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王都之,万妖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最新章节

小说: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贫贫公子

简介:【 病娇+宠妃+马甲+甜虐】
芙鸢:小凡人,娶了我是你三生有幸,没有我,你这娇弱的小身子骨恐怕早就不行了。
玄羲:是,三生有幸。
芙鸢:小凡人,娶了我是你前世修来的,像我这种有五百年道行的小兔仙是很厉害的。
玄羲:嗯,前世修来的。
玄羲:来人,去把刚刚偷看王妃的那几个大妖杀了,什么?千年道行?正好,内丹拿来给小兔子包包子,正好给她补补身子。这个小丫头,修为实在是太差了。

角色:王都之,万妖

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

《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第3章 镇渊王免费阅读

床上的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缓缓的坐了起来,悠悠的望着小兔子离开的那扇窗户。

一个精壮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锦盒。

“王爷,您醒啦,您吩咐我取的药已经取来了,草堂堂主让我跟您说,这雷劫不是能随便挡的,您身上本来旧伤就多,如今还要去扛这雷劫,是~~”那人说到一边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实在不确定,这样大不敬的话,是不是应该和自己的主子说。

“是自己找死对不对?天驷,你怕什么,他说的话,我又不会算在你头上。”床上的人笑了笑,调整了一下靠在床头的姿势,似乎是想让自己更舒服一点。

“属下该死。”那个笑,看的天驷发毛,虽然这句话不是他说的,但是作为传话的人,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来由被那个乱说话的草堂堂主给连累了。

“嗯~~~~”

床上的人急促难耐的喘了几声,面色又苍白了几分,鼻尖眼眶有点微微的泛红。

“王爷,药。”天驷把锦盒打开呈到了主子跟前,毕竟他是镇渊王玄羲,他的身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嗯。”玄羲点了点头,接过天驷递来的药,放进了口中。

一束白光缓缓从他周身升腾而起,将玄羲整个人围拢在了其中。

“要不要属下帮您~~”

这天元丹的药效极为霸道,不但蕴含了无数的天材地宝,更是包含了千年以上的灵力修为,而玄羲此时身体虚弱,所以天驷才想以自身灵力助他化解药效。

不过玄羲摇了摇头,小小几道雷劫原本不至于伤他至此,可是偏偏赶上了他绝情骨反生、旧伤发作的时候,所以才害得他昏迷了几日,还不得不让天驷去草堂取药。

过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白光减弱,玄羲面上的病容也去了几分。

他抬头望了望天驷,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你派人去看看王妃,她以为本王中了娼妖之毒,要去百花楼为本王捉妖。”

“好,属下这就派人去告诉王妃,王爷身体已经无碍,让王妃不用劳神。”

“不是,不用告诉她,你派几个人暗中保护她,别让她吃了亏就好。”

“嗯?”天驷有些不解自家王爷这是何意。

“本王想看看,本王的小兔子到底要怎样帮本王捉妖治病,哦,对了,千万不要告诉王妃,本王已醒了。”

天驷:“嗯?”

玄羲:“叫你去你就去,你还太小,这些事情你不懂的。”

‘我还太小?’天驷稀里糊涂糊涂的退出了玄羲的寝殿,实在搞不懂看起来不过弱冠之年的王爷怎么会觉得他太小。

而且,为什么王妃会认为王爷中了娼妖的毒?

难道是因为王爷在替王妃挡那一道雷劫的时候利用了一只小娼妖?

大圜的百姓都知道,镇渊王是大圜的第二个皇帝,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更不知道这个镇渊王镇的是什么渊?

但是天驷知道,王爷镇的乃是藏着万妖万鬼的沁骨渊,掌的乃是震慑天下妖鬼的在渊阁。

当然,这些魑魅魍魉神鬼妖狐的事情是不能让天下百姓知道的。

对于异闻保密的事情,万古一理,从未变过。

那就是,百姓知道的越少越好。

只是天驷总觉得,他家王爷瞒着旁人也就罢了,不知为何还要瞒着自家的王妃,而且自家这个小王妃本来就是个扮做了凡人的兔子精,大家互相道明身份,相处起来应该会容易很多。

天驷记得自己之前好像问过王爷,不过他家王爷的答复也是,他太小,等长大一些就明白了。

他摇了摇头,决定先不去想这么让人烦恼的事情,还是先做好王爷交代的事情比较重要。

天驷悄悄来到芙鸢门外,见她家艳丽多姿的王妃娘娘已经换好了一身小厮的衣服,坐在房间里等天亮。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王妃娘娘每次想要偷溜出府都会打扮成一个小厮的样子。

终于熬到天亮,芙鸢混在一众外出办事的小厮的中间走出了镇渊王府的大门。

原本,她真的想直接赶去百花楼赶紧去救捉妖救人的,但是六婶今天的糯米饭实在是煮的太香了,于是她只能勉为其难的停下来,先吃上一卷糯米粢饭再赶去百花楼。

当然吃糯米滋饭就不能没有咸豆浆,于是她又喝了两碗多加芝麻的咸豆浆。

“小芙啊,今天又一大早去帮王爷办差啊。”从六婶跟她的热络程度里就不难看出,芙鸢是经常一早出来给王爷“办差”的。

“是啊,是啊。”芙鸢笑眯眯的应着。因为兔子并不是夜行动物,其实芙鸢并不是很热衷于早起,这大圜王都之内唯一能吸引她这么早起来出门“办差”的,恐怕就只有这六婶的糯米粢饭了。

饱餐了一顿,芙鸢终于迈开步子朝百花楼走去。

‘这个百花楼,怎么这么晚才开门啊。’

芙鸢对着百花楼的大门研究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东主有喜休业一天’之类的公告,但是太阳明明都已经升的老高了,百花楼的大门依旧紧紧的关着。

她自以为十分聪明的跑去跟隔壁的商户打听,这家花楼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么晚还没开门。

旁边的店铺的伙计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眼神的望着了她许久才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小兄弟,你这也太急了,再急也得晚点再来啊。”。

‘晚点再来是什么意思?今日开门晚了?’芙鸢暗自思量着,忽然一抹熟悉的身影从她跟前闪过。

一个粗壮的汉子十分粗鲁的拽着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正往百花楼走去,小姑娘颤着声音不停的喊着。

“求求你,不要把我卖到花楼里去,让我去求求我们三小姐,我们三小姐一定会替少爷赔大娘子的簪子的。”

“你不要做梦了,还三小姐,你以为镇渊王娶了三小姐你们就鸡犬升天了,镇渊王娶三小姐就是为了挡灾的,现在灾没挡了,镇渊王昏迷不醒,估计她很快就会被陛下治罪了。还是卖了你替你们少爷赔钱是正经。”

芙鸢认得,这个被壮汉拉着小姑娘是扶澜亲生母亲的贴身丫鬟,叫做墨痕,出嫁的那天早上,她来给自己送过早餐。

“等一下,你要把墨痕带去哪里?”芙鸢站在了壮汉的跟前,看的壮汉一愣。

“三小姐?”

墨痕不是十分确定,只是眼前这个小厮眉眼看起来有些像她家三小姐而已,但是她家三小姐应该不会打扮成一个小厮的模样一大清早出现在百花楼门口才对。

>>>点此阅读《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