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暮北传说抖音微信小说德沃洛仁和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暮北传说

小说:架空历史

作者:暮水寒歌

简介:故事背景为一个帝制的架空世界,主人公洛仁与弟弟随父亲外出打猎,在返回的途中,发现自己所居住的村镇整个不见了,后来因为一次意外,他与弟弟和父亲被强人所掳,后来逃跑时与其走散。从此他便踏上了寻找父亲和弟弟以及揭开村镇消失之谜的道路。一路之上,他见识了各地的风土人情、时局变化,体会了各种的人生百态、世事无…
展开

角色:德沃洛仁和

暮北传说

《暮北传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序章碗底镇

朝阳金红色的光驱散了清晨稀薄的白雾,而碗底镇东南方向的大部分土地还隐没在阴影里。洛仁和年幼的弟弟跟随父亲走在贯穿全镇的路上。

小路由南及北,是整个村镇的中轴,差不多四五里的路程。洛仁的家靠近南边悬崖之下的土地,若欲去崖顶上的树林中,就只有顺着这条中轴路走到北面立在山崖的长梯前。那长梯二三十丈长,世代立在北崖上,以供镇中之民进出村镇。

洛仁牵着弟弟的右手,担心那还只有四岁的弟弟在沙石路上跌倒。他已是个十岁的男孩,过两年就能去上镇里的授堂,在那授堂上学上五年,父亲便会为他办成人之礼。今天清晨还在家中之时,父亲叮嘱我照看弟弟,他想,想必他已知我要不了多久便会像他一样是个成人了。他想着这些,便将弟弟拉得更紧了些。而他的弟弟反因为这一拉,脚尖磕在一块突起的石头上,趔趄欲倒。

我们会打些什么回去呢?野猪?兔子?洛仁边走边看着父亲挂在身上的竹弓和系在腰上装满羽箭的箭库。最好活捉只白狐狸,肉我倒不想吃,那白狐狸生得好看,能陪我和亚仲玩。三个人走出了东南方向悬崖投在镇上的阴影,柔和的金光驱赶着身上衣服中的潮气。

夏末的清晨,有一股早来的秋天的寒意。洛仁和弟弟特别穿了两层粗布衣服,而那洛仁的父亲却只穿着一层灰黑色单衣,赤裸着胳膊走在前面。他是个三四十岁的魁梧汉子,赤膊满是健壮的肌肉,整个身体的肤色又黑又红,极短的黑发,五官端正而硬朗。洛仁遗传了他父亲的外貌,而脸上的稚气代替了父亲的坚毅深沉。他的肤色好像洗淡了的父亲,他的弟弟仿佛将黑色全洗去了,弟弟遗传了母亲,四岁的年纪,纤弱而稚嫩。

三人走着,小路两旁由交错排列的房舍变作插满禾苗的稻田,又由满是禾苗的稻田变作枝繁叶茂的果树。三人早就看到了倚在北崖的长梯,镇中人叫它接天梯,那梯子最上一节的横木隐没在树林的绿叶中,仿佛无限延伸下去。洛仁的父亲走到那长梯前,梯子的木材光滑而污浊。他回身用那深陷在眼眶中的双眼望着洛仁和他的弟弟说:“你们两人本不该来,别说打猎,这接天梯就很难爬。”

“父亲,我快成年了,成年不是需要历练么,爬爬梯子不算什么。”洛仁的目光顺着长梯向上望去。

“我会抱着亚仲。”他又看向洛仁。“智慧的人会在历练中锻造自己的意志,却不会把莽撞当成历练。你才十岁,身子单薄,人的力量和能力不仅仅是由勇气决定的。”

“相信我。”洛仁弯曲右臂攥紧了拳头。“我行的。”他搜寻着关于接天梯的回忆,只能记起五六岁时常和一群小孩在梯旁尿尿,天长日久,下面的梯木被浇得十分光洁。他不禁问:“这梯子好像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有,什么时候立在这的,木头不糟么?”

“这梯是南原碗底镇的先祖修建的。”他向上指着长梯纵木与悬崖接触的地方。“那上面有圆环套着,圆环被钉入悬崖黑石的铁钉牢牢固定,暮北国盛产红铜,那圆环是铜和铁熔铸而成。木材是百年不腐的赤松木,木头中央凿空,嵌入镔铁,真不知道这梯子是如何造的,南原能人多得很。”

“南原?我听祖母说过,我们的先祖都来自南原。”

“有些事说来话长了,如今的南原王国被称为暮北国。而碗底镇的始源,还要追溯到几百年前天武国的三子之乱。再过几年,镇上授堂里的先生会讲给你的。”

约七百年前,暮北国还未建立,统一南原的是传说中的天武国,那时天武国不仅统一了南原,还征服了徳沃大陆东北方的渊族诸部。如此历经八世君王,过了近四百年的光阴。

天武国末代皇帝从小体弱多病,自八岁登基,在位三十三年,无所作为,四十一岁便撒手人寰,魂归西南,故此为后人下谥为哀帝。

哀帝育有三子,皆生得如他的先祖,却不像他。当是时先皇驾崩,按律当立长子,然而哀帝的嫡长子乃是三子国中势力最弱之人,两个弟弟觊觎王位已久,此般大好时机如何肯让。于是二人密谋弑了大哥,后又为争皇位反目,各自割据称王。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天武国诸城不断有国,不断有王,诸王割据,整个南原四分五裂,战乱不息。此史称三子之乱。

约二百年前,一群逃荒的游民行于南原边境,后是民不聊生的战乱之地,前有茹毛饮血的异族蛮邦,进退两难。那群游民走入边境处的树林,本想摘些野果充饥,却在树林中央发现了一块方圆七八里的洼地。若在空中鸟瞰碗底镇,就好像在整个树林活活被人用手抠下了一块地皮。碗底镇四周皆是石崖,清晨石崖的阴影遮蔽了半个碗底镇的土地。于是那群游民于此生息繁衍,碗底镇始留下了人种。

大约一百五十年前,南原已化为九国,而此时东北方的渊族翰刺部出了位百年不遇的英雄,至今渊约国上下皆称其为天圣主耶和。圣主统一了渊族八部,建渊约国,还于南原战乱之时掠夺了南原大部分的土地,划之为渊约国境之地。而后约三四十年,南原西南方战争愈烈,九国中暮国的玄武将军斩龙而称王,国号暮北,土地方圆却连渊约国的一半都不到。如此一来,碗底镇便从南原边陲变作渊约国境内的村镇。有一年圣主行军时遭到偷袭,身中羽箭,逃进镇周围的树林中,是上去打猎的村民将他带到镇中救活。及其伤愈,召来旧部,见镇中的地势,赐名为碗底镇,并令手下诸部,世代不许将战争延及于此。而后镇中人丁兴旺,清净和平,一如世外桃源,直至今日。

十岁的洛仁还不知晓碗底镇的这一番渊源,只抬头仰望着那难以穷尽的长梯,而他的父亲早用右臂牢牢抱住弟弟,对洛仁说:“你在我后面上梯,小心点,到了上面林子里,牵紧亚仲,若见了猎物,千万别动。”说着用单臂爬上梯子,并不觉一点费力,箭库撞击在硬松木上砰然有声。洛仁回过神来,便爬将上去。不一会儿林中的绿叶与枝条淹没了他,露水打湿了他身上的衣服,林中的腥潮气味充斥在他鼻间。而后听见头上树枝响动,父亲和弟弟应该已经跳下了梯子,他加急了手脚的动作,看到父亲和小亚仲站在长满青草的地上等他。

三人同行于林间。洛仁拉着弟弟从树丛中走过,只觉身上又湿又痒。他的父亲寻了一处枝繁叶茂的树枝用作隐蔽,静卧在树后的草丛中,此后的半个时辰,没有动,没有话。

林中只听得到鸟鸣和风声时,一只灰黑色的兔子从石头后的草丛中蹦入三人的视线。

洛仁的父亲悄悄搭上羽箭。洛仁只觉耳旁一股疾风刮过,瞬间,那灰黑色兔子的脖子被箭钉在地上,鲜红的血喷射出来,一个适才还活蹦乱跳的生物变作了一堆死肉。

父亲走出来,拔了箭,将兔子扔给洛仁,腥甜的鲜血味儿呛得洛仁一阵恶心。

“再去别处吧。”父亲走了起来,两人慢慢跟着。

太阳越来越毒,林中越发闷热。此刻洛仁肩上共扛了两只兔子,三只松鼠。而前面他的父亲扛了整只的山羊。父亲说今天交了好运,那林中大的禽兽本不多,而今天打了只羊,肉能吃,皮能穿,当真是不小的收获。洛仁却想快些回去,只觉走了这许多路身上难以消受。他想到每天早上躺在床上睡眼惺忪之时,总会闻到木炭和稻米的味道,他知道那是娘在弄晨食。他握紧小亚仲的手,拉着他快走。

他要回去,碗底镇是天神赐给南原先祖的宝地,和平富足,百年不更,子孙后辈,共享昌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暮北传说》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