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农家田园:家有状元郎夫君》小说章节目录宁儿,周民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家田园:家有状元郎夫君

小说:种田

作者:莫绯闻

简介:【穿越+架空+空间+种田+科举】本文1v1。文案:主要讲女主穿越得了一个金手指(空间和灵泉)。承包了一片山林后疯狂种地,收割一大波山匪来劳改,收养老弱病残妇孺帮自己种地。打造了一个高级养老院,制作美食吸引无数大佬都来养老啦!女主于是疯狂薅羊毛,赚钱经商成为了这个山头的山大王。(治愈系种田文)涉及小部分朝堂科举。捡了个小可怜带回家后,居然成了炙手可热的状元郎君,对方还扬言要娶她!

角色:宁儿,周民生

农家田园:家有状元郎夫君

《农家田园:家有状元郎夫君》第1章 魂穿免费阅读

洪正十三年,平阳州,渭水县。

三月万物复苏,草长莺飞,阳光明媚,正是繁花似锦,争妍斗艳的时节。

周家院子里的桃树树干上,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白皙的皮肤,白里透红,看得出来生养的极好。只不过稍显病态,头上用红绳扎着两个小发鬏,樱桃小嘴微张,望着头顶开的正粉嫩的桃花。

院子里一台脚踏织布机“哐哧哐哧”的响,一名妇人熟练的将飞梭来回穿梭,技艺娴熟。

布织到一半,抬头瞧见正坐在树杈上的小人儿,正要大声呵斥,又唯恐惊吓她,这才压低声音朝她喊道:“宁儿,你怎么又上树了?还不快下来,要是摔着了可怎么办!”

这名幼童,小名宁儿,大名周瑾宁。

周家虽是个小门小户,算不得什么大户人家,徐氏也未曾拿大户家小姐那一套,来要求女儿。

可自从一个月前女儿落水后,就一直这样。变得安静不少,时不时就喜欢坐到树上,在那呆呆的望着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徐氏真怕这女儿傻了,这几日她特地打听,据说附近的灵隐寺特别灵验,或许烧个香拜个佛,找寺庙主持念下经,就能归魂了。

过几日挑个县学放假的日子,带上她走上一遭。

“娘,我再呆一盏茶时间。你放心,我坐的很稳,不会摔的。”她依靠在树干上,深深叹了口气。

听她这么说,徐氏也不强求,屋里那个小的估摸着醒了,起身进屋准备吃食。

来到这个时空已经两个多月,她是传说中的魂穿。现在这具身体,已经满十二岁了,今年五月份一过,马上就十三了。

由于落水留下的后遗症,她现在整个人看起来病怏怏的,也难怪徐氏不敢对她说重话。

在她看来,这里的生活条件实在是落后,更别说是医疗条件,能活下来算个奇迹,难怪原主落水感染风寒直接挂了。

那时正值一月份,寒潮未退。落水后高烧不退,一命呜呼。

在现代,她完全就是个死宅。最喜欢宅在家看书追剧,玩经营类游戏。患有严重的工作焦虑症,是的,你没听错,就是得了一种一去上班就会焦虑致死的病。

因为实在是特别讨厌上班,导致焦虑失眠,头发大把大把的掉,所以大学毕业工作一个月,就辞职在家,成了一名自由职业者。

对此,父母也没说什么。严格来讲,虽然父母陪伴她的时间特别少,不过还是对她还算不错的。

父母恰巧跟她相反,是十足的工作狂,经常出差。谁知道,两人开车的时候出了意外,遭遇山顶滑坡,经抢救无效去世。说来讽刺,这么拼命工作却没命花。父母去世后,她获得了大笔遗产,还有一套价值四百万的房产。

谁知道,半夜出去买水喝,居然不小心掉进了小区的池塘,就这么活活被淹死。

这死法,实在是太憋屈了。

也不知道那价值四百万的房产,现在归了谁?

醒来后脑袋就像被灌了铅,意识也模模糊糊。脑海里不断浮现关于原主的记忆,最开始,还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谁知道脑海里还莫名出现了个空间,空间里恰巧有一口井。

后来才意识到,原来这就是所有穿越者自带的金手指。不过现在也不知道这口井有什么用,空间里一片生机勃勃,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植物。

不过她左试右试,就是没法进去,本来还想进去跳井又穿回去呢。

她不断用意念使空间出现,这样的代价就是,她差点脑抽。这就好比你玩游戏,不断点进去加载重新读档,电脑直接死机。

后面再也不敢这么随意,一不小心把自己玩死就亏大发了。

穿过来时,溺水那种窒息感,到现在还后怕。院子里的那口井,正是她落水的地方,一看到双腿就忍不住颤抖,她喜欢呆在这个树上,桃花香气扑鼻,偶尔还能看见放学回家的学童,追逐嬉戏打闹的场景。

她爹在县学里的云起书院教书,是一名夫子。虽然只考上个秀才,可在他们村里那可不得了了。

在他们眼里,那就是读书人,将来要做官老爷的,跟他们这些农民可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宁儿,下来吃饭了。”徐氏手里端了一碗青菜团子,右手吃力的抱着幼子炀哥儿。

周家原先一家都住在灵泉村,因长子周瑾怀要下场考童生,周家一家才从灵泉村搬到了渭水县。

云起书院的教学资源,比灵泉村要好的多。毕竟灵泉村只有一个陈夫子,加上原主的爹跟这位夫子有些过节,怕他不会认真教学,索性让周瑾怀入了云起书院。

自家哥哥也很争气,如今才十五岁,头回参加县试就考过了。这些日子都住在书院里头,埋头苦读,正准备参加府试。

估摸着过不了几天就要启程去府城。

前些日子还特地回来探望她这个妹妹,因此见到了这位书生哥哥。人长的高大,五官生的不错,跟那种病弱的书生不同,属于高大威猛型。年纪虽小,却初见骨架雏形。

这里的科举制度倒是跟历史朝代无异,只是这所谓的大魏还从未听说过。看来任何朝代都逃不过“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一定律。

双手抱着树干,麻利的一骨碌滑溜下来。爬树爬的次数越多,现在身手很是麻溜。

瑾宁乖巧的帮忙摆放好碗筷,准备吃饭。她肚子已经饿的咕噜咕噜叫,这里虽一天三餐,不过都是一些不饱腹的东西,通常还未到饭点她就饿的不行。

食物匮乏的时候,兴许一顿都吃不上,现在有的吃已经很不错了。

家里要供养一个人读书,还有两个小的要吃饭。就自家爹发放的那点工钱,一个月一两银子,实在是少的可怜,压根不足以养活一大家子。毕竟不是自己开学堂招收学生,所收取的束脩有限。

在大魏,拜师时的’入学礼‘被视为人生四大礼之一,学生给夫子的束脩六礼为:肉干、芹菜、龙眼干、红豆等组成的六礼。

这还是在家比较好的学生才能拿得出,普通农家子弟平日里难得见一次荤腥,凑齐这些寓意十足的束脩实属不易,通常有些穷苦人家会用其它食物代替。

当初她哥拜师礼就用不着,毕竟拜的就是自家亲爹。

敢情他爹不让她哥哥在灵泉村拜陈父子为师,就是为了将他收入门下?

当今天子重农桑教育。不仅鼓励寒门学子走科举之路,为朝廷选拔人才。而且不少族里都有专门的田地,官府对这些田地免除赋税,所得收成皆用来充当族中学子的科考资金。

寒门学子因此受益良多。

周家族里也有田地,属于周家二房的那几亩田地,现由大房周民生,也就是她爹的大哥在照看着。

爷奶都住在灵泉村,在家里种地。周家供出周权礼不容易,他考上秀才后,为家里的田地免除了赋税,这才让家里人松口气。

族中的人为此也特别高兴,当投资有了回报,当然欣慰。

供她爹读书,其中属她大伯一家牺牲最大。

一家人种地,劳作做得银钱都上交给了她奶。也就是充公,就算自己有些私房钱估计也不多,为此她伯母当年也颇有微词。

除此之外,周老爷子一共生了两子。周民生为长子,她爹为老二。还育有二女,皆已嫁人。

如今她哥哥要上学,他们是不动用公中的银钱,他爹自己供。这也是为什么,如今她们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她娘也要干些浆洗的活贴补家用,一有空档就刺绣织布。

不仅如此,如今官府兴办官学。凡是各省优秀的学生,通过考试选拔可入官学。官学不仅免除学费,而且学习成绩优异者,每个月都会有奖励一些银钱。

虽然不多,不过用作购买笔墨纸砚也是好的,省了好大一笔钱呢。

不过想要入官学可不容易,每次考试光一个省就上千人,还都是各地学子中的佼佼者。群英荟萃也不过如此,这么一想,还好没穿成男儿身,不然光是让她参科举,就能把她给愁死。

读书可真是太难了,一个农家子走科举之路,除了勤勉,天赋运气缺一不可。

徐氏见女儿光望着碗里的青菜团子发愣,询问道:“宁儿怎么不吃,可是没胃口?”

她抱着怀里的炀哥儿,用木勺从碗里舀了一勺子米粉糊糊喂给炀哥儿,炀哥儿吃的津津有味,用宛如葡萄般的大眼睛望着瑾宁,口齿不清的吐出几个字:“吃……糊糊。”

“哈哈——姐姐才不吃糊糊,炀哥儿吃,都是你的。”炀哥儿才一岁多,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可爱得很。

因由是早产儿,现在都不会走路。

徐氏也忍不住笑起来,宁儿最近整日都忧心忡忡,胃口也小的很,都是吃几口就不吃了,她为此担心了好一阵。

现在,总算恢复了一些生机。可把她心疼坏了,一度以为就要失去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儿了……

好在,老天保佑,宁儿这才平安无事。

——

作者有话说:

第一次来网站写书,希望大家喜欢。架空历史,切勿当真。最后,祝大家看文愉快。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