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求何密,张茹芸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大明第一狠人是怎样炼成的在哪看

小说:大明第一狠人是怎样炼成的

小说:历史

作者:我是大冬瓜

简介:” 在古代有人要弄死你怎么办?!”
“杀他全家!”
“有喜欢的姑娘怎么办?”
“大胆说我爱你啊!都在古代了还要什么脸皮?铁子,你要学会放飞自我!”
“意念已做,期待成功。大哥,敏感肌肤也能这样吗……?”
“你骚话怎么这么多?”

角色:何密,张茹芸

大明第一狠人是怎样炼成的

《大明第一狠人是怎样炼成的》第3章 来呀!来比个十文钱的狠免费阅读

远远的,一群人欢闹簇拥着在街道人流中穿行。

他一眼就看到当中一名十五六年纪女子,这女子生的极是貌美。

饶是他前世阅女无数,这女子也绝对算得上是极品。

面似满月,眼如星辰,朱唇一点,颇有一股小家碧玉邻家妹妹之感。

一身粉色百褶裙,腰系粉色玉带,脚踩一双花纹云头粉色长靴,身后一块似火一般大红色披风。

一块核桃大小的碧玉垂在腰间,旁边另挂一块粉色核桃大小绣花香囊,随着她欢愉的蹦跳,玉佩香囊也随着跳动,甚是宜人。

她左手提着一只花花绿绿的大风筝,手舞足蹈的对着身旁一名同样年纪男子激动的聊着什么。

那名男子束口衣袖,一身劲装,后面披着一块黑色披风,更是添了几分英气。

他含笑看着她,也不应声,只是静静听着。

二人身后跟着四人,一人牵一匹,共四匹马。

其中前面两头大马,明显较另外两头个头要壮硕许多,一头通体枣红,毛发油亮,另一头则通体乌黑如墨,稀奇的是,它四蹄竟各个雪白。

可想而知,这匹黑马奔跑起来,雪白的四蹄,在疾奔时,定然会给人以踏在云雾之感,何密不会骑,也不懂马,却也感受的到,着实是宝马良驹。

他眼看着这行人就要走过这边的位置,他们还是兀自的说说笑笑。却全然没有张望这边的半分意思。

何密只需看一眼,就知道,这些人定然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少爷,用现代的话来讲,那就是超级有消费能力的财神!

何密哪里肯放过这些送上门的财神,忙清清嗓子,大喊一声:“朝廷贡品烤红薯,最后从宫内流出三十个,多一个无有,手快有手慢无!!!”

果不其然,那女子被何密大嗓门喊的寻声望来。

她第一眼并没有落在小车上的红薯,反而一眼望见了车前的几个大字。

身旁说笑的男子问了一句话,见她并不答话,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芸姑娘,大可不用理会,这些奸诈小贩最是会用这些噱头。”

那女子摇头道:“杨大哥有所不知,你看那车前的几个字,深得瘦金书法精髓,也不知什么样的人,竟然肯为商贩题这样的字,真是有辱读书人斯文。”

“哦?!为卖红薯题的瘦金体,作孽啊……”言罢跟着这姑娘挤过人群,来在何密的车前。

这位姑娘非是旁人,她名曰张茹芸,他的父亲乃是当今工部尚书——张九德。

因为明朝不设宰相,反定六部“礼,户,吏,兵,刑,工。”这六部为直接管理,仅次于皇帝的官员。

手中权利自然不言而喻,因此那布店掌柜听了何密表明身份,才唯唯诺诺,惶恐之甚。

至于那名跟着他的男子,身份地位也是不低,乃是明朝极大的世家大族之一——汝南杨氏!

他名唤作杨德昌,因家中长辈世代与张家交好,二月间进京赶考,蒙家中祖辈护佑,虽不得名列前茅,但也榜上有名。

这些时日一直忙着补官缺的事,本来是住在客栈中,后被张九德强留在张家居住。

他言道:“世代交好的感情,杨贤侄到了京城,若是还要住店的话,就是嫌我张家地小屋窄了。”

他连道不敢 ,只好在张家住下,今日闲暇无事,同张茹芸郊外踏青………

张茹芸看着何密,何密哪里能被这黄毛丫头唬住,也丝毫不避她的眼神,同她对视。

“刚才也在街前看到卖红薯的,旁人只卖一两文,怎地你的就贵人家一倍?”

“贵自然有贵的道理,这是贡品,万岁皇上吃的,本来我还想卖的更贵些,姑娘若是不信,尽可品尝。”

何密知道,越是这样的大家女,偏有一股莫名的孤傲气,你越是顺着她她越是不理睬你,反倒是激将法来得实在。

杨德昌伸手拿了一个品相好的递给她:“芸姑娘,那我们便尝尝。”

张茹芸斜眼瞪了何密一眼,接过,伸出素手轻轻剥开。

烤成的亮黄色,冒着徐徐热气,淡淡的烤香四溢,她朱唇轻张,咬了一小口。

这姑娘有可人的美貌,就连吃东西也甚有气质。

她咀嚼片刻,点点头:“确实是软糯香甜,但是也并不如像你说的真如贡品一般,你这噱头只能哄弄那些无知的人罢了。”

何密只是笑笑不说话。

杨德昌听闻此话伸手又拿起一个,剥开皮,兀自尝了起来。

“哼,走吧杨大哥,他不过是个利欲熏心的小贩罢了。”张茹芸手里的红薯也不曾吃完,转身递给身边随从,遂转身就走。

咀嚼着食物的杨德昌向她追去,顺便看向身后牵马的小厮,伸手向道:“杨二,给他十文钱。”

“好的,爷!”杨二应声。言毕即从马鞍上取过包袱,从里面翻出十文钱扔在何密的小车上。

当啷!哗啦啦!

十枚铜钱刚刚在小车上停稳。

何密笑着准备去拿小车上的银子。

嘭!!

一只大手一把盖在钱上,呼啦一声,把钱全部抓起。

何密一愣,抬头观瞧站在他眼前的人,那人身后还跟着四名黑衣短打扮的壮硕男子。

这人生的豹头环眼,一脸的络腮胡,膀大腰圆,约一米八左右的大个。

“小子,第一次在三里集摆摊吧?这里的规矩知道吗?!”

唉,就看着这高高的傻大个,何密哪里还不知道这傻子的意图。此刻他心里一万句脏话奔腾而过。

心里骂过之后,他仍然仰着小脸道:“大哥明鉴,小弟还真是第一次来这条街,不知这里的规矩是?”

这男子嗓门也是极大,遂惊的刚走不远的张茹芸,杨德昌,带着两个随从俱都停下观看。

此时以何密为中心,看热闹的人,已经围成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大圈。

“凡在这条街摆摊的摊位,每个摊位费十文钱!”

何密冷笑道:“你想收我这个摊位费?可以!我把钱放在这,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拿走!”

“嗯?什么?”那人一愣,还没听明白。

只听何密大喝一声:“掌柜的!”

布店里掌柜听见何密大喝一声,慌忙跑出。

他一见这个大个,急道:“华爷,这位是……”

何密急忙打断他的话语:“掌柜的,勿需多言,你这里可有匕首?”

他慌乱摇头:“我是本分的人,哪里有那等物件。”

“那把你裁布的剪刀拿来!”

他一愣道:“爷,您要剪刀作甚?”

“尽管拿来!再取一碗粗盐!”何密头也不回,直勾勾看着那大个,朝掌柜应声。

掌柜也是惊诧,不知何密要做些什么,乖乖朝屋里跑去。

人群多有交头接耳声。

“哥们哪里来的愣头青?敢跟华爷对着干?!”

“完了完了,上个月屁三就是没交钱让华爷把腿给干折了,现在还下不了地呢。”

“哎,哪年不打残几个,咱哥们就当看猴戏了。”

………

不多时,一把巴掌大小,古铜鎏金的金色雕凤剪子就放在何密的烤红薯车前,外加一碗青白色的大粒粗盐。

那华爷眯着眼睛,咬着嘴唇,冷冷的看着何密做的一切。

何密拿起金色剪刀,剪刀常年裁剪布匹,被磨的发亮,肉眼却也看得出来,剪锋也是极利。

何密道:“我也是初来乍到,这里的规矩我属实不知,但是我津门的朋友告诉我,津门混子与人争斗,拼的不过是个狠字,这把剪刀,我扎在你的身上,若是扎的对了,也不过是个创伤罢了。”

“只要上些刀伤药即可,可是若是偏上一点,奔着心窝,奔着脖颈那可说不准了,既折了你的富贵命,又搭上我这条烂命一条,换来还是你不值啊。”

“今天,我们就在这比个狠吧,比个十文钱的狠!”

言毕,他猛地擎起剪子,眼也不眨,直接扎向自己的大腿!

人群众人悚然受到惊吓,不由自主倒吸一口凉气。

“哎!”大个离得何密近,下意识叫了一声。

掌柜大喊:“爷!”急忙要拦。

那张茹芸啊的一声惊叫,慌忙捂着眼睛。

杨德昌同样被惊的身躯猛地一震!

“卧槽!”

“嘶………”

“天啊!….”

人群众人多被震得倒吸凉气。

噗呲!一声闷响。

直至没入剪柄,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他的裤子。

何密感受得着,这一下极深,几乎戳到他的骨头。

说来也怪,他除了从伤口处感觉有木然外,竟然没有别的感觉。

他狞笑着轻转了一圈剪柄,后猛地拔出。

当啷!

何密将染着鲜血的剪子扔在车上,顺手端起放在一旁盛着粗盐的碗。

抓过一把粗盐,对那大个笑道:“你以为这是什么?这是盐巴!听过伤口撒盐,没见过吧?今儿个我就让你开开眼!”

言毕,也不废话,他直将盐巴捂在伤口上!

霎时间直痛的他浑身颤栗,何密紧咬牙关,额头上也是冷汗直冒,但是他哼都没有哼一声,只是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大个。

掌柜大喊一声:“爷!你怎得这般冲动!”

张茹芸刚刚透过指缝来看这边景象,哪想何密又来了这么一出,吓得她慌忙再次捂上眼睛,不敢去看。

华爷黑着脸松开宽厚肥硕的手掌,十枚铜板再次放回车上。

“福掌柜,这小子跟你认识,他是你何人?”

掌柜摇头道:“我哪里配跟这位爷认识。”

大个狐疑看了何密一眼道:“你小子是个硬茬,今后你在这条街摆摊,摊位费我不收了。”

何密手扶车道:“以后也不会再在这里摆摊了!”

华爷不明所以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带着四名手下拨开人群,径直往街东头走去。

杨德昌在人群边上看的真切,举手喊了一声:“好汉子,看赏!”

只见他身后牵马的汉子就从马上口袋里取出一锭银子,快步跑来,放在车上。

何密才不会故作清高,送上门的银子哪里还会放它走,忍着疼痛拱手道:“多谢!”

杨德昌笑了笑,同张茹芸转身继续回府。

张茹芸仍觉好奇,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拿着剪刀扎自己,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回头看来时,同何密的视线撞上,何密痛的咧嘴高喊道:“姑娘你生的真漂亮,乃小生生平仅见的美人!”

张茹芸俏脸刹时绯红一片,慌忙转头,啐骂一声:“呸,不要脸的登徒子!”

>>>点此阅读《大明第一狠人是怎样炼成的》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