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大明第一狠人是怎样炼成的》小说章节目录何密,何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明第一狠人是怎样炼成的

小说:历史

作者:我是大冬瓜

简介:" 在古代有人要弄死你怎么办?!”“杀他全家!”“有喜欢的姑娘怎么办?”“大胆说我爱你啊!都在古代了还要什么脸皮?铁子,你要学会放飞自我!”“意念已做,期待成功。大哥,敏感肌肤也能这样吗……?”“你骚话怎么这么多?”

角色:何密,何母

大明第一狠人是怎样炼成的

《大明第一狠人是怎样炼成的》第1章 你好天启年免费阅读

大明,天启六年

三里集的集市上,围绕着一个卖红薯的瘦弱男子,掀起了一场骚乱。

“敢踩本少爷的豹皮靴!你怎么不去死!!”一张睚眦欲裂的脸出现在何密的面前。

“我……”卖红薯的何密结结巴巴,支吾了半天,愣是没再从嘴里蹦出第二个字。

“我你马啊!臭卖红薯的下贱货!给我打他!”那个身着锦缎,脚踩一双骚性十足的豹皮靴的男子指着何密大骂!

他身后四五名狗仗人势的小跟班七手八脚上来,围着何密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何密因为常年营养不良,导致身材瘦弱,加上平生十几年哪里见过这种局面,身子此时早已吓的抖如筛糠。

一个小厮猛的一个窝心脚,直接将他闷倒在地,他痛苦的捂着肚子如虾米一样躺在地上。

气势汹汹的小厮们可不管他,在那个少爷的带领下,围着地上的何密愣是暴揍了有近十分多钟。

原来在地面抱头,还不住翻滚,慌忙躲闪的何密,双腿猛的一蹬,两眼一翻,当时就人事不省。

路旁围观的人群个个敢怒不敢言,更没有敢仗义伸手的,因为这个少爷是城中乾元镖局的少镖头——付才俊。

他一贯嚣张跋扈,横行无忌,家里老爹跟锦衣卫千户客光有着很深的关系,同时也传言他即将要娶工部尚书张九德的二女儿,家里本就是跟锦衣卫有关系,再攀上工部,那可真是如虎添翼。

他朝地上奄奄一息的何密脸上吐了口唾沫,丝毫不为杀个人感到负罪感,反而跟手下人笑着扬长而去。

只留下躺在地上满身灰尘的何密,身子轻微的痉挛,抽搐……

一个地方保长早就看到此幕,也装着没看到一样混在人群,直到付才俊走了以后,他才如职责再次附身一般,叫唤着分开人群,来到何密面前。

他弯腰查看了何密的伤势,不自觉的摇了摇头,招呼众人道:“有认识这小子的吗?赶紧叫家里人来,这家伙怕是活不成了!”

人群中有人轻声骂道:“付家小子真他妈不是东西!”

他身边一个朋友猛扯他的衣角:“嘘!小点声,当心让人听到。”

那人咬了咬牙,撇撇嘴后,胸口起伏几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

又有人道:“保长,我之前跟他攀谈过,他说自己是何家堡村的。”

保长连忙道:“快,去卖马的杨爷那里找辆架子车,把人拉去何家堡,怎么也得让家人见他最后一面。”

有人找来车,把人拉到四里外的何家堡村,一路打听,终于把何密的父母找到。

何密老娘听到消息后,扑在架子车前早已哭成泪人。

他老爹详细问清了原由后,神色一黯,仿佛被抽走了魂魄一样,颓然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语:“乾元镖局,付家的人,我们穷苦人家哪里惹得起呀……”

说完那张黝黑的老脸也布满了眼泪……..

集市上来的众人散去之后,村子里又围来了不少人,可是真正关心的又没几个,大多是来看热闹,或冷嘲热讽。

一个身材肥硕的老女人呲着牙,跟身旁另一个女人道:“我就说何小子什么都干不了,读书读书不行,种田种田不行,还要学着别人经商,真是恬不知耻,看看出事了吧!!”

“就是,他大娘,看看你家孩子,刚中了秀才吧,他家孩子跟你家孩子一般大吧,跟你儿子提鞋都不配!”那女人附和道。

“哼!老何家这一根独苗要是折了,这家可算是彻底废了,老年丧子,可怜咯白发人送黑发人!”

………….

人群嘲弄声此起彼伏,何密老娘擦了擦眼泪,跟老伴把儿子抬进屋里,她又忙着要去村东头请胡郎中。

“老嫂子,依我看,还是别看了,浪费银子。”有人调侃道。

何密老娘站定身子,擦了擦眼泪,气急颤抖的看向围观的众人道:“天有不测风云,谁都有走背字的时候,我家密儿虽然被打,但是乡里乡亲的,各位也不至于如此这般冷嘲热讽吧?!”

“看看你们家何密,动都动不了,估计这会儿都…….”那肥硕女人笑着,话还没说完,只听的西北方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猛地响起!!

咚!!

一个硕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紧接着又伴起此起彼伏的爆炸接连响起!!

宛如一个个带了扩音器的鞭炮一样。直震的鸡飞狗跳,空中飞鸟凌乱的扑棱着翅膀,慌忙逃窜……..

围观众人先是一愣,接着就哭爹喊妈仓皇四散逃窜开来。

谁也没注意,此时躺在床上原本已经闭上眼睛的何密,此时已经睁开了双眼,他双眼满是疑惑惊讶之色,丝毫没有原来木讷的感觉。

严格的说,他已经是新何密了!!

他也叫何密,他来自现代,自己父亲是某市一把手,而他因为有着关系,加上自己高学历,双商在线,几年努力下来,已经是一名数亿上市公司的掌舵人。

不到三十岁,年少有为,是多家杂志,报社争相采访的对象,也是诸多女子心中的钻石王子。

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而他父亲的突然下马,不可避免的波及到了他。

他更没想到是在开庭的时候,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把所有,尽量能推的罪责,尽最大可能往自己身上推,那一瞬间,让他对这个世界没有了一丝好感和留恋。

他坦然笑着接受,顺水推舟,自己被判死刑,行刑那天,他清楚的看到了空中一颗硕大的陨石火球,从数百米高空砸向地面……….

何密轻轻一动身子,那股只要你一动,全身几乎就没有不疼的地方的感觉,又差点把他带走。

他皱眉想到,“我不是死了吗?这是哪里,假死?空包弹?怎么旁边还有人在哭?”

坐在他旁边凳子上,原本正在掩面哭泣的何母,听到何密急促的呼吸后,急忙抬头看来。

她看到何密惊诧的眼神后,大叫一声:“老头子,老头子!咱儿子醒了!儿子醒了啊!”

喊着喊着,老妇人喉间哽咽,转又嚎啕大哭起来。

蹲在门槛黝黑枯瘦的老头,本来满脸愁容的抽着旱烟,听闻妇人这般讲起,双眼放光,慌忙往屋内蹿来。

老头几步便至何密的近前,何密忍着疼痛,看清凑近两人的模样。

二人俱是一身灰黑色的麻衣灰衫,仔细听了半晌,才依稀听得明白他们的话语。

却也与现实的普通话有天差地别,他胸口烦闷,喘着粗气,又转了一个身,将自己的脑袋面向发黑的土坯墙壁,沉沉睡去。

半个月以后,何密终于能够下地。

而他也学着习惯这个陌生的世界,学习这个时代独特的语言,文化,他有时候不敢想象的站在土旧的村子口,看着来往忙碌的古风长发男子,不由觉得好笑。

到后来他才慢慢接受了这个根本不可能接受的现实!

他穿越了,这里是天启六年五月十五,真真的明朝后世,他本就是博士毕业,虽然他是绘画专业,记忆中历史不精通,但是一些朝代的大事件还是有记忆的。

这是天启六年的一个特大事件——天启大爆炸!!

天启六年。五月初六,京城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城东北方渐至城西南角,同时有一特大火球在空中滚动。巨响声中,天空丝状、潮状的无色乱云横飞,有大而黑的蘑菇、灵芝状云像柱子那样直竖于城西南角。

刹那间天昏地暗,尘土、火光飞集,天崩地陷,万室平沉。东自阜成门,北到刑部街,长1500—2000米,宽 6500米范围内木材、石块、人体、禽尸像雨点那样从天空中降下。数万间屋、2万多人都被炸成粉状。瓦砾俱腾空而下,衣物远飞至昌平……

想到这些,他不由又想起了被行刑前看到空中的硕大陨石火球。

何密不自觉有个大胆的想法,玄学加上爱因斯坦提出的虫洞,那颗天外陨石划破上空,搅动时空通道。

把他这个已死之人的神魂,同同一个时空这家伙的神魂对换,莫名其妙让他重生了一次。

看了看枯瘦的双手,那是真真切切肉身的感觉,他不由自主的激动的大吼一声。

“欧!”

“老头子,你看看咱儿子,大白天发神经鬼叫劳什子,莫不是真让人打傻了……”

何母担忧的看了一眼何密,扭头对何父悄声道。

“莫管他,能捡一条命就好,若以后他还这样的话,我就去找马道婆来,给他做做法事……”

何密是真想踏踏实实过完捡的这后半生的命,可是扭头看向好像两尊石狮子一般,坐在门槛上,跟看傻子一样,望着自己的老头老太太,重重叹了口气。

都穷的家徒四壁,还想踏踏实实过完捡来的半条命?疯了吧?这不是童话世界,这是残酷的世界。

人啊,要想生存,还是得折腾啊!

不得不承认,他的脸皮也是真厚,对这个不是太熟的女人厚着脸皮叫道:“娘,今天中午吃点什么?”

“家里也没甚米了,刚才我跟你老爹去挖了点野菜,将就做点野菜糊糊吃罢。”

想起顿顿都是那些苦涩的野菜糊,胃里一阵阵抽搐起来,何密强挤出一个自认为很“灿烂”的笑容:“好的,老娘,我最喜欢吃野菜糊了呢。”

她更是惊呆了,看着何父诧异道:“以前咱儿子跟木头旮瘩一样,一棍子都打不出个响屁来,怎么现在就跟换了一个人儿似的?”

老头子收了旱烟,在地上磕了磕,站起来看了看太阳:“正午了,快些做饭吧,一会儿吃完还要下地。”

吃过了“爱吃”的野菜糊,何密收拾起墙角堆起来的一小堆红薯。

这些红薯在何母的眼里就跟金子没什么区别。

她看到何密摆弄这些红薯,凑到近前道:“没吃饱么?这些红薯甚是金贵,只能拿去卖,咱们可吃不得。”

何密知道她精打细算,经不起吓唬,笑道:“放心,就是想着拿集市上卖去。”

她擦着有水渍的手喃喃道:“卖当然是好,只是你可不要跟人再起冲突,咱家没钱没势的,哪里跟人家掰扯的过,吃点亏就吃点吧……”

天启六年,这具身体也就十六岁左右,他母亲原本也不大岁数,却因为苦累的劳力,稍显黝黑的脸庞满是褶皱,半头霜发也是凌乱不堪。

何密捧起她粗糙,满是厚茧的手掌,轻轻摩挲,心中郁积了一丝丝愧疚。

良久他轻轻点了点头:“放心吧,不跟人争执了。”

不幸中的万幸,那架烤红薯的小车在上一役中,伤残的不是太严重,经过这何父的修复,已经可以重新上岗。

他把炉膛内的柴火引着,又把煤渣往里填了填。

等炉火稳定之后,炉子里烤了十来个,小车边上的袋子里又把最后十几二十个装走。

生疏的拉着小车往记忆里的集市奔去……

“哎!”

刚出家门,老娘叫了一声,疾步跑到何密近前,从衣兜里掏出四个铜板,塞进他腰间系着的麻木袋子里。

“在外面带着点钱吧……”说完扭头又回了屋内忙活起来。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