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农门佳肴:小厨娘她美又娇》小说章节目录沈明,沈佳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佳肴:小厨娘她美又娇

小说:种田

作者:童夕君

简介:五月的槐花六月的瓜,七月的辣子配鱼虾。八月的螃蟹伴黄酒,九月的甜汤做早茶。前世小厨师沈佳肴,穿越到小山村也没让手艺埋没。山村清苦,可爹疼娘爱兄长护,最主要的是还有个小竹马一起长大。不想竹马一朝为官,要娶高门女,沈佳肴大勺一挥,端掉了小竹马。本打算终身锅灶为舞,孝顺母亲兄长,却被一个好吃世子缠着不放。“佳肴啊,本世子就是喜欢你做的菜,给我做一辈子好不好?”

角色:沈明,沈佳肴

农门佳肴:小厨娘她美又娇

《农门佳肴:小厨娘她美又娇》第1章 夜宿土地庙免费阅读

大周国,帝都洛阳城郊,五月的天娃娃的脸,雨说下就下,官道上的车马行人都匆匆找地避雨。

行人中唯二两个举着桐油布伞的沈佳肴和沈明觉也不轻松,雨伴着风,吹的衣裳半湿。害怕打湿行李,两人都将背着的行李箱护在胸前。

沈佳肴趁着路面还没变泥泞,小跑着道:“公子快些,前方有个土地庙可以躲雨。”

沈明觉有些窘迫地道:“都说了,以后不要叫我公子。”

沈佳肴眨眨眼睛,微微偏着头撒娇似地说:“就要叫,公子公子,跑快些,雨要下大了。”

赶在大雨滂沱前,两人赶到了土地庙。庙不大,整整三间房,不过门廊建的挺宽,放着许多杂物,还有一堆有些半烂的麦秸。

沈佳肴拿两把麦秸挽成刷子状,递给沈明觉道:“公子把脚底的泥清清。”

沈明觉宠溺地瞪她一眼,接过麦秸清理鞋子,很自然地提过她的背箱,把手中的伞递给她。

两人推开半掩的庙门,沈佳肴只看一眼庙内就“啊”的一声惊叫,捂着眼睛转头撞到沈明觉的胸膛,把头埋在那里不敢动弹。

庙里一阵哄堂大笑,只见五六个光着膀子的壮汉,正围着一堆柴火烤衣裳。其中一个虎须壮汉笑道:“这位小兄弟该不会没见过男人光膀子吧?还害羞不成?”

沈明觉拍拍他的背,对众大汉笑道:“我这书童胆子小,让各位壮士见笑了。”说完放下行李,朝几人抱拳行了一礼。

众大汉见眼前这对主仆,公子一身青色长衫,面如冠玉,目如朗星,身如青松,见之忘俗。

脚下竹箱刻着“聊安书斋”四字,这是大周最大的书斋铺名,这位明显是个读书公子。

再看那书童,年不过十四五,身量娇小,个头不到公子的肩膀,模样却是生的极好,巴掌大的小脸,一双杏眼又大又亮。

皮肤极白,若不是穿着一身灰褐色的书童衣裳,换上长衫,说是哪家贵公子都有人信。正因为年纪尚小,身材平板,所以他们也没看出来,这小书童其实是个小娘子。

八月秋闱,这个时候往洛阳的书生多是参加科举的,这年头百姓对文人书生普遍有种敬仰感。加上沈明觉温润知礼,几位大汉笑着回一礼。

虎须大汉手一挥道:“都把衣衫穿上!让公子见笑了。”

又招呼两人去烤火:“两位的衣衫也半湿了,生火麻烦,不嫌弃来烤烤吧!”

沈明觉低头看向沈佳肴,见她摇头道:“我就不去烤了,公子你去吧,看看书有没有湿,烤烤书才是正理。”

中原的五月天不冷不热,这下场雨也只是有丝丝凉意,烤火的话估计很快就会一头汗。沈佳肴才不想去男人堆里找罪受呢!

沈明觉便提着书箱过去,跟几人聊着家乡何处?来此为何?之类的家常话。这几人是从蜀中押镖到长安的镖师。

几人听说沈明觉已是举人,敬仰之情又深几分,还叫起了举人老爷,沈明觉连连摆手称不必如此客气。

沈佳肴见公子在那边处的自在,自己便来清理一块休息地,这已经是傍晚,眼看雨越下越大没有停的样子,今晚铁定得在这庙里留宿。

庙不大,镖师们占了左边,她便把右边靠墙一角清扫一遍。又去廊下抱些干净的麦秸铺了,拿出一块薄毯铺上,一个简单的床铺便铺好了。

再把行李中的衣裳鞋袜等物拿出来摆着晾晾,然后就是准备晚饭。

说起来两人是四月初从老家信阳出发的,信阳离洛阳并不算远,正当坐车马加步行,大半个月就能到。

偏偏沈明觉说要游学,一路逢山爬山,逢水游河,还要拜访名师,便耽误了不少功夫。好在这一路沈明觉安排的都挺好,要么住客栈要么住驿站,两人并未有过几次露宿荒野的经历。

上一回是耽误了时辰,两人和一帮客人在码头边的树林里胡乱歇了一夜,第二回便是今夜宿土地庙了。所以沈佳肴野外求生的本事还没发挥过。

这顿晚餐便是自己的第一个考验了,她把装干粮的袋子拿出来,里面还有几小包八宝米,一包一顿她提前分好了的。

五块干面饼,一小袋杂粮面粉,一点菜干肉干、一小瓶猪油,几小节竹筒装的调料,一包自家晒的槐米茶,都是她自己配的。最重要的是一小瓶辣子面油,就这个,配啥吃都香。

厨具除了两套碗筷和一个小瓦罐,这瓦罐可煮粥可煮茶可煎药,临行前祖母非让带上的。还有就是一个底极厚的铁平底锅。

沈佳肴看一遍,心里有底,不过得先打些清水。春天的雨水甘甜,是可以直接煮着喝的,这五月的雨水就有一股子泥腥味,煮不好还容易拉肚子。

一般的庙都有水井,沈佳肴看看公子,见他正专心烤书,便不想打扰,自己拿着瓦罐和伞,正要打开门,就听那虎须大汉道:“小哥可是要去打水?不嫌弃的话这桶清水是我们才打的,取些用便是。”

沈佳肴犹豫一下问:“院中有井?”

大汉道:“在后院,这会路面泥泞不好汲水啊!”说完猛地想到,这两位年轻公子该不会是怕他们是恶人,在水中动手脚吧!

也能理解,年轻人出门,家中老人定千万叮嘱,防人之心不可无。很是随意地走到水桶边,舀起一勺喝一口道:“这井水还挺甘甜的,不愧是土地公庙里的水。”

这一举动,一是证明水无毒,二是说在神明庙里,心存敬畏之人是不敢为恶的。

沈佳肴嘴角撇撇,淡淡地来一句:“喝生水会生病的。”

众大汉都笑了起来:“我们走南闯北,身子贱,常年喝生水,无事!”

沈明觉却知晓沈佳肴的意图,定是吃食不多,怕用了人家的水一会不好吃独食。

失笑道:“莫辜负众位大哥好意,来取用一些吧!你若心里过意不去,明早咱们汲些井水还回便是。”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