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求荒岛求生:身后跟着七个废物点心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陈平,洛芊芊在哪看

小说:荒岛求生:身后跟着七个废物点心

小说:兵王

作者:半壶浊酒喜相逢

简介:作者手艺人,绰号秋名山车神,又快又稳,永不翻车
一场海难,意外流落荒岛。
开局一把刀,装备全靠装。
兵王陈平带领七个战斗力五的渣渣开始探索整个小岛。
猎杀花豹,勇斗大白鲨,怒斩食人蟒……
这日子是越来越有判头了……

角色:陈平,洛芊芊

荒岛求生:身后跟着七个废物点心

《荒岛求生:身后跟着七个废物点心》第3章 搭建庇护所免费阅读

一夜无话。

第二天,等到众女悠悠醒转。

洛芊芊看到不远处的陈子衿四女,不免疑问,还是沐池鱼解释了一番。

对此,洛芊芊不置可否。

今天,陈平准备为这次荒岛求生打下一个基础,众人可有的忙了。

先找了两个椰子。

一个给洛芊芊两姐妹补充了下水分。

另外一个自己喝了大半,剩下一点则给了沐池鱼。

既然她选择站在自己这个团队,陈平在保证洛芊芊活得滋润的同时,顺带照顾一下她。

休整完,陈平开始发号施令。

自己去丛林里找寻淡水和食物,昨天他听到了不少大型野兽的叫声,证明这座森林范围绝对不会太小,里面肯定有提供这些野兽生存的淡水资源。

而洛芊芊三女,陈平则是叫她们去海滩捡垃圾。

不管是废弃矿泉水瓶,还是泡沫箱,都给我捡回来。

这些塑料垃圾,万年不腐,在海中随风漂流,此刻在陈平眼中可都是宝贝。

分配好任务,洛芊芊却是自己报名要跟陈平去探索丛林。

毕竟刚进入荒岛求生这个副本,洛芊芊对一切都是好奇的。

去丛林探险可比在海滩捡垃圾刺激多了。

陈平一想这座海滩垃圾确实不多,也没拒绝。

四人两两一组,分头行事。

陈平带着洛芊芊一头便扎进了丛林。

刚开始还是低矮的灌木丛,越往里树木渐渐高大起来,阵阵野兽叫声似远似近,吓得洛芊芊死死贴着陈平行走,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由于这座丛林的不确定因素太多,陈平是逆风而行,避免他俩的气息提前被那些大型肉食动作发现。

当下最重要是找寻水源。

陈平通过观察地面上的斑驳兽类足迹,找到一串野山羊的足迹。

顺着脚印,陈平缓缓往丛林深处走去。

“陈平,别往里走了,我好害怕。”

洛芊芊此刻是真怕了,她本以为这种丛林探险就像是她参加的那种夏令营一样,是来体验天然氧吧的。

可当她见到那比自己脸还大的野兽足迹,还明白这座森林可不比她参加的那种野营地,真有大型野兽出没。

陈平一阵无语,刚叫你去捡垃圾你非得跟来,现在打起退堂鼓了。

说你废物都侮辱废物这两个字。

“嘘!你再废话,我把你直接丢这儿了。”

洛芊芊看着陈平那凶恶目光,吓得立马噤声,双手死死拽住陈平衣角,只有这样才让她拥有一点点安全感。

二人顺着这一串山羊脚印走了许久。

终于看到了一处水潭,水潭边有一大一小两只黑山羊正喝着潭水。

那只大的山羊喝两口便抬起头四处观望一阵,这是野兽的警觉。

“水……”洛芊芊看到水潭的第一眼便要惊叫起来。

被陈平一把捂住嘴鼻,压在身下,恶狠狠道:“闭嘴。”

洛芊芊只觉得身上像压了一座大山似的,这男人好沉。

男性的荷尔蒙气息钻入她的鼻尖,令她粉脸泛起一阵潮红。

这死男人坏死了,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凶,不知道女孩子是要哄的嘛!

陈平从洛芊芊身上翻下,四足落地,拟兽而行。

弓背低首,似豹蛰伏。

看得洛芊芊一脸懵逼。

这陈平要作甚?

只见陈平食指沾了点口水,确定准确风向。

而后在逆风处,四肢落地,缓缓而行,慢慢靠近那一对山羊。

“他是要猎杀那对山羊。”

洛芊芊心头涌起这个令她震惊的想法。

陈平却顾不上理会她,此刻他离那对山羊只有十五六步距离。

嘎吱

一阵枯叶破碎声。

陈平已经放缓了步伐,尽量不将重量压在四足之上,但周围的枯叶太过脆弱了,还是发出来一丝响动。

只是这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碎叶声。

便已经惊扰了猎物。

那头大的山羊立马警觉地朝陈平方向望去。

当看到陈平的同时,已经开始调转身形。

与此同时,陈平也如猎豹一般蹿了出去。

山羊四蹄狂奔,陈平亦是紧随其后。

一个饿虎扑食。

将那小山羊扑倒在地。

“咩”

那小山羊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惨的呼救声。

便被陈平两手一撸,折断了脖颈。

这颈骨俗称天柱,是连接脑部和脊柱的玄关,十分脆弱。

陈平在部队练的本就是杀人技,而今杀只羊还不是信手拈来。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旁边的洛芊芊看得眼珠子都快弹出来了,樱桃小嘴张成一个可爱的O字型。

这个……那个……

一时竟喘不上气来。

光站在旁边便如此刺激,洛芊芊都想不到亲自参与这次猎杀的陈平肾上腺素会飙升到何种地步。

至于陈平,放倒了这只小羊后,松了松筋骨,毕竟刚才那段潜行挺耗精力的。

看了看小羊脖颈折断的角度,陈平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几年都没机会用上这招,手法还是生疏了,力使大了。

今后可要多加练习。

洛芊芊三步并作两步小跑到陈平身边,看到眼前这汪潭水,本就已经渴的嗓子都冒烟了。

赶忙用手掬了一捧潭水就往嘴里送。

“啪“

陈平一巴掌打在她手上,直接打落了洛芊芊手里的潭水。

“你有毛病啊!”

洛芊芊怒道,“干嘛不让我喝水。”

“谁告诉你野外的水能直接喝的?这潭水是死水,水面又有绿藻,微生物肯定不少。你不要命就直接对嘴喝好了。”

洛芊芊这才想起自己看过的一部叫做《铁线虫入侵》的电影,一想到电影那个画面,不禁浑身一抖。

赶忙将手里剩余的水都甩了出去,害怕手上还残余微生物,又在陈平汗衫上蹭了又蹭。

有些苦恼道:“那怎么办?陈平,这潭水只能看不能喝吗?我都快渴死了。”

“咱们先回去。看看你妹妹和沐池鱼有没有捡到矿泉水瓶什么的。只要将水运过去,加热就可以喝了。”

说完,把那只小羊往肩上一扛,和洛芊芊走出了森林。

回到海滩。

陈平唤回洛初音和沐池鱼,检查了下二人的收获,还真被她们捡了七八个矿泉水瓶,还有一张破烂渔网,一顶破安全帽,还有就是些烂了的泡沫板。

陈平清点完垃圾,挑出水瓶,正要回去打水。

却听见对面四女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沐池鱼望着对面说道:“刚才你不在的时候,方洁书找了根枯木把树上的椰子都打了下来。陈子衿好像也在海边找到了一条大鱼。”

有水有肉,怪不得如此开心。

如今自己也已经找到了淡水资源,这些椰子用处倒是不大。

食物他也逮了只小羊,去了皮毛内脏应该还能剩个二十来斤肉。

他们四个省着点吃,吃个一周应该没问题。

时间已经不早,陈平叫三女再去拾点柴火,自己则返回水潭,用那些矿泉水瓶打了水回来。

眼见三女收拾柴火未归,陈平便先将这小羊开肠破肚,用海水清洗一遍,羊心羊腰甚至连那条细小羊鞭都收拾妥当。

只留下一些下水东西置于一旁,这还不能丢,陈平另有他用。

将小羊收拾好后。

洛芊芊三女也回来了。

经过一日暴晒,这次的木材倒干燥了许多。

陈平添了点木柴进火堆。

朝沐池鱼说道:“把你丝袜脱了。”

三女一脸懵逼。

大色狼的嘴脸终于露出来了吗?

洛芊芊当下便做出保护沐池鱼的举动,娇喝道:“不许你欺负沐姐姐,你有什么坏招尽管向我使来。我洛芊芊皱一皱眉头跟你姓。”

“你别老想着高攀我老陈家,能让你孩子随我姓,认祖归宗我都算给你脸了。”

面对洛芊芊,陈平发现就不能给她脸。

越给脸,越得寸进尺。

一边回怼洛芊芊,一边给一个空的矿泉水瓶装了半瓶沙粒,又在沙粒上铺了一层掰碎的木炭。

沐池鱼一下就明白过来,陈平是想做一个过滤器。

当下拉住要打死陈平的洛芊芊,有些难为情道:“这双丝袜我都穿了好几天了,可能会有点味道。”

沐池鱼双手伸入西裙中,一搓。

一条黑丝呈一个黑色圆环徐徐而下。

随着那黑色圆环越来越粗。

沐池鱼包裹在黑丝中的芊芊玉腿也暴露无遗。

白皙如银月,修长似纤竹。

增一分太肥,少一分又太瘦。

白腻如一方美玉。

简单三字概括“腿玩年”。

便是洛芊芊这等美女初见也是羡慕嫉妒恨。

以后有沐姐姐的地方,我坚决不露腿。

陈平接过丝袜,本以为味道三米可闻,没想到竟没有一丝异味,不由目光怪异地看了沐池鱼一眼。

你这脚是咋长的,都不出脚汗的吗?

虽然没有异味,但陈平仍是将丝袜在海水里洗涤了一下,自己可没特殊癖好,喜好原汁原味。

将丝袜套在瓶口,陈平将水倒入。

潭水经由三道过滤,滴落进最底下的椰壳中。

比起原来浑浊的潭水确实清澈了不少。

蓄满一椰壳后,陈平再将其放入火中加热。

陈平瞅了眼不远处的灌木丛,洛初音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小脸泛上几朵桃花。

早知道椰子今天全被方洁书她们打了,昨天就不该那么糟蹋仅存的两个椰子壳。

洛初音默默移到陈平身边,以几不可闻的声音劝道:“陈平哥哥,咱们现在都有淡水。你就别想着节约水资源了。那个应该不太好喝的。”

陈平懵逼,自己明明是在痛惜少了一个椰壳,你这小姑娘思想很不对劲啊!

我陈平在你眼里就只配喝这玩意?

众人一边等水开,一边开始折腾小羊肉。

“谁会处理食物?”陈平问道。

洛芊芊第一个撇开头,“别看我,我从小到大连米都没淘过。”

陈平又望向沐池鱼,这娘们也是理直气壮道:“也别看我,我顶天就煮煮泡面。“

最后的洛初音眨巴着大眼睛,柔柔道:“要不我来试试?”

陈平瞅了眼她那双光滑细嫩的小手,哪放心将这么宝贵的食材交给她折腾。

“要不我去把方姐姐叫过来吧。我刚看到她在旁边做鱼,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洛芊芊提议道。

”还是我来吧。“陈平颇为无力道,“去找几块石板来,就在石板上烤烤羊肉好了。也别想味道了,能有口吃的就不错了。”

虽然三女都快两天没进食了,但此刻的她们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麻溜地从海滩外扛了块好几十斤重的石板过来。

“够了没?不够咱们再去扛。”洛芊芊豪气干云道。

也不知道她那小胳膊小腿到底是怎么生出这股干劲的。

“差不多了。“

陈平拣了四块羊肉放在石板上,用火堆慢慢加热。

再削了几十根木叉,串了羊肉放置在火堆旁,以烟雾熏烤。

岛上温度高,如果不以烟熏或者盐水腌制,这些新鲜的肉类很快就会腐败。

这小羊还算肥硕,自带脂油。

不一会儿,石板温度上来了,羊油溢出,滋滋作响。

四块羊排在羊油的包裹中渐渐煎至金黄色。

咕咚咕咚。

四人不住咽着口水。

这么简单的一块羊排,放在平时,洛芊芊几人怕是送到嘴边都不会动一口,还嫌弃它脂肪太高。

如今困守海岛,两天一夜都未进食的她们,就算陈平将那块烤羊排的石板丢给她们,她们都下得了嘴啃上一啃。

待煎至两面金黄,在三女渴望的眼神中,陈平撕了一条肉丝放入嘴中,砸吧了许久,点了点头道:“熟了!”

话音未落,三女已经用木叉各插了一块羊排,狼吞虎咽起来。

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淑女气质。

每根排骨都是啃得连一点肉沫都剩不下来。

活脱脱三个饿死鬼投胎。

至于另外一旁的陈子衿四女自然也闻到了羊肉的香味。

徐梦瑶眼巴巴地看着对面大快朵颐的样子,对比着手里这条还没巴掌大的石九公,顿时就不香了。

咕咕。

肚子一阵叫唤。

徐梦瑶扁着小嘴,“小雪,要不咱们去陈平那边要一块羊肉吃吃吧。”

苏青雪老早就将手里的海鱼吃了个一干二净,如今望着对面也是馋得很。

两人一对眼,便想厚着脸皮去讨要一块羊肉吃吃。

还未动作,陈子衿先一步喝止道:“小雪,小瑶,你们干什么?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们现在去要食物,就中了陈平的奸计了。他可是老早就想对你们两个下手了,你们过去,肯定免不了被他一顿欺负。没准你们的清白身子都要毁在这狗男人手里。”

方洁书在旁边应声附和,她对陈平七分畏惧,三分憎恶。

所以才和陈子衿一拍即合,自立门户。

好不容易才将苏青雪和徐梦瑶拐进自己队伍,哪舍得让她们归顺陈平。

甚至她还想着将洛芊芊三女拉进自己的队伍,彻底孤立陈平。

为了安抚徐梦瑶和苏青雪的情绪,方洁书忍痛将本来准备明天食用的一尾石斑拿了出来。

这尾石斑是陈子衿和她在海边捡来的。

捡的时候便已经死去,方洁书闻了闻没有异味,便收了。

方洁书将石斑放在石板上。

顿时发出滋滋的声响。

苏青雪和徐梦瑶见到这尾大石斑,眼睛都绿了。

便是旁边一贯板着一副高冷面孔的陈子衿也是偷偷咽了口口水。

方洁书用木筷轻轻翻动着鱼身,使它受热均匀,又洒上今天刚刚熬制出来的海盐。

鱼香四溢。

俗话说的好,久病成良医,方洁书本就是枚大吃货,精于美食,对烹饪手法自然也有研究,虽然受限于调料,但烹饪水平还是比陈平这种大老粗要强出一个维度。

四女分食了这条石斑,腹内一阵满足感。

对面的羊肉也就没了吸引力。

日头西斜。

今天搭建庇护所已经来不及了,陈平铺了一片芭蕉叶暂且就将一晚上,明天的任务便是领着三女搭建一处庇护所。

毕竟天天风吹日晒的,他扛得住,洛芊芊也扛不住。

待到月上柳梢,陈平已经陷入了沉睡,沐池鱼和洛芊芊负责守前半夜,给一夜没合眼的陈平一点休息时间,方便后半夜守夜。

只不过沐池鱼和洛芊芊都很默契地没有打扰陈平熟睡,这些天陈平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做的事她们都看在眼里。

如果没有陈平,只怕她们连第一晚都熬不过去。

现在的陈平在她们眼里就是这个团队的顶梁柱,谁都可以倒下,唯独陈平不行。

给这个男人多一点休息时间吧。

等到陈平自己醒来,天已蒙蒙亮。

看着身旁熟睡的三女,陈平也没有发作,毕竟她们不像自己当过兵,见过血,警戒心非常强。

对这三位天之骄女来说,两天下来,她们没说一声哭,已经足以让陈平欣慰了。

添了点柴火。

陈平随便找了处灌木丛准备释放下晨尿。

窸窸窣窣一阵声响。

陈平立马警觉起来,指尖一转,匕首已握在手心。

弓腰蓄力,一个突袭扒开灌木丛,正要了结里面的危机。

没想到里面竟然是苏青雪。

而且是只穿了一身内衣的苏青雪。

陈平愕然。

苏青雪惶然。

两人对视足有十几秒钟。

苏青雪才慌忙以双手遮住要害部位,蹲下身去,哭道:“唔,大坏蛋,你不许看。”

陈平也是一阵尴尬,赶忙背过身往外走去。

非礼勿视。

走不得两步,又听见苏青雪小声唤道:“大坏蛋,你别走。”

陈平停下脚步,转过身望着蹲在地上的苏青雪,有些懵逼。

这小妮子难不成想……

苏青雪捂着要害,尽量不让春光有一丝泄露,脸红得似要滴下水来一般,嘤嘤哭诉道:“唔,大坏蛋,你可不可以帮我穿下衣服?”

“苏青雪我劝你不要挑战一个男人能忍受的极限。你不知道自己的身材有多诱人?“

苏青雪一边抽泣着,一边将事情缘由娓娓道来。

怪就怪在那尾石斑上。

虽然没有异味,但那尾石斑肉质已经腐坏,加上她们又吃了冰凉的椰汁,搞得她们四人半夜齐齐拉肚子。

苏青雪都不知道自己拉了几次了。

最该死的还是她这身雪纺长裙。

每次上厕所,她都要将这雪纺长裙整个脱掉。

如今的她已经拉到虚脱,再无力将这身雪纺长裙穿上,只能求助于陈平。

陈平听了,哭笑不得。

还能咋办,总不能真让人家小姑娘光膀子在这冻一晚上呗。

陈平拿过那条雪纺长裙。

比划了一下。

才发现这玩意还得从下往上穿。

“你闭上眼。”苏青雪羞红着脸道。

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陈平无奈,闭着眼,拿着长裙在苏青雪身上一顿摸索。

苏青雪简直都要哭了。

这大坏蛋好可恶,他的手往哪里摸啊。

上面还都是老茧,好粗糙。

至于陈平这边,则完全是两种体验,入手满是温香软玉,一片滑腻。

“停,你还是睁着眼吧。”苏青雪羞得脑袋都快埋进胸里了。

该摸的不该摸的,全给这大坏蛋给摸了去,自己这亏吃大发了。

到头来还被陈平嫌弃一声,“你们女孩子就是麻烦。叫我说直接给你改个开裆裤,拉屎撒尿多方便。”

气得苏青雪拿小拳拳直砸陈平胸口。

由于蹲坑时间实在太久,苏青雪双腿都已经麻了,陈平为她穿好衣物后,干脆将她背在了身上。

一步步往海滩走去。

苏青雪双手环绕陈平脖颈,感受着陈平宽广厚实的后背,自流落海岛后第一次有了一丝安全感。

不禁将小脸贴在陈平肩上,如瀑长发倾泻在陈平胸前,喃喃低语道:“大坏蛋,你能不能多背我一会。我好累,我走不动,我想回家,我想睡在我家那真丝绒大床上,盖上一条鹅毛毯,美滋滋地睡上一觉。醒来,发现这里原来不过是我做的一场梦。”

“你别想屁吃了。”

“大坏蛋,你就不能哄哄我。”苏青雪气急,一口咬在陈平脖颈处,只是不知是力气太小,还是根本没舍得用劲,只在上面留了一层口水便宣布失败。

“大坏蛋,你说我会不会死在这里?我感觉我额头好烫。脑袋也晕乎乎的。”

关于这个问题,陈平其实心中早有打算,依照这些女人的身体素质只能祈求救援队快点到来,不然基本在这海岛撑不过十天。

他也不忍将这个残酷的事实告诉苏青雪,只是哄道:“不会的。我学过面相,你命硬,克夫,不改嫁十次八次的,阎王爷亲自来收都收不走你。“

“你咒我。”苏青雪又用小拳拳轻轻锤了锤陈平脑袋。

像只树懒一样将全部重量压在陈平身上,轻声呢喃道:“我不信,除非你再跟我拉钩钩。”

“小孩子一样。”

陈平一边鄙夷着,一边将小拇指递了过去。

苏青雪展眉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将自己的小拇指勾了上去。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不许变。”

说到最后,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陈平感受到苏青雪体表温度确实有些偏高,这才意识到她的不对劲。

赶忙放下她,此刻的苏青雪意识已经模糊。

陈平以手探额。

温度高的吓人。

嘴唇起壳,双目涣散,明显就是脱水的前兆。

“你可不能死,我都跟你拉过勾的。”

陈平抱起苏青雪一路小跑回自己火堆旁。

如今苏青雪发着高烧,海岛夜寒,不急于为她体表降温,而是要让她先发一阵汗出来。

将其放置与火堆旁。

苏青雪尤自喊冷。

陈平无法,只能再次将她揽入怀中。

一进入陈平的怀抱,苏青雪便像只小猫一般,拿小脑袋蹭了蹭陈平胸膛,露出一丝甜甜的微笑,搂着陈平粗壮的腰肢沉沉睡去。

>>>点此阅读《荒岛求生:身后跟着七个废物点心》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