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赵福贵,七郎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一品寒士最新章节

小说:一品寒士

小说:历史

作者:山的那边

简介:在这个上品士族敢瞧不起皇室的时代,生在农家的赵全肩负着父母和六个哥哥的希望走进学堂。种田是不可能种田的,村长家都没有余粮……也只好科举当官了。

角色:赵福贵,七郎

一品寒士

《一品寒士》第3章 七郎的金手指免费阅读

七郎不久前刚过了六岁生日,接连发烧了一个月,把全家人吓得满天神佛都求了一遍。

没有人知道,七郎在这一个月里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他的灵魂似乎脱离了身体,穿梭到了千年之后。旁观了一个叫“赵福贵”的人一生。

赵福贵是个小镇青年,从从小上学、考试……大学读了个文科专业,毕业后就失业,回老家小镇继承家业……一间油盐调料杂货铺,一日从城里拉了一大车杂货回家途中,不幸遭遇泥石流死亡。

七郎旁观了赵福贵的一生,对赵福贵的喜怒哀乐却没有体会。

他清晰的知道,他不是赵福贵,他是天明村六岁的赵全。

梦的最后,赵福贵满脸狰狞地向他扑来:“我就是你,把你的身体让给我!我能让你当宰相、娶公主、走向人生巅峰!”

“你说啥子咧?”七郎懵懵懂懂。

还没想明白,就听到母亲周氏一声声的召唤,他猛地一震,睁开了眼睛。赵福贵在他的脑海中如星光般消散。

七郎的烧终于退了,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又去祖坟拜谢了祖先。

一开始,七郎觉得这只是做梦而已,并没有把“前世”当真~

瞧瞧这梦,前世的自己叫赵福贵,开杂货铺,糖和蜂蜜都有,想吃糖就吃糖,想吃蜜就吃蜜,简直是他的梦想啊!

梦醒之后,他还是六岁的赵全,每天和侄子侄女们捉蚂蚱,去小河里捞鱼……

但很快,他发现他跟着赵福贵学过的东西,似乎都还记得。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脑海里多了一个“空间”,赵福贵拉着的那车杂货全部都在空间里。他尝试过进入空间,但发现进不去,只能用意念把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

现在,他得知胡椒是很值钱的。他空间里恰恰就有一大袋胡椒……这是,神仙要自己发财啊!

七郎觉得,他一定是梦中那些人说过的“天选之子”。

但胡椒珍贵,七郎不敢说自己有,只和管事说好卖藤椒的事,小跑到赵大郎身边。

赵大郎早看到七郎在管事跟前嘀嘀咕咕,塞了一块刚买的麦芽糖到他嘴里,叮嘱:“别乱跑,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找你二哥。”

七郎和大毛、二毛含着糖,齐刷刷地点头。

提着零零碎碎的东西,赵大郎小心牵着三个娃娃又走回县衙附近。

看到他们回来,赵二郎松了一口气,因为纳粮的时候需要农户自己搬粮进去,他一个人可搬不动。

一些人家也带着孩子一起进城的,孩子有的坐在箩筐上,有的在人群里钻来钻去。七郎和大毛、二毛都没见过纳粮,很是好奇地钻到了前面。

正在纳粮的是一个老汉,差役打开老汉递上的户籍文书,高声念道:“梁满仓,成丁三人,需纳粮六石……”

念完后,手插进箩筐里,搓了搓黍米,撇嘴道:“梁老汉,你这粮不够干啊!要么等晒干了再来,要么折算重量……你自己看着办吧!”

梁老汉急了,捧着一把黍米求道:“差爷,我是大树村的,从半夜就出门,走了好几个时辰才到城里呢!这些粮是仔仔细细晒干的,怎么不够干?求求差爷,我们出来一趟不容易。”

差役挥手:“你这老汉别歪缠,我收了你的湿粮,回头被县太爷打板子。我也不为难你,日头老高呢,你就去旁边晒吧!”

七郎顺着差役的手指看去,只见县衙旁边有一块空地,已经有人在晒粮了,显然又是粮食不够干的。

看到眼前一幕,他的心有些忧愁,担心起自家的粮够不够干了……

七郎又钻回哥哥身边,此时太阳已经老高了,赵大郎和二郎蹲在板车边,用手里的破草帽扇风,汗还是顺着他们黝黑的脸盘流下来。

“大哥、二哥,我们的粮够不够干?”七郎担忧地问。

赵大郎把七郎拉到自己的阴影里,小声说:“我们的当然够,晒了好多天了。”

赵二郎苦笑:“我们的当然够,特意留了几个铜板,孝敬差爷呢!”

粮够不够干和留不留铜板有什么关系?

赵大郎瞪了赵二郎一眼,赵二郎不敢再说话。

再胡说八道,让差役听到了,连铜板都不肯收,非得让他们再来一次,那才糟糕呢!

又过了一会儿,才轮到赵大郎一家上前。

赵大郎恭敬地递上户籍文书,手一松,几个铜钱落在了差役手里。

差役顺手一收,脸色好看了一些,念道:“赵继祖,成丁五人,纳粮十石……”

说完也检查了一下粮食的成色,倒是没提出异议。

检查了成色,就是称重了。赵大郎和赵二郎一起挑着粮上前,差役拿了一个大斗出来,十斗算一石,十石粮要量一百斗。

七郎看着差役舀起一斗粮,粮食高高的都冒出尖来,像小山峰一样。

这……这十斗粮怕是都有一石五了!

七郎目瞪口呆,指着一旁的称问:“这不是有称?为什么不称重?”

差役看着赵七郎,问赵大郎:“你家的孩子?怎么那么不懂事?”

赵大郎讪讪地说:“差爷,我幺弟顽皮。”

七郎很委屈,这些人冤枉他!

他哪里不懂事?哪里顽皮了?不是给了铜板了吗,怎么还这样斗量?

“可是称重更快啊!”七郎明知不是效率的问题,还是不甘心地嘟囔了一句。

一旁做记录的文吏看了过来,小眼睛眯了眯笑道:“你这孩子倒是机灵。你会看称吗?你会看,就给你称重。”

七郎前世是做小买卖的,就算这种老式称是一斤十六两的,他也是会看的,立刻说:“我会!”

差役看了看文吏,又看了看围观的人,冷笑:“你豆丁大会看称?本来用斗粮就是方便你们这些不会看称的人,既然你坚持用称量,这要是称少了,可不许说我糊弄你们。”

其他等着纳粮的人有的还糊涂着,不明白这里头的官司……用斗量更清楚啊,他们又不会看称;也有聪明的想明白了其中根由,都伸长脖子往前看,有了这个开头,他们待会儿也要称重,可省不少粮呢!

七郎觉得自己获得了阶段性胜利,像是骄傲的小公鸡一样昂首挺胸上前,踮脚看称……可还是不够高。

赵大郎把他抱起,轻轻地在他的小屁股上拍了拍,这孩子聪明是聪明了,可他们庄户人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七郎盯着秤杆上的称星,甚至还检查了一下秤砣,才跟着差役一筐一筐的报数,最后减去箩筐的重量……

最后纳完粮,还剩了半筐粮食。

赵大郎有些懵又有些欢喜,他是老大,从小就跟着老爹来纳粮的,知道这回是省下了半筐粮食。

称重的时候,文吏就在一旁看,见到赵七郎熟门熟路,也是出乎意料……这秤砣容易做手脚,是只有奸商才知道的事。

这小豆丁才那么点大,就会做奸商了?

>>>点此阅读《一品寒士》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