阵的凉意。

又坚持走了一会,隐隐看见前方有亮光一闪而过。

乔烈急忙跑过去,原来是路边一处废弃的破庙,里面有人生了火,那火光透过破烂倒塌了一半的墙体,露了出来。

进了破庙,才发现里面是两个乞丐,缩在火堆边取暖。

听到了脚步声,两个乞丐同时抬起头,看到乔烈一个少年背着包裹,眼里闪过亮光。

可又看到了乔烈手里的大刀,两人又低下了脑袋缩了回去。

乔烈没管两人,自己找了个角落,清理出一块地方,把包袱放在下面当坐垫,靠着墙坐了下去。

破庙里很安静,除了火堆里不时爆开的木柴发出的响动,再没有其他声音。

“咕噜噜”乔烈的肚子响了,走了一下午,还没吃晚饭呢。

他也没想到,这官道真的就是道,道边连个茶摊饭馆都没有。

饿的实在受不了了,乔烈从屁股下面拽出包裹翻找起来,荆秀儿这个丫头,不会真的只给他装了两件衣裳吧?

包裹里面,两双崭新的厚底靴子,一套雪白的里衣,一套外面穿的单衣,还有一个更小的包袱,藏在单衣里面。

乔烈疑惑的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小盒点心?

他迫不及待的就拿起一块塞进了嘴里,还没咽下去,就看见点心下面还有七张银票。

五张十两,两张百两的银票,这傻丫头一定是早早就准备好了的。

怕放了银子会被察觉出来,特意换成了银票。

“我哪有那么有志气,还用偷着给。”乔烈自嘲了一句,把银票塞进了怀兜里。

然后把包袱重新系好,抱着那盒点心就吃了起来。

两个乞丐被香味吸引的又抬起头来看乔烈,破庙里响起了此起彼伏吞咽口水的声音。

“想吃?”

两个乞丐同时点头,乔烈拿起最后一块点心扔嘴里了:“不好意思,老子自己还不够吃,没有多的施舍你们。”

吃完了点心,拍拍手,把沾在手上的点心渣滓拍掉,乔烈把木盒随意往身边一扔,抱着刀就闭上了眼睛。

对面两双眼睛瞬间透出来两股恨意,等了约摸有一炷香的时间,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慢慢的从火堆边爬了起来。

一个从火堆里捡起一根烧着了一头的粗木头,另一个则是捡了一块掉下来的墙砖,慢慢的靠近了乔烈。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手中的火棍和砖头一同朝乔烈脑袋上砸去。

“噗哐当”

乔烈猛然睁开眼睛,身体往侧面一滚的同时,一刀横着就划了过去。

两个乞丐不敢置信的低下头,看着破裂的肚皮,手中的棍子和砖头掉到了地上。

“奶奶的,老子最恨拿板砖拍我的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