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重生:回到乡村当首富》最新章节目录陈小宁,陈长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回到乡村当首富

小说:都市

作者:皇国公

简介:陈小宁重生回了1995年,这是经济大爆炸的时代,这是遍地是黄金的时代。可悲催的是陈小宁重生到了鸟不拉屎的乡村,每天不是种地就是放牛。不过有重生的主角光环笼罩,陈小宁照样可以点石成金,指点江山,开启了翻云覆雨,纵横商海一代首富人生。

角色:陈小宁,陈长河

重生:回到乡村当首富

《重生:回到乡村当首富》第1章 出场方式不对免费阅读

陈小宁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舔他的脸。

软软的,像大姑娘的身子。

他睁开眼。

看到一头花牛舌头正卷向他的嘴。

卧槽!!

陈小宁吓得大叫一声,翻身坐起。

一望无际的绵延青山。

头顶是多少年不曾见过的蓝天白云。

屁股下面正坐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坡。

几头牛正在悠闲的吃草。

草坡下面,有一片田地。

有个穿着碎花短袖衬衫,下身黑色健美裤的女人正弯着腰在拔草。

紧身的健美裤将臀型绷出优美的曲线。

“王二妮……”陈小宁失声惊呼。

这个背影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他不可与人言的睡梦之中。

每次醒来,总要换条内裤。

“我不是死了吗?难道王二妮也死了?不对啊,这也不像阴曹地府啊。”

陈小宁使劲拍了拍脸颊。

疼!!

死人是感觉不到疼的。

肯定也不是做梦。

这是怎么回事?

陈小宁茫然的环视四周,看见不远处几一排红砖墙上一条条的白色的标语。

“偷电可耻。”

“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

“家养一只兔,不缺油盐醋。”

“今日逃避计生政策外出,明日回家一切财产全无。”

怎么可能?

陈小宁浑身一震,满眼的不可思议。

这些标语尼玛的都是九十年代的产物,早他妈没了。

可现在真真实实出现在面前。

“我不会重生了吧……”

陈小宁想到这里,快速的跑到草坡下的小河沟。

清澈的水面上印出的那张脸,年轻极了,连胡子都没长几根。

分明是他年轻时候的模样。

好吧!!

我确实重生了。

作为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四有青年,原本不该迷信这些鬼怪乱神。

可都怪那些该死的网络小说。

陈小宁居然很平静的就接受了自己重生了的现实。

“一定跟这块玉佩有关……”

陈小宁从怀里掏出那块盘龙玉佩,迎着阳光仔细观察,他知道这块玉佩一定隐藏着某种秘密。

可惜什么都没发现。

不过,有一点他知道,这块玉佩常年佩戴,可以增强人的体质。

他之所以用了八年时间,就从一个啥也不懂的傻子变成了杀手界令人闻风丧胆的王者,除了毒医那个老王八蛋的苦心教导有关之外,剩下的全是这块玉佩的功劳。

赐予了他超乎常人的速度和力量。

巅峰时期,一拳,可以干倒一头重达两千斤的牛。

轰!!

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陈小宁一激灵,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回头看向巨响传来的方向。

陈家沟村唯一的一座大山,四方山,腾起一股巨大的烟尘。

“那是村里在炸石头,修路。”

陈小宁下意识的呢喃道。

四方山炸石头这件事,贯穿了他整个青少年。

因此。

无论多少年过去,陈小宁都对这件事记忆非常深刻。

突然。

陈小宁浑身一震,卧槽一声,就撒丫子往田边跑去,边跑边喊,“王二妮,今天是几号,王二妮,今天是几号。”

正在拔草的王二妮直起身,回头看着奔跑过来的陈小宁,一脸的迷惑,“陈小宁,你问这个干什么?”

“回答我。”陈小宁跑的气喘吁吁。

“你脑子糊涂了,今天是六一啊,学生都放假了。”

“今年是哪一年?”陈小宁脸色一变。

“看来你脑子越来越傻了,今年是95年。”王二妮解开一颗扣子,将领口拉开,一只手往里面扇风,“今年的天气,怎么热这么早。”

那时候还不兴穿内衣,一般的农村妇女就在里面穿一件纯棉的白色小背心。

王二妮的胸鼓鼓胀胀的,后世陈小宁梦里无数次贪恋。

但是此刻,陈小宁压根没心思偷看,大叫一声卧槽,转身就往村里跑去。

边跑还边喊,坏了坏了,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陈小宁,你干什么去?牛都不要了?小心大脚婶打死你。”王二妮大喊。

但陈小宁充耳不闻,很快跑没影了。

“这个陈小宁越来越疯了,可咋整。”王二妮摇摇头,叹息一声,继续弯腰拔草。

陈小宁没命的往村里跑去。

因为他清晰的记得, 95年的六一,发生了一件改变了他一家人命运的悲剧。

必须阻止这件惨剧发生。

……

陈小宁的养父陈长河是村里4小队的队长。

在村里算是小有权力。

但是负责的事情也很多,比如养猪养兔养蚕,种地生产和村办小企业等等。

当然,也要配合生产大队征收农业税,村提留以及计生工作。

属于典型的干好了,没人夸。

干差了,天天招骂的芝麻绿豆小官。

陈小宁的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每年养父收村提留和协助大队抓计生的时候。

那种鸡飞狗跳,哭爹喊娘。

简直热闹极了。

尤其是养父每次回来,不是衣服破了,就是脸上被那些个一门心思想生儿子,又不愿意交罚款的泼妇,给挠的一道一道伤。

脾气泼辣的养母又心疼又气愤,每次都把养父骂的狗血淋头,甚至发誓,下次再去,就喝农药不活了。

“头发长见识短,计生工作那是国家重中之重。”

每次,养父陈长河都板着脸教训养母。

然后两口子就撕把起来。

第二天,养父陈长河就顶着满脸的伤口,下地干活,逢人就说,猫挠的。

95年的六月一号。

那天。

四方山也在炸石头。

为了修路。

要想富,先修路。

这个口号,在九十年代,喊的震天响。

陈家沟村也不例外。

村里的土路只有一米多宽,别说过车了,一到阴天下雨,走人都费劲,一脚下去,齐小腿肚子的烂泥巴。

因此,要想赶上经济高速发展的红利。

拓宽陈家沟村的路,是当务之急。

一切准备就绪,没想到刚开始修就遇到了阻碍。

于是那天,村长王大牙带着治保主任,民兵连长来4小队解决‘拦路虎’问题,养父陈长河作为小队长,自然陪同。

4队有个社员叫陈满堂,他婆娘王毛女是村里有名的蛮横不讲理,还很爱占小便宜。

用村里人的评价,抠屁眼还嗦指头。

陈满堂家门前有一块地。

村路在这里,有一个大弯,因为弯道急,路基也不稳,因此经常塌方,出了不少事故,曾经还摔死过人。

村里重新修路的时候,为了节约资金和劳力,也为了安全考虑,决定占了陈满堂家的地。

可王毛女死活不干,占地可以,除非村里赔她一块两倍大小的上好水田。

否则就挺着个大肚子躺在地里,不让动工。

修路这事,为全村人计。

王大牙好说歹劝,答应给她一块面积大一点的旱田。

谁知道王毛女非但不同意,反而仗着肚子里有五个月的娃,以为没人敢动她,争吵的时候用扁担把王大牙给打的头破血流。

这可把王大牙给惹怒了,指挥民兵连长,治保主任和陈长河,像抬牲口一样,抓着王毛女的胳膊腿给抬到一边。

就准备开挖。

王毛女奋力挣扎,养父陈长河穿着个解放鞋,前一天又下了雨,脚底下打滑,歪进小河沟。

陈长河倒是没事,反倒是王毛女掉在地上,摔流产了,导致大出血,当时农村条件有限,别说轿车了,连摩托都是稀罕物。

等用拖拉机将王毛女拉到县医院,人已经凉了。

最后医院的医生告诉陈满堂,王毛女肚子里是个儿子。

这让连生五个丫头片子,一心只想生个带把的陈满堂接受不了,就这么大人小孩都没了的事实,当天晚上,喝的醉醺醺的,提了把杀猪刀就找陈长河算账。

连捅了陈长河三刀,幸运的是陈长河没有被捅死,但是陈满堂随后被公安抓了,判了15年。

养父陈长河认为是他害的陈满堂家破人亡,很受打击,从此意志消沉,染上了酗酒赌博的坏毛病。

从一个小队队长变成了村里人人厌恶嫌弃的臭无赖,酒疯子。

而陈小宁家也一天不如一天,连小妹都跟着辍学了。

这一切,都因为95年六月一号这一天而起。

“去他妈的蝴蝶效应,我绝不能让悲剧发生。”

陈小宁心急火燎的往陈满堂家跑去。

远远的就看见围了一群人。

吵的很凶。

“修路是为全村人生计,要想发展经济,要想招商引资,不修路,就靠这破路,谁来。”王大牙指着陈满堂骂道。

“我不管,要么你就拐弯,要么就赔我两块水田。”

陈满堂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蹲在屋檐下抽烟袋。

婆娘王毛女则叉着腰指着王大牙破口大骂,“你个坏良心的东西,难怪生不出儿子,凭啥别家想要啥田给啥田,到我这儿,就给一块犄角旮旯的旱田。”

王大牙只有俩闺女,也想生儿子,奈何是村干部,要带头维护计划生育,老婆就结扎了。

在农村,没有儿子,那是忌讳,经常被人嘲笑。

好歹是村干部。

当着这么多人面被嘲笑。

王大牙火噌一下子就起来了,“王毛女,你摸着良心说,我王大牙对你家够不够意思,前年和去年的提留款还差一千八没交,我啥时候催过?今天你要是不配合,不支持村里工作,那我还跟你客气啥,来人,拉猪牵羊。”

村里经常有人交不上提留。

村干部就会拉走社员家的猪牛羊卖了抵账。

一般都是吓唬吓唬,动真格的很少。

但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

王大牙被骂出真火了。

治保主任和民兵队长带了几个民兵,就拿了绳子牵羊的牵羊,抓猪的抓猪。

一时间。

羊叫猪吼,热闹极了。

“我看谁敢牵我的猪羊。”陈满堂也急眼了。

抄起铁锹就冲上去一通挥舞。

王毛女也抡起扁担指着王大牙骂骂咧咧,“你个丧良心的王八蛋,我家就指着老母猪下崽卖钱,你敢拉走,老娘跟你拼命。”

陈满堂势单力薄,很快就被两个民兵扑到在地,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好狗日的陈满堂,仗着今天黄公安没在,就敢动手是吧,明天就让黄公安抓你去坐牢。”

王大牙气的鼻子都歪了。

今天接二连三被杵了面子,以后工作还怎么开展。

王毛女本来就是吓唬一下王大牙,没想真打。

可看见丈夫陈满堂被按在地上,杀猪般的惨叫,自家最大的经济来源,一头猪和几头羊都被治保主任和民兵连长套上了绳子。

一时气急攻心。

扬起扁担就狠狠的朝没有一丝防备的王大牙头上打去,“狗杂种,老娘跟你拼了。”

“住手。”

“村长,快闪开。”

一旁的陈长河试图冲过去推开王大牙。

就在这时。

一个人影快速冲了过来,直接挡在了王大牙面前。

砰!!

王毛女一扁担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陈小宁头上。

血。

顺着头发,脸颊往下流。

好大一片。

顿时。

所有人都呆住了。

“操他妈……”

陈小宁一只手举在半空,骂了一句,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丢脸啊。

出场方式不对。

本想耍个帅,没成想,那么简单的空手夺刃,居然抓空了。

更丢脸的是,一个婆娘而已,打一扁担,他居然一阵头晕目眩。

不过,陈小宁原本可以不晕。

只不过将计就计,为了化解这场危机而已。

“小宁,小宁,快来人,帮忙抬上我儿子上卫生院……”

养父陈长河撕心裂肺喊叫。

应该打不起来了吧?

陈小宁心想,然后放心滴闭上眼‘晕’了过去。

——

作者有话说:

新书发布,欢迎读者朋友们收藏评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