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言岁亦墨行止)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言岁亦墨行止)

小说《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汤圆小甜心”,主要人物有言岁亦墨行止,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言岁亦被墨行止用铁链困在孤岛别墅整整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她没有自己下过床,而墨行止则是停止了所有的事情,留在孤岛别墅陪了她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言岁亦渴了饿了,墨行止亲手喂她吃饭喝水言岁亦想要上洗手间,墨行止解开亲自铁链抱她前去言岁亦在孤岛别墅的这一个礼拜,如同废人一般让墨行止亲力亲为照顾墨行止还不给她穿衣服,身体的毫无寸缕,这样令人脸红的羞耻感,让言岁亦一刻都不想待下去终于,她忍不住开始……

小说: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

作者:汤圆小甜心

角色:言岁亦墨行止

《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汤圆小甜心”。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墨行止微微抬头,他的额头与言岁亦的额头相对。他的唇就抵在言岁亦的唇上,他的呼吸与她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墨行止在言岁亦的唇边几近厮磨的低语,宣告了言岁亦挣扎的无用功。“阿一,这一年多我给了你很多机会…

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

第2章 免费在线阅读

言岁亦怕极了墨行止的疯狂。

她不停地开始挣扎,可却徒劳无功。只要她睁开眼睛,无论是四周还是天花板,都能从镜子里清晰的倒映出墨行止和她此刻的模样。

“阿止,我怕,不要!”

不论言岁亦如何哭喊,如何求饶,都不能让此刻的墨行止有半点心软。

墨行止微微抬头,他的额头与言岁亦的额头相对。他的唇就抵在言岁亦的唇上,他的呼吸与她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墨行止在言岁亦的唇边几近厮磨的低语,宣告了言岁亦挣扎的无用功。

“阿一,这一年多我给了你很多机会。我以为你会习惯我的存在,我以为你会渐渐对我有好感。或许我一开始就错了。我不该对你如此仁慈。”

窗外海风呼啸,海浪拍打在暗礁上。

房间里,言岁亦发出小兽一般的呜咽声和墨行止愉悦到极致时的闷哼声。

整个房间的透明镜子都倒映出两人交叠在一起的身影。

男人每一个动作,女人每一次的退缩和忍不住发出的低泣,一次一次回响着。

傍晚沉入西山的金乌更替为更深露重高挂玄月的深夜,墨行止终于放过了言岁亦。

墨行止伸手按下了床边一个隐藏按钮。

瞬间,整个房间里的镜子都消失不见。房间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他翻身下床,随手抓起扔在地板上的西装外套,从外套的内袋里摸出了一把钥匙。

他打开了捆住言岁亦双手的铁链。接着,他抱起言岁亦朝浴室走去。

半晌后,墨行止抱着沐浴完的言岁亦走出来。

他轻轻把言岁亦放在床上,又找来房间里的医药箱拿出消炎药水,细细给言岁亦手腕磨破皮的地方,涂上药水又抹了药膏,绑上了绷带。

言岁亦看着墨行止做这一切,她没有言语。

不是言岁亦不想说点什么,而是之前被墨行止压着做完一切,她已经喊到嗓子嘶哑。

从昨天到现在,她已经有近一天一夜未吃过东西喝过水,她的身体很虚弱,她已经毫无力气。

言岁亦未料到真的疯起来的墨行止是如此可怕,她的求饶她的哭喊丝毫没有作用。

墨行止做好一切,再度把言岁亦的双手锁了起来。

他满意地笑着道:“这样阿一就逃不掉了。假如阿一使坏让佣人帮你逃跑的话,我会让那些帮你的佣人全都去喂海里的鲨鱼。”

如此可怕的威胁,确实对言岁亦非常管用。

言岁亦是一个心软的姑娘。若非如此,墨行止就不能用言家破产来威胁这个姑娘留在他的身边。

只不过这个姑娘稍微有点胆儿大,在他离开国内前去国外处理事情的时候,这个姑娘露出了她藏在暗处的锋利而尖锐的猫爪,试探着想要逃离主人。

可惜这只逃出去的猫儿毫无逃跑经验,仍旧留在江城,这让墨行止毫无阻碍地将她抓了回来。

墨行止亲手端了一杯水,在水杯里插上了一支吸管递到了言岁亦的嘴边,轻柔地哄道:“阿一,喝些水,补充一些体力。晚一些我会让佣人送些食物上来。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你也该饿了渴了。”

言岁亦无法言语,只能用她那双带着翦翦秋水的眼眸狠狠瞪向墨行止。

墨行止轻笑出声,他伸手抚摸过言岁亦柔软的发丝,他道:“阿一,你根本无法知道,你对我有多大的吸引力。你这样看我,我可是会无法控制住的。如果你不想今晚都继续下去,就乖乖听话,喝水吃东西,然后休息。”

言岁亦此时此刻已经不想再逃了,她实在是太过于疲累。该做和不该做的事情,她都和这个男人做过了,还有什么可矜持的。

她努力用嘶哑的嗓子挤出话:“我求求你,放开我吧,我真的很难受,我不会逃了。我想吃东西,我想休息。”

被铁链锁了一天一夜,是个人都受不了。

言岁亦从小在言家长大,再怎么不受宠,也是言家的小姐。就算言父的小三登堂入室,气得言母从楼上摔下去变成了植物人。此后小三在言家无名无分跟着言父。言岁亦虽被小三排挤,却也没有受多少生活上的虐待。

言岁亦被言父送进墨庄之后,墨行止更是让墨庄上上下下对她恭敬万分,她的生活比在言家好上千倍万倍。她又哪里吃过这样的苦。

“阿一,别说是我强迫你与我如此。从你踏入墨庄的第二天,你我之间就领证了。我是持证上岗的。之前,我不过是给你适应我的时间。既然你不想要这样的时间,我便不给了。”

墨行止的话让言岁亦备受打击和恼怒不堪,她根本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领了证!

“我不信,我要看!”

言岁亦嘶哑的嗓音里透着满满的疑惑和愤怒。

墨行止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两本红色的本本,他在言岁亦的眼前打开。

红色的本子上有墨行止和言岁亦的名字,两人的照片上盖着的钢印和写着的时间,都无法作假。

“阿一,证是真的。根本无需本人到场,只要一张照片,我就能拿到属于我们的结婚证。”

墨行止的话让言岁亦想起,言父将她送进墨庄前曾问过她要登记照的事情。

一张照片确实可以做很多手脚。言岁亦万万没有想到,一张照片竟然可以让她从少女变成少妇。

她看着在她面前展开的结婚证。这让言岁亦难以相信,又不得不去相信。

墨行止低下头,他的鼻尖与言岁亦得鼻尖相对,他忍不住用鼻尖磨蹭了言岁亦的鼻尖几下。

接着,他偏头在言岁亦耳边低声呢喃道:“阿一,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你若乖乖的,我就接你回墨庄。你若不乖,我就把你锁在这里,锁上一辈子。你知道的,没人能拿我怎么样,也没人敢惹我,更不会有人胆敢前来救你。”

言岁亦的手脚都有些微微发抖,她早该知道的。

早该知道江城墨爷的能耐是有多大。她怎能低估了江城墨爷的能量。她想逃又能逃到哪里去?何况她不能逃,一旦她逃了,母亲该怎么办?

母亲还在医院里,每天都需要药物进行治疗。

当初言家几近破产,是墨行止替言家偿还了所有欠债,并给言家注资,言家才能撑过去。

墨行止对此的唯一条件就是让言父将她送到墨庄。因此她那位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的好父亲,才肯回头看一眼她,并且继续花钱给她可怜的母亲用药物治疗。

她不能逃了。她真的逃了,墨行止发怒,言父一定会断掉她母亲的药物,她就会害死母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