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凤白泠白雪)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凤白泠白雪)

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凤白泠白雪,故事精彩剧情为:午后,凤白泠出门去看凤小鲤女儿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几日不见,想得慌,小鲤若是知道她很快就要有个爹爹和哥哥了,一定会非常高兴刚出公主府,就听到丁三在门口唉哟直叫唤,公主府外围了不少人,对着公主府指指点点“公主府的大小姐可真缺德,虐待仆从”“我早就听说了,这位大小姐貌丑无德,二小姐貌美心善”“听说这大小姐还失贞有了私生女,简直就是女人中的耻辱”寻常人听了这些流言……

小说: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

作者:凤白泠

角色:凤白泠白雪

如果你喜欢看穿越重生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凤白泠”的一本书《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讲述了

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

第25章 免费在线阅读

“恭喜升平郡主。”

从御书房出来时,太监总管李庆送凤白泠出去。

“多谢李总管。李总管,我看你眼睛下眼睑红肿,可是得了针眼?”

凤白泠手里捧着圣旨,语气里透着关切。

李庆是永业帝身旁的老人,他年纪比永业帝年长一些,五六十岁。

他也是宫中三大总管之首,为人却很简朴,一身酱紫色太监服都洗得褪色了,他平日不苟言笑,深得永业帝的信任。

凤白泠记得清楚,当初永安公主过世,宫里什么人都没来,只是李庆奉了太后的命令,来送了东方莲华最后一程,算是给了公主府最后一分体面。

李庆身居高位,巴结他的人络绎不绝,他对凤白泠的印象一般,今日凤白泠的举动让他很意外。

永业帝是起了杀心的。

那一刻,凤白泠的那一声舅舅,让永业帝迟疑了。

凤白泠这么一问,李庆有些意外。

“劳郡主牵挂,老奴前两日起来就睁不开眼,太医院拿了药,还没见效。”

“我倒是有一土方子,李总管不妨取龙胆、柴胡、黄芩、栀子等中药,煎茶服用,一日两剂,这几日戒荤腥油腻,不消五日就能痊愈。”

凤白泠回忆了下治疗针眼的法子。

“郡主还懂得药理?”

李庆微诧,这一位可是出了名的凤三无,没想到还懂得医术。

“我娘身体抱恙,我这做女儿的,也想替她分忧解劳,这几年在别庄养身子,久病成医,就学了一些医术。”

凤白泠回答得毫无破绽。

“郡主有孝心,但愿永安公主早日康复。”

李庆记下了方子。

他是看着东方莲华长大出嫁的,先帝爷在世时,东方莲华活在蜜罐子里,嫁人后,她日渐憔悴,但愿她一双儿女能争气。

走至宫门口,天空纷纷扬扬下起了雪。

马车夫却不见了。

凤白泠一问侍卫,才知道,凤府的马车送凤香雪回去了,她的眉头扬了扬。

凤香雪摆明了故意的。

方才她也听李庆说了,东方离挨了五十杖后,皮开肉绽,听说还伤了筋脉,武极印怕是没法子凝聚成了。

“凤大小姐,我家主子问,要不要送你一程?”

一名青衣小厮跑过来。

雪地里,停着辆马车。

车前是两匹白色瘦马,青灰色的帘幔上绣着寿蝠暗纹,整辆车都显得很是低调素雅,若不是车前的旗帜上飘扬着皇族的旗徽,很难让人想到,这是一位皇子的马车。

九皇子东方默笙掀开了车帘,露出半边脸,他冲着凤白泠的方向微微颔首。

他眼底的那一片灰雾映衬得他脸色更加苍白,只有那一滴血痣给他添了几分妖冶。

“阿泠,天寒路滑,不妨上车,我送你回去。”

今日之前,凤白泠和东方默笙几乎没有过交集。

东方默笙的身子不好,一直住在乾所,也就这几年,才出来活动。

凤白泠产后住在别庄,两人算是完美错过。

颂春宴上,他纡尊降贵为她吹了一曲,两人才有了交情。

凤白泠略一迟疑,忽听到身后马打响鼻的声响。

马蹄嘚嘚声,积雪在车轮的积压下吱呀作响,有两匹黑色骏马从宫门里飞驰而出

两匹骏马健壮高大,鼻间喷着白雾,一身黑毛油光发亮,马蹄所及之处,扬起阵阵雪尘。

“下车。”

男人的嗓音透着傲慢慵懒。

车上骨碌一声,一名儒衫男子被丢了下来。

男子相貌清秀,趴在雪地里,怀里还抱着个医药箱子。

“你腿坏了赖我?我早就说了,不要动手,你偏不听。不听陆音言,早晚变残废。”

陆音觉得自己命可不好,自从追随了独孤鹜后,就过得苦哈哈的。

前几天被星宿门追杀,大冷天又被人从马车上丢下来。

这男人自从中了毒后,就变得莫名其妙,前一刻还说得好好的,下一刻他就被丢下车了。

他大楚第一神医,也是有脾气的。

“咦,你是凤三无?”

陆音扶正了帽子,回头一看,发现一袭红衣的凤白泠。

凤三无,那是楚都圈子里对凤白泠的称呼。

“上车。”

独孤鹜抬抬眼,那张脸上的神情比寒冬腊月的风还要凉飕飕。

陆音嘟囔了一句,想说你小子可算是良心发现了。

脚刚要迈上马车,独孤鹜凉飕飕的小眼神又来了。

独孤小锦的小萝卜头从车帘一角钻出来,他麻利地跳下车,小短腿咚咚跑到凤白泠面前,把手里的小暖炉塞在凤白泠手中。

“我们一起回去。”

小暖炉,可真暖。

凤白泠根本无法拒绝独孤小锦。

不远处的那一辆马车上。

东方默笙脸上始终是淡淡的笑。

作为尊贵无比的九千岁,独孤鹜乘坐的马车可比很多皇族的马车都要强多了。

哪怕东方默笙看不见,他也能想到,车厢内地毯是长白山虎皮,松软保暖,车厢那是松香木打造成的,宽敞不说,还透着松香味。

寒冬腊月,车前车后都摆着暖炉,这么一比,东方默笙那辆小车简直是坐着都漏风。

凤白泠略带歉意冲着东方默笙福了福身。

“多谢九皇子,就不叨扰你了。”

她抱起独孤小锦,上了独孤鹜的马车。

车嘚嘚就走远了,不仅是独孤鹜的马车,九皇子也走了。

这算是什么事?

敢情赶他下车是给人腾位置?

陆音站在冰天雪地里,北风呼呼呼地吹~

两辆马车各行南北,在路上分道扬镳。

马车上,东方默笙那张俊美的脸上始终带着笑,他从衣袖里取出了那一朵红梅。

那是凤白泠插在他耳边的红梅,他的手指如玉雕琢,更衬得梅花娇艳欲滴。

他的眼底,那一层灰色的雾却浓郁了起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